第2579章 三个死人

    “我説斯库拉,你也太乌鸦嘴了吧,他们來了。”

    斯库拉话音未落,一直观察着周围动静的叶皇却是苦笑了一声。

    不远处的茂密丛林之中一阵阵的沙沙声由远及近的传了过來,其中夹杂着一些嘶吼之声,不用去看,光是听声音就基本确定有一只大部队杀了过來。

    而这支大部队和先前被他们灭杀的人狼身的东西完全一致,只不过相比而言,这一支杀过來的气势要更足一些。

    “來人还不少。”

    这个时候,北堂昊天也是察觉到了周围的动静,神识铺展开查看了一番之后面容之上露出一抹冷笑的説道。

    “之前我就觉得追击的有些太过轻松,现在看來,这有可能是一个陷阱了,斯库拉,他们很有可能是冲着你而來的。”

    瞅了一眼斯库拉公爵,相比于刚才的轻松自在,此刻的他也是面色紧绷了不少。

    “让他们來好了,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折在谁的手里。”

    冷哼一声,斯库拉似乎也被这种带有冒犯性质的行为激起了心中的怒气,本來就有些苍白的面色更加苍白了许多,额头之上青筋根根暴涨。

    “我还以为岁月已经磨砺掉你们这些动辄长命百岁的血族公爵的血性了呢,看不出來倒是还有些残留。”

    看到斯库拉面容冷峻的摸样,北堂昊天话音略带几分嘲讽味道的説道。

    而斯库拉只是扫了一眼北堂昊天,“都被欺负到头上了,我就是一根棒槌也该开窍了,何况我还是堂堂的血族公爵,你们不用來刺激我,有些事情我可以淡然处之,只是因为对我沒有利害关系,可真有人要打我血族的主意,我斯库拉也绝非袖手旁观之辈。”

    “倒是黑暗修罗你们,这一次我等是同盟关系,还希望不要作壁上观才是。”

    虽然很清楚不论是北堂昊天还是叶皇都不是三大组织那种言而无信之辈,不过几百年的寿命让斯库拉看过了太多小人之类,所以他还是不得不提醒一下北堂昊天几人。

    那意思是一旦动手,自己落入了险地,出于同盟关系的原因,还是不要见死不救才是。

    只不过这斯库拉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沒有把话挑的太明。

    “呵呵,这个自然,我北堂昊天向來讲究一个诚信,既然是同盟关系,自当竭尽全力相助,毕竟你我现在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不可能独立跑了。”

    北堂昊天笑了笑,一番话算是定了这斯库拉的心神。

    一旁,叶皇则是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心道这斯库拉倒是一个心眼多的主儿。

    几百岁了还是抹不开面子,硬是把求救的事情説的理直气壮,正气凌然,这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説话间的功夫,周围的密林便是被一阵阵狂暴的撞击直接杀开了一条条通路,一头头比之地上被叶皇他们斩杀还要大上许多的人狼身的怪物齐刷刷的落在了他们几人周围的空地之上。

    叶皇粗略的扫了一下,现部下上百头之多,个个气势十足,长着的血盆大口污血横流,一条细长的舌头在从嘴里探出在空气之中勾动着好似在探测什么一般。

    一瞬间,现场的气氛变得紧张无比起來。

    “后面还有人要來。”

    就在叶皇粗略的数了一下这突然出现的人狼身的怪物沒多久,密林里又是一阵响声传出,噼里啪啦枝叶断裂的声音传出。

    沒过多久,三道生硬直接犹如闪电一般的落在了这上百头人怪物的前面。

    只是看了一眼,叶皇的眼神便直接收缩了下來,不光是他,包括维纳斯和端木音竹在内的两人神情都随之一变。

    “修罗,我们又一次见面了,这一次你觉得你还有机会逃脱吗。”

    來人一共三个,呈品字型站在叶皇对面,为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庞贝被叶皇斩杀的洛克菲勒伯德的大儿子洛克菲勒胡安。

    而在他身后的两人一个太阳国伊藤家族的伊藤博文,还有一个希腊战神家族的阿瑞斯。

    三人就这样有些气势嚣张的站在原地,灰蒙蒙脸上弥漫一股肃杀之气,三双眸子散着赤血色。

    从三人身上,叶皇感受不到任何活人的气息,相反一股浓重的死亡气息在空气之中蒸腾着,尸臭味有些难闻。

    “怎么会这么臭。”

    一旁的端木音竹有些受不了这股子尸臭,直接抱怨了一声然后捂住了口鼻。

    “臭吗,很快,你们也会和我们三人一样,这一切都要拜你的小情郎所赐,若不是他,我们也不会现在这个样子,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拥有了不死之身,从今往后,沒人能再杀的了我们。”

    裂开嘴这洛克菲勒胡安笑的有些让人头皮寒。

    “我小情郎怎么啦,我小情郎比你厉害,把你们这些人渣全部杀了,哦……我明白啦,你们为什么这么臭了,我听姐夫説,你们被杀了,直接扔进了地中海,该不会是被找到的时候,尸体已经泡腐烂了吧。”

    这洛克菲勒胡安的话并沒有让端木音竹感到多么害怕,反倒是他説的小情郎让小丫头心中一阵小甜蜜,不过这货后面的话让端木音竹又是很不爽,于是反驳了起來。

    脑子回转的瞬间,似乎明白里这几个家伙身上的尸臭是哪里來的,直接説了出來。

    一旁,叶皇听得这端木音竹的话直接有种无语的感觉,这妮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説啊。

    不过她説的也沒有错,这洛克菲勒胡安三人身上的尸臭的确是因为在海水之中泡了太久身体腐烂臭导致的。

    看着这三人形体依旧完好的出现自己面前,并且神智跟活人一般,叶皇还是有些感叹洛克菲勒家族的生物基因工程的。

    通过培养出來的细菌和病毒,竟然让一句腐朽的身体犹如活人一般的行走,并且生成意识,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令人费解。

    “端木音竹对吗,説來,你还应该喊我一声哥哥,你倒是吃里扒外。”

    被端木音竹这样説,这洛克菲勒胡安自然是不会乐意,紫灰色的脸上根根青筋暴露出來,不过这种青筋不同于血族流动在体内的原始血液,这些青筋之内实则是因为冰毒突变为了控制身体而强行生出來的一些神经脉络。

    这些紫青色的脉络洛克菲勒胡安全身上下,看上去有些像得了动脉曲张一般。

    “我吃力扒外,哼,你只不过是一具尸体,我叫你哥哥,你做梦吧,信不信我让姐夫再把你扔进海里,这一次沒人救得了你。”

    小丫头嘴上不饶人,撅着嘴,小拳头挥舞一diǎn害怕的样子都沒有。

    “好……好,我倒是小看了你的胆量,过会,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把谁扔进海里,不过在把你扔进海里之前,我会先让你尝尝死亡的快感。”

    “哼,我才不怕呢。”

    ……

    “行了,音竹,别説了,你跟一个死人斗嘴,有意思吗。”

    就在这个时候,维纳斯突然撤了一下端木音竹呵斥了一声。

    按理説,维纳斯同这死去的洛克菲勒胡安还算是有亲戚关系,不过对于这洛克菲勒伯德一脉的人,她却是深恶痛绝。

    相比于那淡漠的情谊,仇恨更要占据绝大部分。

    “不説就不説,反正过会他们都要死。”撇了撇嘴,端木音竹不再説什么。

    而这个时候,叶皇才走向前去。

    “你们不应该來,來就是送死。”

    “送死,不……你错了,我们已经死了,这一次我们來是送你去死的。”

    摆了摆灰色的手指,洛克菲勒胡安冷笑连连。

    他背后的伊藤博文同阿瑞斯也是桀桀的笑的有些森然之色。

    “我倒是忘记了,你们已经不是活物,我还是有些佩服你们洛克菲勒家族这生化技术的,竟然让死人继续在这世上行走,看样子你们家族野心巨大啊,只可惜,你们终归还是死物,你们知道什么是死物吗。”

    “死物就是必须上天堂下地狱的东西,很明显你们都是必须下地狱的东西。”

    “怎么,带着这么多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你们还想祸害人世间。”

    “祸害人世间不敢説,不过想让我们死的瞑目,总归要达成我们一些愿望不是,正巧我们三人都想看着你死,你的女人死,你的家族死,所以我们选择了这种方式继续在这世上。”

    “很不错,这次海神宝藏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对了,修罗,听説你实力又提升了,不知道能不能在我们的围攻之下活下來呢。”

    “我打赌,你活不过一个小时。”

    洛克菲勒胡安冷笑。

    “一个小时,我看他dǐng多活半个小时,胡安,这次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不若战决。”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伊藤博文突然话。

    对于叶皇,不光是洛克菲勒胡安对他恨之入骨,包括伊藤博文和阿瑞斯亦是如此。

    眼前三人,若非叶皇的缘故,都是高高在上一个大家族的继承者,何曾想一场探险,直接泯灭了他们的生命。

    这是他们做梦都沒想到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