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2章 被你姑姑欺骗

    虽然不清楚法赛到底在下面和那女人生了什么,不过叶皇几人却是清楚最后他还是把刀子捅进了女人的身体。

    “大哥。”

    嗓音嘶哑的法赛走到近前,神情有些颓然。

    “知道你心里难受,不过人总是要往前看的,谁也不能保证一辈子都能看对人,错是难免的,看开些。”

    拍了拍法赛的肩膀,叶皇安慰道。

    终归是兄弟,説再多的话便是啰嗦,有些话diǎn到为止便可。

    “我知道,只是这样被人欺骗感情总是心里不痛快,大哥,我想喝酒。”

    带着一抹哭音,一向嘻嘻哈哈的法赛却是有些颇为狼狈。

    “想喝可以,回去喝。”

    这一次,叶皇沒有训斥什么。

    他很清楚在这次事情上,法赛这小子是真的受伤了,二十多年沒怎么珍惜过男女的感情,突然爱上了一个,最后现一切都是骗他的,心里有多难受就不用説了。

    有人説情伤是这世上最难以愈合的伤却也不是假话,这一diǎn叶皇最是清楚。

    当年自己以为风铃死了,整整三年的时间自己过得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木讷的过着每一天,对于前方完全失去了方向。

    倘若不是回到华夏,恰好遇上了秦月、江燕几女,慢慢的让他走出了阴影,估计现在的自己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不过,叶皇却也清楚一diǎn,如今的巴黎到处都是杀机,这一醉不要紧,怕第二天直接醒不过來了。

    “老二、老五,带他回去,你们今晚的任务就是陪老三喝酒。”

    “那大哥你呢。”

    “我还有其他事情,回去了再陪你们。”

    今夜,叶皇的事情可是不少,就算是他想要陪着老三一醉方休却也是不得不延后一下。

    不管怎么説,老爷子把重任交到自己手里,要是自己折腾不出來diǎn样子來,可真有些难堪了。

    “那好吧,要是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好了。”

    diǎndiǎn头,斯蒂芬同白熊知道叶皇刚到巴黎,亚特兰蒂斯家族一大堆事情需要他处理,也就沒再説什么。

    随后,叶皇同青龙和法赛三人告别。

    自己同青龙赶去了藏匿海神三叉戟的地方,而斯蒂芬、法赛和白熊则是赶回亚特兰蒂斯庄园。

    期间,叶皇又是给自己姑姑叶轻眉还有米雅各自去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一下这边生的事情,免得説了一些不该説的话,惹得法赛这小子情绪崩溃。

    “大叔,你有沒有被人骗过。”

    开着车,想起法赛这小子的经历,不由的问了一句。

    “你是説我有沒有被人欺骗感情。”

    “算是吧。”

    “有,被你姑姑。”

    “我姑姑,你开什么玩笑,我姑姑怎么欺骗你了。”

    “为何就不骗,事实上我和你姑姑认识,一开始就是彼此想着利用对方,只是后來彼此入戏太深了。”

    有些怅然的笑了笑,“这世上任何事情都可以用來做赌注,唯独感情,因为你永远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就陷入进去不能自拔。”

    “男女之情吧,就像是一个闷葫芦,你永远不清楚里面到底是空的还是满的,就像人的感情,你以为你丝毫沒有动情,等你只晓的时候,已经晚了,就如同这葫芦一样,已经熟透了。”

    “你小子这什么破比喻,头一次听有人拿葫芦做比喻的。”

    拍了一下叶皇脑袋,“你这兄弟倒也是干净利落,进去沒怎么啰嗦,直接就解决了那女人。”

    “或许是伤的太深吧,法赛这小子我跟他认识十多年,还从未见他今年这般在对待女人的态度上这么认真过,结果第一次,就被人欺骗,能不心疼吗。”

    “比看他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真玩起狠來也是个刺头儿。”

    苦笑了一声,都是自己兄弟,过命兄弟,后者脑子里想的什么,十几年的相处岂会不清楚。

    这小子笑着,心里可能也是难受至极,更别提这次都已经哭出來了,恐怕心里不知道难受到什么时候了。

    “对于这次教廷的做法,你准备怎么办。”

    “还怎么办,彼其娘之,老子要是不给兄弟出这口恶气,他们还真以为我回了华夏,欧洲就沒老子的传説了。”

    嘴里喷着脏话,叶皇眼神坚毅。

    “你小子又准备搞的风雨交加。”

    “到了要落幕的时候了,该杀的杀,该死的死,总不能事情摆平了,还有漏网之鱼吧,对了,來之前,爷爷告诉我説赵老在欧洲,我怎么沒得到他的任何消息。”

    來欧洲之前,他就听爷爷叶王朝説赵老这段时间一直在欧洲帮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忙,可到了这边米斯洛和自己姑姑还有青龙都见到了,就是沒见到赵老的面。

    “赵老和黑暗老爷子一起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去了,过几天才回來。””老不死的,他也搀和进來了,不对,这俩货在非洲尿到一个壶里了,这次又找上块了。”

    “怎么,很意外。”

    “是有些意外,大叔,你不是不知道,老不死的以前最痛恨的就是和政府的人打交道,他和赵老搞在一起,有些出人预料。”那如果我説黑暗老爷子以前就是军方的人,你信还是不信,“

    轻笑了一句,青龙也是颇为感慨,这黑暗老爷子倒是把不少的事情藏掖的很深啊。”啥玩意儿,我説大叔,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説啊,“

    一脚踩死了刹车,叶皇一脸的震惊,虽説他心里隐约猜测到了一些东西,可是由于这老不死的和自己相处的时候一直説军方和政府的坏话倒是带的他有潜意识了。

    “有些事情你去问问他就清楚了,估计很快他就会跟你説了,对了,你小子对小雪好一diǎn,张老爷子那边虽説向着你,不过有人可不想让他受半diǎn委屈。”

    “老不死的,大叔,你直接跟我説了吧,免得我去问碰闭门羹,我早就现这老不死的跟小雪可能有些亲戚关系。”

    “你知道就好,对人家好diǎn。”

    “我哪里对她不好了,也就是现在时机不成熟,沒怎么表现的太强烈,后面还不是要接回叶家。”

    叶皇笑了笑説道。

    “接不接倒是其次,主要是你表现的亲近一些。”

    “行啦,这事情我就透露这么多,不然的话你那师父要怪我多嘴了。”

    青龙笑了笑,硬是沒把后面半句话説出來。

    “靠,你还不如不説,説了吊我胃口,大叔你也太缺德了。”叶皇抱怨道。

    “我就缺德了,你怎么着吧。”

    青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直接看的叶皇傻眼了,一向不苟言笑的青龙大叔什么时候,也有这一面了。

    “你就不怕我去找姑姑告你黑状。”

    “我和你姑姑有些事情你告状也是沒用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彼此太了解,自然她很容易就明白是非,更何况这件事情黑暗老爷子不光是叮嘱了我,也叮嘱了叶家任何人。”

    “敢情是指瞒着我。”

    “错,瞒着你和小雪,你师父想在合适的时机,给你们一个惊喜。”

    “惊喜,就怕惊大于喜,算了,你们这些人婆婆妈妈的,回头再説。”

    懒得再去想这些让脑袋痛的事情,叶皇启动车子沿着塞纳河畔行进了十几公里,最终在一处码头前停了下來。

    两人下车,左右看了看确定沒有人跟踪之后,然后上了一艘船,启动快艇沿着河岸继续往上行处了几公里,在对岸靠岸,又下车,直接翻墙进入了一所公寓。”你小子挺大款的,竟然在这么好的黄金地段搞了一套房子。”

    见叶皇拿出钥匙直接开门进入房子,青龙打趣的説道。

    “我哪有闲钱搞这东西,做杀手的居无定所,这地方以前貌似是法国一位公爵的宅子,后來充公了,现在归法国政府,我是拿人家地方藏东西。”

    “你不是説东西是被快递送过來的吗,快递公司邮到这里,岂不成了人家的东西。”

    “我是让快递送的,不过中间我又一连打了几个电话,中间周转了一下。”叶皇笑了笑,“在燕京有无数双燕京盯着我,这玩意事关重大,总归不能太过扎眼不是。”

    “那你就敢放在这里。”

    “负责这住所的,是我一位多年的朋友,以前做杀手的时候,帮我联络事情的,是一个信得过的人。”

    叶皇一边説着,走到正厅前,敲了敲门,房门打开,走出一位七十几岁的老者。

    叶皇对其合十拜了一下,用手语做了一些动作,后者进屋拿出了一个包装算不得多么精美的盒子递给了叶皇。

    沒有检查,也沒有仔细看什么,叶皇直接转身拿着盒子离开了,好似丝毫不担心被掉包的样子。

    青龙虽然有些意外,不过也沒问什么。

    等到叶皇走了出去之后,叶皇这才解释了一下。

    “明天东西会寄到亚特兰蒂斯庄园。”

    “那这是什么。”

    “只是为了保险起见,防范有人跟踪而已。”打开盒子,里面是两把看上去极为相似的海神三叉戟。

    “把这玩意儿先放在庄园里,兴许能引出一些潜藏的老鼠來。”

    轻笑一声,叶皇同青龙上船,沿着河流往下,重新回到车子停留的地方,开车离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