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6章 抹除记忆

    “一个有野心的年轻人,心眼不算很坏,可也总带着几分狠辣在其中,也有些投机的味道,,倒不是大缺diǎn,五叔,有这样的人在天水,以后沒人敢对您怎样的。”

    叶皇当然知道对方为何答应的如此爽快果断,无非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后者今天付出的多,他想來日从自己得到的更多,説白了还是利益的交换。

    “呵呵,我一不偷二不抢,平日与邻为善哪里那么多仇家。”

    五叔轻笑了几声,拍了拍两条腿,冬日的天水气候还是有些阴冷的,两条老寒腿有些经不起风霜。

    “在天水城这几年看到了太多不想看却不得不看的事情,累了也倦了,准备钱拿回來,回村住好了,总是一些熟悉的面孔,嘴巴碎一diǎn,却沒什么坏心眼。”

    “五叔,要不我给每家每户都盖一栋大瓦房。”

    刑天听五叔这话,然后説道。

    大哥给他的一部分钱他还从沒有动过,想着以后回归了纳兰家恐怕更用不到,不若给这些还在深山沟里刚刚温饱的父老乡亲。

    虽説当初不少人对自己和母亲还有叔并不算太友好,但是总归接纳了他们,让他们得以生存下去,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至于五叔为什么选择回去住,他也心里明白,后者是一个安土重迁之人,当年开出租车的时候,赚的钱就回去盖的大瓦房并未跟着潮流在天水买房。

    至于另外一层含义,恐怕就是孤独感,唯有在山沟沟里,才有相熟的人,人虽然少,可都能説上话,心里不会空落。

    “沒那必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你帮他们一次,难道帮一辈子吗,回去看看就好了。”

    叹了口气,对于刑天的提议,五叔并不是很同意。

    “咳咳,这事情回头再説吧,明天咱们在城里看看,后面去你们乡里看看,备些礼物。”

    怕两人在这事情上扯不开,叶皇连忙打断,叫來服务员准备买单才现那王扬名已经付过了。

    而后,一行人离开,因为心头之事得以解决,虽然因为回忆丧子之痛让五叔有些意兴阑珊,不过总归还是好一些。

    离开名典之后,叶皇三人选择了一家不错的酒店住下,因为五叔家中也沒什么人的缘故,也就在酒店一起讲究了一晚。

    房间内

    “大哥,你説和尚是不是五叔的儿子。”

    “这个难説,过会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如果是,我让他马上滚过來,奶奶的,混的可以啊,连自己的父母都沒脸见了。”

    脸色颇为阴沉的叶皇,对于这件事情很有意见。

    想当初自己盼望有一个家,有自己的父母,未得偿所愿,他倒好……

    “可万一不是呢,你説五叔一般年纪的,看着怪可怜的……”

    “那就把他当一个亲人來对待,毕竟人家有恩于你,这扬也沒什么,相信你父母也会同意,沒有他会有你的今天。”叶皇反问了一句。

    “我这个自然沒意见,只是你不知道五叔是个倔强性子,就怕我來过几次就要哄我了。”

    苦笑着,毕竟是乡里乡亲,即便是多年未见,这五叔的脾气也不会改到哪里去。

    “老人家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若是真的经常过來看,自然是高兴,对了,乡下还有什么人。”

    “都是一些老乡亲,年纪不小,年轻人我听五叔説大部分都出去了,当初我也不怎么合群,玩的好的不太多,最主要大部分时间都用來学武了,那几年,“数到自己至今不知名的师父,刑天还是很是感激。

    正是因为自己叔和自己都得到了一身功夫,即便是再怎么穷困潦倒也不太会受到外人的欺负,虽然拮据,总比一diǎn本事的要好。

    “説到你学武,当初教授你们功夫的道士师父到底是哪里人。”

    “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云游四方的道士,年纪七八十岁的样子,八角胡子,我们都跟他叫八角师父,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他老人还健在不。”

    “恐怕也是一个古武高手,活到现在沒有什么难度,説不定再碰上也未必。”

    拍了拍刑天的肩膀,“我出去给和尚打个电话问问五叔的事情。”

    説着,叶皇走出了房间一直走出酒店,拿出了电话。

    “哎哟,公子,真沒想到您这大忙人也有给我和尚打电话的时候。”

    打电话的时候,电话对面的和尚正同凡子几人喝酒,一个个喝的脸色红,醉醺醺的。

    “还沒睡。”

    “呵呵,和凡子几个正在喝酒呢,在老梁家里。”

    説着话,旁边还听到了老梁女儿的声音。

    “问你个事情。”

    “啥事。”

    听到叶皇口气有些不对,这和尚酒也醒了不少,挥了挥手示意凡子既然小diǎn声音。

    “关于你父母的事情,给老子交代一下。”

    “公子,您问这个干嘛。”

    叶皇一问,和尚整个人就僵住了。

    “我在天水,在天子以前住的地方,碰上一个叫苏山的叔伯……”

    “什么,公子,你再説一遍,他真的叫苏山。”

    “难道我还要骗你,他儿子叫苏海峰,是不是你。”

    叶皇话一落,话筒对面便是一阵人仰马翻的味道,叮呤当啷一阵响。

    片刻之后,“公子,是我,还在吗,你真的见到了叫苏山的老人,他説他儿子叫苏海峰。”

    “难道我这个要骗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天对我不薄啊,他们还活着,他们还活着啊……哈哈哈……”

    这边叶皇还准备等待和尚的电话,却是听到对面和尚有些歇斯里地的笑声,笑声之中带着哭,连老梁的孩子都吓的哇哇哭起來。

    仅仅这一句,叶皇就确定了恐怕这和尚就是五叔的儿子了,只是不清楚这其中到底生了什么,貌似和尚并不知道自己父母还活着的样子。

    一直沒有挂电话,过了许久之后,和尚的声音又传了过來。

    “公子,告诉我具体地址,我连夜过去。”

    “你自己的家乡你不知道地址。”

    叶皇眉头一皱。

    “如果我説,除了我父亲的名字,我不记得之前的一切了,您信吗。”

    和尚郑重无比的説了一句。

    “怎么回事。”

    “我出任务之前,记忆被人动过手脚,“

    一句话,这边叶皇脸色阴沉了下來,到底什么时候需要对一个共和军人用这种残酷的手段。

    “知道了,我给你地址。”

    随后叶皇沒在説什么,报出了地址,对面和尚仔细的核对了一番,大松了一口气。

    “公子,这辈子我做的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当初替斧头帮和你谈判,不然我可能失去一切。”

    和尚有感而,要不是当初斧头帮想动叶皇,自己也不会和其谈判,更不会遇到后面的事情,这一番机遇最终让他有了今天的地位恢复了军人的名誉,而且还找到自己的父母。

    “别感慨了,要來赶紧的,连夜飞机。”

    “我马上就动身。”

    之后两人交代了几句,便直接挂了电话。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