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0章 又换女人了

    “人呢,不是让你们看着的吗。”

    神情冷落的王兵王显得暴怒无比,大声对着自己的手下呵斥道。

    对于他而言,玲除了所谓的护送伙伴关系,更重要的一层意义在于她是叶皇的女人。

    在燕京,他无法报复叶家,而针对叶皇本人,王兵王即便是不愿意承认,但现实却摆在面前,他绝非叶皇的对手。

    去年的军中大比,他原本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可是碰上了姓叶的,却是一败涂地。

    而今,唯一能够报复并且有深深打击叶皇的机会,便是针对他唯一在外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很不巧的,还是在自己这一方阵营之中。

    即便是这个女人失忆,即便是她丝毫不记得叶皇这个人是谁,跟她有什么关系。

    不过,对于王兵王而言,能够让叶皇狂怒,这就足够了。

    他最根本的目的,也就是报复叶皇,以此來泄这两年内,被对方压迫的愤懑之情。

    现在,手下告诉他叶皇的女人竟然从船上消失了,怎能不让他生气。

    “马上给我找人,如果找不到,你们也就别回來了。”

    咆哮着,此刻的王兵王显得有些色厉内荏,计划已久,最终却因为目标丢失而放弃,怎么説他也不甘心。

    “王公子这么急着找我,有事。”

    就在王兵王一股子怒气沒地方泄的时候,滚装船之上,玲却是不紧不慢的缓缓的走了下來。

    神色依旧是清冷,眸子则是古井无波,沒有任何情绪的变化,仿佛一个死人一般。

    “呵呵,沒什么事情,只是來之前我答应过雷诺执事长,要保证玲小姐的安全,你这突然失踪,若是出了事情,我可是不好交代啊。”

    完全沒想到这玲突然出现的王兵王差一diǎn沒稳住自己的情绪,深吸一口气挤出一抹笑容对着她解释了一番。

    “他好像沒跟你説这一番话吧。”

    眼神沒有任何的变化,玲又説了一句,直视着王兵王的眸子似要洞穿一切的样子。

    “是他私下里跟我説的,玲小姐不清楚也是应当,对了,任务算是完成大半了,不知道玲小姐是否有空,咱们一起出去吃个饭,也算是庆祝一下,这次任务圆满成功。”

    “你觉得这diǎn小事情也值得庆祝。”

    冷笑一声,这一路上,玲做出了唯一的一次情绪变化,而且还是略带嘲讽的语气。

    “不然呢。”

    轻皱一下眉头,眼前玲的説话口气让王兵王有些很不好受,不过现在他却也不好撕破脸皮。

    沒等后者回答他的话,站在对面的玲却是脸色猛然一变,瞬间抬头看向不远处。

    两道人影在树木之间一闪而沒。

    “看样子,这一次护送任务,我们还沒有真正完成,有人混进來了,还是除掉这些人,再庆祝吧,如果到时候你还有心思的话。”冷笑一声,玲直接绕过了王兵王摸出一把匕迅的向着山林的方向靠了上去。

    原地,王兵王反应了半天终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一挥手,找回手下散开,自己也跟随在后面扑了上去。

    还沒等所有人压上去,另外一侧山上轰然传出了两人巨响,然后整个山茶港都在剧烈的抖动起來,两个被叶皇和北堂雪防止了炸弹的洞子一瞬间便塌陷下去,埋葬了周围几乎所有一切。

    这一瞬间的爆炸,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一下子山茶港乃至整个岘港靠近沿海地区的所有人都傻了。

    看着那塌陷下去的山洞,王兵王眼睛瞬间收缩,沒有人比他更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他不会去管南越会死了多少人,他只知道这一次任务失败了,失败对于他代表着一无所有。

    “谁,到底是谁,我要杀了他,大卸八块……啊……”

    仰天狂吼,王兵王整个人陷入了暴怒的状态。

    “给我搜。”

    阴沉着脸,王兵王从手下手里接过一把军刺,大踏步的向着刚才两道身影出现的方向而去。

    不过,沒等他走出几步,对方却是先他们一步出现了。

    一共两人,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神情带着一抹戏谑的向着他走了过來。

    而看到叶皇和北堂雪的王兵王,一瞬间那股子阴冷的气息瞬间生了变化,往前的脚步也止在了原地。

    攥着军刺的手有些无意识的开始打哆嗦起來。

    “好久不见,王兵王,你説这一次我还会放你回去吗。”

    同样是带着冷笑,不过相比于对方,叶皇这冷笑明显多着几分嗜血的气息。

    “姓叶的,又是你,每次都是你坏我的好事。”

    从起初的一丝畏惧到片刻后的歇斯里地,王兵王情绪的转变并未用过多的时间。

    带着几分癫狂的味道,他的整张面孔都生了扭曲,一双眼睛死死的盯视着叶皇,仿佛要把对方生吃了一般。

    “好事,对于我和国家而言,这是最坏的事情,所以,我专干破坏你好事的事,上一次让你逃了,不知道这一次,你有沒有这个机会。”

    把玩着手里的冷锋,叶皇全身上下爆出一股浓浓的战意。

    “小雪,拖住她。”

    沒有去看南宫风铃,叶皇直接大踏步的向着王兵王杀了过去。

    爆炸引起的混乱并不能持续太久,如果不能灭掉王兵王,后面或许就将陷入一场苦战。

    这边,北堂雪倒是沒有任何的反对意见,轻轻一diǎn头冷笑一声,直接挡在了还未有任何动作的南宫风铃面前。

    “玲,怎么,你准备做旁观者。”

    知道单打独斗自己不是叶皇的对手,王兵王神色一变,对着南宫风铃喊了一声。

    “又是你,庞贝之后,你又來破坏我的好事。”和先前王兵王的话有些雷同,同样是神色冰冷的南宫风铃也來了这么一句。

    不过,对于她的话,叶皇从始至终沒去理会,直接略过后者杀向了王兵王。

    她想要追上去,不过却被北堂雪拦住了去路,“你的对手是我。”

    “他又换女人了,还真是一个花花公子。”

    冷哼一声,南宫风铃带着嘲讽味道的説了一句。

    “兴许下一次就换成了你,也不一定。”

    “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

    冷笑一声,北堂雪知道説再多,这个处于失忆状态的女人也不会明白其中的寒意,直接沒再説什么,先一步杀了上去。

    瞬间,两女却是先于叶皇和王兵王站在了一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tezhongjiaoshi_heianjueqi_xiaoshuo/19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