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9章 越狱

    2349

    不过,还没等叶皇几人走出张老爷子的疗养院,外面便传来了一阵急刹车的声音。【更新 ..】

    众人都是疑惑,这大中午的有谁过来?

    往外看的时候,车上北堂雪的父亲北堂洪峰则已经是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神色凝重无比。

    “爸,小叶。”

    “怎么了,洪峰?看你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情了?”

    对于自己这个女婿,张万宏老爷子向来是知根知底,作为中央警备团的团长,素以沉稳老练著称,处变不惊。

    今日神色却如此的不正常,恐怕是出了什么事情。

    “刚刚从秦城方面得到的消息,王家老大越狱了!”

    一句话,在场的每一个人神色都是大变。

    秦城号称华夏最严密的监狱,历来关押政治犯和对国家危害极大的一些重犯。

    几十年之中,除了几次**时候秦城监狱因为受到外部势力的控制,放出了一下人之外。

    通常的情况下,一旦进了这所监狱就等于一辈子终老其中了。

    这个时候北堂洪峰却説王家老大王可汗越狱了,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一瞬间,叶皇便知道这其中定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人在背后策划了整件事情!

    “到底怎么回事,你説清楚。”

    沉着脸,张万宏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显得很是气愤。

    王家是什么来路,他已经很清楚,作为一个军人最痛恨的就是叛国者以及奸细。

    在他看来,王家上下没一个是好东西。

    这个时候却説秦城监狱越狱了一个王家嫡系,他怎能不怒。

    “具体的情况我还不是很清楚,一号首长刚刚得到消息,要不是我就在身侧,这消息我还不清楚。”

    “王可汗逃了有多久了?”

    眉头一皱,叶皇对着北堂洪峰问了一句。

    “昨夜就逃了,秦城那边的消息被人刻意隐瞒了,今天中午才报备到中南海,这其中有人给了王家老大逃跑以便利。”

    阴沉着脸,北堂洪峰在了解了一下过程之后,便知道了秦城到上面的信息通道被人有意的给堵塞了一段时间。

    “从昨晚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十二个小时,王可汗还指不定逃到哪里去了。”

    叶皇眉头紧皱沉声説道。

    “一号首长已经下令彻查此事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结果?结果都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是他们给咱们的。对方既然敢这么做,难道就没做好部署,其实你我都清楚,谁在这其中搞鬼,可是拿不到证据,一切都是徒劳。”

    微眯着眼睛,叶皇眼神之中寒光闪烁。

    有些事情不需要过多的猜测,依旧王家先前在整个华夏的人脉网络,就基本可以清楚谁在后面捣鬼了。

    他这么一説,张万宏老爷子和北堂洪峰都是眉头一紧。

    自然清楚叶皇嘴里説的是谁,不过两人相视一眼却是没有説话。

    谁都清楚,这个事情説也是白説,正如叶皇所言,人已经逃了,追究再多也是无用。

    林家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做了,早就擦干净了屁股,找好替死鬼了。

    果然,这边话还没説完,北堂洪峰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片刻之后,苦笑着对叶皇几人説道。”调查出来了,我想没必要説一些无关紧要的情节了吧?”

    “北堂叔叔,我想去一趟秦城监狱,可以打理一下吗?”

    叶皇皱着眉头,对于所谓的调查结果压根就没报什么希望。

    “没问题,我也正要过去一趟,一号首长知道这里面有猫腻,让我过去看看,咱们现在可以马上上路。”

    “那就上路吧,你们先回去好了,就説我今天有事,先不回去了。”

    回头对着唐果和独孤小萱説了一声,叶皇便是同北堂洪峰大步流星的向着车子赶了过去。

    虽然王可汗已经越狱,不过这并不代表整个事情就算是结束了。

    想要寻找一些有价值的讯息还是有可能的,他要知道对方逃到了哪里,有什么目的。

    让这样一个对叶家有着无限仇恨的人在外面逍遥法外,叶皇真有些脊背发凉。

    一路疾驰,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两人来到了位于昌平区的秦城监狱。

    或许是因为发生了有史以来正大光明的越狱情况,整个监狱的戒备被提升到了最高等级。

    连叶皇和北堂洪峰进入也都全部出示了相关的证件,而且看得出,整个监狱的守备也不再是原先的人,而是被换掉了。

    至于原先的那些人去了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监视如此的严密,竟然还能让人逃了,如果説王可汗自己有这个本事,我也就认了,可这小子纯粹就是一个草包,连老二王安逸都比他强不少,你説这里面没猫腻,我不信。”

    进入了秦城监狱之后,两人并未急着去看还被关押的王恩赐、王安逸等人,而是在整个监狱周围进行着观察巡视。

    北堂洪峰作为中央警备团团长,负责整个中南海的防卫工作,对于监视一类的策略自然不在话下。

    这秦城监狱虽没到密不透风的地步,可也极为的恐怖了。

    这种严密的监守下让人逃了,实在是説不通。

    “没什么好説不通的,只要有人想让他逃走,就算是十八层铁笼锁着王可汗,他也绝对可以离去。”

    轻哼一声,“我们去监控室看看”

    説着,叶皇率先向着整个秦城监狱的监控室而去,果不其然,昨夜的那一段监控是完全空白的,也就是説被人后期处理过的。

    至于整个监狱的值班轮换,也被人动了手脚。

    而动手脚的责任正是监狱长,不过此刻他已经服毒自杀了。

    一个人的死,就掐断了所有可以追寻下去的脉络。

    这一招不可谓不精明!

    “到底给了什么好处,让他竟然愿意以死抗下所有的事情。”

    沉着脸,北堂洪峰攥了攥拳头,咬牙道。

    “方法多的是,北唐叔叔您只负责首长的安全,自然没多少机会接触黑暗的东西,金钱、美女,权力,以及后辈的飞黄腾达,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让一个人舍身。”

    “希望还能查出其他一些有用的消息。”

    苦笑一声,叶皇没再这监控室啰嗦,直接又在整个监狱里搜了一下,依旧是一无所获。

    这自杀的监狱长好似算计好了一切,在支开了一些部下之后,又将一些痕迹全部给掩盖掉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

    “要不要去看一看王恩赐他们?”

    北堂洪峰问了一句,既然王可汗越狱,这个作为王家的执掌者不可能不清楚这一切,恐怕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自然要去看看。”

    冷笑一声,叶皇抬步踏出了房间。

    王家上下一些核心成员全部被关在监狱一个角落里,一个人一个房间,王恩赐则是被特意安排离其他王家子弟最远的角落。

    当后者看到叶皇出现的时候,原本坐在地上萎靡不正的整个人猛然抬起头颅,眼神之中射出锐利的精芒,直接扑到了前面一副要把叶皇撕碎的架势。

    “小子,你杀了我的孙儿,我的亲孙儿!”

    “抱歉,我可能还要杀的更多,这是你们必须付出的代价!”

    冷笑一声,对于王恩赐此刻的咆哮愤怒,叶皇充耳不闻。

    对于他而言,王恩赐终究是老了,就算是再怎么枭雄,经此一役,想要东山再起已经不可能。

    他真正担心的是王可汗,还有王家背后的林家。

    根据先前尤里给他的讯息,一些灰暗面上有人提及眼前王恩赐貌似同林家某个女人走的比较近。

    具体真假无法考证,不过既然有这一方面的讯息,那就不得不仔细研究一下了。

    原本,叶皇还以为被救出去的将是王恩赐本人,想不到会是王可汗!

    “你已经毁了我王家,你还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曾经的枭雄穷途末路的样子!哼,王恩赐,你做梦也没想到,我在南越会杀了王兵王吧?”

    “我的确没有想到,如果我想到的话,就不会让他去,可汗説的对,你不是燕京成长的孩子,你是一个杀手,你不计后果!”

    死死的盯视着叶皇,王恩赐颤抖着苍老的腮帮咬牙切齿道,眼神发红,带着悔恨之意。

    就算是他对于王兵王又再多的不满,可终究也是他亲孙子。

    “你説对了,我就是一个杀手。”冷冷一笑,叶皇起身。

    “今天我来,相比你应该清楚我的目的,王可汗!”

    “如果是你爷爷,他就绝对不会像你一样过来见我,因为这一切都是无济于事的。”

    冷冷笑着,王恩赐带着无限的自信从容。

    活了大把年纪,若是让一个小辈从嘴里撬出有用的信息,那就真的太过失败了。

    “我知道你不会説,可是有人会説。”

    远处,王安逸和另外几人已经被从牢房里拖了出来。

    “你就是把他们都杀了,也得不到任何你想要的消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可汗去了哪里,小子,别以为把我关进来,你们叶家就赢了,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哈哈哈哈……“説着话,这王恩赐朗声大笑起来,猖狂而又目中无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tezhongjiaoshi_heianjueqi_xiaoshuo/19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