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0章 暴力手段

    “这些年,你沒想过要找一个。”

    似乎是不想继续谈论自己的事情,莫文琪又反问了一句。

    “我,能活着已经算是奇迹,又岂会奢求其他的。”説话间,纳兰干戚脸上流露出來的尽是自嘲的味道。

    归根到底,这一切都是自己种下的苦果,即便是如今是一个悲伤的结局,又如何。

    在自己选择离开的那一刻,已经定格了结局。

    又谁会为一个人痴痴等待十八年,况且自己的离去仿佛人间蒸发,毫无希望的等待,更不会有人等待多久。

    她不是説等了四年吗。

    自己应该知足才是。

    纳兰干戚内心这样想到,可是心中的痛,却沒有因为自己这般的劝慰自己而有丝毫的减弱。

    他不怨恨对方选择嫁人,他只是难以接受这种结局而已。

    其实在哈尔滨之行的时候,他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切,只不过当真正面对的时候,依旧心绪难平。

    这边,莫文琪被纳兰干戚这话一説,却也是不知道该再説什么了。

    而就在这时候,外面传來了一阵脚步声。

    莫文琪回头望去,旋即转过身对着一旁看了好久她和纳兰干戚戏的叶皇説道,“苏大使來了。”

    这边,叶皇diǎn了diǎn头,旋即站起身來。

    外面走进來的男子差不多六十几岁的样子,微胖,头发有些花白,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此刻脸sè有些凝重,踏进大厅之后扫了一眼,径直的朝着叶皇而來。

    “叶大校,幸亏你來了,不然我还要派人联系你呢。”

    “苏大使,您找我有事。”

    对方这突然説的话,让叶皇先是一愣。

    “不是我找你,是上面下达的命令,让我配合你的行动。”

    “指示下达到你这里來了。”

    这苏大使这么一説,叶皇旋即明白,敢情赵老的速度不慢,直接把事情传达到外交部这边了。

    “是。”diǎndiǎn头,苏大使看了眼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怎么也想不到此人已经是大校军衔,而且听自己同僚那口气。

    此人对于国家做出的贡献卓越,要不是因为年龄关系,去年冬天已经胜任少将了。

    这给了他巨大的冲击。

    心里也在猜测,到底眼前这年轻人做了什么贡献,竟然可以直接升少将。

    要知道再年轻的少将恐怕也要三十五六的样子,这年轻人着实让人惊讶。

    更让苏大使震惊的是,对方的这次任务貌似直接是一号首长亲自过问的,这就説明对方很受上面重视。

    被一号首长亲自diǎn名表扬,这小子当真是要逆天了。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苏大使了,这次我过來,的确有任务在身,同样,我想让我的女朋友在这边待一段时间。”

    “这个沒问題,还有其他要求吗。”看了一眼东方幽若,这苏大使直接转过头去。

    显然,他沒有认出东方幽若來。

    这也倒不怎么稀奇,到了五六十岁的年龄,毕竟对于一些娱乐圈的事情,他们沒有年轻人那么关心。

    “我想打听一下目前曼谷的形势,另外素拉森目前在哪里。”

    脸上露出一抹凝重,叶皇旋即説道。

    “曼谷目前形势并不明朗,素拉森的军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光是泰国zhèngfǔ,就连国王也被他挟持了,这素拉森以前是军阀,贩毒,走私,咱们国家曾经对他进行过严厉的打压,这老东西怀恨在心,这次军事政变,我们华人受到冲击很大。”

    “清迈那边,我接到的消息是,死了不少华人。”

    “这个我知道,我从那边过來的。”

    diǎndiǎn头,叶皇説道。

    而这边,苏大使却是脸sè一变,他也是刚才才接到那边使馆打过來的电话,报告了一些情况。

    清迈的华人受到冲击不假,貌似那边素拉森的老巢一些嫡系成员全部被杀,莫不是眼前这叶大校做的。

    心中虽有疑惑,不过苏大使沒有八卦的去多问,然后继续説道,“素拉森目前应该在泰国的国会大厦,好似是要挟国会一些大佬以及个党派的人士拥戴他为总统,另外,他貌似要去王宫,想逼迫国王退位。”

    “至于具体他目前在国会大厦还是王宫,还不是很清楚。”

    “知道了,这素拉森不能留。”

    diǎndiǎn头,叶皇眼神闪烁着寒光,整个人都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苏大使则是眉头一跳,上面只是説让他配合这叶大校,并沒有説具体什么任务。

    可是眼前,这叶大校的一句话,却貌似説明了一些事情。

    看样子,上面是准备不走外交途径,而选择进行斩首行动了。

    对于上面这种决定,其实苏大使沒有什么反感和抵触的情绪,虽然是外交官,可是他和一些外交官并不同。

    他所信封的是强权外交,他一直坚信拳头大,才能有话语权。

    所以,某些时候当外交途径无法解决的时候,暴力往往更容易解决问題。

    尤其是做了这么多年外交官,看了那么多的尔虞我诈,国与国之间的勾心斗角,他把这一diǎn看的更为透彻。

    “苏大使,我想让你帮忙秘密散步一些消息。”

    “散步什么消息。”

    “就説有人要暗杀素拉森的消息。”

    “这个,这事情不是秘密进行吗。”一听这话,苏大使先是一愣。

    这种事情不都在暗地里进行吗,怎么听这叶大校口气,好似要公开的样子。

    “呵呵,自然是秘密进行,不过有些是其实各国都清楚的,这素拉森突然死掉,其实大部分国家都清楚,只是装糊涂而已,我让您这样做,其实是故意为止而已,让这素拉森人心惶惶,我们也好趁虚而入。”

    笑了笑,叶皇解释道。

    “原來如此,呵呵,这种事情我不在行,你説怎样,我就按照你説的做就是了。”

    虽然还是不清楚叶皇到底怎么做,不过这苏大使也不准备多问了,diǎndiǎn头直接答应下來。

    “行,记住,一定要秘密进行,不能留下线索,不然就麻烦了。”

    “你放心,这diǎn事情还是容易做的,叶大校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尽快吧,不过我要先熟悉一下曼谷的情况才行。”

    “沒问題,我已经派了一拨人出去打听消息了,估计再过半小时就回來了,你们先坐一会,对了,你们应该沒吃东西吧,我让下面准备东西去。”

    “那就麻烦了。”diǎndiǎn头,自己从小离开机场到现在,还真的什么都沒吃。

    几人都有些饿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