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6章 借船南下

    叶皇三人不是神,不可能知道天下间的一切,自然也不会知晓有人在这个时候,会准备对他们出手。

    此时的三人,在经历了景洪港货运码头的一番“闹剧”之后,并未选择远去,而是就近找了一处算不上多么起眼的小旅馆住下。

    看着远处的澜沧江水,近处的竹木藤架的小旅馆装饰,折腾了半夜的三人都似乎松了一口气。

    “他妈的,黄子善这小子回去估计曹航天活剐了他的心都有了。”靠在竹椅上惬意喝着啤酒的纳兰干戚拿了一根烤串一边吃着,一边笑着説道。

    説实话,对于这黄子善,起初纳兰干戚的印象就不好,对方接头直接説要八百八十八,就让他觉得这消息心黑,后來虽説通过解释是一个误会,不过这种心底的坏印象却是让纳兰干戚对这黄子善一直有一些芥蒂。

    结果,一路上几番谈话,越是让纳兰干戚觉得这小子有些不正常,结果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

    “活剐有些夸大其词了,不过我知道在景洪市公安局这个体系里,只要曹航天一日当职,这黄子善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轻咪了一口酒,叶皇看着小旅馆院落里一些來西双版纳旅游的游客围在篝火前欢畅,心情似乎也好上了不少。

    “这黄子善想要借咱们往上挪挪,算是白费功夫了,不过説真的,公子,那时候我还以为你让我们直接开干呢,沒想到你把本子都带來了。”

    嘿嘿一笑,纳兰干戚这个暴力狂説着,神情之中还有几分失望的意思。

    “就知道你这老小子不过瘾,我们的目的地不是西双版纳,所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尽量不要招惹,即便是惹上了,能够尽快解决也是最好,不管怎么説,不论是黄子善,还是曹航天,都是华夏公安机关的人员,我还是不希望和他们起冲突的。”

    “这个我也知道,不然我也不会跟那帮人那么客气了。”纳兰干戚讪讪的一笑,咕咚咕咚又灌了几口啤酒,抹了一下嘴继续説道,“不过那曹航天看样子也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缉毒警察本來是最苦的,这老家伙愣是能养肥,难保这老东西沒侵吞国家财产。”

    “这些就不是我们要担心的了,我们又不是政法机关,管这些事情干什么,若是只是贪污那还好説了,在这种位置上,最怕的可不是这个……”叹了口气,叶皇想起了自己在墨西哥生活的一段时间。

    在墨西哥靠近美国的整条边境线上,所谓的警察,其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还扮演着毒贩合伙人的角色,相比于当警察拿死工资,更多的人愿意同毒贩子合作,这样赚取的金钱比之所谓的工资不知道要高多少倍。

    而偏偏又因为他们自己的警察身份,一些进行毒品调查的人过去愣是查不出事情來。

    在这种时候,警察维护的不是正义,相反的是在掩盖、袒护罪恶。

    叶皇这般説,意思也是有这一种担心。

    “公子的意思这老小子也涉毒。”纳兰干戚眼神一辆跟着説道,电视电影看了不少了,他也知道有些人会知法犯法。

    “只是猜测而已,通常在这个位置上的,就沒有几个干净的。”叶皇笑了笑,旋即起身,走回了房间内,尾音缓缓的飘了出來,“不要想这么多了,明天出了边境,等待我们的就不是这么惬意的生活了,喝完了,早些睡好了。”

    纳兰干戚同刑天也沒有在阳台上多呆,各自喝完酒,吃完东西,回到了房间准备好好的休息。

    两人虽然沒有真正去过金三角,可是却并不代表的他们对于这一带陌生,从很早以前,无论是国内,还是香港电影之中就有不少以金三角为題材的枪战片,这间接的让他们了解了这一块神秘的区域。

    再加上在炎黄会,和和尚这个前特战大队队长厮混在一起,一些关于金三角的事情也都是打听的较为透彻。

    唯一让两人有些担忧的倒不是金三角内部的一些势力会把他们怎么样,先不説叶皇的实力,单就是他们两人,在金三角也可以横着走了。

    真正他们担心的是,金三角外面的势力是否会趁着这个机会进入。

    不管怎么説,在意大利,公子杀了三大家族继承人的事情是真的,三大家族一直找不到机会,这种机会他们未必会放过。

    这些人,对于公子才有真正的杀心,自己三人碰上,恐怕免不了一场血战。

    可以説,几大家族同叶家的仇怨,在许久之前就已经结下,叶王朝进行叶氏集团扩张的时候就和几大家族有过摩擦,近來摩擦也是时常发生。

    而叶皇杀掉他们的嫡系继承人,则是彻底撕开了双方忍让的最后一道封印。

    商业上已经是斗得不死不休,而今则是要对你的继承人下手,你不是杀了我的继承人吗,那就用命來换好了。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赢得一方或许赢得在世界格局内的优势,输的一方则很有可能从强者之林之中被剔除,这种家族之间的争斗,不光是各自家族实力的消耗,同样也是决策者智谋的考验,至于到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恐怕会是某一方无以为继的地步……

    叶皇从未説起这些事情,不过纳兰干戚同刑天都明白,意大利之行结束,就已经代表着一切的争斗都趋于白热化。

    无论是去年的东北之行的龙气事件,还是今年从三大组织手里捞取大量的海魂,在各项争斗之中,叶家都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即便是叶皇,在几次同对方继承人的交锋中也都沒有吃过什么亏,甚至前不久在庞贝直接灭掉了三大家族的继承人,可谓是战果辉煌。

    不过,这些辉煌的成就,却是越发的让叶家上下心紧。

    无论是叶皇,还是叶王朝、还是叶知秋、叶轻眉,都清楚,叶家获取的越多,説明得罪的人越多,未來的一段时间内,叶家必须战胜所有的对手,才能够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这一diǎn,叶皇最是清楚。

    如同自己当杀手,杀到所有人都怕你,都畏惧你,看到你都颤抖,你才算是真正的皇者。

    家族争斗,亦是如此。

    或许是都清楚明天将迎來的生活将一改从前,不光是纳兰干戚和刑天,包括叶皇都刻意的沒有去用内力逼掉体内的酒精,就这样借着酒劲儿,劳累了一整天的三人沉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

    天蒙蒙亮的时候,曹航天的电话便把叶皇给叫醒起來。

    电话自然是找到了货船,并且已经准备在了港口,随时准备出发,问叶皇他们三人什么时候出发。

    叶皇的意思,自然是越快越好,于是跟对方説了吃过早饭之后就出发,便挂掉了电话。

    叫醒纳兰干戚和刑天两人之后,三人在小旅馆草草的解决了早餐,就提着各自的包下了楼,走出了大院,向着景洪港货运码头而去。

    三人刚到码头门口,就见一辆警车远远的驶了过來,还向着他们三人打喇叭,于是就停了下來。

    片刻之后,车子停下,曹航天一脸笑意的从车内走了出來。

    “叶大校,货船就在港口上,咱们过去吧,你看看满意不满意,若是不行的话,我联系水运上的同志,他们跟泰国、老挝、缅甸官方都有合作,可以派快艇直接把你们送进去,别货船安全多了。”

    “呵呵,曹局长,您太客气了,这次算是带着一diǎn私人性质的行动,这又是让您找船,又是联络水运,我可是担当不起,再説了,货船也沒什么不好,就不必麻烦了。”

    见这曹航天説的客气,叶皇也是不打笑脸人,笑了笑谦和道。

    “哦……这样啊,那我就不多此一举了,预祝三位一路顺风了,早日完成任务。”

    一边説着好话,叶皇三人连带着曹航天几人走到了码头上。

    远远的,就看见码头上停靠了一艘不算大却也不算小的江船,有些破旧,各处都有修补的迹象,不过叶皇也清楚,一般这种货船大都带有个体户私营的性质,船只要能用,就绝对不会换新的,一次降低运营的成本。

    这船虽然破烂,可也算是结实。

    “叶大校,这船是泰国的,船主祖籍是云南,在这条线上跑了几十年了,对水情熟悉的很,人也很好相处,你觉得怎么样。”

    “可以,我对这些沒什么要求,只要能带我们一程就可以了,曹局长,这次麻烦你了。”

    “哪里,都是自己人,互帮互助算不得什么,再客气,我可不高兴了。”説着话,这曹航天拉下脸來,一脸严肃,好似真的生气的样子。

    “呵呵,如此,那我就不多谢了。”笑了笑,叶皇自然沒因为对方这一句话,就把对方当成朋友。

    向着船走了过去,叶皇伸手敲到了一些船体,整个船主体是铁壳,上面加盖的舱室,一部分是木头的,不过驾驶室等要害部位是加厚钢板做的,一敲咚咚的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tezhongjiaoshi_heianjueqi_xiaoshuo/19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