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7章 你怎么进来了?

    都説人逢喜事精神爽,谢震廷捡回來一条命,自然是心情极好,一顿饭连喝带吃,再加上中间拉一些家常,硬生生的吃了三个小时,愣是晚上十二diǎn多才算是结束。

    而中途,谢母同谢尘烟两人因为dǐng不住困乏,则是早早的回了房间休息去了。

    “好啦,今晚上也喝的差不多了,都十二diǎn多了,该休息了。”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子,谢震廷脸色微红,醉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女婿説了一声。

    “爸,您不要紧吧,要不我弄diǎn蜂蜜给你喝。”老丈人虽然好酒不过因为胃病的缘故,酒量一直沒有练上去,今天这一顿酒,两瓶酒自己下去了四分之三,后者则是轻咪一口就放了下來,説一些自己的过往经历,倒是喝的也不多,不过总归酒量不行,就醉成了眼前这个模样。

    “嗨,又沒喝多少酒,喝什么蜂蜜啊。”摆了摆手,谢震廷又説道。

    “早些睡吧,那个房间沒给你收拾,你就跟尘烟一个好了,反正你们的事情定下了,你们真要怀上了,我也早些抱外孙。”

    説着,不再理会叶皇,这谢震廷歪歪扭扭的走上了楼,嘴里哼着京剧智取威虎山消失在了楼梯口。

    楼下,客厅内的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一脸的苦笑。

    敢情这老头子也是打的这个主意。

    不免摇了摇头,叶皇暗暗心道,看來自己单独把尘烟一个人特别的对待,反倒是让二老心中忧心忡忡了。

    将桌上剩下的饭菜收拾了一下,端进厨房洗刷了一番,叶皇又走近了浴室,冲洗了一下,顺便用内力把酒气全部逼出了体内,这才走上了楼。

    第一次來谢家的时候,尘烟曾经带着他进过自己的闺房,叶皇倒也不至于走错门。

    走到门口,叶皇轻轻推开门,并未直接走进去,轻微的房门敞开声之后,他明显感觉到被窝之中的尘烟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旋即又装作熟睡过去的样子。

    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叶皇随即走了进去,然后掩住了房门,蹑手蹑脚的往床前走了过去。

    而随着叶皇脚步的临近,床上的谢尘烟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许多,好似很紧张的样子。

    看得出來,她已经预见到过一会要发生些什么,只是一向害羞的谢尘烟在这方面沒有丝毫的经验,显得有些紧张和羞怯。

    谢尘烟越是这样,越是挑逗叶皇的神经,看着床上呈现s型曲线的曼妙身体,叶皇不由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在众女之中,谢尘烟算不得是最高的一位,可是身材绝对是众女之中比例最匀称的一个,无论是胸部还是臀部以及腰部,完全就是按照黄金比例來分割的,再加上那一张出尘的脸蛋,整个人给人一种天仙下凡的感觉。

    第一次在公交车上与之邂逅,叶皇便被对方洛神下凡的气质给吸引了。

    掀开被角,叶皇躺下身子挪了进去,然后从背后一把楼主了谢尘烟的身子,后者的娇躯随之猛然一颤,旋即猛然转过身來,一双大大的美目盯着叶皇。

    “你……你怎么进來了。”

    脸上带着几分羞涩,红彤彤的,虽然沒有开灯,叶皇依旧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眸子之中泛出的淡淡水意,让叶皇明显感觉出她已经动情。

    只不过一向众女之中比之雨墨还有娇羞的她,不可能表现的太过明显,是以才有这一番掩饰的问话。

    叶皇虽然心里清楚却也不会戳破,坏坏的一笑,将对方只着一身轻纱睡衣的娇躯往身前拉了拉抱得更紧一些,感受着对方身体发出的温热气息説道。

    “我也不想啊,可是爸让我过來的。”

    “爸,他……他怎么会让你进來的,一听叶皇提及父亲,谢尘烟先是一惊,心里又是一番羞意,暗道,自己老妈也真是的,自己毕竟是女儿家,怎么能把这种事情再跟父亲説呢。

    谢尘烟从一开始就以为是母亲把今晚和自己説的一番话又跟父亲説了。

    “他啊,他想抱外孙了,让我们抓紧diǎn儿,对啦,尘烟,妈之前在厨房里跟你説什么了呀,你脸红成那个样子。”

    挪动一下身子,叶皇轻轻的在谢尘烟耳旁吹了一口热气,声音带着几分魅惑味道的説了一句。

    谢尘烟在这方面毕竟是个雏儿,哪能受得住老手叶皇的挑拨,虽然只是很平常的挑逗,却是已经让她身体绷紧,双腿夹紧,整个人僵直在了那里,一张脸蛋本來因为叶皇进來就沒褪下去红色,此刻更是红的几乎要滴出水來。

    而更让谢尘烟羞怯的恨不得立马找个洞钻进去的还是叶皇问的问題,她原本叶皇根本沒有注意这些,哪想到这家伙一切都看在眼里,这时候突然问起,反倒是让自己手足无措了。

    自己一个女孩子,总不能把那些羞人的事情説出來吧,那还要不要做人了。

    “沒……什么都沒説,你看错了。”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谢尘烟连声否认道。

    “嘿嘿,看错了,看能看错,我可是沒听错哦。”嬉笑着,沒待对方反应过來,叶皇已经是将对方的小脑袋掰了过來,重重的吻上了娇艳欲滴的红唇。

    谢尘烟并不是第一次同叶皇亲吻,可是这一次,对方浓重的占有欲却是让她整个人脑海轰的一下子陷入了空白之中,愣了几秒钟的功夫,旋即才想起來,这个家伙到底是在做什么。

    想到了接下來将要发生的事情,整个人渐渐变得燥热起來,身躯扭动了几下,生涩的慢慢回应了起來。

    几分钟的功夫,在叶皇这老手的引导下,谢尘烟慢慢的熟稔了起來,也开始主动了一些。

    两人的衣服仿佛自动脱落了一般,随着缠绵的深入,渐渐的脱落,掉到了床脚的位置。

    床上的两人则是第一次如此坦诚的相对起來,看着旁侧肤如凝脂一般的玉体,叶皇几乎要屏住了呼吸。

    纵是见过了众女曼妙无比的胴体,可是在尘烟这一副仿若天仙下凡的玉体,还是忍不住的吞咽了几口口水。(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