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2章 出门

    一直以來,叶皇都以为自己一直在承担责任,可是自己爷爷这一番话,却是让他清楚了一些事情。

    不是自己在主动承担责任,而是每次在自己迫不得已之下才选择了承担责任,能够逃避逃脱的,自己一直都在逃脱。

    像林安琪,像独孤小萱都是如此。

    即便是往前追朔,在和歌忘忧身上,在东方幽若、楚清韵、雨墨、尘烟、江燕和萧琳等人身上,自己也一如既往的有这种情况存在。

    而最为明显的,或许应该是米雅身上才是,倘若不是后者怀了孩子生了小念情,或许自己到现在都在逃避这些责任。

    可以説,一直以來,自己都在选择逃避现实,逃避责任。

    宁当风流鬼,莫当负心汉。

    爷爷这十个字説的并不好听,可是却实实在在的説明了一切。

    自己的确差一diǎn做了负心汉。

    “明白就好,该怎么做,我也不想多説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好了。”叶王朝从來不会对叶皇説太多的道理。

    几句话,只要他懂了便可以。

    事实上,一直以來,叶皇也并未让叶王朝失望过。

    和自己爷爷又説了一些话之后,叶皇走出了客厅,來到了院内。

    夏季的叶家大宅一片葱郁,独居一山的叶家空气比之燕京市内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尤其是今年开春之前,叶皇专门让乌查按照古法在叶家大宅周围布置了吸收天地元气的阵法,如今的叶家大宅更是灵气充裕。

    就连草木果蔬都要长的比外面的茂盛许多。

    找了一处沒人的地方,叶皇盘膝而坐,静静的打坐起來。

    欧洲之行,叶皇杀了不少人,也碰上了不少对手,拼杀不断,对决不断,自然而然的也落下了一下伤病,这十几天时间,他都一直在恢复。

    有着海魂的帮忙,自然是事半功倍,不仅伤势完全恢复,而且借着海魂提供的巨大的力量,让他的修为又有了一定的提高。

    趁着这段时间,叶皇也开始修习起一直沒有怎么修炼的赤帝诀起來。

    本來叶皇以为修炼了轩辕决之后,赤帝诀应该手到擒來,不过真正开始研习的时候,才发现,这轩辕诀同赤帝诀完全是两套功法。

    其中虽有许多相通之处,但是更多的地方却是让叶皇不得不重新來过。

    同时,随着修习的深入,叶皇也渐渐的发现,这赤帝诀如同轩辕决一样,并不是一部完成的功法。

    和自己现在的轩辕决一样,赤帝诀同样丢失了最核心的一部分,现在真正能够发挥出來的不及之前的十分之一。

    如果説天地洪荒诀印找全的轩辕决是仙使用的功法的话,那么却了这四部分的轩辕决就真的彻彻底底沦为人使用的功法了。

    而这赤帝诀亦是如此,倘若完完整整的话,其威力,恐怕不会比轩辕决低多少。

    基于对于实力的渴望,在发现赤帝诀残缺之后,叶皇便找上了拓拔,从后者那里也得到了印证,并且叶皇也知道,这么多年以來,拓拔也一直在寻找赤帝诀的一些线索,至今也沒有什么具体的发现。

    如同轩辕决一样,一些线索都模模糊糊,在一些古老的书籍之中零零散散的提及,不过最终都指向西荒这两个字。

    在古老时代,西荒所指的地狱自然是函谷关以西的广袤大地,这几乎包括了河南灵宝以西的所有华夏大地。

    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和西藏全部处于这片范围之内。

    真要找寻起來,难如登天。

    不过,即便如此,叶皇还是派了人过去,在周围地域寻找一些线索,不过至今还沒有任何可喜的发现。

    ……

    一番修炼持续了数个小时,等到叶皇从入定中醒來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diǎn。

    众女已经赶去上班,家里只剩下叶皇几人。

    至于斯蒂芬同法赛二人,向來是呆不住的货,在來燕京的第三天,便赶去了东北伊春老五那里。

    叶皇倒也沒有阻拦的意思,本來就知道这來小子是不甘寂寞的主儿,呆在燕京反倒是惹出事情來。

    至于刑天,回华夏沒多久,便被许紫晴一个电话叫到了香港,也不知道到底什么事情。

    回到客厅,叶皇便发现自己父亲同爷爷都在,并未前去公司,知道是在等自己,于是走了过去。

    “爸,我想出去一下。”

    “我听你爷爷説了,这些日子憋急了吧。”叶知秋笑了笑问道。

    “是有diǎn憋,不过倒也沒什么,就是闲的有些发慌,想要找diǎn事情做做。”笑了笑,叶皇答应道。

    “出去倒也沒什么,这段事情我派人查探了一下,除了三个家族宣布全球通缉你之外,三大组织倒是沉默的很。”

    “只要这三大组织不做出表态,就基本沒什么事情,你现在的实力足够应对一切,想出去就出去好了,不过也别乱跑,在燕京,渝城和香港转转就成了。”

    “成,我也沒其他的事情,也就在这三地拜会一些人,看看一些人而已。”

    见自己父亲答应,叶皇脸上也露出喜色。

    在家里憋了十几天,总让叶皇觉得有些示弱的感觉,好似自己真的是贪生怕死之辈一般。

    如今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自然感觉神清气爽。

    “去吧,跟他们都解释一下,免得他们説你不懂礼数。”

    “诶。”

    ……

    征得了自己父亲和爷爷的同意之后,叶皇吃过早饭便驱车离开了叶家大宅。

    先是去了外公洛青云那里坐了坐,随后又去了唐解元老爷子,之后又是张万宏老爷子,一圈溜达下來,却是一天时间也差不多耗费完了。

    自然,去见每一个老爷子都免不了被唠叨一番,不过却并沒有被骂。

    叶皇知道,之前肯定是爷爷或者父亲已经跟老人家们通过气了。

    而为了讨好几位老人,叶皇倒也很会做人,从化开的海魂之中分出了几瓶稀释的液体,每个老人分了一些,自然是让他们笑逐颜开。

    傍晚的时候,叶皇先是给谢尘烟打了个电话,随后去燕京大学门口接上她,一起去了谢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