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6章 秃驴的罪责

    难道这小子真的只是为了几个破陶瓷和几副沒什么太大价值的画作,

    是真的要走,还是故弄玄虚,以退为进,

    一时间看着眼前神色黯然惋惜不已的叶皇,他倒是有几分猜不准了,

    虽説因为米雅的事情,自己对于眼前这所谓的血色修罗恨之入骨,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于眼前这个对手并不了解,甚至可以説一无所知,

    不清楚对方的性格,不清楚他的行事风格,更不清楚对方是否真的难以对付,

    “怎么,莫非巴图公子还想留下叶某吃顿夜宵。”

    带着苦楚的表情,叶皇看了一眼尼古拉斯巴图,神情之中有太多的无奈和黯然神伤,

    “若是叶公子想,倒也不是不可以。”

    “算了,巴图公子的好意,叶某心领了,只是此刻我已经沒什么胃口,沒能达成所愿,吃起东西來总是有些味同嚼蜡的。”

    苦笑一声,“巴图公子,打扰了,告辞。”

    説着,叶皇对着巴图公子又是拱了拱手,旋即离去,

    身后,尼古拉斯巴图有些发呆的站在那里,一时间倒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把叶皇留下來,继续套叶皇此行的真正目的了,

    出了客厅,叶皇同拓拔的身影已经到了门前的停车坪,身后慢上几步的尼古拉斯巴图好似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快步的走了出來,

    “且慢。”

    “巴图公子,还有其他事情。”

    “叶公子,我想你这次前來,目的不仅仅只是几件青花瓷和画作吧。”

    “什么意思。”

    叶皇微微皱起眉头问道,

    “叶公子,巴图实在是有些怀疑您今晚特意前來的用意,几件青花瓷和几件画作,我想以叶公子的身份,应该不会特意赶过來一趟吧,更何况是如此之晚的时候。”

    “你的意思我还是有些不明白,难不成我就不能喜欢画作,喜欢青花瓷,难道拜访贵家族,必须白天才可以。”

    “巴图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巴图觉得叶公子只为几件古董器件,特意大半夜跑一趟,有些小題大做了,叶公子,您应该还有其他目的,沒有向巴图透漏吧。”

    深深的望了叶皇一眼,尼古拉斯巴图盯视着叶皇那一双黑色如墨的眸子,想要从中看出一些什么來,

    只可惜让他失望了,如同一汪死水,古井无波,相反,那漆黑如墨的本质却让他的眼睛差diǎn陷入一种入魔的境地,

    仅仅是几秒钟,他便不得不移开眸子,心中却是已经骇然不已,

    看着对方有些慌乱的收回目光,这边,叶皇只是露出浅浅的微笑説道,

    “巴图公子,叶某今夜已经坦诚相对,还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叶某今日前來,的确就是为了几件青花瓷和宋元画作,另外我对圆明园的十二生肖兽首也有兴趣,只可惜贵家族沒有。”

    “你明明知道因为米雅的事情,我尼古拉斯家族对你并沒有什么好感,今日还过來,就真的只为那几件破瓷器,莫不是把巴图我当猴耍。”

    眯着眼神尼古拉斯巴图看着叶皇,故意不去盯视那一双仿佛具有魔力的眼睛,彻底的把两人存在矛盾公开化了,

    “呵呵,巴图公子到底还是説了实话,我曾听米雅説过,你追求过他,包括二公子也追求过他,但是这又代表什么呢。”

    “米雅已经是我的妻子,我还沒小气到容不下她有追求者的事实,越多的人追求,説明米雅越优秀不是吗。”

    “从某个方面來説,我和巴图公子还是有相同之处的,那就是在女人审美这一diǎn上,我们还是有共同语言的。”

    微微笑着,叶皇看着眼前的尼古拉斯巴图继续説道,

    “巴图公子,説來,你我并无过多的仇怨,我也沒有要同贵家族交恶的念头,相比于把两者关系因为一些琐事搅合的一团糟,我觉得保持一种良好的关系,对大家都有益处,你觉得呢。”

    从叶皇个人的意愿上出发,他的确不怎么想同眼前的尼古拉斯巴图交恶,毕竟两人所谓的恶劣关系,説白了就是因为米雅的缘故,

    不过既然木已成舟,米雅已经成为自己的妻子,再把关系搞僵,在他看來并不是大家族子弟应该有的风范,

    只是眼前这尼古拉斯巴图到底如何选择,叶皇倒也不好猜测,

    若是对方真的一根筋,他也不介意跟对方硬刚一刚,毕竟不想并不代表怕发生某种结果,

    尼古拉斯家族虽强,可也只是一个算不得多大的军火商,也仅仅只是一个军火商而已,

    “貌似有些道理。”diǎndiǎn头,“我也沒有要同叶公子死磕到底的意思,只不过叶公子今日前來,始终未説出真实的目的,这让巴图有些为难,不知该不该相信叶公子所説的话。”

    “要知道,这世上有一些人,説假话比所真话,表情來的还真。”

    “看來巴图公子还是不相信叶某的话。”

    “不是不相信,实在是无法相信。”

    “为何。”

    “你自己知道。”

    “巴图公子,你们信仰上帝的也将就佛家的禅意。”

    尼古拉斯巴图的回答让叶皇先是一怔,旋即带着一抹颇感无奈的笑容,

    两人这一对一答,多少有些默契,只是默契有余,而内容却是空白之际,

    説來説去,在巴图看來,叶皇都未曾告知他來的真实目的,

    然而,这边叶皇却也有些无奈,自己來不就是为了摆在大厅周围紫檀木桌上的几件青花瓷器吗,

    説的更准确一些,不就是为了那几件从紫禁城里带出來的瓷器吗,

    “抱歉,我只信自己,不信上帝,更不信秃驴。”

    “秃驴,呵呵,巴图公子,你这话倒是有些意思,难不成你被你口中所谓的秃驴深深的伤害过。”

    在听到对方把所谓的佛喊作秃驴,叶皇也都是有些吃惊,这世上当真是大无畏者不少,什么称呼都敢乱用,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觉得这些秃驴有按好心。”

    带着一丝玩味,尼古拉斯巴图看着叶皇,説了一句看似同两人话題无关,却实质上有很大牵连的一句话。(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