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2章 下手轻了

    叶皇不是沒见过嚣张的人,也不是沒面对被人挑衅的情节,可是像眼前这位,如此张狂,毫不留情奚落的,还是头一回遇上,

    瞅了一眼自己的姑姑叶轻眉,后者瞟了叶皇一眼只説了一句话:别弱了叶家的名声,

    一句话,已经代表了叶轻眉的立场,而这边叶皇面色也露出了浅浅的冷笑,

    刚才还怕姑姑説自己惹是生非,但是既然她都这样説了,自然就不存在任何的迟疑了,

    “怎么,觉得我这话説错了。”

    叶轻眉的话是用华夏语説的,后者自然是听不明白,见叶皇沒有任何的动作和反应,眉头也跟着皱了起來,

    缓缓的起身,叶皇面带一丝玩味的冷笑往前走了两步直视着这上來挑衅的年轻人双手插兜淡淡的説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至于你的身份和地位我也不愿意打听,不过有一条我还是要告诉你的,人要对自己説的话负责。”

    “你説的话让我觉得难听了,所以我准备惩罚你。”

    “惩罚我,怎么,你准备对我出手。”

    叶皇这凛然不惧的靠上來让对方有些意外,不过在短暂惊讶之后也旋即恢复了镇定的神色,冷冷的瞪着叶皇,手上拳头已经捏紧,

    “你説对了,不过沒有奖励。”

    话音未落,叶皇原本插在口袋内的拳头已经猛然轰出,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轰在了这年轻人的肋骨之下,

    后者完全沒想到叶皇説出手就説出,完全就沒有任何的防范措施,叶皇这一记拳头结结实实的轰在了正处,先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道透体而入,再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嗷喔……”

    一声惨哼,刚才还嚣张不已,目中无人的年轻人瞬间蹲下了身子,双手捂住被叶皇击中的部位,额头之上冷汗几秒钟的功夫便渗了出來,

    后面的四名保镖眼见自己的主子被揍瞬间围了上來,只可惜被揍已经成为事实,他们也只能是上前搀扶一把而已,

    “滚开。”

    喝骂了一句,后者摇摇晃晃的起身,面色狰狞,叶皇这一拳力道虽不大,可是却打在了人体最脆弱的肋骨之下,疼痛的滋味比之其他地方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他面色不抽搐才叫怪,

    “你……你……你敢偷袭。”

    “怎么,觉得不过瘾,要不再來一下,这一次,我可就沒那么留手了。”

    冷冷笑着,叶皇显得轻松惬意的站在桌前,仿佛刚才沒有发生什么一般,

    “给我打。”

    叶皇的话无疑让这小子的怒火进一步的激发,恶狠狠的盯视着叶皇,只説了三个字,他便是退到了旁边,找了一张空位置坐了下來,

    倒不是他不想站直了身子像个爷们,只是叶皇这突然一击实在是让他有些承受不住,那种肋骨钻心疼痛,以及要岔气的感觉,让他整个腹部都翻江倒海了一般,

    而这边,听到自己主子话音的四名保镖,只是相视了一眼,便直接扑了上來,

    “找死。”

    咬着牙根,叶皇蹦出了两个字眼,便直接迎上了这扑上來的四人,

    先上來的两名保镖直接被他拽住了拳头,猛然往身前一扯,后者瞬间失去了平衡,直接栽了跟头往桌子底下钻去,

    与此同时,叶皇双手放开,双手成掌,直接印在两者的后脑勺之上,沒有任何悬念,两个彪形大汉,随即趴伏在了地上,磕得鼻青脸肿,

    而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两人眼见形势不对,也改变了策略,撤出了身子想要把叶皇引出來在空旷地打,

    叶皇倒也沒有让他们失望,将两个被自己两招干翻的保镖推开,走了出來,

    “喝。”

    两声怒喝,早就摆开了阵势的两名保镖冲了上去,

    相比于前两人的折戟沉沙,这两人坚持的时间略微长了一些,但是结果却是沒有丝毫的改变,

    一人被叶皇扯住了耳朵,用咏春拳差diǎn沒把脸砸开了花,另外一人则被叶皇一记贴山靠,轰出去老远,直接砸在了已经惊慌失措的年轻人身上,

    远远的,咖啡厅里的人都听到了骨折的声音,

    沒有废太多的功夫,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对方五人,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坐在叶皇对面的叶轻眉,从始至终眼睛就沒有眨一下,只是看着叶皇,带着淡淡的笑,有几分欣赏,更多的是欣慰,

    “姑姑,怎么样。”

    眼见五人只有出的气儿,沒有进的气儿,叶皇有些邀功的对着叶轻眉问了一声,

    “下手轻了。”

    将杯中最后一口咖啡喝掉,叶轻眉缓缓的起身,开口説道,

    “呵呵,这里毕竟是法国,这小子脑残了一diǎn,可是能説出我和米雅的事情來,想必跟亚特兰蒂斯家族有些关系,真的下手重了,老头那边不好交代。”

    叶皇解释道,刚才倒不是他可以留手,只是碍于一些原因,他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

    不然,刚才那轰击在保镖头上的就不是普普通通的掌法了,而是带着寸劲的咏春拳了,而那张狂的不可一世的小子,也不只是断几根骨头那么简单了,

    “看不出來,你现在考虑挺周全的。”

    “那是,我又不傻,有些事情经历的多了,也就无师自通了。”

    笑着挠了挠后脑勺,叶皇在自己姑姑面前,多少还是有些放不开的,

    “行啦,别自夸了,不过去问问这小子的來路。”

    “不用了,能赶出这样事情的,就算是富家子弟,恐怕也不是什么成才的角色,沒什么危险性。”

    “再説了,法国有什么角色,回头问问老头他们也就清楚,懒得在这里跟一群傻叉浪费口舌。”

    摇了摇头,叶皇拿起外套,直接就把还在那里直哼哼的小子给忽略了,

    “説的也是,从你那老丈人嘴里打听事情,比自己亲口逼问轻松多了。”这边,叶轻眉见叶皇这样説,也醒悟过來,起身,拿起了风衣穿上,同叶皇并肩走出了咖啡厅,沒入了夜色璀璨的香榭丽舍大道的人流之中,(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