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7章 最不愿伤害的人

    叶皇赶到独孤家四合院胡同口的时候天色以黑,已是清明时节,燕京的气候依旧显得春寒料峭,

    在路边马路找了一家摊贩,要了一碗热馄饨一笼小笼包吃了之后,叶皇这才有些不怎么情愿的往胡同里面走去,

    隔着巷子的张老爷子家大寿一天的喧嚣已经落下帷幕,不过傍晚,依旧有人进进出出,看样子应该是比较亲近的人串门的才是,

    沒有过去,叶皇直接转进了独孤家的巷子,

    远远的门墙外两个大红灯笼高高挂着,经过几次雨水的洗礼已经褪去了春节时候的大红,不过依旧显得分外惹眼,

    原本叶皇还想着要不要给独孤老爷子打个电话説自己已经到了,

    却是沒想到,灯笼之下站着一道倩影,

    穿着一身洁白的风衣,独孤小萱有些憔悴的脸上带着一抹被春风吹上的红晕,天气还有些冷,后者站在门口双手不时的揉搓着,左右看着巷子口,好似在等待什么,

    蓦然间,她的目光停了下來,

    揉搓的双手也缓缓的放了下來,

    远处,阴影下,那道身影再熟悉不过了,

    不知不觉之中,独孤小萱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欣喜,很浅却很真,

    她原以为叶皇不会再过來,自己的等待只是内心的一diǎn安慰,

    “你……你來了……”

    声音很轻,好似怕打扰了谁一般,

    “嗯,怎么站在外面。”

    听到对方的话,叶皇diǎn了diǎn头,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在刚才那一刹那间,他仿佛有一种恍惚感,

    那站在门前的倩影,仿佛等候丈夫归來的妻子一般,分外的契合,

    “爷爷等的有些急了,让我出來看看你來了沒有,事情忙完了。”

    “刚忙完,这不就过來了。”

    在短暂的柔软之后,叶皇的语气再次变得有些硬了起來,

    “爷爷説你回來,咱们进屋吧,家里已经做好饭了,就等你呢。”不知道是自己多想了,还是怎样,在説完这句带着一些歧义的话,独孤小萱的脸蛋明显红了少许,

    只是背着叶皇,后者并未看到,

    叶皇注意力并不在这里,自然也就沒听出这句话的意思,diǎndiǎn头,面无表情的跟在独孤小萱身后走近了独孤家的四合院内,

    白天还感觉不出什么,一到晚上,这独孤家明显显得冷情很多,

    偌大的四合院,除了几个警卫加独孤傲天、独孤小萱之外,再无他人,

    倘若不是有守卫经常的來回走动,叶皇真感觉这就是一座空宅,

    想到这一老一少这么多年忍耐着失去亲人的悲痛和寂寞走过來,叶皇看向独孤小萱的眼神又显得柔和了许多,

    “她这样走过來,也肯定很不容易吧……”

    回想自己的过往,再看看现在的独孤小萱,叶皇突然觉得两人有相似的经历,

    不过相比于独孤小萱,自己前二十年过的凄惨许多,但是父母、亲人终究还在人世,但是她却沒有这么幸运了,

    也许是怕这宅子太过幽静的缘故,中堂内老人把电视的声音开的很大,播放的是叶皇不怎么看的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

    叶皇之所以不看,是因为这种官方兴致的媒体话语权通常掌握在zf手中,

    有人这样一句话來形容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所表现的内容:

    前十分钟,领导们很忙;

    中十分钟,全国人民很幸福;

    后十分钟,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很深的讽刺意味,但是却很贴切,

    对于这种情形的出现,叶皇并沒有觉得有何不可,

    毕竟作为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如果都不对国家和dang歌功颂德的话,谁还來歌功颂德,

    整天处于阴暗面之中,新闻联播的作用多少还是会起一些上进性作用的,

    至少叶皇知道秦月几女就经常看新闻联播,只不过她们看的不是新闻,而是新闻联播后五分钟的全国天气预报,

    用她们的话説前三十分钟或许有十五分钟表现的是形象工程,至少这天气预报是整个华夏预测最准确的,

    对于几女这种説法,叶皇倒也深表赞同,

    甚至有时候叶皇这样认为过,如果统计收视率的话,估计新闻联播后面的天气预报或许比新闻联播还要高出几个百分diǎn來,

    当然至于真不真的高,叶皇沒去考证过,

    想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你爷爷喜欢看新闻联播。”

    看着老人坐在板凳上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前面的饭菜还升腾着热气,叶皇问了一句,

    “爷爷喜欢看里面的人。”

    独孤小萱回头对着叶皇説道,“爷爷説他年纪大了,不能太多的出去走动,看新闻联播,里面会看到一些他以前认识的人,可以回望一下过去。”

    説这话,独孤小萱有些深深的无奈,

    虽然一直刻意避过一些问題,可是随着岁月的增长有些东西却是始终避不过去的,

    九十二岁,当年的那位首长也未曾真正迈过去这个坎儿,

    今年爷爷也九十二岁了,沒人説什么,

    可是独孤小萱依旧能够感觉到爷爷整个人的精神头差上了许多,

    出去的时间少了,看的人也少了,看看电视,老人希望多记住一些人,离去的也坦然一些,

    看着独孤小萱眼神之中那深深的无奈,叶皇多少有一些心痛的感觉,

    抬头看了一眼独孤老人,叶皇笑了笑説道,

    “放心吧,长的不敢説,我会保证你爷爷活过百岁的。”

    “谢谢你。”

    之前,独孤小萱并不知道叶皇用这龙气救治一号首长,

    今天爷爷亲自跟他説了,独孤小萱这才明白自己所要的龙气真正的价值所在,

    他能够拿出來,独孤小萱很感动,

    不过很可惜的是,在前面,自己冷漠的态度让两人本來化冰的关系再一次的冻结,

    独孤小萱很清楚,今天若不是爷爷的要求,眼前叶皇是绝对不会踏入独孤家的,説來这一切都是爷爷的功劳,

    而自己,则是做了一件很傻的事情,,将一个自己最不愿意伤害的人彻彻底底的伤害了一次,

    以至于现在,独孤小萱想要弥补都不知道是否还有这个机会,(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