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紫砂壶

    “那生化人的样本有提取到吗。”

    “有一些,爷爷,您有用。”

    “我们在加拿大的一个科研中心前些日子遭受了一次不明分子的攻击,守卫从那些人身上弄下來一些样本,我怀疑跟这洛克菲勒家族有关。”

    叶王朝脸色紧绷的説道,

    “科研中心。”

    叶皇有些意外,听自己爷爷这口气,这科研中心貌似沒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是一家咱们叶家替zf在国外开办的研究中心,里面研究的正是生物工程一类的高度机密的东西,不想这次被人知晓了。”

    “替国家开办的。”

    “嗯,不光是咱们叶家,一些跨国公司在国外都有这种机构,你也应该清楚有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些年,国外对我们华夏间谍行动密集,把科研中心建设在国外,用跨国公司的名义包装一下,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

    “难怪。”

    diǎndiǎn头,叶皇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

    “样本是临走的时候刑天弄到的,回头我让他送过來。”

    “你让他送到你姑姑那里就成了,一旦比对成立,咱们叶家在美洲的战略就要更改了。”叶王朝不无担心的説道,

    “有那么严重。”

    “比你想象的只会更严重,这洛克菲勒家族向來把美洲当作大本营,岂会允许其他国家的势力插手进去,尤其是这种研究生物工程的存在。”

    “那以后该如何做。”

    “不好説,可能我要过去一趟,那边的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等一号首长恢复,这事情我要汇报一下,看看下面的决断了。”

    “这事情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就不用担心了。”拍了拍叶皇肩膀,叶王朝沒有跟叶皇再多説,

    这小子已经压力够大了,沒必要让他分担更多的家族压力,

    叶皇也知道这些事情目前为止,自己也不可能分心去管,也就沒太过往心里去,

    不过对于这洛克菲勒家族,叶皇还是留了个神,“明天是你张爷爷八十大寿,别忘了行完了礼数再去找你洪峰叔叔,免得被人説闲话。”

    “放心吧,爷爷,这事情我记得住,对了,张爷爷不是八十好几了吗,怎么过八十大寿。”

    “你听他吹,那老东西今年才年满八十整,什么八十好几,都是人瞎掰的,这老东西怕死的早了,也就沒否认。”

    一听这话,叶皇满头大汗,不过细心一想的确也是这么一回事,

    人越老越希望自己多活几年,可不乐的别人多説自己年长几岁吗,

    “明天过去的人肯定有不少像你这么大的年轻人,都是各家的代表你都熟络一下,以后总是要打交道,拉拉关系倒也沒什么。”

    “王家和林家也会去。”

    “应该不会,你张爷爷当初被林家整的很惨,这老东西记仇的很,估计那边省的,也不敢乱上门才是,不过独孤家那丫头可能要过去。”

    “哦……”

    一听独孤小萱要去,叶皇答应了一声沒有过多的表示,

    “怎么了,你跟那丫头闹别扭了。”

    一听自己孙子这口气,叶王朝眉头就皱了起來,平时这小子説起这丫头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萎靡不振的样子,

    “爷爷,您就别问了,这丫头我可伺候不了,翻脸比翻书还快,我都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她。”想着那天被拒之门外,叶皇多少还有些气在,

    “独孤家这丫头从小就是失去双亲,由独孤老头养大,难免性格有些另类,你多迁就着就是了,免得那老头子找到我头上來。”

    “那也总不能让她在我头上拉屎撒尿啊。”

    叶皇翻了翻白眼一脸的郁闷,

    “人家不也沒这样嘛,你一个男子汉跟小丫头较什么劲儿,总之多让着diǎn就是了。”

    拍了拍叶皇肩膀,叶王朝回身走到书架上将一个包裹的很严实的东西拿了出來,

    “这是什么。”

    叶皇有些惊奇的问了一句,

    “这是宜兴紫砂壶,是我几十年的藏物算是个宝贝,张老头喜欢喝茶,这玩意这次就送给他好了,你就拿这个当礼物,丢不了面子。”

    説着,叶王朝将紫砂壶外面的帕子揭掉,一把不算大却精致小巧的紫砂壶呈现在面前,

    茶壶不大,dǐng多有叶皇的拳头大小,颜色呈现深褐色,表面颗粒均匀,壶身上则是镌刻着岁寒三友松竹柏,

    “好东西呀,这玩意送出去我还真有些舍不得。”

    抚摸着茶壶,叶王朝有些留恋的意味,看的叶皇多少有些惊奇,

    “爷爷,这东西很值钱。”

    “值钱,你猜猜这diǎn玩意儿多少钱。”

    “几十万。”

    叶皇懂茶却不怎么懂壶,尤其是紫砂壶,

    “这茶壶是当年我去江南,老顾送给我的,96年老顾去逝,这东西就成了遗作,你知道他的茶壶价格拍卖到多少了。”

    “你那几十万,连壶盖都买不到。”

    叶王朝谈及这茶壶对自己孙子鄙视了一番,

    “爷爷,这玩意又不是古董,有那么值钱吗。”

    “不是古董胜似古董,老顾前些年拍卖的茶壶最少的都是上千万,这个还是他中期的作品,你説值钱不值钱。”

    “可惜了,要送给你张老头了,我心疼啊。”老人家好似就要把自己亲儿子送出去的架势,把这茶壶全身摸了个遍,脸上依旧是心疼不已,

    “爷爷,我在渝城还有不少藏品,里面有几件也是茶壶,要不给您拿來。”

    “算了,回头再説吧,估计也不是什么好料。”

    摆了摆手,叶王朝将这紫砂壶包裹好,推到叶皇这边,

    “明天去了跟张老头説,他要是敢把这东西给我弄坏了,我饶不了他。”

    “你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事情,一号首长那里务必要治疗好,记住,不求功便是功。”

    “放心吧,爷爷,这事情我省的。”

    嘿嘿一笑,叶皇拿起茶壶便转身往外走,下楼的刹那间差diǎn踩了空,后面就传來了叶王朝的吼声,

    “臭小子,你要是敢给我弄砸了,我扒了你的皮。”

    这边,叶皇蹬蹬蹬的赶忙的下楼,连应声都沒应声,

    这老爷子把这茶壶看的比孙子命还金贵啊。(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