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一石三鸟

    “回來了,这临时男友当的可还算是顺利。”

    刚进门,叶皇还处于打量屋内众人的时候,叶王朝中气十足的声音便响了起來,

    话音颇有几分调侃的味道,

    而在叶王朝説这句话的时候,秦月几女则是脸色写满了不善,今天这家伙出去一天连个电话都沒有,也难怪她们胡思乱想,

    与此同时,自己外公洛青云加上唐解元老爷子以及卢照邻老爷子也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架势,弄得叶皇站在那里多少有些局促的感觉,

    “爷爷,你们这是开小型军委会议呢,还是开妇女大会啊。”

    叶皇沒有回答自己爷爷的提问,他可是清楚,眼前几女对于自己在外面找是多么的警惕,这时候要继续这个话題,无疑是找死,

    “你小子,你説这是开什么会议啊。”

    被叶皇这么突然一问,叶王朝也愣了一下,不过仔细一想这小子倒是説的也有几分道理,

    一个唐解元,洛青云再加上卢照邻,三个上将,可不就是一个小型的军委会议,

    至于这小子説的妇女大会,那更是好理解了,满屋子,出了几个糟老头子,剩下可不都是女人,

    “嘿嘿,我看是家庭会议,爷爷,你们有事情商量。”

    沒再继续打哈哈,叶皇走了进來,找了个地方坐下问道,

    他可是清楚这几个老头子一年未必能凑到一起一会,这次突然全部來了叶家,估计要有什么动作了,

    “是有事情要商量,这不是等你这去当别人男友的嘛,对了,你袖子是怎么回事。”

    叶王朝眼神尖利,虽説叶皇有意遮掩破损的袖口,可还是被他看到了,

    叶王朝这么一説,叶皇就知道瞒不过去了,尴尬的笑了笑,把破损的袖口露了出來,随即解释道,

    “有些倒霉,在卢大哥的猎场打猎遇上了伏击,蹭去了diǎn皮。”

    叶皇总是把事情説的轻描淡写,可是叶王朝几个老头子岂会是傻子,一听便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尤其是卢照邻老爷子,一听这事情和自己家有关系,眉头直接皱了起來,

    洛婉儿担心自己儿子,正要説话直接被叶知秋拉了住,这个时候父亲肯定要把事情问清楚,妻子过去只会让老人家不爽,

    “你不是陪独孤家那丫头去什么同学聚会吗,怎么跑去了房山猎场。”

    “是小萱同学把聚会地diǎn定在了房山,结果沒想到发生这事情。”

    叶皇苦笑,谁想到陪当临时男友,差diǎn把小命丢掉,

    “几个人。”

    “八个人,乔装打扮成了混社会的,枪法很准,下手也很狠。”

    “再准再狠不还是被你给撩翻了。”

    洛青云插了一句,

    “老叶,你説这事情是冲着谁去的,皇儿,还是独孤家那丫头,还是老卢家。”

    洛青云脸色阴沉,一边説着,伸手入怀准备抽支烟,不过又想到屋里都是人,随即把手缩了回來,

    “不好説,老唐你觉得呢。”

    皱着眉头,叶王朝沒有急于发表意见,

    很显然,这件事情已经是将叶家,独孤家以及卢家牵扯了进去,

    三家都是燕京的大势力,对哪一家出手都説的通,

    “你倒是听看得起我,这种抽丝剥茧的事情我可干不來,我只知道把那幕后指使者查出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现在苏红再多也是废话。”

    “不过你既然让我説了,那我也就发表一下意见,我觉得对方是想要一石三鸟。”

    “一石三鸟。”

    “还有比这更好的吗,无论是叶皇还是独孤家那丫头,只要有一个出了岔子,叶家,独孤家,以及卢家都不会安生。”

    “也许从一开始对方就沒准备区分到底针对谁,碰上谁是谁也説不定。”

    “老卢,你説呢。”

    唐解元的话自然也是不无道理,听了之后,众人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这事情的确不好説,不过可以确定,用这下三滥手段的,燕京就那么几家,像咱们这大岁数的,亲自动手,只会被人嘲笑。”

    “我想,把剩余的查一查,总归有个结果。”

    这一次,卢家也牵扯进去,这让卢照邻颇为生气,

    在燕京卢照邻算是老好人一个,很少跟其他家族起大冲突,这次却是被扯进这桩事情來,颇让老人有些意外,

    “查是好查,只要肯查,总能查出一些眉目來,就怕人家死不认账,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轻哼一声,唐解元对于这事情也有些腻了,

    自己孙女从小到大经历的刺杀还少吗,每次追查到某些家族身上,要么对方死不承认,要么就是突然蹦达出來一个扛枪的,

    燕京这块地方,大家族栽赃嫁祸做的熟的不能再熟,

    “这次和以前的情况不同,这次牵扯到了独孤家那丫头,别忘了独孤老儿就这一个亲人。”

    叶王朝这时候突然神秘的一笑,

    “你准备煽风diǎn火把这事情搞大怎么的。”

    洛青云插嘴道,

    “算不得搞大,只是让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知道而已,独孤家那丫头是独孤老头的命根子,当初他就説了,谁要敢伤害那丫头,他就会豁出老命去。”

    “这一次虽説独孤家丫头安然无恙,可是我想也够独孤老儿提升警惕的了,大动作未必有,可是一些小动作,他总该做些吧。”

    “你这老东西是想让这独孤老儿帮咱们摸摸燕京那些家族的底细。”

    “只是试探而已,想要摸摸他们的底,恐怕有些难。”叶王朝説道,燕京这地界上,哪一家沒个老狐狸,岂会把压箱底示人,

    “最主要的是这样可以无形中把这老家伙拉拢到咱们这一边來,説來,这搞伏击的,间接的帮了咱们一个忙。”

    “那老头子臭狗屎一块,会因为这diǎn事情,对咱们看顺眼。”

    “那可未必,我孙子他不就看的很顺眼吗。”説到这,叶王朝颇感欣慰,

    最近这小子跟那丫头的苗头不错嘛,

    倘若老爷子知道今天的后续发展,或许就不会这么説了,

    “你孙子不是我外孙。”洛青云也要争上一争,老人倒是有些孩子气的味道,

    “你们俩加起來都一百五十岁了,还争这东西,也不嫌丢人。”唐解元骂了一句继续説道,

    “眼下这事情肯定要传出去了,先看看燕京城的反应,也好分清敌我,不过不管能不能查出來,都不要轻易动手。”

    “一号首长病危,这个节骨眼上跳,就是找死。”

    唐解元这话一出,其他老人都是重重diǎn头,深以为然,(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