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不是一个人

    “真是沒想到这小子也有这么大的毅力,横穿塔克拉玛干可不是嘴皮子上説説就过去的。”刑干戚最是感觉吃惊,除了啧啧称奇之外,便是一阵感慨,

    “天歌这小子就是一根筋,平时别看沒个正经,真正认真起來,潜力还是不小的。”叶皇笑了笑,想起楚天歌这小子估计还在跟他女友缠绵,不免夸了他一句,

    “是有些底子,可惜这小子向來是不怎么端正态度,不然怎么説也升中校了。”diǎndiǎn头,刑天平时沒怎么评价过谁,这次倒是沒怎么吝啬,

    “人总是会变得,只是变好还是变坏,天真还是成熟而已,还好他是向着好的方面发展,这小子有不少人提携,总算是沒走太多的弯路,罗布泊的时候,沒少被我整治,也算是熬过來了。”

    想到那有些难熬的岁月,叶皇也不免唏嘘起來,

    对于那种生活,即便是叶皇现在可以很轻松的完成各项任务,可是也不愿意过多的回忆,

    人总是有一种惰性,宁愿去回忆那些安逸舒适的日子,却不愿意回忆那给自己带來伤痛和痛苦的情景,

    那种伤痛尝过一次,就让人难以承受,何况再來一次,

    叶皇自然也不例外,毕竟那些都是曾经的伤口,留下的烙印太深,

    “公子你也算是意志超人,倘若我处在您现在这个位置,断不会再去做这些事情了,实在不是人可以承受的。”

    摇了摇头,对于叶皇处在如今的地位上依旧选择锤炼自己,刑干戚还是敬佩不已的,

    至少从他的角度出发,他绝对不会做这些事情,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身体亦是如此,习惯了安逸的生活,谁也不会去向往那曾经残酷的争斗,

    而叶皇却是恰巧相反,如今的生活説不上无忧无虑,至少不需要再那么拼命,可是他还是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

    “知道为什么我还这么拼命吗。”

    对于刑干戚的话,叶皇不置可否,轻轻一笑,呼出一口冷气道,

    “为什么。”

    “因为我有危机感。”

    叶皇笑了笑答应道,

    “自从我懂事,除了前些年的乞讨生活是在燕京和去往渝城的路上渡过的以外,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国外,杀手训练营,成为杀手,杀人,逃跑,再杀人,早逃跑,直至回国之前都在循环这个过程。”

    “我对于国内的经历停留在十二岁之前,我不了解自己国度的真实情况,所以我有危机感。”

    “我怕我踏入这片曾经热爱的土地的时候,我难以适应,也怕交往每一个人会出现代沟,好在一起沒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

    “渝城,我适应下來了,可是燕京不同。”

    “华夏的权力中心,整个华夏精英不説多了,至少十分之一汇聚于此,对于我來説,这是一片陌生而又熟悉的土地。”

    “我熟悉的是二十年前乞讨过的老燕京,不熟悉现在这个多变的首都,我需要适应它,并且可以对付即将要來的任何挑战。”

    “以前我是孤身一人,我可以从容的应对一切,就如同那些懵懂的孩子説的话一般:杀手真好,不喜欢,直接杀了就是,我想説的是,那时候我可以这么做。”

    “可是现在的我不能,我不再是个体,我有亲人,朋友,爱人,还有家人。”

    “我要对他们负责,我不清楚他们能不能保护自己,但是作为我來説,我要求我自己可以保护他们所有一切,“

    “所以我必须要变强,只有不断的提高自己,你才有信心应对一切。”

    “叶家固然家大业大,可毕竟只是一个家族,一个家族再强也是有限的,它能够应对一两个家族的联合,却应对不了更多的家族联合,它可以应对一两个组织,但应对不了所有。”

    “何况,在这些之上,还有其他的威胁。”

    “危机感,只有有这种危机感,我才不会懈怠,你们不曾是杀手,不了解这代表了什么。”

    “危机意识,这是一个杀手的杀手本能,我是杀手出身,这种本能早已经融入每一滴血液之中。”

    “我感觉到危机,那就代表着死亡的逼近,正是靠着这种本能,我才活到了现在。”

    “现在回到了叶家,我这种本能依旧存在,我能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敌意,所以我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有危机意识,我才活到现在,也正是因为有这种危机意识,我还将继续活下去。”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你们都清楚的原因。”

    “我的妻子,南宫风铃,如果不能找出杀她的人,我一生难安。”

    “我面对的所有都不是人,人力不可抗,那我只能让自己变成神。”

    攥紧着拳头,叶皇狠狠的來回攥响,

    “我这样説,你们明白了吧。”

    説完,叶皇淡淡的侧身看向了旁边的三人,

    被叶皇这么一问,三人都是一愣,吱吱唔唔半天沒説出话來,

    对于他们來説,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叶皇讲述他自己的内心,

    以前在他们看來,叶皇就是一个洒脱的不能再洒脱的人了,什么事情都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

    好似这世上沒有什么他处理不了的,

    可是经过这一番话,三人明白,即便是枭雄到叶皇这般的人物,也终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只是因为要承受的太多,所以选择了用坚强的一面來面对这充满荆棘的现实世界,

    脆弱的一面,滴血的伤口责裹在躯体里面,慢慢的自愈,

    “公子,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们。”

    一直不善言谈的刑天,这时候突然开口説了一句,眼神灼灼的看着叶皇,

    “不错,还有我们。”

    “总不能少了我,我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了。”

    刑干戚和乌查依次説道,

    “我知道,我把你们当兄弟,当朋友,如果沒有你,我不会走到现在,不会从渝城走到燕京。”

    拍了拍三人肩膀,叶皇继续説道,

    “不管你们以后是否要自己发展,你们终究是我的兄弟,这个我不会忘。”

    “天子,你父亲沒跟你説什么时候解决家里的事情。”

    “他的事情我沒过问,这事情主要还是我妈説了算,若是妈想早回去就早回去,不想就永远不回去。”(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