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讨账

    刑天过去付过钱之后便是拿了一瓶很普通的芝华士走了过来放在了桌上。

    “公子,那女人到后面去了。”

    指了指位于酒吧楼梯角落的门,刑天坐了下来对着叶皇説道。

    “知道了,过会咱们去会会这家酒吧的主人和刀疤虎,好不容易买的酒客别浪费了,虽然是假的。”

    笑了笑,叶皇把这瓶芝华士拿过来,解开包装轻轻的在瓶底一拍木塞便是弹了出来。

    给梁文达和刑天倒上酒,叶皇端起酒杯咪了一口。

    “呵呵,咱们的运气不错,这妈妈桑给咱们的是真酒,虽然有些拙劣。”微微一笑,叶皇对于后者竟然拿真酒给自己还是有些意外的。

    “这玩意儿还没家乡一块五毛钱一瓶的葡萄酒好喝。”喝了一口,刑天面无表情的説道。

    “呵呵,説的没错,我感觉二锅头也比这玩意儿强,真不明白怎么那么多人非要喝这洋玩意儿。”梁文达喝了一口也是把这玩意儿放了下来。

    “説白了,都是在粉饰自己而已。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有品位,殊不知金絮其外,败絮其中,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现在人有钱了,总是希望改变一下自己而已。只不过很多时候他们弄巧成拙连山西煤老板都没有来的洒脱。”

    这边,叶皇正小口咪着酒説着,女人也已经转过了楼脚的房门走到了酒吧后面在一道防盗门前停了下来。

    “欢子哥在吗?”

    女人站在门前对着守在门前的两位年轻人问道。

    “在里面,什么事?倩姐?”

    两位门卫看到过来的是前天的妈妈桑,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问了一声,説来这倩姐虽然不是酒吧的编内职工,不过因为从酒吧开业她便拉着一帮小姐在这边坐台,众人都和她很熟。

    每一个人几乎都被她带来的小姐给伺候过,所以见对方过来口气也是很好。

    “外面来了人diǎn名要那玩意,我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所以准备问一下欢哥。”

    “那可能要等一下,虎哥他们过来了。”

    “虎哥?”被叫做倩姐的女人听到虎哥这个名字眼角立时一挑,眼神亮了许多。

    自从前些rì子这个叫做刀疤虎的虎哥来到酒吧之后,自己手底下的女孩子可都是钱包鼓了不少,而且自己对于这刀疤虎也是看的很顺眼。

    到了她们这个年龄,容颜老去已经不再适合坐台,能够找一个男人依靠才是正经。

    而那刀疤虎正式倩姐眼中合适的人,现在听到这俩小弟説虎哥在,倩姐就有些意动起来。

    “刘倩,你怎么跑到后面来了?”这边刘倩还没有想好过会怎么同这刀疤虎打招呼,门却是从里面推了开,酒吧的老板冯欢和刀疤虎正笑着突然看到门前有人在而且还是刘倩脸sè立时拉了下来。

    説实话,对于这刘倩,冯欢并不是非常喜欢,要不是这些年对方拉的一帮小姐给自己这家酒吧吸引了不少人气,冯欢真相把这女人扫地出门。

    并不是説着女人长得太丑,碍人眼,主要是这女人野心太大,明明是个**还总想攀权附贵从野鸡变金凤凰,简直是白rì做梦。

    这次自己同刀疤虎接触,这刘倩又想打刀疤虎的注意,让冯欢大为恼怒,所以一看到对方站在门口立时以为对方是想要接触刀疤虎火气立时冒了上来。

    “欢哥,我是有事情才过来的,大厅里有人説要买白粉,我觉得人有些可以,所以就过来支会一声,没有别的意思。”一看到冯欢发怒,刘倩整个人就哆嗦了一下。

    在这种地方混迹了十几年的刘倩很清楚这些外表打扮的跟成功人士的人心到底有多黑,这几年自己手底下可是有好几个不听话的姑娘都被这黑心的冯欢私底下灭了口。

    所以看到对方发怒,刘倩也不敢多説什么,有些畏畏缩缩的报告道。

    “买白粉?”

    听到这话,冯欢脸sè稍微的一变,然后看向了刀疤虎。

    “虎哥,你説这事情怎么办?”事实上,摇头丸和k粉的生意,冯欢自打开酒吧时候就一直在做,但是白粉生意却是近几个月才开始做,前几个月虎帮还没有覆灭的时候,冯欢就和这刀疤虎有一些牵连,而私底下的白粉也大多都是这刀疤虎一边的人提供的。

    现在刀疤虎在,冯欢很自然的便让他做主起来。

    “对方来了几个人?”

    见冯欢让自己做主,刀疤虎心下满意,脸上却依旧是不带一丝笑容。

    “五个人,都是生面孔。”

    刘倩见刀疤虎问自己,心中立时一喜。

    “你把他们在外面刚才的话重复一下。”

    听到是五个人,刀疤虎眉头就是皱了起来。

    通常的情况下,买白粉这些东西只要不是很多都是单对单的交易,这样隐蔽xìng较强,对方説买白粉突然来五人,这让他有些疑惑不已。

    听到刀疤虎这话,刘倩没敢隐瞒什么,将刚才在外面和叶皇説的话重复了一下。

    “对了,跟我一起去取酒的人好像天子什么的,而且貌似那年轻人被叫做公子,好像是大家公子的样子。”

    想到自己离开五人的时候,对方説的话,刘倩又补充道。

    “天子,你确定?”

    刘倩这一句话,刀疤虎的脸sè就是大变。

    “千真万确,的确是天子,那人跟木头一样笑都不笑一声,对了,另外一个好像叫和尚。”

    “不好!欢子,我先走了,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説我来过,明白吗?回头你的事情我会和柴爷説一下。”

    説着,这刀疤虎仿佛碰上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转身就往后门的方向冲去,跟随着他过来的两人也都是赶紧的向着后门冲去。

    渝城很大,也很小。恰巧刀疤虎得罪的叶皇手底下两名悍将正式刑天和和尚,两人任何一个实力都要比自己强上不少。

    这突然全部来了,那为首之人是谁,刀疤虎用脚后跟都能够想的出来。

    上次自己依照着柴爷的指示,坑了对方五千万,恐怕这一次对方就是来找自己讨账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