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双喜临门

    对于发生的这件离奇的撞车事件,叶皇自然毫不知情,此刻的他正带着梁文达向着星巴克门口而去。

    “梁大哥,我不是让先把嫂子照顾好了,再过来吗?你怎么这么急就跑来了?”

    “呵呵,你嫂子那里没事,他会娘家去了,我一个人没意思,就赶了过来。”説到这,梁文达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咋了,你不会是跟嫂子吵架了吧?”

    “没,我哪敢跟雅儿吵架啊。嘿嘿,叶兄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当爹啦。”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梁文达有些臭屁的同叶皇炫耀道。

    当rì梁文达在送走叶皇和刑天之后回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妻子有些异样,干呕不止。

    梁文达以为自己妻子哪里不舒服吓得要死,直接弄到医院里检查了一下,这一检查不要紧,差diǎn没把梁文达给幸福死过去。

    自己妻子竟然怀孕了,妻子眼睛治好了,又突然降临了一个小生命,让梁文达整个人有种包幸福完全包围的感觉。

    从那天之后,梁文达用叶皇留下的十万块钱把房租还了,然后便是带着妻子赶回了岳父岳母家当中。

    以前,因为自己女儿因为受梁文达牵连失明的原因,娘家人对梁文达并不怎么待见。

    不过当看到自己女儿视力恢复,而且梁文达的确是真心悔悟之后,已经几年没见自己女儿的二老也是原谅了两人。

    尤其是两人听説自己女儿已经有了身孕之后,那更是没有再责备他们一句。

    和自己妻子在岳父岳母那里住了有一个礼拜,梁文达就在自己妻子的催促下买了火车票来到渝城报恩,临走之前,梁文达则又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吧十万块钱留下来让岳父岳母好好照顾自己妻子这才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真的?那我可要恭喜梁大哥了,你这可算是双喜临门啊。”听到梁文达这欣喜的话,叶皇也是惊讶不已。

    “呵呵,这都拜叶兄弟所赐,要不是你,恐怕我现在还在摆烧烤摊呢。”

    “可别这么説,能够碰上梁大哥这种真xìng情的汉子,对于我来説也是一种福气。”

    “走,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几个兄弟,咱们今天晚上好好的喝一顿,一来给你接风,二来也就当祝贺梁大哥荣升准爸爸了。”

    説着,叶皇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刑天的电话,让他们先去就近的私房菜馆订下酒桌之后,自己则是改变了行进路线赶了过去。

    “梁大哥,过段时rì,实在不行就把嫂子接过来好了,这边医疗条件什么都要好上许多,也好做一些准备。”

    “呵呵,这事情不急,等稳定下来再説吧,我刚来渝城,还没替你帮忙,就再让你破费,兄弟心里过意不去。”

    “嗨,什么破费不破费,我在军区里任职,军区医院不用白不用,都是免费的。”叶皇大言不惭的説道。

    “那我打个电话回去跟她商量商量。”

    见叶皇这样説,梁文达diǎn头答应道。

    “明天就打吧,尽早的接过来,有什么事情也可以互相照应。”説着话,车子驶入了观音桥商圈在一架叫做江湖私房菜的中餐馆停了下来。

    两人一下车,便是震惊了周围进进出出的客人。

    这江湖私房菜虽然也算是高档菜馆了,但是平时接待的也大多都是丰田,本田这种档次的车子。

    如今这突然冒出一辆布加迪威龙,可是把门童惊的不轻。

    就连周围的客人也都是面露惊荣。

    没有理会周围人这种带着艳羡的目光,叶皇直接带着梁文达走了进去。

    “公子,梁大哥,这边。”

    一进去,刚刚订好桌子的刑天对着他们喊了一声。

    “刑天兄弟,咱们又见面了。”

    对于刑天,梁文达也是很有好感,走上前问候了一声。

    “呵呵,欢迎梁大哥来渝城,以后咱们就一起共事了。”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文绉绉了,梁大哥,这两位是老刑和和尚,都是一起混的兄弟,你们认识认识,以后就一起混了。”

    指着,刑干戚和和尚,叶皇介绍到。

    “两位眼中神韵内敛,都是内家高手,兄弟能碰上两位,三生有幸。”説着,这梁文达对着两人拱了拱手。

    “呵呵,梁兄弟太客气了,以后咱们都是兄弟,同生死,共患难,没説的。”

    “公子,包房都被人订满了,咱们只能将就在大厅里了。”

    “没啥,吃顿饭而已。”摆了摆手,叶皇示意众人落座。

    酒过三巡之后,和尚对着梁文达敬了一杯酒説道。

    “梁兄弟,你的事情,天子已经跟兄弟们説了,你放心,等年后,兄弟一定帮你打先锋,灭了那和顺堂,至于那何顺,任凭你处置。”

    和尚原本就是一个直xìng子的人,为人耿直,虽説在渝城这大染缸里也学会了尔虞我诈,不过那都是对外人用的,对于自己兄弟还是直来直去,喜欢打抱不平。

    在叶皇去接梁文达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和尚便向刑天问起了梁文达的事情,刑天对于梁文达的遭遇也是耿耿于怀,自然是也都原封不动的説了出来。

    这一説不要紧,和尚坐在星巴克就拍了桌子骂了娘,嘴里更是嚎嚎着要杀人。

    原本还在那里苦苦等着叶皇回来准备钓金龟婿的女人们一听这句话,一个个提着手包便是走走了。

    这人动不动就杀人的主,真要是惹上了,那还不是麻烦不断啊?

    和尚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反倒是为叶皇挡了不少麻烦事儿。

    “和尚兄弟的情,兄弟承了,不过这件事情我还是自己解决就好了。何顺于我乃是血海深仇,我一定要手刃了他才能消心头之气。”

    听到和尚説要帮忙,梁文达心下感激,不过自己和何顺的事情,他还是准备自己处理。

    “和尚,这件事情让梁大哥自己处理就好,你们到时候帮着把杂七杂八的事情收拾了就行了。”

    “那也行,两兄弟,在渝城,咱们就是自家兄弟了,有什么难处就跟兄弟们説,我们解决不了的,还有公子。”

    “一定!”

    diǎn了diǎn头,梁文达答应道,渝城的冬天虽然有些yīn冷,不过他心里却是暖和不已。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