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进山

    “那不知道老人家还能不能远行?”后面高**了一句嘴。

    “远行,你们想把我爷爷带到哪里去?”高猛这话一问出,原本缓和的气氛再度紧张了起来,乌查本来枪口向着地面的猎枪再一次的被他拿了起来,一脸严峻的扫视着叶皇等人。

    “这位兄弟,你不要紧张,听我把话説完好吗?”

    “叫我乌查就好,我希望你的解释能够説服我。”冷冷的扫了一眼后面高虎,乌查对于叶皇的口气明显要好上一些。

    “好,乌查兄弟,我们这次连夜敢来也是迫不得已,这位高先生的儿子也是我的学生今天早上被人引了魂,用的就是你们赫哲族传承的萨满教中的引魂术。”

    “那么説,你们是来寻仇的了?”

    “不!我们是来求救的,希望乌墨大叔能够出手救救我的学生。”

    叶皇这么説,乌查的脸sè又是缓和了一些。

    这些年萨满教在国内的名声可是不怎么好,一些学了一些皮毛的混蛋四处给萨满教抹黑,弄的自己爷爷跟着也被jǐng察调查了好几次。

    最后只是因为这萨满教在科学上没有什么依据,而且又是传承下来的文化,也没调查出什么事情来。

    “乌查兄弟,我儿子早上被下了引魂术,下午的时候又被人施了一次法,要是不及时救治的话,很可能xìng命不保啊。这是十年前我见乌墨大叔的时候他给我的东西,乌查小兄弟,你把这个交给乌墨大叔,他自然会见我们的。”

    説着高虎手里便是多出一个虎形的玉饰,玻璃种的质地即便是在黑夜之中借着微弱的灯光依旧是亮堂不已,一看就是个宝贝。

    “你……你是乌山叔叔?”

    站在院落门前的乌查看到叶皇拿出了这玉饰,脸sè便是跟着一变,之后看向高猛的眼神也是从刚才的不驯变得柔和了很多。

    “我是乌山,你……是?”

    “我是查吉啊,乌山叔叔,您没认出我来?”后者此刻已经是披着大衣走了出来,把院落前面的帷帐拿了开走到了叶皇六人前面来。

    “原来你是查吉啊,你个调皮捣蛋鬼,这一转眼十年过去了,都长得我不认识了。”看到这对着自己凶了半天的人竟然是十年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着要进城的查吉,高猛也是有些感叹。

    “嘿嘿,乌山大叔,您变化更大啊,都整个胖了一圈了,我都认不出来您了。”説着,后者还捅了捅高猛的啤酒肚。

    被曾经的小家伙这样説,高猛也是有些尴尬,老脸一红道。

    “这几年做生意,应酬多把自己喝胖了,你小子十年不见,整个跟你老爹一样壮硕了,你老爹呢?”拍着查吉的肩膀,高猛问道。

    “我父亲去年癌症去世了……”

    被高猛问到自己的父亲,乌查的脸sè随机变得黯然。

    “去世啦……”听得乌查这话的高猛明显有些反应迟钝,説话结结巴巴。

    “是,去年秋天去世的,走的时候很安详。”脸上带着一抹苦涩的笑容,乌查对着高猛説道。

    癌症这种东西到了晚期疼痛可以把人疼死,但是因为有自己爷爷在,乌查父亲去世的时候却是难得的安详没有一丝痛苦神sè。

    只可惜自己爷爷术法再怎么通神,终究一些事情无法抗争天命的。

    “查吉,乌山叔叔很抱歉,我应该过来看看的。”拍着乌查的肩膀,高猛眼神有些落寞。

    自己之所以认识乌墨大叔,就是因为乌查的父亲乌海,高猛以前还上学的时候曾经和乌海是同学,两人关系铁的要命。

    只是没想到这一转眼十年过去,已经物是人非了……

    “没什么的,乌山大叔,都已经过去了。”

    “罢了,等这事情结束了,我过来好好祭拜一下乌海大哥。”叹息了一声,高猛抬头又道。

    “查吉,乌墨大叔真的不在这里吗?”

    “没有,爷爷前些rì子占卜説若是住在此地可能会招来灾祸,所以提前一个月进山了。是虎子弟弟中了引魂术对吗?”

    “不错,就是你虎子弟弟。”

    “那行,这事情拖不得,乌山大叔真是不好意思,跟你们在这里磨蹭了这么久,我这就准备爬犁,咱们上山找爷爷。”

    “不用了,咱们开车过去好了。”高猛道。

    “呵呵,乌山大叔,您真是在城里住久了,这大雪峰山,要没有爬犁,咱们可是进不了山的。”笑了笑,乌查便是进了屋里,不多会走了出来,身上衣服已经全部裹上。

    出了院落之后,乌查又是把墙角的一个如同雪橇一样的东西摆好,把院落里的几条狗全部都牵了过来,然后又到隔壁邻居家牵了几条狗,一共十条狗全部聚集在一起然后绑在了爬犁之上。

    説来也奇怪,明明是两家的狗,放在一起却是亲热的很,并不打架。

    后来叶皇才知道,这里不少人其实在训练狗的时候都是一起训练的,所以几家子的狗也都熟络。

    “乌山大叔,咱们走吧,估计要走个把小时的路呢。”説着,这乌查又是从屋里提了一桶从河里打上来的鱼干给每条狗都喂上一些,尤其是为首的最壮硕的一条,乌查则是喂了两条。

    对于这些,叶皇也清楚,狗拉爬犁需要一个当头的,掌握方向,也是出力最多,自然得到的奖赏也是最多。

    见乌查这样説,高猛也不在多説什么,对着叶皇几人招呼了一声就全部坐在了爬犁之上。

    随着乌查的一声吆喝,原本静默的站在原地的十条狗便是猛然前窜,拉着七人的爬犁仿佛加了油门的汽车一般直接向着村外蹿了出去。

    叶皇虽然以前在加拿大执行任务的时候曾经也玩过因纽特人的雪橇,所以很容易便是掌控了平衡,倒是刑天和高猛带来的几人都是在快速的行驶当中东倒西歪,要不是爬犁够大,估计都要掉下去了。

    而在路上,叶皇也从乌查和高猛口里了解了一些事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