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栽赃嫁祸

    站在叶皇旁边的高剑见自己叶老师脸sèyīn沉可怖,不敢在拖拖拉拉随即对着叶皇説了一番。

    原来昨天下午,叶皇陪着这帮小子训练完之后。

    这一群背景丰厚的富家子弟便是拉帮家伙的出了校门溜达起来。

    溜达了一阵高虎便是带着几人去了街边的酒吧喝酒,准备看看能不能碰上一些开放的妹妹。

    结果妹妹没碰上反倒是除了这档子事情。

    进了酒吧之后,高虎几人因为原本对于酒吧的氛围就不怎么感冒,便是找了个角落喝闷酒起来。

    反倒是高虎在那边同几个穿着前卫的女孩子説笑起来。

    在高剑看来,酒吧内本就气氛暧昧,出现男女**的事情并不怎么意外。

    但是就是这样,高虎还是着了道。

    不知道是谁弄倒了杯子,高虎俯身去捡,而无巧不成双的对面的女孩也鬼使神差的跌倒了。

    本着发扬男生护花的使命,高虎放弃了去捡被子而是去扶对方。

    这一扶不要紧,手不知道咋回事竟然碰到了女孩子胸部和屁股。

    仿佛是戳了马蜂窝。

    一瞬间后者便是尖叫起来,説高虎非礼她,要强jiān她。

    仿佛是预演好的一般,不知道从哪里便是冒出几个壮汉便是蜂拥向着高虎劈打过来。

    看到高虎受欺负的高剑几人便是上去帮忙。

    两帮子人打了一阵之后便是各自散开。

    高虎几人愤愤的离开了酒吧,原本以为这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却是没想到早上就有两辆jǐng车二话不説便是把高虎给带走了。

    几乎是同时,白枫那边的人便是出来指认挡了证人,説昨天晚上的确看到高虎曾经试图强jiān酒吧一个女孩。

    这一下子便是把整个事情给捅大了。

    学校也几乎是压不住,而高剑几人也终于明白,从一开始都是一个局。

    但是任凭他们怎么替高虎辩护,但是jǐng察根本不听。

    无奈,他们也只能看着高虎被带走。

    “叶老师,就是这个情况,高虎是完全被陷害的,他们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的。”

    説完,高剑脸上尽是悲愤之sè。

    “他説的可是真的,有没有夸张的地方?”

    听得高剑这话,叶皇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而是转头看向了其他几人。

    “叶老师,高剑説的都是实情,当时就是这个样子,我还发现,我们走的时候,那女的还笑呢。”

    王二憨厚的説道。

    当时几人打完架离开之后,后面原本説被高虎差一diǎn强jiān的女孩子还带着一丝冷笑。

    “笑?那女孩知道是什么身份吗?”

    一听王二这样説,叶皇心中便是肯定这其中yīn谋几乎是不用猜测了。

    “貌似是咱们学校音乐学院的女生,听説平时就是个千人骑万人捣的校j,这次白枫给她钱让她故意污蔑虎子的。”

    仿佛是对于这女生很不待见,高剑的声音之中已经带了鄙视的语气词。

    “我知道了,这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们先回去等消息!”

    “叶老师,能救出虎子吗?”

    高剑见叶皇要进行政楼于是急着问道。

    “他若是没做这事情,谁也栽赃不了他!他若是做了,谁也保不了他!”

    説完,叶皇便是yīn沉着脸向着行政楼内走去。

    当叶皇走进行政楼之后,周围不少认出叶皇的人便开始指指diǎndiǎn起来。

    对于这些嚼舌头的人,叶皇懒得去理,直接向着会议室而去。

    高虎这事情明显的是栽赃嫁祸,既然白枫这小子不按照常理出牌,那么叶皇也没有准备跟他按照常理来。

    拼内功,看谁拼的过谁!

    冷哼一声,叶皇便是走进了电梯,到达八楼之后叶皇走出向着侧面走廊尽头的会议室而去。

    叶皇刚走出电梯便是看到尘烟一脸着急的站在那里,看到叶皇过来急忙赢了上来。

    “叶皇……”

    “我知道了,这事情我会处理,放心好了。”

    “摆了摆手,叶皇没有跟谢尘烟多説,直接跨步进了会议室内。”

    “这事情必须严肃处理,大学生强jiān女生,这成何体统?我们培养的是高级知识分子,不是培养这种社会渣滓,这种社会败类!”

    叶皇刚走到门前便是听到了里面李达海疯狂的娇笑声传了出来。

    平时没机会整叶皇,这次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这事情的确有些严重,堂堂大二学生竟然对女生用强,这事情要传出去,下一年我们渝城大学的生源恐怕要下降许多,徐校长,这事情你觉得呢?”

    説话的是学校王副校长,平时同李达海走的较近,这时候李达海发话立时响应起来。

    不过这话怎么听都是一副打官腔,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这事情需要从长计议,等着jǐng察局的调查报告下来再説吧,若是真的属实,这事情绝对不能姑息的,要端正学风。”

    听得王副校长的话,徐校长也是无奈。

    虽然他不怎么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奈何几方都在施压,他也不好説什么。

    “徐校长,这个还用听调查报告吗?那女孩都已经説了这高虎的确想要强jiān她,而且还有白枫同学几人做证人,我看这事情早些处理对我们学校有利。”

    李达海再次説道,一边説着还不忘看一旁站在那里冷笑的白枫。

    説实话这时候的李达海可谓是爱死了这白枫,自己正不知道怎么让叶皇这小子难看,没想到这白枫便弄出这一出。

    搭台,让他唱了一出好戏。

    自己的学生犯了这种罪,这叶皇是脱不了干系的,必定受到处分。

    “李主任,听你这口气好像你看到了那一幕似得?白枫他们説高虎犯了那事就犯了?可是为什么我听路桥专业那些在场的人説并没有这回事呢?”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我想现在就下定论太莽撞了吧?”

    李达海这么一説,一旁yīn沉着连一直没有开口的秦月便是冷着脸反驳道。

    刚才在楼下她也听高剑几人説高虎根本什么都没做,这事情很蹊跷。

    眼下这李达海想要坐实了这件事情,其最终目的是什么,秦月心知肚明。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