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带你回家

    不过她这个想法还没有深入的去想,门便再一次的被推了开叶皇手里提着几件衣服后面还跟着一个酒店内的女服务员。**.

    “清吟,她是酒店的女服务员,我让她帮你穿衣服,不过太匆忙了,不知道这几件衣服合不合身?”脸上带着一丝歉疚之意,叶皇对着躺在床上蒙着褥子的南宫清吟説道。

    “没……没关系,只要能穿就行,谢谢你。”南宫清吟听到叶皇这样説,脸sè微红的diǎn了diǎn头答应道。

    “没什么,那我先出去了,先让她帮你穿衣服好了。”diǎn了diǎn头説着,叶皇转身对着跟在自己身后一脸恭敬的女服务生説道。

    “好好帮清吟小姐把衣服穿好,出了这门你就是酒店助理。”説着,叶皇回身又对着南宫清吟diǎn了diǎn头脸上带着一丝温纯的笑容走出了包房。

    而站在里面的女服务生听得叶皇这话,眼睛立时亮了起来,连忙对着叶皇diǎn头道谢之后便是走向了床前帮着床上的南宫清吟穿衣服起来。

    当叶皇走出总统包房之后,外面的尤里依旧是恬着脸站在一旁,眼前就是活祖宗,只要自己稍微有些照顾不周恐怕依着修罗血杀千里的xìng子,自己恐怕没有多少逃命的机会。

    而且今天自己已经决定缓和同修罗的关系,那必然要同那冯天派来的两人起一些冲突,这就更需要修罗来帮着自己解决这麻烦。

    “若是以前的我,今rì你必死!”见旁边的尤里谦卑的样子,叶皇脸sè带着一丝yīn冷的説道。

    “修罗先生,其实这事情我并没有想要出卖你的信息,只是当初那冯天步步相比,我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哭丧着脸,尤里为自己辩解道。

    虽然当初的事情并不是这样,但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活命自然要多多为自己辩解一番。

    “哼!无论如何辩解,在我眼中你背叛了圣庭的规则是无法改变的,若非今rì情况特殊我绝对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是是是,修罗先生,这次我也是一时昏头,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尤里以上帝的名义起誓,若是再犯,必定被恶魔缠身不得好死!”

    “我不会听信你这些虚伪的誓言,因为我从来不相信你心中会有上帝的位置,我可以饶你不死,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尤里必须为我做事!”

    听到这尤里以上帝名义其实,叶皇心中不禁一阵冷笑,这尤里虽然平时经常将上帝挂在嘴边,但是对于这些贪图钱财之人,那所谓的信仰的虔诚度比一张纸的厚度还要薄,叶皇自然是不会相信。

    不过刚才这胖子在救助清吟的时候的确表现还算不错,虽説是为了自己活命但是那股麻利劲还是让叶皇最终决定留下对方的xìng命。

    一方面自己如今在渝城情报相对闭塞的确需要这尤里帮助自己打diǎn一些情报,毕竟这些rì子出的事情不少已经让叶皇生起了jǐng惕心,有些事情即便是你不去找它,它也是会找到你身上来的。

    诸如青狼帮和斧头帮的事情,这些事情便不是叶皇刻意去找麻烦,反倒是惹祸上身的。

    有了尤里提供情报,自己则便可以做到事先得知一些情况,也好做好应对,不用每一次在几女遇险之时自己都要拼了命赶过去。

    而另一方面叶皇所考虑的便是圣庭一方。作为整个世界之中存在最为久远也最庞大的情报机构,圣庭的真正实力就连叶皇自己都不是非常的清楚。

    当初老爷子便曾经是説话,圣庭若是想要成就第一杀手组织几乎是顷刻间便可以做到的事情,这句话虽然未挑明一切,但是叶皇却能够猜测的到,这圣庭之内必定拥有众多实力不弱于杀手组织黄金杀手的高手。

    这样一支神秘的情报组织叶皇并不想要与其太过撕破脸皮,毕竟这么多年一直和对方保持良好关系,若是因为自己擅自处死圣庭派驻的人,对于两者之间的关系保持并不是一个好事。

    除此之外,叶皇还考虑的原因便是他要寻找圣庭之内有人对自己出手的线索。

    事实上在风铃被害之后,叶皇便曾经有过这种怀疑,甚至老爷子那方也曾经调查到有关这一方面的信息,只是最后却不知什么原因最终没有调查清楚,而圣庭也拒绝了自己继续调查的请求。

    对于这样一件事情叶皇心中存在疑惑,但是碍于圣庭的势力便也未曾提及,现在尤里突然叛变却是给了自己一定的机会。

    只要自己利用得当想要让对方为自己做事并不是很难,叶皇不求能够让这胖子调查清楚风铃的真正死因和主谋,但是哪怕是往前前进一步也是好的!

    毕竟杀妻之仇不共戴天,叶皇虽然从未提及,但是心中的仇恨却是从未有过任何的减缓。

    “修罗先生,即便您不説,我也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以后只要修罗先生要求的事情,我尤里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尤里学者华夏人的腔调对着叶皇保证道。

    这个时候再不表忠心那简直就是傻叉一个,尤里自问自己聪明的很,那种傻事自然不会去做。

    “保证就不必了,只要我以后吩咐的事情你尽心尽力便可,先交给你第一件事情,替我调查一下金陵西门家族的事情,我需要详尽到西门家嫡系每一个人吃饭睡觉在哪里的程度。”

    “西门家族?修罗先生,您不会是准备对西门家族出手吧?”一听叶皇这话,尤里便顺口问了起来。

    “这个不需要你多问,只要你给我调查便可,记住不是你该问的话最好别问,不然招来杀身之祸,你的xìng命依旧会丢掉!”扫了一眼这尤里,叶皇冷声道。

    “是是是,我明白,我明白!这事情我一定给您调查清楚,不过,修罗先生,外面那俩太阳国的人是冯天派来准备软禁我之人,我怕他们不会放过我,您看。”

    尤里一脸为难的样子向着叶皇説道。

    “哼!你这胖子倒真会找时候求助,无妨,即便是我不找他,过会他们也会找我的,等清吟穿好衣服我便下去。”冷冷的一笑,叶皇对着眼前这狡猾的尤里道。

    对于叶皇来説,既然现在自己不能杀冯天那杂碎,杀他几个喽啰也可以稍微减缓自己心中的仇恨。

    小雪不能白死!

    “那就多谢修罗先生出手了。”一听叶皇答应下来,胖子尤里一张面瘫一般的胖脸立时挤出了笑容来,拱手陪笑道。

    而此时的叶皇却是再懒得理对方,见叶皇不説话,尤里也只好止住笑容,收敛起笑容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暗暗的松了口气,心道今天终于是把小命给保了下来。

    在总统套房门前等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房门终于是被推了开,女服务生从屋内走了出来对着站在一侧的叶皇道。

    “叶先生,南宫小姐请您进去説话。”女服务生走出来之后,脸上便带着一丝希冀的笑容,看样子应该是还惦念着叶皇的承诺。

    “都穿好了吗?”

    “都已经穿好了,先生,您可以进去了。”女服务员答应道,心中却是存着另外的想法,南宫清吟中了**,这一diǎn她都是看在眼里,而且她也是知道这东西必须怎么才可以解决药力。

    在她看来既然这叶先生已经和南宫小姐发生了那层关系,为何还要自己去帮着南宫小姐穿衣服,这多少有掩耳盗铃的意味了。

    不过对于这女服务生心中的疑惑,叶皇却是并不会知道,更不会去在意这些。

    diǎn了diǎn头,叶皇便是推门向着总统套房内走了进去,回身关门的一刻在那女服务生希冀的眼神之下,叶皇对着那尤里説道。

    “我曾经答应过她让她当酒店助理,尤里你帮她安排一下好了。”

    “好的,修罗先生!”尤里连忙答应道。

    “嗯!”diǎn了diǎn头,叶皇走进了屋内。

    当叶皇看到站在落地窗前面对着自己一袭天蓝sè长裙的南宫清吟的时候,一双眼睛瞬间便睁大了起来。

    此时的南宫清吟全身的气质完全不同于那轻纱晚礼服的时候,好似整个人换了一般。此刻的她带着一丝清冷遗世dú lì的意味浓重了一些。

    不过当看到南宫清吟脸上绯红之中带着一丝笑意却是又给了叶皇一种温暖的感觉,这一丝清冷和一丝暖意让叶皇有种摸不准的意味。

    眼见叶皇一双眼睛看着自己有些傻眼的样子,南宫清吟心中小小的得意了一把心道,“这个人还不是万物不侵,我还以为她根本看不上自己的样子呢。”

    心里想着,南宫清吟便是轻笑了一声,醒悟过来之后便是感激止住小声道。

    “我可不可以先去你那里住一晚,我这个样子不方便回去。”扯了扯自己这明显比身材短了一块的长裙,南宫清吟道。

    “啊?你要去我哪里住?”叶皇一听她这话便是一阵惊愕,再看到那短了一块的长裙又是一阵尴尬。

    “不方便吗?那就算了,我随便找个地方应付一下好了。”见叶皇叹息,南宫清吟以为对方不愿意叹息一声道,心中却也是一阵自嘲,虽然对方两次救了自己,但是毕竟只是并不熟悉的人,这突然提出这种要求的确有些不好。

    不过就在南宫清吟失落的一瞬间,叶皇的一句话却是让她笑颜如花。

    “好的,我带你回去!”面前,叶皇异常坚定的diǎn了diǎn头。

    在看到刚才南宫清吟那失落的样子,他心中突然一痛!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tezhongjiaoshi_heianjueqi_xiaoshuo/15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