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我喜欢上他了

    看到躺在浴池之中被药力催发的难以忍耐的南宫清吟,叶皇眉头紧皱将南宫清吟柔嫩的小手握在手中轻声道。**.

    “清吟,忍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相信我!”

    虽然叶皇此时表现的非常淡定的样子,但其皱起的眉头却是説明这事情并不想他説的那么好解决,他心里很清楚倘若不尽快的帮助南宫清吟将体内的药力发泄出来,那只能用一个办法来解决,但是这个办法不是叶皇愿意去做的。

    叶皇承认自己对眼前这和自己亡妻风铃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女孩有着一种莫名的关心,但是却并未到那种地步,即便是现在清吟在求自己那样,叶皇也决计不会去做,他知道她只是因为难受才会这样,并不是因为对自己有何感情。

    没有任何感情做那种事情,只是对两者彼此的伤害而已。

    南宫清吟痛苦的呻吟声依旧在继续着,叶皇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止,浴池之中的水已经将她的身子淹没了大半却是不能再起到什么作用。

    “告诉尤里,十息之内不出现在屋里,我要他狗命!”

    眼见南宫清吟扭动的频率再一次的加快,叶皇终于失去了耐心转身一双眼睛冷酷的盯着站在包房门口等待着吩咐的酒店服务生説道,那声音直接是让后者整个身子头打了个哆嗦。

    而就这时候,外面也传来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声音,随后叶皇便是看到了尤里一个人满头大汗的从外面跑了进来,看那样子应该是拼尽了全力才是。

    见到这一幕的叶皇脸sè略微缓和了一些。

    这尤里若为太过贪财,在其他方面办事却还是可以的。

    “修罗先生,您要的东西我拿来了,还有什么吩咐。”虽然此时尤里已经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不过他却是不敢怠慢半刻恭敬的对着修罗问道。

    “给我准备几件女生的衣服在外面等着,过会我会叫你!”説完,叶皇接过尤里手中的银针盒同酒jīng灯便是走进了浴池内。

    “好的,那您忙。”説完,轻吐一口气的尤里转身走出了房间江门带上这才伸手抹了一把冷汗。

    刚才在外面他便是听到了叶皇的咆哮声,自己若是再晚一会,估计这条小命就真的搭在这里了。

    “南宫小姐,你可千万别有事情啊,不然这事情要是怨在我尤里的头上,今天就真的活不成了。”门外,尤里转身准备去给那被叶皇抱进屋内的南宫清吟准备衣服,嘴里还一边叨叨着,那样子当真是搞笑至极。

    在华夏国住了这么多年,这尤里的信仰却也是带了几分华夏国的味道。

    就在尤里为了自己能够保住命而拼命讨好叶皇的同时,叶皇也已经将南宫清吟从浴池之中抱了出来,然后帮其擦干身子之后便是放到了外面的床上。

    随后叶皇又是褪去南宫清吟外面的晚礼服,整个人便只着内衣和胸罩的展现在了叶皇的面前。

    经过刚才的叶皇不断的按摩穴道和水浴的作用,此刻的南宫清吟状况又是好转了一些,不过身上各处却是依旧浮现着一块块的晕红。

    不过此时的叶皇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这番美景,而是打开了针盒将十几只大小不同的银针一并放在酒jīng灯之上消毒了一下,便是飞速的在南宫清吟的身上扎了下去。

    由于怕南宫清吟扭动身子银针弄伤她,此刻的她已经被叶皇控制了几处穴道呆呆的躺在了床上。

    将十几支银针全部插入穴道之后叶皇便是一个个的轻轻的揉捏着弹了几下,瞬间,原本静止不动的银针便是飞速的跳动起来,好似过电了一般。

    倘若有老中医在场的话,一定会惊讶的掉下巴。因为此刻叶皇所用的针灸方式正是华夏针灸界失传了依旧的鬼王针,以气驭针。

    相传这种针灸方式早在民国之前便已经失传,叶皇此时却是使了出来,当真是让人惊奇。

    不过对于此,叶皇自己却是根本没什么觉得奇怪的,作为每修罗,每一代修罗在接受修罗之位之时这些东西都是必须学会的东西。

    即便是他们受伤也多不会找其他人疗伤而是通过自己针灸以及其他传承古老的方式来治疗自己。

    前几代修罗是这样治疗的,叶皇自然也是!

    因为叶皇听老爷子説过,现在的西医的手术会破坏人身体内的元气,而元气不仅对于普通人非常重要,对于习武者尤其是古武者更为重要。

    元气一旦被破坏,修为便会停滞不前,这正是为何修习古武之人不到万不得已之下不用现代手段治疗自己的原因,因为谁也不想修为就此停滞不前。

    用内力将银针弹起之后叶皇并未就此停止动作,而是将手放于南宫清吟那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之上然后缓缓的将内劲运达到她体内想要尽快的让药力散发出去。

    随着叶皇内劲的慢慢输入,那原本还未催发的药力便是被激发起来,南宫清吟身上的红晕便是越发的严重起来,呻吟之声更重。

    对于这种情况,叶皇也是无奈,想要将南宫清吟体内的药力全部逼出来,这是必须过的一关。

    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左右的时间,原本南宫清吟平滑的肌肤之上的一层红sè的汗珠布满了全身,而随着这红sè汗珠的越来越多,原本呻吟不止的南宫清吟也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叶皇知道南宫清吟不在有生命危险,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将放在南宫清吟腹部的手收了回来。不过虽然南宫清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却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对于这种情况叶皇倒也不是非常担心,虽然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这**的药力却是几乎耗尽了南宫清吟所有的体力,此时陷入昏睡也是正常现象,而且此时她的体内依旧残留一小部分的药力。

    这一小部分药力却是叶皇不敢强行逼出来的,南宫清吟毕竟只是普通的女孩,身体弱,若是强行用内力逼出这些药力,也会对她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危害。

    “想不到我一直努力尝试忘记,却是依旧挥不去那道身影,我救你到底是因为风铃还是你自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叶皇自嘲的自语了一句起身将扎在南宫清吟身体之上的银针收起,叶皇又将她抱进了浴池之中,刚才经过一番折腾,此时南宫清吟身上已经密布了含有药力的汗珠。

    而就在叶皇将南宫清吟放入水池的一瞬间,后者的睫毛却是突然动了一下。

    “醒啦?”看到这一幕的叶皇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的问道,其实在刚才将南宫清吟抱起的一瞬间,他便发现后者已经醒了过来,只是后者没有睁眼叶皇索xìng便没有去揭穿,毕竟一个女孩子全身近乎**的被一个陌生男子抱在怀里谁也不好意思睁眼。

    “嗯!”知道自己隐瞒不过去,南宫清吟睁开眼睛看着叶皇,虽説已经化解了药力但是她的一双眸子之中依旧透着一股水意。

    “你被人下了药,我给你……”见南宫清吟一双澄澈的眸子盯着自己,叶皇少有的心绪乱了起来,带着一些结巴的説道,不过还未説完便是被后者打断了。

    “我知道,谢谢你救了我。”

    “没什么,你自己洗一下吧,我出去给你拿衣服。”笑了笑,叶皇转身准备走出浴室,此时对方已经醒来,自己若是在这样看着对方便有些不礼貌了。

    “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情?”听到南宫清吟的话,叶皇转身问道。

    “我……我没有力气,你……你帮我一下好吗?”南宫清吟脸sè羞红的对着叶皇轻声説道,説到后面一句话声音几乎不可闻,她自己也不想麻烦叶皇,但是此时的她却是一丝力气都没有,只能羞怯的説道。

    听到南宫清吟这话,叶皇这也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是紧张的忘记了对方的情况了,笑了笑走上前,打开淋浴帮着南宫清吟冲洗起身体来。

    虽然仅仅只是一两分钟,但是叶皇没碰触一下对方的身体呼吸却是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几分,而南宫清吟身子也会功能者轻颤一下。

    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叶皇在南宫清吟説好了之后,赶忙的将对方抱起草草的帮她擦干身子然后抱到床上便是説道。

    “你先等一下,我让酒店给你拿衣服,过会我送你回家。”説着便是急匆匆的走出了房间。

    屋内,见那个在南山公墓对自己有些不屑一顾冰冷无比的男子突然如此紧张脸sè还有些发红的样子不由的一怔,旋即脸上爬上了笑容。

    不过一想到自己被他抱来抱去还看光了身子,南宫清吟又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双手捂住了羞红的脸蛋,整张脸埋在了被褥中。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叶皇,从未对男生心动过的南宫清吟心中莫名的升起了甜丝丝的感觉,仿佛恋爱了一般。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南宫清吟心中不由自主的想道。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