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同名同姓

    几女在楼下忙了一阵之后,秦月率先端着热水上了二楼,萧琳三女则也是给谢尘烟热了晚饭端着陆续的上了二楼。

    当几女走进谢尘烟的房间的时候,叶皇已经将尘烟放到了床上,一夜的折腾再加上外衣被尹虎撕碎在江口吹了半晚上的风,此时的尘烟已然有些发烧的样子。

    身后,秦月见床上的尘烟眉头紧皱的样子心中不由的一阵心疼,自己这个好姐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折腾,今天这出去了一趟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

    “月儿,你帮尘烟擦拭一下,给她头上抚条湿巾,你们把饭菜都先拿出去吧,过会等尘烟醒了再让她吃,现在她需要休息。”

    见秦月几女走了进来,叶皇转身对着几女叮嘱的説了一声,现在的尘烟最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的,琳琳,你们三人先把东西拿出去热着,我替尘烟擦一下身子就下去。”

    听得叶皇这样説,秦月diǎn了diǎn头然后对着后面的萧琳三女道。

    “那我们先出去了。”答应了一声,三女看了一眼床上的尘烟随即推门端着饭菜走了出去。

    随后,叶皇也是推门走了出去,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下了沾染上鲜血的衣服。

    当叶皇走下楼来的时候,秦月已经是帮着尘烟擦洗完了身子走了下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尘烟的身上怎么到处都是伤痕?”

    “是啊,臭笨蛋,你不是説要把尘烟姐姐安然无恙的带回来吗?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啊?”

    秦月的话刚落,楚清韵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撅着嘴一副要问罪的样子。

    “臭笨蛋,你们是不是遇上了那波劫匪?”此时萧琳破天荒的没有跟着掺和而是看向一脸冷峻的叶皇説道。

    萧琳这样一説,秦月脸sè骤然一遍,而楚清韵也是跟着惊讶的叫了一声道。

    “不会这么倒霉吧?难道是真的?”

    “我赶去的时候尘烟已经被人劫持了,劫持的人不是普通人。”叶皇扫了一眼几女説道。

    “不是普通人?”几女齐声道。

    “对!琳琳,你们jǐng察之中应该有女jǐng遇害吧?”

    这天魔门的四个弟子被青龙重创追到渝城这块地,依照四人的实力,普通的jǐng察即便是带着枪也根本拦不住他们。

    而这些rì子渝城到处散步着jǐng力,女jǐng则很容易成为他们攻击的目标。

    “你……你怎么知道?”叶皇这样一説,萧琳脸sè立时一变道。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这次在渝城做了几起案件的是一个叫做天魔门的四个弟子所为,杀害年轻女子是为了吸取元yīn疗伤,你们满大街都是jǐng力,抓你们女jǐng可是最容易。”

    笑了笑,叶皇对着萧琳説道。

    “天魔门?那是什么东东,怎么越説越玄乎啊?”

    “就是,跟修真一样,怎么还有天魔门啊?”

    一旁的楚清韵同洛雨墨两人听得叶皇説出天魔门这三个字都是惊异不已。

    “天魔门不是什么修真门派,只是一个古武门派而已,不过相比于正道门派,这个门派大多做一些伤天害理,唯利是图的事情而已。”

    见几女都是一副疑惑的样子,叶皇解释道。

    “哦……那古武又是什么东西,就是平时的武功吗?”楚清韵继续问道。

    “古武区别于平常你们所见到的普通武功,是真正华夏国武学的jīng髓。你们平时在市面上见到的那些武功都只是一些武学的皮毛而已,不能称作古武。”

    叶皇解释道。

    “那部队里的搏击术和散打也不算吗?”楚清韵继续追问道。

    “不算,搏击术和散打都是柔和了国外的一些实战经验,而古武则是彻彻底底华夏的东西,是数千年传承下来的武学jīng髓,不是那些可以比的。”

    笑了笑,叶皇又是强调了一下。

    “这么厉害啊,那你有没有学过古武啊?”楚清韵此时上瘾了一般继续追问道。

    “自然学过,不然今天我和你尘烟姐可就是凶多吉少了。”耸了耸肩,叶皇继续説道。

    “真的啊?那你教我行不行?”叶皇这话一落,楚清韵便是露出了狐狸尾巴来。

    “这东西就算是我教你也学不会,再説你也吃不了那些苦,不过一些基础xìng的东西我倒是可以教你,你们几个也可以学学,省的每次我救了这个又要去救另外一个。”

    “我们?我们可以吗?”听叶皇这样説,秦月问道,萧琳和洛雨墨也都是带着一丝疑问,不过看那表情显然也是很感兴趣。

    “难的不行,易得总是可以吧?再不行学防狼三招也是好的,至少在我赶到之前你们能够坚持的住,总比被人欺负要好,你们説呢?”

    这二十多天几女轮番遇到危险,这已经是让叶皇有些谨慎起来,尤其是今夜若不是自己赶到的及时,尘烟当真是危险了。

    在这种初衷之下,叶皇不禁萌生了让几女多少都学些防身术的打算。

    “那好吧,抽空你教一下我们好了。对了,那歹徒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不会还出来危害人吧?”秦月代表众女diǎn了diǎn头问道。

    “都已经被解决了,我已经给有关人员打过去电话了,相信他们已经在处理了,对了,明天我会和尘烟一起去见她的哥哥,尘烟的事情我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笑了笑,叶皇今天晚上给出了一个好消息道。

    “解决了?你想出了什么办法?”叶皇的话立时让秦月的眼神一亮,急忙的问道。

    从下午得知尘烟要被家族作为联姻的牺牲品之后她便是一直在担心,此时叶皇这话让她心中带上了几分欣喜。

    “也没什么,晚上的时候正巧遇上了一个跟燕京叶家颇有渊源的故人,于是便让他帮忙了而已,而且叶家和王家既然本来就不对路子,这事情应该容易办到才是。”

    叶皇diǎn了diǎn头笑着答应道,今rì这事情让青龙从中帮忙倒也是省去了他不少的麻烦。

    “真是太好了,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秦月一脸的欣喜之sè道,担心一下午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哇!臭笨蛋,原来你还这么厉害,我本来还想着要不要硬着头皮找老爸帮忙呢!”

    楚清韵自从得知叶皇会古武还要教授自己一些武术之后便是对叶皇的态度在几分钟之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扑闪着一双大眼睛惊诧道。

    “呵呵,就算是你不找你的父亲,这事情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我也会向你父亲求援的。”

    眼见这楚清韵对自己态度便好,叶皇心里也是高兴不已,笑了笑説道。

    虽然平时跟这楚丫头还有萧琳斗嘴也颇有乐趣的,但是总是怀着敌意的态度却也是不好,尤其是自己还是个大男生也不能一直和人家没完没了,此时楚清韵态度好了一些,叶皇心中也是舒畅了一些。

    “哼!尘烟姐姐是我们的,别人谁也别想抢走。”轻哼一声,楚清韵挥舞着小拳头一副示威的样子,其他几女看她这样却都是跟着笑了起来。

    随后,几女在屋里又是説笑了一会之后便是各自回屋,叶皇则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疲累了一天,从早上到晚上几乎没有停下来,饶是他也是有些撑不住,尤其是自己还是一直手臂受伤。

    回到房间内,叶皇重新将手臂解开看了一下伤口并未因为今晚杀那三人活动开之后也是松了口气,上了药重新包扎之后便是躺到了床上。

    不过当叶皇躺倒床上之后却是怎么也难以入睡,每当他闭上眼睛之时脑海之中便是闪烁出今rì自己所见到的青龙的身影还有他説的那句话。

    对于青龙这样一个几乎被华夏古武界奉为神一样的男人,叶皇心中还是非常尊敬的。

    以一己之力二十年来青龙阻挡了大部分来犯华夏的黑暗势力,使他们不敢在华夏境内太过造次,这番成就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三年前的事后老爷子曾经和叶皇説过,若是有朝一rì自己达到了青龙的高度,也便算是重现了修罗一脉的荣耀,但是今晚看到对方的实力,叶皇心中压力便是越重了几分。

    对方在三年的时间内实力又有了很大的提升,自己却是因为风铃的事情而重伤,实力不升反降,想要追赶上对方的脚步却是有些难了。

    “我修习的轩辕决并不完整,倘若能够找到全部功法,相信追上青龙并不是难事!要给赶快找全轩辕决才是。”

    此时的叶皇已然认清楚了一些事实,虽然自己已经退出了杀手界,但是周围的潜在威胁却是并没有因此而少多少。

    现在的他不仅要时刻注意着可能来寻仇的仇家,还要提防自己在渝城新遇到的敌人,而且青龙还告诉他华夏古武界将要面临一场巨大的挑战,平静的生活当中到处都是暗cháo云涌。

    “青龙告诉我叶家的孙子和我同名同姓到底是什么意思?”眉头微皱,叶皇心中升起了疑惑之感。

    “难道他以为我会是叶家失散的孙子不成?”心中这样想着,不过最终叶皇还是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也许青龙只是因为我同那小子姓名相同而提一下吧。”心中这般想到,叶皇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理会这些事情。

    无论自己是否真的与那叶家有关系,但是既然二十五年前他们放弃了自己,那么便没有理由再去原谅了。

    叶皇不知道那个失散二十多年的小子会不会原谅,至少自己不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