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栽在女人手里

    一想到自己刚才説的话实在是有些太直白,叶皇只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正想着,叶皇急忙的闪身,随后一颗桃子直接擦着他的侧脸飞了过去然后砸在了那白花花的墙纸上绽开成了一坨稀巴烂。看着那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大厅还有那名贵墙纸上的果肉叶皇心中便是一阵心疼,眼看着那萧琳扔上瘾了急忙伸手阻止道。

    “打住,别扔了,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你再折腾下去,我这家都要被你给弄成猪圈了!姑nǎinǎi,算我怕你了行了吧?消消气,请客也行,道歉也行,就是别扔了。”

    “哼!我偏不,你让我停我就停啊,那我多没面子啊,我就要扔,气死你!”萧琳见叶皇一副心疼不已的样子,手中不停一颗李子随即又是扔了出去。

    “不要!”眼看着萧琳扔的这棵李子直接朝着摆放在大厅里的青花瓷过去,叶皇身子猛然扑了过去想要接住那颗李子,最终却是晚了半步,随着咔嚓清脆无比的响声,那花瓶状的青花瓷古董直接是从架子上掉了下来摔了粉碎。

    而随着那清脆响声响起的同时,叶皇的脸sè也是跟着yīn沉了下去。

    站起身,叶皇脸上瞬间变的严肃走上前去一言不发的将已经成为碎片的青花瓷随便一片片的捡拾起来,然后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沙发前,手里拿着托盘的萧琳看到叶皇突然变得这么严肃,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是真的把这个混蛋给惹火了,一时间拿着桃子准备扔出的手也顿在了空中,最后缓缓的放了下来,嘴里小声的嘀咕道。

    “不就是一件破花瓶嘛,我赔给你就是了,至于这种表情嘛,再説也是你先惹我的啊?”

    “琳琳姐,你不要説了,叶大哥都生气了,你让他消消气嘛。”身后的洛雨墨看到叶皇板着一张脸yīn沉无比的样子,知道这次恐怕事情没有刚才那样好对付了,急忙的扯了扯萧琳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再説。

    “干嘛啊,雨墨,又不是我的错,是他先欺负我的嘛。难道只准他欺负我,不准我欺负回来啊?再説,一个破花瓶能值几个钱啊,用得着用这种眼神看人吗?”撅着嘴,萧琳此时心里也是闷着一肚子气,眼前这混蛋实在是太可恶了,只准他欺负别人,等着人家欺负他了,却又是不愿意了,实在是太没有风度了。

    “哼!破花瓶?”沙发旁对了几下那些碎片没有对上的叶皇停了萧琳这话冷哼了一声转身过来直接将头压到萧琳的跟前冷冷道。

    “萧琳!萧美女,现在我告诉你,刚才你砸的那件东西到底值多少钱!去年在美国纽约拍卖的一个和这个差不多大的宋代青花瓷瓷瓶就拍出了两百五十万美金的价格,而这个唐代青花要比你那宋代的更为珍贵。萧大小姐,你不是傻瓜,你应该明白,刚才你率xìng的举动造成了多么大的损失吧?”

    “还有,你弄脏的这真皮沙发,还有那墙纸。你知道值多少钱吗?这一套沙发至少十万美金,而那墙纸最低也是五万美金。还有你看不上眼的装修和配置,全部都是当初老爷子请了世界上最著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光是佣金少説也要几十万,更别提你看不上眼的装饰了!”

    “好了,我的萧大美女,其他的我就不説给你听了,现在你应该清楚你刚才的一时任xìng造成多大的损失了吧?萧琳,我真的很佩服你,随手这么一扔直接几百万就让你这样打水里不响了,我真的很佩服你。”伸出手指,叶皇对着此时小脸已经煞白的萧琳举了举大拇指diǎn了diǎn头无言的走开了。

    “我……我,我又不是故意要扔中的,再説你又不和我説,是你先惹我的好不好?”萧琳小脸煞白结结巴巴的説道,就算是她再怎么喜欢惹事生非也知道今天自己闯了大祸了,几百万美金就这样被自己打碎了,她现在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现在自己一个月工资五千多一些,家里虽然也算是有些钱,但是想要堵上这几百万美金的洞口却还是有些杯水车薪,更重要的是这几百万转换chéng rén民币都是一两千万人民币了,这么大的数目就算是她自己把自己卖了恐怕也达不到这笔钱的零头。

    至于洛雨墨,则是坐在一旁不敢再説什么,涉及到这么大的数目不是説清能够解决的了,倘若是叶皇真的让萧琳赔偿,恐怕萧琳也只能认了。

    “我惹你?那好,我承认是我惹你!不过,萧大美女,你好像忘记了,刚才你提出道歉和请客吃饭的请求了吧?我答应了,对吗?可是我答应了,你为何还要扔?这责任应该算在谁身上?”见萧琳还在倔强,叶皇猛然转身对着后者説道,事实上叶皇并不在乎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而是这东西乃是老爷子喜欢的物品。

    虽然自己和老爷子经常插科打诨不断的斗嘴,但是老爷子在叶皇心中的地位却并不低,一个等同父亲的人,他所喜欢的东西,是值得自己去爱护的。但是很不幸的是,今天这一个唐朝孤本的青花瓷瓷瓶直接是让不懂事的丫头片子给打碎了。

    “那……那我赔还不行吗?”此时的萧琳眼中已经蓄积了泪水,一直以来萧琳都是任xìng习惯了,但是这一次自己却是为自己的任xìng付出了代价,几百万的东西,就算是萧琳砸锅卖铁都未必能够还的上。

    “是啊,叶大哥,你给琳琳姐一些时间,这打碎的东西一定可以还上的,你不要这样逼他好吗?”洛雨墨知道叶皇并不是一个心狠的人,不然也不会救下自己而且还要让自己住进来了,开口柔声的劝説道。

    看到这眼前俩女孩一个梨花带雨,一个表现的一副温婉可人,叶皇心里便是一阵叹息。

    “nǎinǎi的,老子这辈子没栽在男人手里,却是被几个女人给打败了,罢了!”

    “好啦,别哭了,我又没让你赔,哭的老子就跟那王世仁拐了白毛女似得。以后记得小心些好了,这别墅里的东西都是老爷子弄得值钱的东西,不许偷偷的偷出去卖了,不然让我逮着一次,我就打你们的小屁屁。好了,别哭了,你们在这里等一等,我上去把你画的这副抽象画收藏一下,然后去接人吃饭。“

    “你……你真的不让我赔?”一听叶皇这样説,萧琳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立时扑闪起来,睫毛之上还带着泪珠子的问道。

    “我敢让你赔吗?我要是让你赔,説不定你就联合雨墨她们把我这里给搬空了,到时候我到哪里哭啊?不过萧美女,以后老爷子来了你可是要亲自和他説,就説是你打碎的就没事了。”

    “真的假的?你家老爷子这么好説话,不会是骗我的吧。”萧琳説话还带着一丝的哭音。

    “真的,那老爷子想孙子都想疯了,看我弄了这么多美女回来还不高兴死,哪会介意你打没打碎东西。”一边説着,叶皇走上了楼。

    楼下,萧琳和洛雨墨听了叶皇这带着一丝丝暧昧的话脸上都浮现出了红霞。

    ”臭混蛋,就会吓唬我!“萧琳在私下小声的嘀咕道,不过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她发现这个混蛋真的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可爱的多。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