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红包群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等等。”陈二大师在一瞬间就收敛了自己的一丝慌乱——作为一名游走在众多富商以及某些官员圈子中的人,‘高人’的风范是需要的。

    如果连人都唬不住,之后哪里还有什么生意可谈?

    眼前这个公子哥应该不是本地人——本地有名有号的大人物,陈二这些年间都有调查过。

    但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以他在当地的背景和资源,陈二倒是自问出了什么事情,还是有人愿意出面保自己——关键远水救不了近火。

    “陈大师,你该不是怕了吧?”一名黑西装此时捏了捏拳头,啪啪作响的关节配合着脸上冷酷的笑容,很是能够给人一种压迫感。

    陈二负手而立,淡然道:“我只是一个给人看相的相师,不是打黑拳的拳手。阁下要试我的本事,难道是想要试我的拳脚功夫吗?阁下要是想要找会功夫的人,那就请便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三名保镖此时齐齐朝着钟落尘看来,只见钟落尘没有半点开口的意思,还是闭着眼,缓缓揉着自己的额头,似乎对此漠不关心。

    “动手。”保镖们冷哼了一声。

    陈二当下心中一个咯噔,暗道这群家伙是想要硬来了了……他冷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就到院子外吧,我不想住的地方弄的乱七八糟的。”

    说着,陈二便不理众人的目光,径直走入了外边的花园——花园不算大,但也绝对不少,一眼看去,也有五六十个平方的面具。

    并且,这花园个的中间,还树立着一根根长短不一的木桩,这些木桩最高的几乎有一米高,最矮的也有一尺。

    只见陈二动作矫健地踩上了木杖,如同灵猴般,不过眨眼之间就登上了最高的那根木桩之上,“几位,请吧。”

    “梅花桩?我也练过!”一名保镖冷笑了一声,直接冲上了木桩,飞身攻向了陈二。

    陈二此时脸色淡然,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黄半仙的徒弟,但很少人知道,在许多年前,他跟在黄半仙的身边,只是他的一个保镖——在成为黄半仙的土地之前,陈二是货真价实的梅花桩拳拳法传人。

    许多传统的拳法已经失传,大多数流传下来的也失了精髓,仅存下一下皮毛,用来强健身体倒是不错,可用作实战的话,大多数还是理论高于实际。

    陈二师从黄半仙,从他身上学不来那些高深的风水相学,但五行八卦之类的理论倒是学了不少,受次启发,倒也是把传统的梅花桩拳拳法古老的精髓推演了几分出来,寻常的拳师还真真能够随便打趴。

    不过武功再高也怕子弹,苦练数十年一枪被人打死的例子比比皆是。陈二虽然在拳法上有些天赋,但是纸醉金迷,并未一直浸淫传统的技艺。

    但即便如此,对付眼前三名强壮的保镖,倒也是卓卓有余了。

    此时,三名保镖都已经踩上梅花桩上,与陈二一起,在梅花桩上你来我往,拳头架子一看就不像是寻常人的切磋。

    钟落尘缓缓睁开了眼睛,已经是几人切磋了一分多钟之后的事情。他钟家第三代的兄妹三人,早些年就被老太爷安排在部队中历练过,也有部队中搏斗高明的高手调教过,自身的搏斗技术或许达不到高手的程度,但眼力倒也是练了上来。

    这三名保镖也是从部队中甄选出来的,虽说不熟悉梅花桩这种地形,但本身的平衡力呵和临场对战能力并不差。这陈二虽说占了地形的便宜,但没有几分真本事,也还真是压不住三人的围攻。

    “停了吧。”再过了两分钟,三名保镖彻底落下下风,眼看已经支持不足,钟落尘才缓缓地开口吩咐道。

    他们是从部队出来的,对于命令有着近乎本能的执行能力,一闻言便迅速从梅花桩上退了下来,飞快回到了钟落尘的身边。

    此时陈二也从梅花桩上走下,他进来的大半年,吞占了黄半仙的遗产之后,几乎荒废了这一身的武功,虽说平日也有练习,但也只是出出汗的程度,一场大战下来,也不免出了一身的冷汗。

    “成先生,这就满意了吗。”陈二此时轻笑了一声,人称逼王的陈大师,这大半年一直深谙装逼之道。

    钟落尘也没有打算自己去和陈二解释清楚他的误会,此时只是看了看成云,随口道:“陈云,你找个时间,带他回去公司,摆几个阵法,看看效果吧。”

    说着,钟落尘也不继续理会,带着保镖离开。

    他判断一个人有没有本事自然有一套的标准,如果这个陈二在面对几个保镖的时候示弱了,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也自然成不了什么气候。真有本事的人,自然是一身的气度……不过这陈二有没有风水相学上的本事,凭这一手梅花站桩的功夫,当个高级点的打手也是够资格的了。

    只是这种类型的高夫高手,钟落尘只要想要,分分钟能找来一个连队便是……正如他所说的,他亲自到来,等了一个小时,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诚意,接下来就是陈二的表现,是否能够当得上自己的这份诚意。

    “你…才是成先生?”陈二此时皱了皱眉头。

    屋内这时候只剩下成云一人。成云这时候才笑了笑,对于这陈大师忽然有种别的看法……小样,论到装逼,我成云也是一代高手!

    成云此时轻笑了一声,坐了下来,手掌扫了扫大腿上裤子的褶皱,淡笑道:“陈二大师,你可否听说过,京城香山钟家啊?”

    ……

    钟落尘出了门之后,很快就上了车,前面的司机回头问他接着要去什么地方。

    钟落尘想了一会儿,才缓缓道:“去一下…墨小姐的工作室吧。”

    司机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些时日,二少爷隔三差五都会去那位墨小姐的工作室,看来是真的对这个墨小姐动了兴趣。

    听说二少爷和张家小姐的婚事好像是有些阻滞了……但二少爷好像也不急,这些时日,除了公务之外,基本上没有和张家有多少的往来。

    至于这位墨小姐,身份倒是有些神秘……以钟家的手段,居然查不出来这位墨小姐的来历,只是知道她是大半年前才出现在这个城市之中的。至于她之前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做什么,父母等等,全部都是一片空白。

    不过那位墨小姐,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

    一身黑裙,神秘而又高雅。

    ……

    ……

    所谓的工作室,是开在了最近才落成的创意园中的一家陶艺工作室——因为是新落成的原因,创意园内许多的楼宇还处于空闲的状态。

    但这家陶艺工作室却相当的火爆——学院大多是都是冲着这位神秘又美丽的老板娘而来。

    惊为天人,基本上是许多学生,对于这位老板娘的第一印象。

    可大部分人只是为了老板娘的美丽而来,却很少有人真正地去欣赏这位老板娘陶艺方面的技艺。

    追求这位墨小姐的公子哥儿许多,但真正能够让这位墨小姐看上的并没有几个——但即便如此,那些个平日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公子哥儿,却没有往日一贯的粗暴——他们似乎是墨守陈规了一样,在工作室内,极为守礼。

    今日,墨小姐还是没有出现在教室当中——在这里上课的,只是最近才请来的一名陶艺老实,四十岁上下的阿姨。

    楼上还有一间墨小姐专用的房间,那是她平日创造的地方……听说这么长的时间,只有一位学生能上去。

    ……

    曲名:《秦桑曲》

    当然并非现场的弹奏,只是通过了音响设备所播放出来的声音……这里阳光充足,窗外就能够把江景尽收眼底。

    钟落尘踏入这楼上的私人工作间的时候,就被里面的乐声所吸引……不是因为装修的优雅,也不是因为景色的宜人,只是因为那双正在塑造着陶土形状的手。

    发现这个地方,也只是一次偶尔的机会。

    钟落尘以为,自己这一生,应该不会再被女性所吸引……甚至于那诶张家的小姐,从更不知道何时开始,他的兴趣也大为减弱,到了后来甚至是可见可不见的程度……如今,他都快要从心中抹去这个相当出色的女人。

    只是那日江边,那正在河滩边缘采土的一袭黑裙,却让他至今难以忘怀。

    楼下的学生都觉得她是惊为天人,但钟落尘却以为这是世间少有,可望而不可亵,遥不可及。

    墨小姐的陶艺造诣很高,尤其是在捏造人偶方面,传神,栩栩如生,仿佛亲手赋予了这些土偶真正的灵魂般。

    “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轻吟得声音……声音让那双正在塑造陶土的手停了下来。

    美人妙目,赏心悦目。

    钟落尘缓缓走入,微笑道:“墨小姐,想家了?”

    “钟先生。”眼前的墨小姐略一点头,“请坐……今日,你还是继续上次的功课吗。”

    “不急。”钟落尘坐了下来,这里不久之前有了一席属于他的位置,“墨小姐,上次让你送来的泥,还喜欢吗。”

    墨小姐微微一笑,“是上好的高岭土,多谢钟先生了。”

    钟落尘淡然道:“借花敬佛罢了。再说高岭土并不难得,算不上什么贵重物品。”

    墨小姐没有多说什么,“钟先生,开始吧。”

    “好。”钟落尘点了点头,开始解开衣袖的扣子,捏起,然后从旁边柜子上抓起了一把泥土,开始渗水,和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墨小姐盘子上的泥型,忽然问道:“墨小姐,这似乎还是上次的?难道是不满意吗,为什么重新再来?”

    “就是不满意了。”墨小姐看着只有简单的一个人形的土像。

    看不出男女。

    “哦?还有墨小姐难以下手的作品?”钟落尘大为好奇……他曾亲眼见过,墨小姐的高超记忆,短时间内就创造出来了堪称传世佳品的作品。

    墨小姐此时低垂着脸,发丝掩了她半边的脸,“我忘记了他的名字,也想不起他的样子……大概,只有再见的时候,才能又想起来吧。”

    钟落尘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眼前这女人的心思从来都不在这里。

    她永远在桥上,而自己则是从桥下,乘着小船,缓缓穿过,看一眼便是一眼,渐渐远去。

    “钟先生,你继续吧,我还有点事。”墨小姐此时抹干净了双手:“晚些时候我再来,看看你今日的作品。”

    钟落尘没有挽留,只是看着对方缓缓离去。

    教室内除了他以外,已经空无一人了,他缓缓地和着泥土,心思渐渐沉了进去。

    只是好好的土偶,却始终无法拉胚成形——一个他心中满意的形。

    他叹了口气,看向了窗外,神色略微复杂,“永远也…得到爱情吗。”

    ……

    墨小姐从别的通道离开了工作室,自己驾了车,不久之后就来到了一处距离创意园不远的小屋当中。

    她从车子里抱着了两大包的东西,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是另外一番的天地——这里像是一个游乐场,有着沿着屋梁所造的滑梯,也有着假山和水池。

    地板铺上了一层绿色的毛毯。

    屋子内,一群孩子,最大不过几岁,最小的还在爬着的模样,此时正在打闹……孩子中,一名年纪稍大,眼睛却是红彤彤的女孩,此时正在追着一名胖胖的家伙,“猪猡仔!你又不听话了,快去洗澡!!不然等黑水姐姐回来了,我就告诉她哦!!!”

    胖胖的家伙顿时抓了个鬼脸,一条下就沿着墙壁爬上了上去。

    见此一幕,墨小姐脸上才有了笑容,她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轻声道:“好啦,过来吃饭吧。”

    “哇!黑水姐姐回来啦!”那小女孩一下子就蹦到了墨小姐的身边,抱住了她,“黑水姐姐,你身上又有那个人类的味道了!他今天又来找你啦?”

    墨小姐……黑水笑了笑,把怀抱中的小女孩放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此时,一群的孩子……妖崽们都汇聚到了黑水的身边,只见黑水缓缓坐下,黑色的长裙散开,好像是一朵黑色的大丽花般。

    “这个人类好讨厌哦!黑水姐姐,你要不吃了他?”这种发言自然是唯吃最大的猪猡仔的发言。

    那年纪大的小女孩俨然是大伙的大姐,闻言敲了一下猪猡仔的脑袋,“你傻啊!很多人类都来找黑水姐姐的麻烦,都靠着人类,那些家伙才变得规矩的!要是吃了他,我们日子就不好过啦!猪啊你!”

    “我本来就是猪啊!”

    “吃吃吃,就只是会吃!”

    “反正我不喜欢那个人类!”猪猡仔吧嗒吧嗒着嘴巴,哼哼道:“等我长大了,我第一个就吃了他!”

    黑水没有说话,就是看着这群孩子的打闹,心满意足……这里,就是她的一切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