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依靠

    云雾,仙瀑,飞鹤,灵兽……群峰之间,有河流流淌,两岸之间,悬崖的峭壁上,落英缤纷。

    轩辕宫。

    宫殿之下的部落,是公孙氏族居住的地方,而群峰中的洞**,也栖息着一只又一只被驯服了的妖族。

    巨大的鸟兽划过水面,碧波荡漾,孩子们在河边嬉戏玩耍着,怡然自得……如果不是一道号角声破坏了此刻的宁静。

    妇女们忙着把自己的孩子都带回家中,而部落内的男人,则是纷纷赶往山上的宫殿,与此同时,洞中栖身的坤部妖族门,也驾云而去。

    轩辕宫外的广场上,公孙氏族的战士们排列成阵形,一边的妖族们虽说无法做到队列整齐,却也尽量地站得错落有致。

    他们,它们,尽量安静,只因为宫殿大门处所站着的,是此间的皇者,冠以轩辕之名,是天下共主的后代……轩辕铁心。

    “拜见宫主!”

    “拜见宫主!”

    即便外界人族已经有了一朝一朝的皇帝,但他们,它们依然心甘情愿地,承认他才是真正的皇。可……轩辕已经不再以帝自称。

    “你们可知,我为什么要着急尔等?”轩辕铁心的声音落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这是当今世上,功力第一之人。

    下方交头接耳,这声号角,名为‘惊天号’,唯有宫内出现重大事情,又或者需要轩辕宫出征之时,方才会奏响。

    “回宫主,属下们……不知。”

    “本宫主,今日要处罚一人。”轩辕铁心冷着面,扫过了低下所有的人与妖,“我所处罚之人,是我的女儿,轩辕夕若!以及……我本人!”

    “什么?处罚公主?这……不知所谓何事?”低下人纷纷站出。

    “龟千一!”轩辕铁心一挥衣袖。

    顿时,妖群中一名头发灰黑灰白的老者脸色颇沉地走了出来,他掀开了剩下的袍子,跪了下来。

    “我来问你,出征异魔,凡我轩辕宫子弟,阵前逃离者,该当何罪?”轩辕铁心沉声问道。

    “回禀宫主,论罪当…当斩。”龟千一低着头,声音似乎有些虚。

    不知道轩辕铁心为何突然说起这件事情……但不少人似乎猜到了什么事情——数月之前,轩辕宫出征了一次大规模的异魔侵入,这一仗战况异常的激烈,轩辕宫这边甚至伤动了根基,元气大伤。

    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族内一些年轻的战将以及妖族,私底下逃离……事后,异魔荡平,而这些逃兵也纷纷被抓了回来。

    论日子,这一批逃兵,差不多是时候要问斩了。

    “我再问你,私下释放宫内罪人,又该当何罪!”

    “论罪…论罪……”

    “说!”

    “论罪当…当撤去力量,受雷击之刑,若然情节严重着,需在雷击过程中,同时接受鞭打……”

    “很好!”轩辕铁心点了点头,随后跨步而出,一步步走下台阶,“轩辕夕若私下释放逃兵五十七人,三十九妖怪,现罚雷击九十九,蛟鞭九十九之刑……来人,上刑!”

    “宫主三思,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上刑!金甲战将听令,上刑!违者,逐出废除修为,逐出轩辕宫!”

    “宫主三思,三思啊!夕若公主年纪尚幼,受不了此等刑罚啊……”

    “把人押出来!谁也不可求情!”

    宫内,数名金甲战将,把一名脸色憔悴,不过上十二三岁的少女押出……缓缓押去了处刑台上,被绑在了一根龙柱之上。

    “上刑!”

    顿时,天空一闪,一道巨大雷霆劈下,此乃轩辕宫内秘宝所释放之神雷……巨大的雷霆劈落到了少女的身上,顿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广场。

    与此同时,一名执鞭人缓缓走上处刑台上,他手中长鞭乃是抽取海外蛟龙长筋特别制成,打人时能直接鞭笞神魂,痛入心扉。

    “公主……得罪了。”

    长鞭狠狠鞭笞在少女的背上,顿时让这娇嫩的后背皮开肉绽……她在雷霆劈打之后神志已然不清,如今蛟鞭再打,顿时痛醒过来。

    雷击,鞭打,雷击,鞭打,一道道惨叫的声音在广场之上响起……不管是公孙氏与坤部妖族,此刻纷纷别过脸去。

    轩辕铁心的意志不可改……夕若公主调皮却可爱,心地善良,受众人所喜爱,但在轩辕铁心的威严之下,众人与众妖智能痛在心中。

    雷声不断,惨叫声也不断,时间一刻比一刻难过……那被绑在龙柱之上的少女,此刻已经被折磨得不似人型。

    终于……少女坚持不知了,无论雷霆如何劈下,无论蛟鞭如鞭笞,也依然没有了反应。

    “够了!九十九,够了!宫主,已经够了!”下方众人,众妖族纷纷跪下,老泪纵横,“宫主,停手吧!”

    终于第九十九的雷击劈完,第九十九次的蛟鞭也已经打完……那手持蛟鞭之人,也直接跪在了处刑台上。

    只见轩辕铁心冷哼了一声,“现在撤去轩辕夕若轩辕之名,打入愁鹰涧十年!”

    说罢,轩辕铁心,一挥衣袖,走入了那冷清的轩辕宫大殿当中。

    ……

    愁鹰涧是轩辕宫用来关押重犯以及作恶极多之妖的地方。这里,所有的修为以及妖力都无法使用,好需佩带着脚镣以及手铐,每日受冰河浸泡全身之刑。

    夕若从处邢台下来之后,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养好了外伤,便开始承受着冰河的浸泡。

    寒冷彻骨,被禁锢了轩辕皇家的力量,与普通人无疑……少女几乎每一天都九死一生般地从冰河当中被拖着出来。

    她住在了仅有一张石床的山洞之中。

    “公主,公主,这是用血参熬的药汤,喝了吧,可以驱寒的。”

    初初醒来,夕若哆嗦了一下身子……又一次在冰河当中因为寒冷而失去了意识,被看守者拖回来了洞。

    看着冒着滚滚热气的药汤,一种想要捧起来直接喝光的冲动,几乎让她快要失去理性,“龟千一,我爹爹说,这十年不允许任何人来见我,更加不许以任何的方式善待我。这一年,外边看守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被处罚的还少吗?”

    “老奴都这把年纪了,宫主要罚,还能真的把我抽筋扒皮不成?”龟千一坐了下来,苦口婆心道:“公主,你这脾气实在和你爹一样。这十年冰河泡下去,就算你是皇家血脉也坚持不住的啊。听老奴的吧,把药汤喝了。”

    夕若摇了摇头,直接躺下,转过身去,“你真的想要帮我,就走吧,让我好好休息,恢复体力。”

    龟千一叹了口气,看着渐渐变凉了的药汤,唉声叹气道:“公主,你后悔放了那些罪人吗?”

    “有什么好后悔的,放也放了……我又不是不知道后果。”夕若低声道:“他们本来就不是上战场的年纪……轩辕宫又怎样了,是谁规定了轩辕宫的子弟,就必须要受这种宿命之苦?他不放……我放!”

    “公主,其实你父亲每处决一人,心中也在滴血。你当他真的忍心看着那么一张张年轻的脸容,就这样背负着宿命,葬身在异魔的口中?”龟千一叹气道:“但这是铁例,你爹他…他也是身不由己。他不能坏了宫内的规矩。”

    “我知道啊。”夕若幽幽道:“我知道,他流泪最多的地方,就是在那罪人坟前,当他只有自己一个的时候。爹爹……爹爹他是不能犯错的,那么……就让我替他犯错吧。”

    “你们父女啊……”

    ……

    ……

    啪——!

    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仿佛已经变得麻木……不知道为何会想起那件久远的事情。

    镜中,一切似乎没有改变。

    ——你什么也做不到。

    这句话,一遍遍在耳中,脑中,心中响起,像是刻入了骨中的咒语。

    “真龙的力量能够让你无敌于当世,你改变得了世界的格局但你改变不了人心。你想要改变人心,当望还是从封龙石中走了出来,百万人还是死去,这个国家还是乱了……你什么也做不到。”

    击打没有停止,龙夕若从失神又到了恐惧,尸山血海在她眼前如浮光掠影。

    “他们没有错,他们为了生存。他们也没有错,他们同样也只是为了生存。而你,继承真龙之力,同时也继承真龙的宿命,时代在变迁,人族妖族衰落又败落,你只能站在兴旺的一边,你妄图平衡两边……妖族尊崇你,人族敬畏你,可你,什么也做不到。你不敢偏帮人族,你也不敢眷顾妖族。无敌当世,你还是什么也做不到。”

    “别说了……”

    “你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弱小,你比他们更加的懦弱,你也比他们更加的胆小,你无为而治,冷眼看着道妖与人族的自我发展,不是因为你高高在上,只是因为你什么也做不到……因为你做什么都会错,人族会指着你,妖族会怨恨你。你害怕,所以你什么都不敢做。”

    “住口!!!”

    “没有人可怜你,因为都觉得你理所应当。因为你拥有的是无敌的力量,因为你是神州的守护者……神州的守护者怎能不强大?神州的守护者不能输,神州的守护者更加不能犯错你需要聪明,洞察世情,你不能高高在上可你只能高高在上,这样才能符合所有人的期盼……然而,你什么都做不到。”

    “混蛋!!混蛋!!混蛋!!我杀你了啊!!!”

    “你不能真的杀了谁,因为你在他们心中近乎圣。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背后都有无数的声音在议论着你,那些或者聪明,或者自以为是,或者自命不凡,或者不可一世,或者只是逞口舌之利,或者君子,或者小人,无数的议论,无数的标准都是给你。你不能反驳,因为你是真龙,所以你……还是什么都做不到。”

    “你到底,想要我怎样!!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能动了,仿佛没有意识到……她猛然撑起了身来,双手去抓住了洛邱的衣领,“你以为我愿意!你以为我愿意!!你以为我愿意!!你以为我愿意!!我走一步是错,我说一句是错,我连呼吸也有罪,我就不应该存在对吗!!”

    “那你愿意什么。”洛邱轻声问道。

    “我也想什么都不做,什么麻烦的事情都别来找我!神州真龙?去你妈的!!我也想宅在家里一天到晚看电视剧!我也想当键盘侠,乱逼逼不用负责任!!我也想找个男人!!我也想只是当一个普通人醉生梦死!!!你以为我不想!你以为我不想!!你以为我不想!!!”

    她一下下用尽力气去捶打着洛邱的胸膛,“我都想啊……我都想的啊!!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为什么要打我!!你凭什么打我!!你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啊!!!”

    愤怒的声音中,有着弦丝颤动时候的低哑,小小的她抓紧着洛邱的衣服,低着头,从有力到无力,一下下的去捶打他的胸膛,“凭什么……打我……”

    “你愿意,用真龙的力量,换来你想要的一切吗。”洛邱轻声问道。

    龙夕若一下子停了下来,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泪水滴落,滴落之后融入了这个男人的衣服当中,她缓缓地抬起了头来。

    “愿意吗。”

    她缓缓张开了口,喉咙间仿佛有什么想要冲破而出……这句话,好像是好多好多年前,那一碗放在了自己面前的血参药汤。

    “愿意吗。”

    声音不到,传达的地方是心中,那个好多年轻,在冰河中浸泡着的她的耳边。

    “我……”龙夕若嘴唇微动。

    此刻她与洛邱四目相投……这个拥有者比真龙传承更加强大力量的男人,这个只要愿意,才是真正能够一念就改变世间,颠倒众生的男人。

    无比的强大,似是另外一个的她……无论如何的事情都拥有解决的能力。

    完美。

    无暇。

    “愿意吗。”

    她猛然打了个激灵,冲到了嘴边的话,瞬间消失无形——她猛然抓起了洛邱的手掌,用力地咬了下去。、

    咬着的同时,死死地看着这个男人的双眼。但洛邱却撤去了所有保护自己的力量,任由她把他的手掌咬出血来。

    “我最多只能坚持十秒。”洛邱低声道:“十秒之内就要松开了,龙小姐,不然我恐怕你会受伤的。”

    十,九,八,七,六,五,四……

    他和她还是四目相投着,龙夕若能够看见这个男人眉宇间有着一抹痛的神情……他却在忍耐着,但目光还是那样的温柔。

    她知道他其实一向都十分的温柔。

    三。

    二。

    一。

    放开。

    ……

    “把我……恢复回来。”龙夕若一下子从洛邱的身上爬了下来,看着自己越发让自己感觉到心慌的男人,“你之前说过的,别想要不承认。”

    “当然。”洛邱微微一笑。

    此时,他手掌上见骨的伤口,一点点的恢复回来,那些蔓延出来的鲜血,也一点点倒流回去,甚至染在了龙夕若唇上的鲜血,也一点点分离回归。

    手掌又一次洁白如初。

    他身上,有着一层看不见的,也仿佛不可能打破的东西……这一刻,她确切地感受到了——感受到的,还有那股来自大地的力量,无穷无尽。

    衣服没有因为身体的变化而出现任何的破裂,而是伴随着身体的恢复,衣服也一点点地在改变着尺寸。

    当她还原到了原来的她的时候,她毫发无损。

    “龙小姐的状态看起来好多了。”洛邱从椅子上站起了身来,“那么,我就不打扰了。”

    洛邱微笑着从龙夕若的身边走过。

    “等一下。”

    “还有事情吗。”

    龙夕若咬了咬牙,转过身来,“是不是苏子君这个臭丫头让你来的?”

    洛邱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指了指那放在桌子上的蛋糕,“别浪费了,难得做出来。”

    看着洛邱走出了门,快要消失在走廊处,龙夕若跺了跺脚,怒道:“王八蛋!!!别以为这样就能扯平!!!对我做了那种事情,你以为咬一下就能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我不放放过你的!!奸商,王八蛋,混蛋,臭男人!!”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这句话放入心中,就这样看着他完全离开……然后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