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88)—劣根性

    洛邱知道眼前的一切都不具有实体的,但这并不造成他与西塞罗之间的沟通……或者说,即使是实体,恐怕也没有这里的真实单纯就感觉而言。

    庭院中,忽然一只蓝色的小鸟张开了翅膀,飞到了回廊之上。小鸟落在了西塞罗的肩上,似是觅食一般。

    西塞罗微微一笑,肩膀上的小鸟似乎被惊动了,一下子飞开下一刻,它来到了洛邱的面前,洛邱举起来了手指,这小鸟便停在了他的指节处。

    有重量从手指传来。

    “这种鸟叫做蒂蓝。”西塞罗微笑着道:“在我们的民族当中,它象征着探求,一往无前。”

    洛邱看了一眼西塞罗,发现他身上衣袍之上,就有用蓝色丝线绣出来的这种小鸟展翅的团。

    “这算是我们那里学会的标志吧。”西塞罗注意到了洛邱的目光之后,才随意地道。

    洛邱点了点头,从见面开始,西塞罗就给洛邱一种知识渊博的感觉……学者,倒是一种十分贴切的称呼。

    “西塞罗先生。”洛邱这会儿让手指颠了颠,蓝色的小年,此时直接从他的手指处飞走,看着这小鸟飞舞的姿态,“你似乎能够知道,我会到来?”

    “嗯,与其说知道你会到来,倒不如说,只有固定的某些才能到来。”西塞罗微笑道:“其它的家伙或许总有能够知道他们未来行踪的方法,但是你的话……恐怕是做不到的。”

    “你说,固定的某些?”洛邱侧着头,看着西塞罗的双眼。

    哪怕只是残留的意识,但洛邱相信,残留意识能够找出这样逼真的一个庭院的西塞罗,情感也应该是真的它并不仅仅只是一段固有的记忆,而是应该能够不断地思考。

    “嗯,作为根源的唯一正统代理人,按道理来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或者说,应该是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向你询问。”西塞罗也直接看着洛邱。

    洛邱则是摇了摇头。

    西塞罗此时诧异地张了张口……他沉吟着,眼神并没有任何掩饰地露出了疑惑,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缓缓开口说道:“根源是唯一的,但通往根源的方式并不是唯一。但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在达到根源之前都会出现一个停留的地带。我们姑且把这个地带称之为‘零点领域’。”

    “零点?”

    “没错,零点。”西塞罗点了点头,“正与负的平衡点,正与反所能够同时存在的地带,是达到根源之前,最后的地方只要达到了‘零点领域’,都将会被视为根源代理的候补。将会拥有行驶部分根源的权力……怎么,你有不明白的地方吗?”

    西塞罗所见,洛邱此时显得相当的平静。

    洛邱摇摇头道:“我能够明白很多事情。在进入这个蓬莱宝库之前,我对这部分的知识一无所知。但伴随着停留的时间越长,这方面的知识就越发的清晰起来当我来到蓬莱宫之后,我就已经清楚了你和我之间的某些联系……但我暂时没有办法很好地表达这种状态,或许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为‘当一个新的知识点出现之后,会自动填充这部分的空白,以至于在一瞬间就能够理解’……我所暂时理解不到的,是这种状态的本身。或者说,它的本质是什么。”

    “真是让人羡慕。”西塞罗忽然叹了口气,“不用疑惑,这是根源所赐予你的能力……嗯,在往后的主世界中,有不少的神学观点,都说神灵是处于全知全能的状态当然,这种学说本身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所理解的神灵,事实上也没有达到这种程度。只要达到了‘零点领域’,就会知道,真正意义上的全知全能,只有根源。你会对于这种状态感觉到疑惑,只是因为你代理的时间太短……生物的知性还不足以让你彻底适应过来。不过时间长了,你自然就会习惯了……不过一旦习惯了,恐怕也不是一件好事。”

    说到这里,他看着洛邱,正色道:“当你的视界之中只有黑与白,当一切都变得简单,当所有的疑惑都被解开……一切对于你来说,宛如空白,以至于你失去了所有追求之物。因为,从开始你就已经是时空起源与尽头最富有的,但也可以说是最一无所有的个体。”

    洛邱不由得笑了笑。

    西塞罗对此感觉到好奇。

    洛邱便自嘲着道:“我们这里有一句谚语,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任何在挣扎着的个体,恐怕没有一个是不想能够达到你我这种程度的……而反过来,已经达到的你我,却在讨论着它的无趣与贫穷。”

    西塞罗道:“挺正常的一件事情……不了解,以自己的意愿强加,或者是情感的代入,都可以说是人类这种族群的天性。甚至是我,也不免会产生妒忌的情感,想要更进一步,看看成为正统的代理人之后,一切是否又如同我所想象的……事实上,对于千辛万苦才达到‘零点领域’的我们来说,你…又做了什么呢?一种不可思议的幸运降临吗?”

    洛邱坦然道:“前面的老板,显然是想要让我做些什么……但为什么是我呢?我想,这应该是会接下来去努力的方向。”

    “你来到我这里,其实并不能解答更多的问题。”西塞罗摇了摇头,“在‘零点领域’的竞争中,我显然是失败者,不得已之下只能够躲到这个半弃置状态的早期主现世。后来甚至被自己从前的一个学生暗算,如今就只剩下这最后残留的意识。”

    “你怨恨你的这位学生吗?”洛邱好奇问道……他知道这为学生就是如今蓬莱宝库的制作者。

    西塞罗却道:“德克雷亚在从前,我众多的学生当中,也算不上是杰出,甚至可以用平庸来界定……但他反而是留在我身边最长的。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洛邱不由得想起了大学中能够留在教授身边的两种不同的研究生,一种是才华足以胜任的,一种才华不够,但用任劳任怨来弥补的。

    “我想,你的这位学生,应该是比较勤奋的类型吧。”

    西塞罗点了点头:“确实,不管怎样枯燥的工作,别人避之不及的工作,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完成以后,也不提任何的要求。怎么说呢,不能说他的本性很好,只能活他很摸得清楚我的性格。不要奇怪,在达到‘零点领域’之前,我也只是芸芸众生的一员,该有的劣根性一样不少,也是喜欢听话的人。”

    “我有些时候也会。”

    他与西塞罗对视了一眼,随后相视而笑。

    “哪怕是我在争夺失败,生命走到了尽头,德克雷亚也依然是坚持留在我身边的。”西塞罗此时微笑着,仿佛说的并不是他的故事,“其实我很清楚,德克雷亚留在最后,也只是为了得到我的遗产……事实上,在最后的一刻,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想要看看他到底能够做到什么地步的想法。如果他能够达到预期的话,我甚至想,或许把我所得到的,转赠给他也未尝不可。”

    “他成功了吗。”洛邱好奇问道。

    “没有。”西塞罗摇了摇头,“因为我同时也存在着不想让他成为幸运儿的想法……那些我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为何要交给一个只是以此作为目的,而在我身边任劳任怨的人呢?”

    “劣根性?”

    “我们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西塞罗点点头道:“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始终无法突破‘零点领域’,更进一步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像是德克雷亚一样?如果让我伺奉在正统代理人的身边,直到某一天,他愿意把一切转赠给我。生命的最后,我才发现,我其实和德克雷亚本质上是一样。所以出于对自我的厌恶,我十分残忍地拒绝了他后果也是显而易见的,他成为了我生命最后的终结者……在无边的愤怒当中。”

    “他已经苏醒过来了。”洛邱忽然道。

    “他应该是要苏醒过来了。”西塞罗道:“虽然我的本我没有办法做到把一切直接转赠给他,但如果让他经历一些考验,让他得到的过程曲折一些的话,我似乎会比较能够接受。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上一代的正统,居然会出现了更换。并且,更换似乎并不止一次。”

    并不止一次?

    洛邱诧异地微微张开了口……前任之上,还有一个?

    “我可以问你一下,你所认识的那位正统代理人,叫什么吗?”

    西塞罗好奇道:“作为现在正统代理的人,还需要问别人吗?”

    洛邱坦然道:“大概是你所说的劣根性吧,能省一点就是一点,能占便宜的话……我也不会抵触。”

    西塞罗深深地凝视着洛邱,好久了,才缓缓道:“卡拉法尔,曾经…永恒国度的皇帝陛下。”

    ……

    ……

    坠落的巨大球体,一瞬间砸在了下方转动的金属巨柱之上,这顿时让它坠落的轨迹发了变化。

    德克雷亚伯爵眼中闪过一丝烦躁,在触之可及的情况下,眼睁睁失之交臂的感觉自然十分的不好受但德克雷亚伯爵此时却极快地更改了自己的方向。

    但是让德克雷亚伯爵想不到或者说它此时根本没有去留意的是,那被试作型盖亚钉在住了的创造身躯,在这瞬间突然间破碎类!

    化作了一片片的光,如同被打碎裂了的镜子……

    与此同时,在德克雷亚伯爵即将要抵到坠落球体的瞬间,它的身边,一缕缕的金光凭空出现,继而组合……组合成为了全新的创造身躯!

    “什么!”德克雷亚伯爵此时不由得大惊!

    创造身躯此时却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伸出手来,直接冲破了德克雷亚伯爵的屏障,抓住了它的脖子!

    “你……”德克雷亚伯爵此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

    “去死吧!”

    创造身躯此时直接掐着德克雷亚伯爵的脖子,带着它狠狠地撞到前方的金属墙壁之上!

    创造身躯就这样,把德克雷亚伯爵的身体按在了金属墙壁之上,一路涂上!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你这该死的龙种!!!啊!!!!”

    “烦死了!一口一个龙种!!!”创造身躯此刻暴露,身上金光大作,“别一脸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说一些别人根本听不懂的事情啊混蛋!!自嗨也给我有个限度啊!!!”

    “龙种!!!”德克雷亚伯爵此时怒喝了一声。

    它的身体在这瞬间直接气化,变成了一缕黑烟,从创造身躯的手中逃脱了出来这诡异的能力,让创造身躯……让龙夕若自己想起了俱乐部的黑魂使者!

    就差一点……差一点就可以让这域外入侵者杀死!

    “盖亚!二级限制解除!”德克雷亚伯爵此时咆哮着,“谁也不能阻挡我!就算你是西塞罗的遗产……也不可以!!!”

    啊!!!

    此刻,一道凄厉的惨叫声,竟是如此的响亮,以至于让人头皮发麻……只见此时,上下,四周,仿佛一瞬间变成了雷池!

    恐怕的雷霆,纷乱地四射而出,击打在四周,仿佛要把这一切都毁灭了似的……而这一切的源头,赫然是试作型盖亚!

    此刻的试作型盖亚,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似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惨叫声,就是从它的口中发出!

    在试作型盖亚那恐怖的雷霆的散射之下,神州真龙的创造身躯,瞬间被劈了下来……这已经彻底超出了创造身躯所能够承受的程度!

    就在试作型盖亚陷入了疯狂似的,疯狂地攻击着一切的同时,德克雷亚伯爵,也终于来到了巨大球体之上!

    这球体在坠落之后,最终卡在了一处平台之上!

    只是,让德克雷亚伯爵无比惊恐的是,试作型盖亚的攻击不分敌我此时,一道巨大的雷霆,沿着金属的墙壁一路移动而来,竟是直接劈在了巨大的球体之上!

    轰隆隆!!!

    巨大的球体在这瞬间,直接炸裂!!

    “不!!!”德克雷亚伯爵发出了惊怒的叫声!

    直接炸毁的巨大球体之中,突然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光球冲出。

    “阿赖耶之书!”

    德克雷亚伯爵一看,便不顾一切地想要抓住这个金色光球!

    嘭!!!

    可就在此时,旁边的金属墙壁突然间炸开,只见一道娇小的身影就这样从这破口当中走出!

    那从巨大球体中炸出的金色光球,一下子抛到了这到娇小的身影面前……被她下意识地抓在了手中。

    赫然是……一路莽进来的苏子君!

    此时,她的手上,还提着了一个被打残了的战斗型盖亚!

    “喔……好热闹啊?”苏子君眺望了一下,随后举起手上突然抛向自己的光球,皱着眉道:“这是什么东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