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祖宗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此地已经人去楼空,四周静谧,加之浓雾缠绕,甚至还能够隐约看见人们匆忙离开来不及收拾的混乱。

    大概对于胆,深入到这种地方,会是一种十分挑战神经的事情当然,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

    而显然,此刻行走在这里的,并不是普通人公孙无我,以及……宫繁星。

    “幸好这附近并没有太多的改变。”公孙无我看了看四周,颇为感叹道:“真没想到,这样一晃就已经五百年的时间,我记得这里从前有一颗大树。”

    宫繁星白了这大伙子一眼,“现在可没有让你悲伤春秋的时间……尊上的气息若有若无,这数百年的时间为何弱了这么多?”

    “到了。”公孙无我皱了皱眉头,却是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去。

    浓雾中,此乃一种古老的大宅,大宅的门牌上,所写着的则是‘宋府’二字……宋家的祖宅!

    二人直接破门而入,一路做来,直接走到了宋家祖宅的荒废后院处的一口古井之前。

    在下去古井之前,公孙无我皱起了眉头,“应该不久之前还有人住过一段时间。”

    “屋子应该被翻新过。”宫繁星飞快道:“可能是尊上的后人回来过……不过看这浓雾的情况,应该是避难去了。”

    公孙无我点了点头,随后率先跳入了古井之中,宫繁星随后。二人很快就落到了古井的底部。

    二人点亮了古井内的机关,照亮了四周,并且异常熟悉地在古井当中穿行……伴随着穿行古井底部的庞大建筑,二人的脸上也有了一抹凝重之色。

    因为,他们已经发现了这古井之下的建筑内,曾经有人活动过的痕迹若说宋家的祖宅有人活动过,是宋家的后代,还算合理的话,那么古井底部也有人活动的痕迹,就显得十分的诡异。

    当然,已经过去了五百年的事情,虽说什么都有发生的可能。可这古井底部的活动痕迹,分明就是最近才出现的,甚至二人还判断,是发生在宋家祖宅也有人活动的同一时间。

    宋家的后代发现了这古井当中的秘密了吗……可却又不像是。因为这口古井底部建筑的最深处,并没有人侵入过的痕迹。

    “怎么回事,这里的地脉灵气怎么弱了这么多?”宫繁星终究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而此时,二人也已经深入到了最深处,亦是最重要的地方一口石棺所在的墓室当中。

    “恐怕断了已经有些年头了!”公孙无我此时皱着眉头,“难怪尊上的气息如此的虚弱……”

    说着,公孙无我便深呼吸了一口气,神色肃穆地走到了石棺的面前,双手把石棺的棺盖掀开。

    只见那石棺当中,一名身穿黄袍的中年,脸如枯槁,一股浓浓的死气,也伴随着棺盖的打开,而汹涌而出。

    宫繁星,公孙无我,都是曾经当世搞动过风云的天之骄子,一身修为也算是震古烁今,死气的侵袭并没有为二人造成多大的困扰。

    “尊上的神魂太虚弱了,近乎干枯!”宫繁星此时脸色一惊,“无我,你我二人,一人一份,先为尊上补充一点魂力,不然尊上仅存的灵智可能也不能保住。”

    公孙无我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因此二话不说,就抬起了那石棺中黄袍男子的手臂,手掌对着手掌,开始输送魂力。

    人有三魂七魄,人若是丢失三魂七魄当中的任意一魂一魄都会得到失魂之症状,轻则变成懵懵懂懂之人,重着昏迷不行……如非功参造化,谁也不敢轻易去动用魂力。

    宫繁星此时也同样施为,也以手掌抵住了黄袍男子的另一手掌。

    一丝丝的白烟,过不了多久之后,就缓缓从二人的额头之上冒出……只见二人此时满头大汗,但脸色却如差红。

    这一输送,就是半天的时间……直到力竭,二人才不得不各自松开黄袍男子的手中安。而二人此刻的模样确实不好看,显示大病初愈之人。

    反观那石棺中的黄袍男子,此时则是气色红润,仿佛年轻的几岁的模样。而他,此时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见这黄袍男子醒来,宫繁星与公孙无我齐齐走到了石棺的下方低头跪下,“恭迎尊上醒来!”

    两人的声音不大,但这黄袍男子却是听得十分的清楚……只是他初初醒来,目光却十分的散乱。

    醒来的他,此时低头看着手上所拿之物……一块玉如意,良久良久,他才缓缓地张开了嘴唇,发出了沙哑的声音,“朕……睡了多久了。”

    公孙无我与宫繁星对视了一眼,公孙无我便飞快道:“尊上,自我与繁星进入蓬莱以来,这外界已经过去了五百年的时间。而当今,似乎已经不再有皇朝,而是一种叫做政府的新权力集体。”

    “五百年?”黄袍男子皱了皱眉头,这个时间似乎出乎了他的意料似的,只见他似乎在极力地回忆着什么,“好像有谁来过,对朕说过了一些什么……类似的话。”

    “尊上,我与无我进入您寝宫之前,看见上方大宅有人活动的痕迹,很有可能是您的子孙后代曾回来过。”

    黄袍男子点了点头,扭头看着墓室中前方上写着‘宋长庚’的一块灵牌,“不错,朕的皇朝有神州十二祖龙脉之一庇护过,千年皇族,血脉不断。”

    “尊上,当年我与繁星离开之时,此地的大阵还运作正常。按理说,在大阵的作用之下,这泰山地脉的灵气,应该源源不断地用来滋养尊上的神魂……为何,为何尊上的神魂竟会衰弱到这种程度?若非我与繁星及时敢来,恐怕尊上的神魂再过不久就会……”

    “朕也不知。”黄袍男子摇了摇头,“忽然之间,地脉灵气就被切断了,朕只能靠沉睡意识,来降低魂力的消耗……对方也只是切断了魂力,颇有些让朕自生自灭的意思。你二人,为何拖延了五百年才回来?”

    “尊上有所不知!”公孙无我飞快道:“当年,等到尊上赐予的钥匙,我与繁星得以进入蓬莱。不曾想到,这次行动,被一名剑修得知。他名为太白,人称青莲剑仙,是人间当中只是问道境,却拥有着道果境攻击力的绝世之才。太白与我二人一同进入了蓬莱,可不料这蓬莱当中也已经发生了大变。我与繁星在蓬莱中被困了几年,早前才得以脱困而出。然而已经天上人间……这蓬莱之中,与外界的时间流速竟是不一样!”

    黄袍男子默默地听着,似乎是在分辨公孙无我话中的真实性,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开口道:“如今,那太白人呢?”

    “当初在蓬莱,太白大闹了一场之后,就不知所踪,生死不知。”宫繁星接着把他们与江左偶尔,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简单地说过。

    “当年,朕逼不得已,只能在此苟延残喘。其后朕把自古流传下来的蓬莱钥匙交给你二人,为的就是让你们前往蓬莱,为朕从蓬莱仙人手中获得一份重生之法。”黄袍男子缓缓叹了口气,“看来,这颠倒阴阳,死而复生之事,确实是千难万难……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

    这话说完,黄袍男子却轻声咳嗽起来,神色颇为的痛苦……他只是以神魂在支撑身体,然而这身体早就生机断绝,仅仅只是一副皮囊……一直都在枯萎着。

    “尊上!”公孙无我二人连忙上前。

    黄袍男子却摆了摆手,沉声道:“如今再觅一地,滋养朕的神魂已经来不及,为今之计,只有让朕的子孙后代,为朕尽一份孝道了……朕需要,赵家血脉的新鲜血肉。”

    “可这外边,如今受到‘四季琉璃书’的影响,浓雾漫天,方圆数百里内已经如同死地一片,神州道妖两界似正在谋划着什么重大之事,这当中甚至还有轩辕宫的影子……”宫繁星不得不提醒道:“还有此番蓬莱宝库中的诡异变化……又人海茫茫,尊上的子孙后代是生是死,我二人实在不知……”

    “无妨。”黄袍男子摇了摇头,“既是朕的血脉,朕自然能够感觉得到……往东走去吧,朕能感觉到,他们就在不远的地方。”

    公孙无我与宫繁星点了点头,“那么,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吧!”

    绝对不能让这黄袍男子死去……因为他一旦死去,就等同于自己都会失去他们的神魂,都是被绑定的。

    一旦这黄袍男子的神魂灭去,就等于自己的神魂也会一同灭去……救他,等于是救自己。

    ……

    ……

    浓雾行走当中,宋昊然忽然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看着某个方向。

    这停下的举动,让他身后的几名宋家的保镖俱都是紧张地拿紧了手中的武器,全服精神地感受着四周的一切。

    他们的身上,都有被植入了一种叫做真力的奇特力量。这种真力,会自动运行一种名为‘天视地听’的特殊能力,大大地增强了他们的感知,并且还能够让他们‘看见’一定范围内浓雾的事物。

    这种感觉,就像是带上了夜视镜一样当然,如果不是浓雾中电子仪器失灵的话,大概也用不着这种所谓的‘天视地听’之术。

    这是初阳公主为几人打入的真力,宋昊然可还做不到这样而这,也就是初阳公主口中,当初大秦铁骑在长城之外斩杀异兽时候所使用的法门。

    这种术不会一直维持,当众人体力的真力消耗干净之后,就会自动消失……下一次还想要使用,就只能在输入真力。

    嗯,把初阳公主当作是充电宝,差不多就是这种意识宋昊然当时是这样的觉得的。而在得到了浓雾中行走之法后,他很快就留下了一部分人保护老爹和宋樱,自己这是带着其余的,深入浓雾中,寻找失散的其他宋家战士。

    “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宋昊然有些异样,初阳公主皱了皱眉头她和宋昊然依然相隔了三米的距离。

    如今宋昊然对于距离的把控远超从前,这个三米的距离,从来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这让初阳公主心中颇为不满,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宋昊然摇摇头道:“说不上来,但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修武或是修道,功力到了一定程度,也会偶尔出现心血来潮。”初阳公主淡然道:“或许是与自己切身相关,或是与自己的亲人切身相关。”

    宋昊然皱眉道:“公主的意思是……我的父亲和宋樱会遇到危险?”

    初阳公主目无表情道:“兴许是你自己会遇到危险……这浓雾本来就古怪。”

    宋昊然耸了耸肩,但还是吩咐下去,让两名暂时,先返回老爹和宋樱所呆着的宾馆,自己这是在原地等待。

    他们出来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大概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去一回,也用不了多久的时间。

    此时,宋昊然看着盘坐地上,似在凝神静气的初阳公主,忽然笑了笑道:“公主说,只有功力到了一定程度,才会出现心血来潮……这么说来,我的功力也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初阳公主淡然地看着宋昊然,“昔日大秦帝国,武艺最低的骑兵长,功力也比你高深……他们数十年如一日苦修不辍,岂能是你这只是修了一两天的可比?简直愚不可及!”

    可宋大少是谁啊。

    那一身的厚脸皮功力简直是这会儿体内‘通天浮图’修为的成百上千倍以上。只见宋大少眯着眼笑了起来:“公主殿下,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这冷淡的样子很性感啊?”

    “登徒子!”初阳公主冷哼了一声。

    这男人不仅无赖,甚至不知廉耻,世上怎会有如此之人……还是帝王之相!简直是天瞎了眼!

    “我说真的。”宋昊然微微一笑道:“这冷淡的性感,看得我都有点心动……心动得想要把你介绍给洛邱了。咦,好像真的可以考虑一下,总感觉他那种百搭的性格,也能够和你相处得来啊?”

    “洛邱?”初阳公主皱了皱眉头。

    她初初醒来,对身边的事情看似不在意,但都记在心中……这个名字,隐约地在宋家人口中,已经听过了几次。

    似乎这是整个宋家都十分在意的一个人。

    “是一个会很安静听我说故事的人。”宋昊然此时满脸笑意,“真的是很得人喜欢呐……哎呀,只可惜我是男的。”

    初阳公主……公主殿下此时目光古怪地上下打量了宋昊然一眼,随后皱了皱眉头,颇为认真道:“龙阳之僻,自古以来就有,想不到你竟然……”

    宋昊然哈哈大笑道:“如果男人温柔起来胜过女人,自然也没有你们女人什么事情了啊,对不对?”

    公主殿下顿时恶寒。

    宋大少再次哈哈大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