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91)—已经是一条死狗了

    当龙夕若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金属桥的桥面之上,一瞬间冒出了一根十字桩。

    十字桩有着庞大的吸力,她的身体一下子被吸附到了十字桩之上。

    不仅仅如此,包括苏子君在内,所有金属桥头之上的,此时都被这样的十字桩給困着……仿佛正在等待着处刑的囚犯。

    龙夕若用力地挣扎了几下,无果。

    下方,巨大的球体此时缓缓升上,回归到它原本的位置。

    至于德克雷亚伯爵,则是站在球体之上,注视着一切。

    终于,巨大的球体回归到它原来的位置,而已经偏移了的金属柱,也同样回归到了原本的位置,并且重新启动。

    德克雷亚伯爵,此刻握住那名为阿赖耶之书的光球,脸上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它的左手,那一块白骨的手掌,此刻显得诡异无比。

    “很快了。”

    德克雷亚伯爵轻笑道:“很快,这个003主现世的一切都将会为我服务。”

    下方金属桥上,龙夕若等略显得惊慌地看着此时的德克雷亚伯爵,由衷地感觉到了一种恐惧之意。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龙种!”

    德克雷亚伯爵诡笑道:“告诉你也无妨……接下来你们将会成为见证者!见证我成为伟大!此物,名为阿赖耶之书……”

    德克雷亚伯爵把手中握着的光球伸出,“当然,它在这个主现世可能有许多不同的称呼……你们所在的地区可能会称之为‘天道’,别的地方也会把它称为‘死海文书’……至于我们,则是更加习惯把它称为阿赖耶之书。”

    “天道?”苏子君此时冷笑了一声,尽管此时的处境并不怎样的好,“你说你把‘天道’握在了手中?你怕不是石志乐!”

    德克雷亚伯爵并不在意,淡然道:“当然,它自然不会是真正的‘天道’……但是在你们这里,它和天道也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它就是你们这个世界的天道——你们只要清楚,现在003号的阿赖耶之书在我的手上,这个主现世的历史,可以任由我改写就是。”

    龙夕若猛然一怔,仿佛想到了什么,随后脸色剧变。

    至于苏子君此时则是愕然道:“改写历史?改写历史需要这么大的动作?”

    历来,历史的改写,苏子君实在是看的太多——每次皇朝的更替都有着这部分的操作——或者说,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来书写。

    德克雷亚伯爵此时可怜般地看着苏子君,微笑道:“我所说的改写历史,可和你认知当中的那种人为的掩饰和扭曲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这里的历史,你可以理解成为,不管是虚构的,或者是扭曲的,都将会借由阿赖耶之书,变成真实存在——我可以一瞬间,成为整个世界无数年来,统一并且唯一的神!所有人都将会狂热地信仰我,会心甘情愿地为我献出所有的一切——因为,他们的意识,会自诞生的一刻开始,就被世界上已经形成的世界观深深影响!所有人,他的人生自诞生的一刻起,就知晓我的存在,一直‘接受’着敬畏我,信仰我的教育!”

    “所有人?”苏子君听罢,不屑地冷笑一声……这个世界,七十多亿的人口?

    “很快你们就会明白。”德克雷亚伯爵摇了摇头,“我与你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就算你们当中有掌握了较高层次的力量方式也好,然而……文明的断层就是文明的断层。”

    说着,不再理会金属桥上的一众,德克雷亚伯爵的身体,开始缓缓地沉入了巨大的球体当中。

    “啧!这变/态!”苏子君用力地挣扎了几下,然而……无果。

    “这家伙说的,可能是真的……”不料龙夕若此时却声音有些颤抖,“我的传承记忆中,似乎真的存在这种东西……”

    苏子君猛然看来,无比诧异地瞪大了眼睛,随后疑惑道:“你……你是谁啊?”

    龙夕若:……

    ……

    巨大的球体当中,德克雷亚伯爵脸上依然有着愉快的笑意。

    怎能不愉快呢?筹划了如此多年的计划,眼看就要达成!

    它把手上的阿赖耶之书放到了球体之内的一根圆柱之上,沉吟道:“虽然阿赖耶之书从得到之后就不完整,不过用来修改中近代的历史也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说着,德克雷亚伯爵又把手掌按在了另外一根圆柱体之上,低声道:“主机,重新登录,变更最高权限者,修改为现在的我!”

    此时,上下两根的金属巨柱,疯狂地转动着,伴随着球体内不停地闪烁着一阵阵的彩光之后,德克雷亚伯爵脸上的笑意更为的浓郁了。

    “很快了……修改了历史之后,这个世界就将会为我而呼唤出根源……整个世界都将沦为我的献祭之物!”

    德克雷亚伯爵此时闭上了眼睛,时刻地感受着那种梦寐以求的力量,仿佛就在身边的感觉,忍不住又轻笑了起来。

    然而!

    德克雷亚伯爵的笑意戈然而止——它的脸上瞬间呈现出了痛苦之色。

    它的身体,此时竟是开始雾化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散开……黑雾化的它,在实体与气体间来回地变化着,德克雷亚伯爵一下子惨叫了一声,摔倒了下来。

    “怎么回事……”

    德克雷亚伯爵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看着那融入了体内的白骨手掌,颤抖不已。

    “该死……竟然是根源的反噬!!可恶……果然这副身体的异体之源持有率,支撑一只手掌已经是极限了吗……太阴子!!你这废物!!单凭这么一点点的异体之源,我如何能够完整地吞噬掉西塞罗!接受他的一切根源之力!!可恶!!!”

    德克雷亚伯爵此时手扶着圆柱,艰难地爬了起来,“不行……我需要更多的异体之源,更多的异体之源!不然,根本不足够启动阿赖耶之书……”

    球体之内,此时疯狂地浮动着大量的蓝色屏幕——终于,德克雷亚伯爵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找到了!异体之源持有率百分之七十九点六四……很好!”

    德克雷亚伯爵迅速屏蔽掉了其余的屏幕,看着唯一飞到它眼前的屏幕之上的映像——那是一名带着围巾,手拿着长剑,正在破开道道金属墙壁的青年。

    “这才是……应该完成契约的黑魂使者!可恶!!居然阴差阳错……”德克雷亚伯爵此时咬了咬牙,“不过,没关系!”

    只听得德克雷亚伯爵狞笑了几声,撑着不断承受着反噬,在崩溃与稳定间变得极为脆弱的身体说带来的痛苦,以手掌狠狠地拍打在了圆柱体之上!

    “修改攻击目标,最优先选择……”

    ……

    与此同时,远在万素池中,正在打印当中,并且打印的进度已经达到了99.9%的特种战斗型瓦尔基里级盖亚的进度,瞬间跳跃成为了100%!

    只见那七彩的万素池中,万素疯狂地沸腾着——瞬间,几乎彻底蒸发了般,万素池水位急速地下降着——几乎已经见到了池底!

    而那中央处,七米多高,宛如巨人般的瓦尔基里级盖亚,则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接受……指令】

    它一步从万素池中走出,直接冲破了打印台,随后一腿踏在了那台最初被唤醒过来的战斗型盖亚的身上,直接把这台战斗型盖踏灭!

    【La——!】

    特种战斗型,瓦尔基里级此时张口了嘴唇,发出的是宛如宣叙调般高亢且极具穿透力的声音!

    【La——!】

    瓦尔基里级此时浮动起飞,一下子冲破了万素池所在的这巨大的空间!

    ……

    ……

    不仅仅被夺取了黑魂之身,并且变成了无用的废狗,身边还跟着两个大魔头,应该如何才能够苟主?急,在线等……什么的自然是不可能的!

    倒是叫做江左的这个年轻道人一路双手抱着自己,让太阴子尚且能够在不幸当中找到一丝的安慰感。

    但太阴子还是抵死不从,愣是一路上装傻充愣,一声不吭,默默地看着宫繁星与公孙无我这俩大魔头的行动。

    师尊曾来到蓬莱宝库当中,留下了青莲剑歌之后消失不见,而宫繁星与公孙无我却神秘出现……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中实在是百思不解的太阴子,忽然感觉鼻子似乎有些痒痒的,感觉好像有谁在背后咒骂自己是辣鸡一样……嗯哼!

    “就是这里了,其中一个被屏蔽掉,查看不了的地方。”宫繁星此时停下了脚步。

    这金属走廊,与之前碰到的甚至有些不同——而眼前这一扇巨大的金属门,更是不一样。

    它四周充斥着繁复的花纹,而在门的中央,更是刻着一个巨大而复杂的图案……似乎像是某种纹章。

    威严,庄重,让看见它的众人,俱都是不自已地走了走神!

    “这么多地方,唯有这扇门出现这种纹章,看来这门背后,一定有着不得了的东西啊。”公孙无我是最先从这种走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的,此时他不禁啧啧称奇,想也不想就抬手朝着这扇巨门推去!

    “还有点沉……”但公孙无我很快就皱起了眉头,他的一推之下,居然无法推动这扇金属门!

    公孙无我,此时猛吸了一口气,胸膛瞬间涨了起来,随后他直接一拳轰在了这扇金属门之上——只见这金属门上一道流光泛过,像是彻底吸收了公孙无我的攻击般!

    金属门依然纹风不动。

    不信邪的公孙无我,此时后退了两步,并且闭上了眼睛——足足十秒之后,公孙无我方才再次轰出一拳!

    这一拳的威力极为的恐怖,单纯从两侧散开的拳风,就在通道中掀起了强风!

    江左差点因此而无法站稳自己……不由得暗自心惊!

    可是更为心惊的是,如此恐怖的一拳,竟然愣是无法对这扇金属门有任何的损害。

    公孙无我此时皱紧了眉头,看了一眼宫繁星,摇摇头道:“八成功力。”

    “此门如此的坚固,背后定然有着重宝。”宫繁星此时伸手摸向了这扇门,“看来就是这里了……无我,你我全力合击,再试一次!”

    “好!”公孙无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点了点头。

    可就在此时,公孙无我与宫繁星二人忽然脸色微微一变——二人在这瞬间,猛一下地跃开!

    只见二人原本所站着的地方,那厚实的金属地板,此时猛然间出现了几道笔直的裂痕——一整块的金属地板,瞬间沉了下去!

    这之后,一道人影从这地板的缺口中冲了出来!

    公孙无我与宫繁星,此时闪电般出手,一人挥动拳头,一人则是翻动手掌,重重拍出——朝着这从地面缺口冲出的人影而来!

    嘭——!!!

    公孙无我的拳头,与宫繁星的掌,此时几乎同一时间落在了这道人影的身上——正确来说,是公孙无我的拳头轰中了此人的胸膛,而宫繁星的手掌则是直接印在了此人的背后!

    江左瞪大了眼睛,见这冲出来的人影,居然是一个比他看起来年轻得多的年轻人,带着一条灰色普通的围巾……这年轻人,此时同时吃了公孙无我的拳头与宫繁星的一章掌之后,脸色微微有些红润起来。

    “我艹!!痛死我了!”这青年随后一吸气,身体一震!

    公孙无我与宫繁星瞬间被这年轻人给震得直接倒退,随后脸色骇然地看着这神秘的青年——这一拳一掌虽说并非全力,只是试探,但竟有人前后承受之后,还能够把自己二人震开!

    这得多么深厚的功力!

    印象中,只有当年的太白能够做到……

    “你是谁!”

    公孙无我此时沉着声音,目光与气机都彻底地锁在这名年轻人的身上——只是,当他的气机开始锁定对方的时候,却宛如陷入了无底深渊当中,当他眉头也下意识狠狠地微微一跳!

    这青年此时摸了摸自己的胸膛,缓缓地吐了口气之后,方才看了看左后,又看了看前方的抱着一名金属狗的青年,“你就是江左了吧?”

    “我……我?”江左此时猛然一惊,吞了吞口水,实在不知道自己和这个硬吃两个大魔头一下的大牛到底有什么关系,当下逢人喊前辈的本能焕发,“这位前辈……您认识我?”

    反正这个地方,逢人就喊前辈,应该错不了了!

    “我不认识你,不过百劫老爷子认识你。”青年……大哲此时直接道:“喏,他们上来了!”

    说着,大哲顿时让开了一下身体,又两道的身影,此时从那缺口当中冲出——正是百劫道人与皇白符!

    若说还阳真人他们一行是幸存小队的话,那么大哲一行就显然是救援小队了!

    确实是百劫道人无疑!

    当江左看见这位神州道界龙头的瞬间,心中别提有多激动了——百劫道人,可谓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碰到的唯一一个认识,并且唯一一个是靠谱的前辈啊!!

    “会长!!江左,江左总算见到您了!”江左的声音甚至有些哽咽起来。

    百劫道人,此时看着江左完好的模样,也不禁欣慰道:“真是个幸运的孩子……没事了,没事了。贫道马上送你离开这里!”

    “太好了!!”江左顿时激动得连忙把手上抱着的金属狗给仍在了地上。

    这个地方实在太危险了!

    江左都不知道自己这样一个道界的萌新,是怎么苟活到现在的!

    而此时,被仍在了地上的金属狗……太阴子则是直接装死般,倒在地上就不起来了——太阴子这会儿内心是崩溃的!

    他从这个带着围巾的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十分熟悉——没错,就是自己组织,自己的码头的气息,俱乐部的气息!

    这让他激动的几乎想要当场就想要相认了!

    听俱乐部的那个黑心的女仆说过,俱乐部在自己之后有个新人,看着外貌特征,显然就是这个新人无疑了!

    也就是说……主人来了?!太好了!!

    可本来想着马上就相认的太阴子,下一秒就感觉到了命运和自己开了个玩笑——特么的那个接着爬出来的人不就是王虎麽!!

    他会打死我的呀!!他真的会打死我的呀……现在的自己吃王虎一拳,那就不是破颜了,而是真的凉凉!

    绝对不能暴露身份!甚至连声音都不能够发出!!!

    我现在已经是一条死狗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