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39)

    睡醒的时候能够伸一个懒腰,然后感受着伴随而来的身体舒缓的感觉,大概没有比以次作为一天开头更为幸福的事情了。

    “早上好,樱小姐。”

    随意地梳洗完毕之后,宋樱咬着发箍扎了一个马尾便走出了房间的门,然后迎来了外边保镖的问候。

    “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宋樱此时皱了皱眉头问道——醒来之后她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记得自己貌似是和洛邱在外边的凉亭吹风,然后喝了洛邱的一些奇怪而粘稠的液体之后就睡着了过去?

    看来是真的喝多了……不过醒来的时候,倒是没有那种喝多了之后的脑袋绷紧的感觉。

    “哦,是邱少爷昨晚把小姐你抱回来的。”保镖这会儿笑吟吟道:“公主抱哦!”

    宋樱眨了眨眼睛,随后一下子退回到了房间并且关了门……她倚在了房门处,愣了愣

    “什么情况……”

    ……

    因为是新年的第一天,传统的家族都会有后辈向长辈请安的礼仪。

    宋家自然也是,所以一大早的时候,宋家的几个小辈都来到了宋天佑的面前,开始所谓的‘请安’。

    一切都按照传统的习俗来做。

    这之后才是早饭的时间——然后是自由活动。

    说起来新年的第一天其实也算是最无聊的一天了吧?如果不考虑外出的话,也只能够呆在家里闲聊了。

    “醒来的时候会不舒服吗。”

    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的宋樱突然见听到了背后洛邱的问话,一下子就显得有些慌张起来,“还、还行!”

    “那就好。”洛邱点了点头。

    这会儿宋家老宅的大门有人敲了起来,保镖去开门之后,发现了是这宋家村里面的村民过来拜年的。

    当初重修这老宅的时候,宋天佑用了不少村里面的人,因此多多少少也认识一些。

    村里的人都知道这宋老爷是个大善人,并且身家丰厚,这会儿自然热情,前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颇有些门庭若市的感觉。

    “喂!昨晚我有没有……”宋樱此时吱吱唔唔起来。

    “昨晚?”

    “就是,有没有……”宋樱迟疑了一会。

    可这时候宋老爷却突然间远远地叫了洛邱一句,让他过去——洛邱很是听从地便走了过去。

    见此,宋樱却松了口气……本来她是想问自己有没有说些什么奇怪的说话的。

    可是这问题自然问不出口来——万一有的话,那就尴尬了啊!

    不远处,在宋天佑开始向乡亲们介绍者洛邱的来历——至于洛邱也十分有礼地面向一个个的乡亲打起了招呼。

    宋樱有些无聊地看着这一幕——她并不是那种不习惯在人前相处的人,不然的话也无法在集团上班的时候,面对一个个的集团中高层。

    她只是不喜欢这种所谓的亲朋戚友,这样没有多少真情实意的见面。

    忽然。

    “这样看的话,洛邱其实还是挺帅的啊,是不是?”

    “嗯,还行。”

    回答过后,宋樱便怔了怔,并且为自己的回答后悔。

    只见宋昊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后,并且贼兮兮地从自己的左肩出探出头来,然后贱兮兮地笑了起来。

    “宋昊然!!”宋樱超凶。

    “新年好,新年快乐,快高长大,好了完事~”宋昊然哈哈一笑,闪开了身子,并且飞快地在宋樱的额头轻轻一拍。

    宋樱只感觉有什么东西贴到了自己的额头山,挡住了自己的视线,随后这东西滑落下来,她下意识地接了下来。

    是一个红包。

    每年都是这样……总是出其不意地把这种东西送到自己的手上。

    宋樱此时白了宋昊然一眼,不满地嘀咕着:“你这是把我当僵尸啊!”

    记得小时候宋昊然就很喜欢看一些国内的僵尸片,里面有个留着八字形的国字脸道长就喜欢用符咒贴在僵尸的额头上。

    宋昊然还总是喜欢拉着宋樱看这些,好一段时间都吓得宋樱晚上不敢睡觉,简直是童年阴影,所以记忆犹新。

    虽然如此,她还是很小心地把红包收了起来,生怕会把它弄皱……作为宋王朝的公主,在意的自然不是红包的分量。

    ……

    宋昊然此时加入到了乡亲们的拜访中之后,少不免又是一番的阿谀奉承了。

    宋樱对于这些场合一向都是能免则免,此时悄悄地走开。她打算去找张罄蕊唠嗑的——毕竟已经不知不觉变得熟络起来了。

    只是当她来到张罄蕊房门的时候,却被告之张罄蕊天一亮就出了门,是张家派来的人把她接走的,走得似乎挺急切的。

    宋樱本想打个电话问一问,但想想每个大家族总会有各种紧要的事情,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有些无聊地院子里头闲逛了起来,却见两名保镖这会儿一直看着天空,不知道看些什么,便好奇地走了过去。

    “你们在看什么?”

    “樱小姐!”保镖们顿时吓了一跳,随后连忙道:“是这样的,我们刚在网上看到说,昨晚这附近天空出现了奇怪的光,网上也有许多人拍了视频放出来了,所以就好奇呗。”

    “奇怪的光?”宋樱愣了愣,有些不怎么在意道:“又是什么UFO啊,外星人飞碟之类的假新闻吧?”

    “可能是吧。”保镖们也不怎么在意,“后来当地新闻说是因为进行了一次光学实验,出现了一些故障才造成的。”

    在国外的话,基本上一个月中都有好多起关于目击不明飞行物体之类的报道,他们早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如果地球真的这么危险的话,早早就炸了,哪还能够留到现在?

    宋樱摇了摇,感觉有些无趣,便低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索性用卫星通信,进行几个日常的视频会议。

    主要是关于不久之前宋家发现的油田,金矿之类的开发情况……部门主管的汇报与宋樱的前期预估没有太多的出入。

    虽然是冷面地听着这些项目负责人的汇报,但宋樱小姐早就已经魂游太虚。

    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的关系,笔记本的屏幕忽然之间闪过了一些画面……如同被什么奇怪的信号干扰了似的。

    奇异的画面,与视频会议中的画面,此时在飞速地拉回切换着。

    灰暗的天空,残破的楼宇,翻裂的公路,干枯的树木,满地的垃圾,纸屑在风中卷起,死静死静……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荡着。

    猛然,一只腐烂的手爬上了屏幕,继而是一张灰色的,腐烂的,眼球已经剥落下来,露出了牙齿组织的恐怖人脸出现。

    咆哮……

    感觉到心脏在这瞬间疯狂地跳动着,一种窒息的感觉让宋樱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她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衣领,大口大口地方呼吸着……此时所能够听到的只是耳鸣般的声音。

    像是近距离耳膜遭受到了手榴弹爆炸后的冲击一样……她一下子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浑身忽然冰冷,大脑更像是要炸开一样。

    绝望瞬间萦绕在心头。

    “樱小姐!樱小姐!樱小姐!”

    渐渐回到了现实的声音……视频会议上,那名正在报告着工作进度的项目负责人的声音,开始盖过了耳鸣声,变得清晰起来。

    眼前的笔记本屏幕上,依然还是划分出来的多个不同的与会者画面……此时,他们正在关切地看来。

    好像……恢复正常了?

    宋樱渐渐感觉到呼吸变得畅顺起来,大脑的胀痛也渐渐消退……她盯着笔记本屏幕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道:“昨晚喝了点酒,头有点疼,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回头你们把报告发到我邮箱好了。”

    她之后很是利索地关闭了视频会议,然后开始检查自己的笔记本起来——但并没有电脑中毒的迹象,至于这电脑是安全系数很高的商务本,以宋王朝的能力要弄来几个高级黑客作为安全管理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该不会酒精后劲还没完全消去吧?”

    宋樱揉了揉眉头,把笔记本电脑随手合上,走到了窗外,眺望着外边当作是一种舒缓……不得不说,虽然这个地方有些落后并且生活不便,但纯自然的气息还是相当的浓郁。

    她渐渐就把那怪异的画面放下,沉醉在山涧的景致当中。

    “让厨房给我弄点西红柿汁过来。”

    肚子忽然有些饿了的宋樱此时对着门外看护的保镖吩咐道:“还有稍微加点盐。”

    “好的小姐!”

    ……

    ……

    从车子上下来的时候,张罄蕊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手指。

    一直都在南方长大的她其实很不适应北方的这种严寒的天气,即使已经套上了厚厚的羽绒衣服,但风刮到脸上的时候,还是隐隐作痛。

    眼前的是一座看起来门面已经有些老旧的宾馆,也是当地能够找到的最好的一家三星级的宾馆了。

    阿七先生已经早早就在宾馆大堂的入口处等候着,见张罄蕊到来,便连忙走上,“小姐,辛苦你了。”

    张罄蕊淡然一笑道:“七叔叔你这两天东奔西走的,连一顿饭也吃不好,你才是最辛苦的。”

    阿七先生有些阴沉的脸上浮现出一道微笑,“我啊,走南闯北,苦的时候连皮鞋也嚼过,现在可不算什么。”

    阿七先生的故事张罄蕊小时候已经听过不少,此时点了点头,轻声道:“人都已经到了吗?”

    阿七先生低声道:“铃木会的人,昨天半夜到的。本来是说好等过了今天,明天才约见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昨天晚上突然提出要求,说必须今天就要见面,不然的话就终止这次合作。昨晚半夜老夫人和他们通了几次电话,最后还是拗不过。所以早上才一清早就派人去接你过来。”

    “大致情况,奶奶早上的电话已经给我说过了。”张罄蕊点了点头,“走吧,见一见铃木会的父子俩,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的过江龙吧。”

    ……

    ‘铃木春心’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笔记本电脑的信息。

    至于‘铃木雄一’则是闭目静坐着……忽然间,‘铃木雄一’睁开了眼睛,“我们这次的合作对象好像到了。”

    ‘铃木春心’此时并不怎么在意道:“不过是打头阵的消耗品而已,等会随便打发就是……怎么找不到呢。”

    ‘铃木雄一’皱眉道:“你还在找关于昨晚夜里的异象的线索?”

    ‘铃木春心’点点头道:“没错,这件事情影响很大,许多人都看见了,网络上有不少的视频资料。但是现在基本上找不到多少……希望引发这次异象的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才好。”

    “嗯,那奇怪光柱出现的位置,与古地图上所显示的位置十分相近……”‘铃木雄一’此时神情略凝,“这种程度的异象看来,是宝物出世的机会很大……不过你想过没有,现在泰山上神州道妖两集云集,也有可能是他们闹出来的动静?”

    ‘铃木春心’道:“廉贞老兄,你不是说神州的两界七十年前和现在国家的开国圣人签过一份协议吗?”

    “没错。”‘铃木雄一’道:“确实存在这份协议,协议拥有很强大的约束力,一旦违反对于妖族和道界来说都没有好果子吃。协议的正本也一直被人类保存着……”

    ‘铃木春心’轻笑了一声道:“你说,既然为协议所束缚,神州道妖还敢弄出如此声势吗?这光柱的由来神秘莫测,谁也不知道到底从何而来,万一要是宝物出世,而这宝物又是随侯珠的话……廉贞老兄,如今正是十年一次的蓬莱大会,万一引来了道妖两界的觊觎,我们可不好从虎口夺食啊。所以必须速战速决,尽快地展开这次皇陵的开发,以免夜长梦多!”

    ‘铃木雄一’却冷笑道:“既然你也知道是虎口夺食,你还用这些人类做什么?面对超凡,再多的普通人也只是炮灰而已!”

    ‘铃木春心’晒然道:“当然是不指望这些盗墓者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和给出多少惊喜,要的只是他们的存在而已。这么多‘粮食’,万一墓中出现了什么情况,我也好方便直接吞噬恢复力量,施展手段啊!再说凡人越多,越是容易掩盖我们的存在,不是吗?只要我得到随侯珠,打开相柳一族无上血脉,恢复九头身,镇压天下,指日可待!”

    “镇压天下?”‘铃木雄一’冷笑道:“你怕是忘记了神州还有真龙在!”

    ‘铃木春心’却哈哈大笑道:“廉贞老兄,这你就不懂了吧?真龙是强大,而我也没有和真龙对上的打算。但是真龙能离开神州吗?只要不是在神州,这天下哪里不是天下啊!”

    “你的意思是?”

    “比方说岛国这地方。”‘铃木春心’眯起了眼睛道:“又比方说,大洋的对岸,不是还有很多的国家吗?”

    只要不在神州之内……八歧大蛇的话,让阴贪狼廉贞的瞳孔猛然凝缩了一下。

    敲门的声音。

    “铃木老先生,铃木少爷,张家的人已经在到了,就在门外。”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