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13)

    龙虎山天师能够沟通阴阳,最初天师的出现也是为了扫荡人世的魑魅魍魉……感受魂的状态,对于龙虎山的天师来说,可以说是一种入门的修炼。

    这盒子当中,数十个的魂,此时都无时无刻地散发着憎恨,绝望的气息……大概是对于被收割了生命之后,还要被禁锢在这小小的盒子当中的悲鸣。

    莫默此时抵着了头,声音有些沉,“购买币到底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正在痛快地灌着大杯扎啤的的尼禄此时目光在杯子的旁边朝着莫默看来,保持着喝酒的动作。

    “为了得到东西,就随便地去践踏这些生命……把它们当作是交易品吗?”莫默的声音更加便沉了一些。

    尼禄眨了眨眼睛,放下了手上的大杯,好奇问道:“我说小哥,你该不是那种正义的类型?啊……那真是无趣啊。本来规矩也不是我定的,我只是遵守规矩而已。再说,我凭自己的本事赚来的钱,我凭什么不能花啊?”

    “开什么玩笑!”桌子猛然发响——那是莫默此时双手大力地拍在桌子上所造成的效果。他霍然地站起了身来,自上而下地盯着这个一脸无所谓的白发女孩,“你知道生命的分量到底有多重吗?!你怎么可以随便就……随便就!!!”

    “喔,还真是这种类型的人啊。”尼禄摆了摆手,“看来我们是没机会组队了,吃完这顿饭之后就各奔东西吧……还有啊小哥,你不觉得自己你打扰到别人了吗。”

    只见小馆内四周的食客们此时已经纷纷朝着这边看来。

    莫默此时急怒之下直接伸手朝着那装满了魂的盒子抓去。

    “别动啊。”尼禄地冷漠地说道。

    这一刻,莫默宛如被无数的恶鬼所盯着一样,这四周竟是充斥着犹如实质般的杀意,让他的身体本能地变得僵硬。

    他下意识地看着这白发女孩的目光……这不是人应该拥有的目光。

    “你想拯救这些灵魂?”尼禄此时淡然道:“可以啊,不过你最好也要做好自己被削的准备……我啊,也不是很好说话的其实。”

    “你……”

    “我还是那句话。”尼禄此时把盒子回收,“我只是在遵守规矩。规矩允许之下我才会这样去做。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的话,就去找制定规矩的人。”

    那庞大的杀意一直没有消除,在尼禄的目光之下,莫默只感觉压力越发的庞大……甚至超出了面对白虎少主皇白符常规状态的事情。

    “算了。”尼禄此时伸了伸懒腰,那空中宛如实质的杀意瞬间消失不见,她站起了身来,把画筒往背上一背,“反正我自己一个人也无所谓。”

    当尼禄转身离开的瞬间,莫默才一下子坐了下来,低着头。

    他下意识地朝着依靠着桌子旁边的黑色木剑剑柄抓去,却发现即使已经握住了木剑的剑柄,手指间仍然有种抓不稳的感觉……力气,方法还没有恢复过来。

    “喔……差点忘记了。”

    但尼禄的声音此时再一次在他的面前响起,这让莫默猛然抬头,浑身紧张得绷劲。

    却见尼禄只是伸手把桌子上的一串烤肉给拿了起来,笑了笑道:“多谢请客啦……正义的小哥,拜拜~”

    她就这样从容离开。

    小馆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喧闹,而莫默却满脑子都在想着一件事情:制定规矩的人。

    制定规矩的人……制定规矩的人……这是,前辈定下的规矩吗?

    用人的灵魂当作是交易的货币。

    “前辈,你到底……”

    ……

    离开了小馆子之后,尼禄看了看街道的四周,一边咬着烤肉串一边嘀咕道:“正义的小哥……大概老板很喜欢的吧,这种所谓的高尚品格。”

    走过一条巷子的时候,巷子里头有只流浪的狗儿探出了头来,可怜兮兮地盯着尼禄……或者说是盯着她手上的烤肉。

    尼禄此时也盯着这条颇为可怜的狗儿,一下一下地吃完手上的东西,最后把仅剩下一块烤肉的竹签仍在了地上,但这狗儿却只是看着,踌躇不前。

    尼禄却笑了笑道:“这种被舍弃的残羹剩饭都没有去争的勇气吗……我说,你不如死了算了。”

    狗儿最终还是没有上前,只是呲着牙,一点点地退入了巷子当中。

    尼禄也没有继续留着,双手手指在背后随意地勾着,踩着轻快的步伐,哼着小曲,渐渐消失在人多的街道当中。

    一个人。

    ……

    ……

    似乎最近总是会碰到那种突如其来的,无法解释的事情……宋樱这样想着。

    记得才没有多久之前,自己就已经陷入过一次浓雾的迷路当中——那次堕落山崖的事件可谓是九死一生。

    宋樱觉得自己的神经其实已经早早就被锻炼得十分的强悍了……连丧尸也见过,已经没有什么是好怕的了。

    但事实上,她现在确实是有些害怕。

    浓雾当中,到处都充斥着负离子的湿气,但是在这种寒冷的季节中,却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早知道那外套就要过来了,宋樱朝着自己的双手呵了一口气。

    说起来,这浓雾来的突然,而不管是宋昊然,洛邱,甚至是张罄蕊都消失得突然——但显然这并不是一个梦境。

    龙神的孩子,宋家祖宅所在的山村中藏着的传说……这不会是真的吧?

    如此想着,宋樱掏出手机,却看见手机上的信号根本没有,她不由得有些泄气的把手机收回。

    “至少一个人……”宋樱朝着一个方向,缓慢地探索者,想着至少能够碰上一个人也好……就算是碰上那位张家小姐,也总比现在这种状态要好。

    或许自己应该留在原地?

    但是现在早早就已经失去了自己一开始出发的方向的位置。宋樱这会儿只好双手紧紧地握着一根木棒似的树枝(地上捡来的),小心翼翼地前进着。

    忽然间,一种奇怪的声音在宋樱的耳边响起。这让她猛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双手用力地重新握紧着粗长的树枝,而眼睛……眼珠子则是缓缓地左右移动着。

    她甚至连脑袋都不敢移动——因为这个瞬间,宋樱感觉到在自己肩膀的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她的身体轻微地哆嗦着,缓缓地扭动着自己的脖子——终于,她看见了什么东西,似乎也与她一样,也是缓缓地把脖子移动过来。

    终于,当她的视线与两道红光对上的瞬间,一股热切的气息直接喷发在她的脸上,直接吹乱了她的长发。

    啊——!!

    不是逃跑。

    这一刻的宋樱不知道哪里爆发出来的勇气,抡起了手上的树枝就狠狠地朝着眼前的这两道红光的所有物,一道看不清楚模样的黑影敲去!

    粗长的树枝结实地敲中了什么,而宋樱确确实实感受到了那种打击的感觉——只是树枝与此同时也瞬间这段。

    毫无疑问,这样的攻击显然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效果。

    只见那两道红色的光芒忽然闪动了一下,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苍吟声音响起——这浓雾中的巨大之物,正在散发着一种让宋樱颤栗的东西。

    逃——!

    无数逃走的念头同时在宋樱的脑海当中迸发,它们汇聚成为了恐惧的力量,驱使着宋樱脸色苍白地飞快往后逃去。

    但只是一个瞬间,宋樱感觉到了身体骤然变得轻松了起来……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重力!

    不对,她的身体此时正往下方坠落而去!

    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踏空的是什么东西!

    这种失重坠落的状态,刹那间把宋樱的恐惧最大化,同时让她的思维疯狂地跳跃着,或许是可以成为走马灯的状态。

    ——如果你马上就要死了,那么你最想要见到的是谁?

    突然之间,这样的问题在宋樱的记忆当中涌出……这是他和洛邱被困在了冷藏库当中,差点儿冻死的时候,她问洛邱的问题。

    宋樱眼前忽然闪过了好几道的身影……

    如果……

    不是这样的不坦诚的话……

    就好了吧……

    但……

    但什么东西,在这瞬间猛然缠着了宋樱的身体。这宋樱有种被紧勒着的感觉,可同时也让宋樱下坠的速度因此而减缓。

    她尚未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了身体与地面的撞击——庆幸的是,因为得到缓冲的关系,她挨了这一下之后,只是感觉到疼痛,并没有出现骨折的情况。

    宋樱躺在了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方才有力气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她应该是坠落的时候,被一些类似藤蔓的东西给救了一命。

    还真是命大啊……也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都是绝处逢生了。

    宋樱有些时候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自己的运气还是自己的不幸……她开始打量着自己所坠落来的这个地方。

    似乎是类似一个深坑般的地方,或者是一个地穴?不过深山老林当中存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也不是什么神奇的事情。

    自己所最落的并不是悬崖,宋樱已经觉得这是万幸的了。

    但此时,她却听到了什么声音……黑暗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朝着自己靠近而来。这让宋樱浑身的毛孔都因为紧张而张开着。

    “谁……谁在这里!!”宋樱飞快地爬起身来,同时握紧了那断裂了只剩下半截的树枝,又二话不说地朝着前面敲了过去。

    “宋小姐?”

    猛然间,宋樱听到了还算是认得的声音……但此时一切已经太迟,树枝还是重重地敲落。

    宋樱不知道自己到底敲中了对方的什么地方,只是听到了一声痛哼的声音,继而是倒地的声音。

    宋樱慌忙地拿去手机,打开了电筒照明。

    此时,倒在了地上,显得有些狼狈与惊恐之人,赫然就是一路作陪的那位张家的小姐,张罄蕊。

    “对不起,我不知道……”宋樱连忙扔掉了手上的半截树枝。

    “宋樱小姐,可以先、先把我拉起来吗…我好像是掉下来的时候,扭到脚了……”张罄蕊此时则是咬着牙,显得有些痛苦地说道。

    ……

    说起来,这位张家的小姐确实有些惨了。

    听她的说话,她也是突然间走散了,在寻找众人的过程当中,仿佛碰到了什么东西,惊吓之下慌不择路,最后掉进来了这个深坑当中。

    可张罄蕊没有宋樱的好运气,在下坠的时候落地的位置不好,脚踝是扭伤了,并且……并且硬吃了宋樱的一记闷棍。

    打中的地方是手肘的位置,可能还伤到骨头了,眼看着张罄蕊的右手有些抬不起来,脸上更上忍着痛苦的神情,宋樱只好尴尬地道:“你…你怕痛吗?”

    “应该还好。”张罄蕊低声说道。

    只见宋樱此时双手朝着自己的小腿摸去,这让张罄蕊感觉到惊奇。

    宋樱此时挪动到了张罄蕊的前方,双手轻微地按着了她脚踝扭伤的地方,抬头看来道:“嗯……没事的。等下可能会比较痛,不过忍一忍就好了,等忍过去了就会变得舒服的,相信我。”

    “好……”张罄蕊紧张地抓住了自己的衣领。

    “我要开始了!”宋樱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瞬间发力。

    瞬间,张罄蕊发出了一道哀鸣的声音……只是她死死地抿紧了自己的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刹那间的痛苦,确实让她有种想要哭的冲动。但当这种痛苦度过了之后,那受伤的地方出来的舒缓的感觉,确实让她感觉到舒服多了。

    “宋樱小姐,你真厉害。”张罄蕊有些佩服地看着对方……这种情况,如果是自己的话,大概没有什么处理的手段了吧?

    “没什么,反正我都被某人说是硬朗的女汉子了,要是不懂的话,反而就不正常了吧?”宋樱此时咬牙切齿说道,最后看了张罄蕊一眼。张罄蕊抿嘴轻笑出声来。

    宋樱一下子看的有些呆了……如果自己也是男人的话,大概也会被这样的嫣然一笑俘虏的吧?

    知书达理,才艺众多,温婉恬静举止大方有聪明伶俐……这基本上是男人都喜欢的特质啊。

    “你……喜欢洛邱?”失神中,宋樱脱口而出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张罄蕊却有些反应不过来,微微地张开了双唇。

    二人目光对视着。

    张罄蕊忽然茫然道:“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宋樱摇了摇头,索然无味似的,“别小姐小姐地喊了,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宋樱,叫我宋樱就行。”

    “张罄蕊。”

    二人就这样握上了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