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本性

    电话的那边传来的是一段人工录音,大致的内容是: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路西菲尔此时有些无奈地把话筒放了下来——这是修道院所配备的唯一一台老式的电话,也是修道院唯一一种和外界即时通信的手段。

    这里甚至连网络也没有。

    这让路西菲尔几乎失去了和夏洛特等恶魔联络的手段——刚刚打的这个电话,其实就‘烈焰红唇’酒吧的私人电话。

    但这个电话既然不存在了,也就表示‘烈焰红唇’酒吧已经不存在了,又或者是夏洛特因为别的重要的事情,而不得不离开。

    甚至乎,夏洛特很有可能卷入了什么危险当中。这样一想,顿时就让路西菲尔原本郁闷的心情变得更加的焦躁。

    事实上,还有一种通往外界的手段,那就是走出去——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了,原本倾泻的山路已经被当地政府组织人手清理干净,恢复了同行。

    只是对于路西菲尔来说,这是最困难的手段——因为加百利的原因,路西菲尔此时无法离开这修道院内一大一小两位修女太远。

    加百利那家伙甚至在这一大一小两位修女的脑中植入了如何控制枷锁的方式,并且给予了她们神明的启示。

    所以当加百利离开,然后这两修女清醒过来的瞬间,路西菲尔是生无可恋的。

    “你……你真的是地狱的女王吗?”年轻的修女夏尔缇一脸不可思议,当时甚至好奇得直接就捏了捏路西菲尔的脸蛋。

    “圣母玛丽亚啊,竟把这传说中罪孽缠身的堕落天使带到这里来,这是对我的考验吗?”至于年老的修女嬷嬷则是直接跪伏在圣母玛丽亚的雕像之前,不断地祈祷着什么。

    但这两人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情——因为她们同时得到了神启。

    在信仰主耶和华的信徒当中,一直都有流传着主会给予虔诚信徒以神启的传送。获得主的启示,贯彻主的意志,在部分信徒眼中是最重要的事情。

    想到这里,路西菲尔便叹了口气,然后离开了这放置电话的房间。接下来,路西菲尔需要小心翼翼,越过后院——因为夏尔缇这会儿正在院子里面请洗衣服。

    等她花费了许多的精力成功地避开了夏尔缇的感觉之后,路西菲尔同样还需要小心翼翼地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因为会经过老修女正在看书的房间。

    曾经的‘晨曦之启明星’已经不再闪耀,而是变成了在地上滚着的‘尘埃之星’。

    至于为什么路西菲尔需要如此的小心翼翼,那是因为今天她被老修女布置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把小礼堂的地板擦拭一次。

    老修女说这是一种赎罪的行为,还说以后小礼堂的地板清扫工作就这样愉快地判给路西菲尔了,还说如果在日落之前不能够清理干净的话,是没有玩法吃的。

    或许当路西菲尔还是她们所认为的是一名从残暴的大人手上逃出来的可怜小孩的时候,她们是不舍得这样对待的——但已经得到了神启的她们,尤其是老修女,对路西菲尔的态度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尽管因为手头上掌握了能够惩罚并且限制如今路西菲尔的枷锁,但每当与路西菲尔对视的时候,老修女总会躲开视线,并且持续地默诵着圣经的经文。

    总之,寄人篱下的感觉让路西菲尔再一次想起了当年率领天使叛变堕入地狱之后的那段时间,初来乍到的前天使们虽然已经舍弃了信仰,但是与地狱当中的原生恶魔们还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冲突,并且受到各个魔族的歧视……

    “简直是最糟糕不过的情况……去睡个午觉吧。”路西菲尔叹了口气,有些自暴自弃的念头正在脑中诞生。

    “不行噢!路西菲尔!”

    只是正当路西菲尔准备动身的时候,她的衣领却被人从后面抓住——路西菲尔只好当作是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往前走去。

    然而瞬间她就被人给扯了回来——夏尔缇!

    只见夏尔缇此时捏起了袖子,并且叉着要盯着路西菲尔:“不许偷懒,不然嬷嬷晚上会罚你没晚饭吃的。”

    “住口……”

    “路西菲尔,不吃晚饭你身体是吃不消的。”夏尔缇此时瞪大了眼睛,同时弯下腰来。

    “住口……”

    “现在了你比普通的小孩子还不如,如果不吃东西很有可能会饿死的啊!”夏尔缇抓住了路西菲尔的肩膀,认真地教导着:“知道吗!一个好孩子,是要完成自己的工作的!”

    住口……堂堂地狱的女王,居然会饿死什么的……

    “路西菲尔,你又在听吗?你知道不听别人说话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吗?还是说你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如果是的话你可以给我说的,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我们要善于反省自己……你又走神了,路西菲尔!我不是说了吗,听别人说话的时候,要专心,要看着对方的眼睛,这是一种最基本的礼仪!”

    “别说了啊!住口!!你这头母猪!!你这头放从前我连玩弄都不愿意的母猪!凭什么在我面前说教啊?!吓?!”

    “喋喋不休,喋喋不休,喋喋不休,像一只苍蝇一样!!”频临崩溃边缘的路西菲尔此时正张脸都变得凶恶起来,“你知不知道我到底是谁!吾乃统治地狱的七御柱之一,傲慢的女帝,路西菲尔!!母猪!!”

    “沙夏拉莎!”夏尔缇此时忽然闭上了眼睛,口中飞快地吐出了一段急速的音节。

    只见路西菲尔在这音节出现之后,身体瞬间变得异常的沉重起来。

    她眨了眨眼睛,整个人已经坐在了地上——鸭子坐。并且,她的双手上和脖子此时直接被一个巨大的枷锁所锁着。

    这便是加百利同时赋予了作为普通人的一大一小两名修女所能够看管好这位地狱女帝的能力。

    夏尔缇可以召唤出来枷锁,瞬间让自己坐下,至于老修女则是能够召唤出来链接枷锁的锁链,把自己彻底留下。

    这一大一小两修女甚至把这种能力称之为‘令咒’……

    此时,路西菲尔无法站起身来,身体就像是被下了某种命令一样,如同罪人一般,只能抬头才能够仰望年轻的修女。

    “不可以哦!路西菲尔,下次不许说这种粗言秽语哦!要做一个好孩子知道吗?”夏尔缇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的愠怒,但还是耐性充足地继续她的说教大业。

    地狱伟大的深渊意志啊……

    救救我吧……

    路西菲尔吐了口气,宛如把自己的灵魂也吐了出来,满脸憔悴之色,然后……猝!

    ……

    猝什么的自然是开玩笑的,堂堂地狱的傲慢女帝,就算是肉身死亡,灵魂也能够在深渊中的傲慢神藏当中复活。

    只是如非到了真正的绝境,路西菲尔也不愿意让自己的灵魂回归到深渊当中……下次重生的时候,或许如今的作为路西菲尔的人格将会消失不见。

    可就在夏尔缇说得起劲的时候,突然间传来了杯子打破的声音——是从老修女看书的房间当中传来的。

    夏尔缇顿时就顾不上对路西菲尔的说教,提起了修女裙子,连忙就朝着那房间跑去——等益于此,路西菲尔总算是能够站起身来,只是套在脖子好手上的枷锁还没有消失。

    她叹了口气,然后缓缓地跟了上去。

    当路西菲尔来到了那房间门前的时候,只见夏尔缇此时正抱着跌倒了在地上的老修女,而旁边则是打破了的杯子和溅射的水迹。

    此刻老修女闭紧了眼睛,神情痛苦,并且伸手用力地抓紧着自己胸口上的衣服。

    路西菲尔皱了皱眉头,缓步地走了过来,“她怎么了?”

    “应该是老毛病犯了。”夏尔缇此时急忙地道:“前几年嬷嬷就突然开始会时不时地出现心绞痛的情况。不过看过了医生,并且持续吃药,最近一年都没怎么病发过了。”

    “哦,是吗,难怪她一副快死的样子。”路西菲尔忽然眯起了眼睛。

    作为被枷锁所束缚着的路西菲尔来说,是无法主动伤害拥有‘令咒’的大小修女的。只不过,如果是正常死亡的话……

    “我想起来了,嬷嬷这个月的药好像已经吃完了!”夏尔缇此时忧心忡忡地道:“本来应该是我去取药的,但是山路被堵死了,没发过去……嬷嬷恐怕已经停了好几天了。”

    路西菲尔冷笑道:“大概是觉得已经一年没有病发,觉得吃不吃药也没有关系了吧……她平时吃的药,恐怕难以也已经难以负担了吧?”

    “你怎么知道……”夏尔缇一愣。

    “这种事情,只要有点脑子都能够想到了,母猪!”路西菲尔耸了耸肩,“这老家伙看情况是活不过今晚的了,你去准备好埋了吧,不然出现尸体臭味的话,我倒是没什么,至于你……恐怕就未必能够适应了。”

    “做不到!”夏尔缇此时红着眼睛站了起来,“我做不到!”

    说着,她连忙把老修女给扶了起来,然后一步步地朝着摆放摩托车的库房走去——显然对于夏尔缇来说,撑着一个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人行走是十分艰难的事情,所以她只能够改为背着。

    兴许是因为太过担心嬷嬷的关系,锁着路西菲尔的枷锁已经消失不见了,路西菲尔则是乐得舒服,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跟在了夏尔缇的身后。

    真是动人啊……

    少女在困苦当中的挣扎,和面对亲人离开之时的悲伤与恐惧,就算是如今已经失去了一身力量,暂时不能够从这份绝望当中提取什么,但仅仅只是看上一眼,也能够让人心情愉快啊!

    这可能是路西菲尔来到这修道院以来,最最快乐的一天了。

    “放弃吧,你帮不了她的。从这里出去如果顺利的话恐怕最少也要一个多小时吧?以她现在这种情况,根本熬不下去的。”

    夏尔缇要紧了牙齿,眼睛有些微红和湿润,路西菲尔那绝望的话语像是无情的长鞭子。

    “喂,就算是她死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关系吧?你或许还能够直接继承这所修道院。虽然很破,但它以后就是属于你的了!”

    路西菲尔此时快步地走到了夏尔缇的面前,张开了双手,然后旋转着身体舞动着,“试想一下,再也没有人管束着你,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也不用每天朗诵那些无聊到让人作呕的赞美诗,是多么让人愉快的事情……啊,自由,她就在你的面前!”

    夏尔缇依然不发一言,只管往前面快步走去。

    “内疚感吗?不舍吗?还是伪善?”路西菲尔此时以充满着玩味的口吻道:“忘记了你悄悄地藏在了床下的那些肮脏的书籍了吗?还是说忘记了某些晚上你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我可是看见的哦?”

    夏尔缇瞳孔猛然收缩了起来。

    像是恶魔的低语……不,她本来就是地狱的女王。

    此刻的路西菲尔跳上了走廊的低矮围栏上,在夏尔缇的耳边轻笑道:“需要我重复一次吗?你的手,缓缓地,缓缓地,揉捏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还有身体颤栗着,想要发出声音,却又害怕被隔壁房间的嬷嬷听见的时候那种害怕的模样……既害怕,又因为背德感而露出满足痴态的时候。全部都看见了哦……全部。”

    声音轻微,就在耳边……路西菲尔忽然添了一下夏尔缇的耳朵,“你在幻想的对象是我吧……你这个变态。这些事情,你都不想让嬷嬷知道的吧?你其实不想要让她失望的吧?可是呢,这世界上所有的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但唯有死人是不能知道的。懂吗?”

    夏尔缇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似乎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似的。

    “没错,就这样,停下来就好了。”

    路西菲尔此时声音更加的轻柔,“不用担心的,就当作自然病逝就可以了,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虽然有些讨厌,但我也不得不承认以嬷嬷的虔诚,死后一定会进入天国的……那个家伙,大概会很喜欢嬷嬷的灵魂的吧?你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她前往天国呢?”

    啪——!

    清脆的耳光声音。

    此刻的夏尔缇低着头,但是手掌已经扬了起来——扬起的瞬间扇过了路西菲尔的脸颊,发出了相当清脆的声音。

    路西菲尔有些发愣,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只见夏尔缇此时抬起头,目光含泪,她失望地看着路西菲尔,声音沙哑道:“你……从来没有被人爱过吧。”

    说着,夏尔缇便不再理会路西菲尔,背着老嬷嬷,飞快地朝着车库走去。

    路西菲尔依然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好一会儿之后,她才仰起头来,仰头看着自己背后的穹苍,眨了眨眼睛,“爱什么的……不需要。”

    ¥¥¥¥¥¥¥¥¥¥¥

    PS:(3/22)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