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愚者消失在太阳升起的地方

    潜藏在这个城市当中的恶魔,一共有七十九个——当然,这部分的恶魔也不是完全纯洁的,它们部分事实上恶魔与人类结合之后所生育的后代。

    如同天堂会接纳虔诚的信徒,地狱中也会有恶魔在人间诱惑人类的堕落。

    夏洛特拥有地狱女王的号令,而端坐着地狱王座之一的路西菲尔,对于恶魔的号召自然不是虚的。

    鹊巢鸠占了‘白色地狱’酒吧之后,夏洛特已经让手下的恶魔,快速地在酒吧的下方挖出了一个相当大的空间。

    深夜时分,当星星和月亮的光华统治了大地暗面的时候,夏洛特正站在了这个巨大的地下空间的中央。

    她双手捧着自己的水晶球,脚下则是一圈又一圈用奇异文字构成的圆圈。这些纹路在旁人看来,则是一个十分酷炫的复杂魔法阵的纹路。

    此时,圈外汇聚而来的恶魔们,一个个地走到了最外边的圈前,划是割开了自己的手腕,或者是划破自己的胸膛,朝着这圈槽中注入自己的鲜血。

    每一个恶魔至少奉献自己一半的鲜血,这是夏洛特给出的命令——恶魔的生命和力量大部分来自鲜血。一般的血量,等于是收割掉它们几乎一半的生命。

    这对任何一个恶魔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损失。它们不知道到底需要多久能够把这部分的消耗弥补回来,但毫无疑问的,它们也没有办法反抗夏洛特的命令。

    谁让她能够抵达地狱女王路西菲尔的秘藏,接触到那地狱七君王之一的傲慢原罪的王座之力?

    尽管不乐意,一个个的恶魔,或者是恶魔的后代,此时还是有序不乱地献上自己的鲜血——通过这样的血祭,可以呼唤地狱的王座,傲慢原罪的力量。

    夏洛特要借用王座的力量,来强化自己占卜的能力——她实在是觉得那两个超脱者压根就靠不住。

    事实上,夏洛特是心知肚明自己占卜的尿性,往往相反的结果——那就按照占卜结果的相反来做好了。

    大不了在这次事情完结了之后,将所有知情的恶魔统统杀掉,来保证自己的名誉嘛……自欺欺人?我可是恶魔啊!

    越来越庞大的力量,借由血祭的关系,开始涌入夏洛特的身体当中,作为支持她使用终极占卜术的力量源泉。

    “差不多了……再给我奉先一些鲜血!哪个慢了,我就扔去喂食三头犬!”

    夏洛特并不只有一头三头犬,事实上她还有另外一头,名字叫做巧巧。

    再虚弱一点,也总比成为三头犬巧巧的口粮来的划算。恶魔们是很懂得权衡利弊的一种生物,它们强大的同时也胆小,奸诈贪婪的本性当中蕴含着懦弱。

    一名女性的恶魔此时脸色苍白,忍着痛苦地又一次割开自己的手腕——作为一名魅惑女妖的后代,她身上也有一半人类的血统,这样的血祭真的是要了她的老命。

    还好一直从事的是模特事业,拥有丰富的男性资源……半人半恶魔的她此时已经考虑着等仪式完结之后,应该找多少个入幕之宾,方才能够填补回来自己的消耗。

    刚不久之前认识的那位足球运动员似乎不错,不静静英俊,而且身体十分的强壮,应该能够支持一段时间的……或许是作为此时身体中那一般魅惑女妖血统发作的关系,她只感觉自己突然之间感觉到了身体传来了一股灼热的感觉、

    奇怪,这样看到的东西,好像突然只见被切开了一样?

    这位半人半恶魔的魅惑女妖并不知道,视线的分割,仅仅只是因为此刻她的身体突然之间被切开成为了两半,各自倒下的原因——她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因为她在这瞬间就已经彻底死亡。

    被分割的尸体,此刻像是被什么东西灼烧着,发出了滚滚的黑烟,不过眨眼之间,地上就只是残留了一堆灰烬。

    惊变一下子让四周的恶魔们都变得狰狞起来,它们敢于撕裂一切胆敢闯进来的家伙——然而,恶魔们的狰狞在几秒钟之后,顺便边做了恐惧。因为它们看见了宿命中最强大的敌人——来自天堂的天使。

    并不是普通的天使,而是上位天使,拥有六翼的炽天使。

    炽天使每一根展开的羽翼上的羽毛,都蕴含着对恶魔来说无比难受的神圣之力——更何况,这是天使体系当中,金字塔端的其中之一。

    神之左……告死的天使,加百利!

    “这是……神之左!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很快有古老的恶魔认出了这位美丽得无法判别性别的天使的来历——当然,恶魔们心中更加清楚的是,天使是天生没有性别的。只是它们久居在人间,早就已经习惯了对如此美貌划分到女性当中。

    通常情况下,就算是男性,如果美貌如斯的话,对于某些喜好色欲的恶魔来说,也是可以上的。

    哪怕因为没有性别而导致没有生殖系统,甚至因为不需要进食而没有排泄系统好了,但还有能够说出美妙之音的嘴唇啊!

    “这里的罪恶,将会由我来洗涤。”

    加百利很简单地说了一句——‘父亲’虽然让他前方东边方向的一家修道院中寻找那堕落的晨曦之星,但在这之前,它不可能无视如此多的恶魔集合。

    事实上,扫荡这里的恶魔,并不会耗费它多少的时间。

    庞大的圣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地下层,在最接近上帝跟前的天使之一的光辉之下,部分较为弱小的恶魔甚至未能够撑过三秒的时间,就已经化作了滚滚浓烟,被圣光的光辉净化。

    剩下的正在苦苦地抵抗着,几只女妖此时更是发出了尖锐的叫声,以此释放心中的恐惧。

    “神说,污浊的邪恶终将消失。”加百利挥了挥手,一道圣光化作了十字剑光,握在了手中,随手便砍开了一名恶魔的身体,如漫步般走进了那数个染血的圈内。

    此刻,正在进行着终极占卜术最关键时刻的夏洛特心中暗自着急,只能够指使那些在圣光的照耀之下依然能够抵抗下来的恶魔纷纷朝着这位神之左扑去。

    “乱讲!不管是圣经还是历史手札,都没有这句话!”夏洛特此时飞快地吐槽了一句:“不要每次打恶魔的时候都神说神说的,你们烦不烦!”

    “聒噪!”加百利冷哼一声,猛然挥动手中的圣光十字剑。

    夏洛特此时冷汗涔涔,用尽一切的目力死死地盯在了自己的水晶球上,隐约地,她已经能够得到水晶球的一点回应……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然而此刻,加百利却猛然高举手上的圣光十字剑,刹那之间,地下层中的圣光光辉强大了十倍不止。

    那些恶魔,在宛如太阳降临般的圣光之下,纷纷化作了灰烬,唯独只有夏洛特还在痛苦地支撑着——只是,夏洛特那苍白的肌肤,此刻也已经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她的身体已然像是被敲破的钢化玻璃般,极为的吓人。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与此同时,正在尽情释放圣光的加百利却皱了皱眉头。它冷哼一声,一挥手,便把手上的圣光十字剑射出。

    过不了多久,当一切都平复下来的时候,地上只是残留了大量恶魔死亡之后的余烬。加百利看了看四周,却是没有找到那个站在了中央,手持水晶球的女性恶魔,而它射出的圣光十字剑也已经一并消失不见。

    “真是麻烦的家伙,这群超脱者。”

    加百利挥了挥手,无形的力量把夏洛特刻画在这里的数个巨大的圆圈抹除,以防那一天人类发现了。

    因为它知道,人类实在是太过擅长学习与创造……在漫长的世纪之前,人类当中一些聪明绝顶的家伙,便是从天使与恶魔交战后的遗留物当中,掌握了原不属于他们的力量,最后命名为魔术。

    抹除掉这里的痕迹之后,加百利便飞快地离开这个浑浊的地方,朝着东方而去。

    ……

    夏洛特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滚动着,似是从山坡上滚落下来。

    当她抬起头打量着四周的时候,却发现四周昏暗,仿佛无尽的虚空一般,而身处的地方,则是一块光秃秃地漂浮在这虚空世界当中的一座小小的山头。

    她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声音,扭头一看,首先看到的便是那金灿灿的一头金色的卷发——她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这头金色卷发的主人是说。

    沃尔夫冈。

    同样倒在地上的沃尔夫冈此时挣扎着爬起身来,夏洛特这才发现沃尔夫冈的肩膀上,此刻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似乎是被什么刺破,血流不止。

    “是你!”夏洛特不由得惊呼起来。

    只见沃尔夫冈抽着嘴角,一脸痛苦之色,手掌按在了肩膀的位置上,“神之左……不愧是天堂的最高战力之一,实在太恐怖了。这么简单的一击就……夏洛特小姐,你没事吧。”

    “我想你的问题大些。”夏洛特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来:“为什么要救我?”

    沃尔夫冈似乎痛苦减轻了一些,也缓缓地站了起来,“因为我始终希望路西菲尔殿下能够成为我们次元裂缝的一份子。另外,我对夏洛特小姐你的占卜结果也很感兴趣……你应该是成功得到了一些启示了吧?”

    “这里就是次元的裂缝?”夏洛特却皱了皱眉头,打量着四周。

    沃尔夫冈道:“还不算真正的裂缝,充其量只是外围的地带,是我们来回各个主现世的缓冲地。不过也如你所见的一样,这里荒芜,没有生命的痕迹,而时间的概念在这里也极为的模糊。”

    夏洛特点了点头,她翻开手掌,看着自己的水晶球——正如沃尔夫冈所说的一样,她坚持到了最后,几乎灭亡,总算没有白费功夫,确实是得到了占卜的结果。

    “愚者消失在太阳升起的地方。”夏洛特轻声说道。

    “太阳升起的地方?”沃尔夫冈沉吟着:“也就是说,路西菲尔殿下在东方,我们寻找的方向?”

    不料夏洛特此时却道:“不!我们往西方位置寻找!”

    “为什么是西方?这和占卜的内容不是相反吗?”沃尔夫冈愕然问道。

    “相信我就行了。”夏洛特冷冷道。

    沃尔夫冈耸了耸肩……他也有自己的打算,诺亚的身份在超脱者中有些特殊,这次他是瞒着不少人,偷偷请诺亚出来,却没有想到诺亚直接就被天堂抓走——这件事情,他还没有告之次元裂缝失乐园内超脱者们。

    他不愿意就这样回去……最起码,看看能不能把路西菲尔说动再说。

    “行吧,夏洛特小姐。”沃尔夫冈点了点头,微笑道:“我想,现在你应该不会拒绝与我同行的吧?”

    “可以,但你能不能把你的假发脱了?还有把你的白丝也除掉?”夏洛特却冷不丁道。

    “这……为什么?”

    “恶心!”

    天地良心,他们那个时代,这才是潮流啊!

    ……

    ……

    商务车驶出了市区之后,就进入了一片田园当中。

    脱离了现代化的市区之后,就能够看见保留了更多原始风貌的建筑——毕竟,这是一座有着几百年历史,并且有意地保存着这些旧时代文化的城市。

    已经能够看见一些田园了,正值是收获的季节。洛邱有趣地看着车窗外收割着葡萄的机器,但宋樱的目光却有意无意地往洛邱的身上飘来,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洛邱转过头来,看着宋樱好奇问道。

    “我看的是天气,不是看你,别自恋。”宋樱轻哼了一声,然后把左腿翘在了右腿上,看着了另外一边的车窗。

    商务车的宽敞,给予了乘客足够的距离,但即便是这样,宋樱还是打开了车窗,说要透透气。

    “你看起来好像挺着急的,有什么事情吗?”洛邱顺便也把自己这边的车窗降下了一些。

    宋樱随口道:“没什么,只是有个特别讨厌的家伙要来,没准呆会还能够看见……这次赌神屠申义的试酒会恐怕没有这么顺利……”

    “特别讨厌的家伙?”洛邱若有所思。

    但宋颖此时却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忽然朝着洛邱看了过来,上下地打量着……猛然,宋樱撑起了身来,双手搭在了洛邱的肩上,“我不用你给我拎包了。”

    洛邱眨了眨眼睛。

    只听见宋樱忽然眯着眼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个顶级的美女!”

    看着洛邱摸不着头脑的模样,宋樱此时心中却暗自发笑起来:钟落月啊钟落月,不知道你对这个人有没有办法?

    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油盐不进吧……希望你的骄傲能够挺得过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