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黑手

    成为一方霸主,坐拥一个大区,手下几百,有上百的枪支和弹药,当之无愧的土皇帝好不好?

    当然好,但如今不是古代。

    混乱的局面终将会被消灭,旧时代始终敌不过群众的愿望。从很早之前——或者说从还在“帝都司令部”的时候,明哥就已经清楚,这是一条不归路。

    即便如‘帝都司令部’这样的庞然大物,最终还是不敌国家机器。然而,尽管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这个国度依然处于混乱的局面——但是历史终究是被人所推导的。

    明哥不愿意自己成为被历史淘汰的人,更加不愿意自己被国家体制制约……那么,就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吧。

    招安……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虽然事出突然,但是明哥敏锐地捕捉到了改变自己人生的机遇。

    数年的牢狱生涯,早就让明哥改变了许多。在监狱之中,他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打扰,真正安静下来的时候,更加能够让自己思考未来的道路。

    对于他这一层次的大佬来说,入狱并不等于全盘皆输。君不见巴基这个胆小鬼,一样能够在另外一个监狱当中过着皇室成员一样的生活?

    这个国度已经腐败到了如此的地步了。

    几年的时间,在监狱当中,明哥自学了不少知识,甚至还考取了好几个学位……他开始筹划另外一条人生的出路。

    他天生是一个聪明的人,小时候更加是生长在富裕的家庭,甚至还有官方的背景。只是家族在国家的政治体质争斗当中沦为了牺牲品。

    这次罗杰的要求让国家大为的头痛,而明哥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虽然入狱,但是罪名并不重——真正的重罪已经被他以替死鬼承担了下来,所以一开始只是被判了十三年的监禁——而这次答应作为官方的内鬼,则是让他获得了余下刑期的赦免。

    “安全部长先生,你们的参议长目前被克洛克达尔带走了,这对你们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位置就在……另外,大门的封锁,我会直接给你们清理掉的……”

    把身上贴身携带者的通信器关掉,明哥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迹——这边是罗杰让他带着,等着埋伏比利一行人的手下,如今都已经倒下。

    很简单就能够做掉这些对自己当年的事迹感到尊敬,目光当中带着崇拜的家伙。

    即使是曾经一同共事的莫利亚,此时倒在了血泊当中,眼中带着迷惘,死的不明不白。

    他们恐怕到死之前都没有想过,一个穷凶极恶的坏蛋,居然会成为政府的走狗……嗯,明哥不喜欢走狗这样的说法,或者叫:合作者。

    不过出了一点小小的纰漏……那就是居然有一个没有死断气的家伙,及时给罗杰通风报信了。

    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只要警方的特别行动队一旦行动,自然就是以极快的速度,解决掉演奏厅内的匪徒。

    最大的问题就只剩下罗杰手上的那个起爆器——但明哥并不认为,罗杰会抱着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毕竟这可是为了求生,连自己父亲都能够出卖的狠辣之人。

    或许洗去黑老大这种身份之后,以另外一个身份出现也是不错的选择。

    他入狱之前转移掉的资金还算十分充足,那么……成为参议员,然后转型成为政客如何?

    “不过罗杰居然掌握了那种东西……”明哥冷笑一声:“这种东西,还是让我拿着吧。”

    他自然没有汇报与罗杰的某些谈话。

    明哥怪笑了一声,摸着黑暗前行,却步履轻快,如同走在了一条阳光大道上。

    ……

    ……

    较早之前——停电之前几分钟。

    听着房间内传出的惨叫的声音,听从罗杰的吩咐跟随克洛克达尔而来的匪徒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点了根烟舒服地抽了起来。

    这位克洛克达尔老大历来都以残忍出名,喜欢虐杀这种运动,那老头虽然有首领关照过不能够弄死,但想来当出来的时候,恐怕也就剩一口气吊着吧?

    房间内,诚如诚如外边匪徒所想的一样,参议长老者已经被虐打出一身的冷汗,而脸部更加是被揍得青肿。

    克洛克达尔此时一手拉起了老者的领带,让他痛苦地抓紧了自己的衣领,挣扎起来。

    看见老者痛苦的神情,克洛克达尔露出了狞笑,“亲爱的柏威特叔叔,你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落在我手上的这一天吧?”

    “克洛克达尔……别一错……再错……”老者艰难地求绕着。

    “自从入赘卡佩顿家族以来,叔叔你就极力地撇清和我们这些穷亲戚的关系。卡佩顿家族确实很看中你,甚至把你一路推到参议长这个位置。但是叔叔你是不是也无情了一些了啊?”克洛克达尔按着参议长老者……柏威特的脑袋,狠狠地朝着墙壁按去,“不过没有关系,我也不打算让人知道我的叔叔就是你。不然的话,这次释放,政府或许有兴趣找我谈谈?”

    柏威特眼冒金星,脑袋昏眩,却忽然有种后悔的感觉……如果不是他掌权以来,彻彻底底地掩盖着自己和克洛克达尔之间的关系,让政府能够知道一些的话……或许如今他的处境不会如此的危险?

    “可惜不管你怎样的后悔,都已经太迟了。”克洛克达尔狞笑一声,“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就会按照罗杰所说的,把你的尸体抛出去。亲爱的柏威特叔叔啊,就让我最后叫你一声吧。”

    他狠狠地揣在了柏威特的肚子上,让柏威特吐出了红白相间的浊物,身体更是因为痛楚而抽搐起来。

    “克洛克达尔,我亲爱的侄儿……放我一命……我也……也没有很长的时间活了……”柏威特此时艰难地抓紧克洛克达尔那囚衣的裤管,仰起头来,哀求道:“我可以……可以把我的财富都交给你……”

    他清楚克洛克达尔对自己的仇恨……如果是换了另外一个人的话,他至少能够做到还有一丝的底气,不至于苦苦的哀求。

    克洛克达尔却直接踩在柏威特的手掌上,似乎踩断了他的指骨,接着冷哼道:“卡佩顿家的财富你能够掌握多少?我拥有的财富未必比你少,未来我甚至能够创造更多!这个国家的监狱对我形同虚设!多得这次入狱,让我躲在幕后,你难道不知道我的财富这几年翻了多少?白痴!虐杀你,我已经等了二十年!还有八分钟……我真得第一次感觉到时间的漫长啊!”

    看着克洛克达尔玩味的笑容,柏威特心中绝望。

    人生在倘若在最后的几分钟的话,酸甜苦辣纷纷涌现。他已经被虐打的身受重伤,这身体早就老去,如何承受的住?

    或许内脏早就破裂,柏威特只感觉眼前看见的一切都变得昏暗起来……这或许就是弥留之际。

    房间的门似乎突然只见打开,似乎有人冲忙地走了进来,和克洛克达尔说着什么……

    听完之后的克洛克达尔似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从那人的手上夺过了一把手枪,直接对准了自己……额头,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枪口的冰冷气息。

    神啊……我不愿就此死去……

    哪怕让我把灵魂奉献……

    求求您……

    眼睛眯成了一丝,柏威特只感觉眼皮极为的沉重,意识渐渐失去……仿佛等待他的将会是永不醒来的黑暗。

    生命之火微弱的如同风中残烛,渐渐熄去。

    “客人,您所要求商品‘求生’已经送到。”

    女人说话的声音。

    “好好享受您余下的生命,尽管不多,但也期许您能够有安享晚年的时光。等到终结之时,请允许我等前来,领走您的灵魂……”

    声音袅袅而去,恍如梦幻。

    柏威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似乎感觉身体的痛楚好了许多,虽然还十分的虚弱,但却能够睁开眼睛,甚至恢复了不少的力气。

    但眼前依然是黑暗一片,可就在此时,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似乎是用来的踹开。只见四名全服武装,带着面罩的警方部队同时涌入。

    安装在枪支上的强光灯照亮了房间内的景象,柏威特也在此时看清楚了眼前的状况——克洛克达尔不知道何时倒在了地上,连同的还有一名匪徒。

    发生了什么事情?

    柏威特大脑还不至于空白一片,他至少能够判断得出来,克洛克达尔与匪徒的倒下,是发生在这些特种部队破门而入之前。

    好气啊!

    柏威特突然有一股怒气,这些无能的家伙,为何不能够及时出现?那一瞬间,克洛克达尔是真的打算一枪打死自己——如果他不是突然间倒下的吧。

    可……到底是谁出手的?两个大活人,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参议长已经成功救出。”

    “呼叫总部,参议长已经成功救出,另外捕获犯人克洛克达尔!”

    “收到!现在请马上保护参议长从安全路径撤离,不容有失!”

    “收到!”

    柏威特沉着脸,见两名两名特警直接把昏倒的克洛克达尔以及匪徒给带走,而自己也一跟着最后一名特警,快步离开。

    “你们进来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人,或者听到什么动静?”柏威特冷不丁地问道。

    他的声音,在断电而失去光源的回廊当中,压抑得就像是一头野兽。

    “没有。”这特警也不敢在这种国家真正大人物的面前放肆,恭敬道:“我们一进来,看见的景象就如同您看见我们进来之时。”

    柏威特揉了揉额头。

    ——好好享受您余下的生命,尽管不多,但也期许您能够有安享晚年的时光。等到终结之时,请允许我等前来,领走您的灵魂,作为酬金……

    那声音,仿佛镌刻在了心底,又一次泛起……清冷的女声。

    一边快步地跟着人离开,柏威特也断断续续地从这些暴风小队队员的通信当中,听到了关于现场战况的消息。

    “匪徒的暗哨已经清理干净……开始攻入演奏厅……”

    “对目标进行第一时间射杀……行动!”

    “发生特殊情况……”

    “报告!演奏厅的匪徒全部昏迷……我们到来之前?”

    “汇报匪徒残余数量,报告罗杰,莫利亚,巴基等人位置!罗杰手上持有起爆器……”

    又是……神秘的昏迷?

    柏威特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但此时他的身上已经被绑上了腰带,并且扣上了钢索,暴风小队的人已经把他送到了剧院天台上,准备从这里送出去——直升机就在上面了。

    ……

    ……

    枪声响了又停,停了之后突然又响了起来,还有碰撞和狂怒的叫声……如此几番,巴基只是惊慌地抱着头蹲在了墙壁的边缘。

    直到枪声许久之后也没有响起。

    黑暗当中,宋昊然的声音幽幽响了起来,“比利先生,跟着我走,警方似乎已经开始行动了……”

    跑动的声音,慌乱当中,还能够听到有人说了几句“快,快!”

    “等……等等我!”巴基连忙地站起身来。

    只是四周都是漆黑一片,回廊有两头,他也不知道应该走去那一边才对——然而就在此时,剧院的照明系统突然之间恢复了过来!

    光亮如昼,一下子把巴基的眼睛刺得有些生痛。

    但他却看见了自己的身边,罗杰的三名手下直接倒在了血泊当中,而罗杰则是也跌坐在了墙边,低着头,他的手还拿着一把匕首,上面有血迹。同时,他的胸膛处起码能够看见三个子弹造成的伤口。

    而宋昊然一行人就在自己的前方,大概只是跑出了七八米的距离。

    一名保镖的肩膀上染红了一大片,而Lluvia也捂住了自己的手臂,宋昊然的手背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道流血的伤疤。

    看来在停电的这短短的瞬间,双方发生了一场异常凶险的搏斗。

    “你居然没死啊?算了,跟上吧。”宋昊然此时回头,看了巴基一眼,“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巴基苦笑一声,连忙爬起身来,可就在此时,他目光余光朝着罗杰看了一眼,顿时便绷紧了身体。

    只见罗杰猛然间抬头,目光如同幽灵般,看着自己……如此重伤也没有死去!

    “巴基,你背叛了我。”罗杰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还没有死透?命真硬。”

    不远处,宋昊然摇了摇头,直接从Lluvia手上拿过一把手枪,飞快地对准了罗杰的脑袋……隔着不到十米的距离,他自然不会射偏。

    可罗杰却飞快地从自己的战术腰包当中取出了什么东西,随后猛然对准了自己的脖子扎了下去。

    宋昊然看不清那是什么。

    但是巴基却看的十分清楚,那是一根针筒,里面装着的似乎是深蓝色的液体……

    宋昊然也在同一时间扣下了扳机,子弹破膛而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