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验货

    神速,神速,神速,神速。

    追风知道这种迫切心情的根源到底来自哪里:来自的是他现在这身体原来的主人。

    起初追风就能够隐约地感觉到颜无月世界的犬夜叉的灵魂并没有死去,他莫名其妙地占据的这具半妖的身体,不仅仅只是一个空壳。

    后来觉醒了贪狼星,这方面的感应进一步增强,更加确切犬夜叉的意识不过是沉睡了下去。如今,犬夜叉的意识已经有苏醒的迹象……或许早早就已经苏醒过来,只是碍于觉醒了贪狼星的自己的存在,才像是被困住般。

    但犬夜叉显然正在用尽一切的可能,想要冲破这种困锁——如今这种迫切的心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虽然和你素不相识,但来到这个地方,未经你同意就占用了你的身体……虽然说这也不是我自愿的。不过,既然你那么希望能够看见那个死女人的话,就给我安静点好吗?”追风深呼吸一口气道:“你这样会影响我,我没有办法专心使用神速……相信我,我是真的想要帮你。”

    其实追风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按理说,这个时候他已经是连同莫小飞大哥,带着紫星,有多远离开多远才算是正确的,可他却还是留了下来。

    这似乎放在莫小飞大哥的身上并不会十分奇怪,因为莫小飞大哥就是这种乐于帮人的性格——可他不是啊。

    即使承认莫小飞作为自己的大哥,内心对他有着十二分的尊敬,可追风自问做不到像是莫小飞大哥那样。他的思维其实十分简单——谁对他好,他就会对谁就好。

    这些人里面,包括奶酪,包括妮妮,甚至包括龙夕若等等,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完全陌生,没有交集的家伙——哪怕这个家伙是个好人。

    追风想不明白,并且想来想去最终都只是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自己是被犬夜叉的心情影响,而且影响过深,以至于做出这种不理智的行为。

    可他却同时也觉得,自己并不讨厌去做这件事情。

    “喂,等会如果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话,你就去把你的心意好好地告诉人家啊!”追风心中默念。

    所谓旁观者清,就连他这样爱情路上初出茅庐的楞头,看着这只半妖和巫女的关系都感觉到十分的着急。喜欢就大声说出来啊,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只是他却下意识地忽略掉自己似乎和犬夜叉也差不多的模样……喜欢但说不出口来。

    那潜藏在体内的犬夜叉的意志开始配合,神速得意全力施展,不久之后,追风已经成功看见了那樱花树。

    树开始凋零了。

    一道身影在不停地闪动,每次的闪动都输十几米的距离。而后这道身影停下,停在了凋零的樱花树之下。

    可他所看见的,却是到在了地上的年轻巫女,还有安静地呆在巫女旁边的美姬。一股巨大的悲痛感让追风本能地迈出了脚步。

    神速!

    这段小小的距离,在神速的作用之下,追风本应该直接出现在美姬和巫女的身边。然而尽头处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隔断了他的路线,追风不得不停了下来——两米开外的地方。

    他能够看到美姬的一直手掌上沾满了鲜血,同时也能够看见年轻的巫女胸口上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毫无疑问,这里已经贯穿了。

    这不是那种主角不死的美好剧本,年轻的巫女的心脏自然不会出现在右边,这样的贯穿之下,对于年轻的巫女来说,唯独只有一个结果。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一秒之前?十秒之前?还是更早之前?如果自己早到一步的话,是不是会改变什么?追风脑中不停地闪过这样的问题,同时发现自己其实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那是一种强迫着自己去思考着什么,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一切可能性……想尽一切办法去逃避这个事实。

    美姬看了面前的追风一眼,没太多的表情,“她死了,长门鹤子,已经死去。”

    追风沉默不语,身体之中有着什么东西正在横冲直撞……它在咆哮,呐喊,在伤痛,在悲鸣——在那种意识层面的接触之下,一切的情感都无法掩藏。

    “你……你杀了自己。”追风艰难地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按理说,他似乎也曾经‘杀过’自己,那个不信任人,那个相当敏感脆弱的自己。但是这和美姬与巫女之间又有些不同。他是把过去的自己‘杀’死,可面前的,却是过去的把现在的杀死。

    美姬似看穿了追风的心思,于是直接开口道:“你是不是觉得,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无论如何,现在的你都会比过去的你成熟才对,人不可能越活越回去……已经经理更多的自己,怎么可能比从前的自己更差?”

    追风摇了摇头,尽全力地压下体内的那股不属于他,却疯狂地影响着他的疯狂之意。他深呼吸,有些索然无味:“但结果,是你赢了,不是吗?”

    “因为这不是童话故事,王子最后不一定能够及时赶到。”美姬开始擦拭自己染血的手掌,“不是童话故事里面,所谓光明总能够战胜黑暗,所谓的邪异最终不敌正义……比的,不过是谁更希望能够留下来。”

    追风想要说点儿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他自问并不是理想主义者……甚至,心中隐约有些认同美姬的话。

    “我会送你们离开这里的。”美姬冷不丁又开口说了一句,“包括所有被牵涉进入了颜无月世界的主现世的人。放心,对你们来说,只会感觉到疲劳一定。而主现世的时间,也不过时电影刚刚结束的时间。”

    “就这么简单?”追风对此深表怀疑。

    美姬摇摇头:“这部电影在主现世上演已经有些时间,吸纳了足够的噩梦之力。起初也只是为了获得大量的噩梦之力而已,现在计划差不多完成,自然没有必要再把你们留这里——毕竟大批量地出现人类意识丧失事件,这颜无月世界就有极大暴露给某些存在知道的风险,这并不是艾瑞克斯大人愿意看见的……当然,我说的是大批量,如果仅仅只是单独的几个的话,我想影响并不会太过恶劣。”

    追风皱了皱眉头,他听到了美姬那话里面威胁的意思。

    美姬此时却冷笑一声,“你,还有你的另外两个同伴,灵魂过于强大,所以哪怕进入颜无月,也没有丧失记忆。放任你们离开,颜无月世界就始终有暴露的风险。另外,你那个叫做莫小飞的同伴,艾瑞克斯大人实在太喜欢了。既然大人喜欢,那就让他永远都在噩梦之中轮回吧!”

    美姬猛然挥动手臂,追风从察觉到她口中的威胁之后,就一直全身戒备着,此刻美姬动作才起,他便已经发动了神速,横移了十多米的距离。

    可追风才不过移动了一次,身体便已经无法动弹,他才明白自己和美姬之间的差距,一股狂暴的意志席卷追风的精神,让他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樱花树的树根此时猛然长出一根,直接把追风给吞入其中。

    这之后,美姬再也不看追风,而是低头看着年轻巫女的尸体。她皱了皱眉头,一道妖狐之火迸发,直接把年轻巫女的尸体开始焚烧起来……只是这具尸体却在妖化之火的焚烧之下,毫发无损。

    她依然还是保持着死亡时候的状态。

    “因为同源的关系吗……”美姬皱了皱眉头。

    年轻的巫女确实已经死亡,如今尸体得意保存,只是因为身体的特殊性——毕竟,这是长门宗近以那只妖狐的心脏血肉所培育出来,后来又取回了鸣神家封印的妖狐的灵魂——可以说,长门鹤子这个个体的存在,等同于当初那只妖狐的再生。

    只是在艾瑞克斯那固有的特殊能力“梦与真实之间”的关系,原本应该独一无二的长门鹤子,拥有了两个,而如今,也就剩下了存货下来的美姬。

    两者相争,即便外在的条件一样,处于完全对等的状态之下也好,能够存活下来的,那自然就是更加优秀的。

    “艾瑞克斯大人……”

    美姬同样也把巫女的尸体卷入了树根之中,最终才来到了艾瑞克斯的身边。她把他给抱了起来,然后安置在了樱花树的树下,一丝丝细微的树根开始盘缠在艾瑞克斯的身上,那是美姬从樱花树之中反哺而出的噩梦之力。

    轰隆隆——!

    樱花树树干的底部,此时裂开了三道,天照大御神,月读命,素盏鸣尊像是被什么推着一样,缓缓地;‘浮’出。

    美姬此时看了艾瑞克斯一眼,便直接走到了三贵子的面前,她作为容器,不仅仅容纳的是整个颜无月世界的噩梦,同时也能够容纳这块世界碎片的权能——如今她的状态,才是最理想的状态,即便整个颜无月世界的权能全部归纳,也能够轻松吞下。

    “艾瑞克斯大人,等我把三贵子的权能吞噬,然后再去八寻殿吸收了伊邪那美之后……我再陪你去那个地方。”

    说着,美姬便直接把三贵子进行了吞噬——她知道,从现在开始,伊邪那美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

    洛邱把毛笔搁置了下来,然后静静地等候着字迹干透。等这些黑色的文字彻底和泛黄的纸融合之后,洛老板才把这本书轻轻合上。

    “主人,巫女输了呢。”

    洛邱看了优夜一眼,随后站起身来,把书交到了优夜的手上,随后轻声道:“故事已经写完了,我们去找顾客验货吧……要是不满意的话,就只能够推到重写了。”

    带着优夜从神社之中离开,正在下山的时候,却见大哲不知道从那里摘了一堆的野果,用衣服就那样兜着,一边往上走来,一边咬着。

    大哲看见老板,顿时便露出一道灿烂的微笑,随后道:“老板,要不要吃点果子?这东西还挺甜的,路上就长了这么一棵果树,我就摘了一些。”

    “好。”

    洛邱伸手接过。

    “现在去哪?”大哲好奇问道。

    “送货。”

    ……

    ……

    洞穴之中,莫小飞已经不知道念了多少次的心经,他甚至已经进入了一种从前从来没有进入过的状态,以至于物我两忘。

    或许是因为太过专注的原因,莫小飞并没有察觉到,此刻在他不远的地方,一缕黑烟缓缓地从地上冒出。

    而这一丝的黑烟,此刻更是朝着他这边靠近而来。

    莫小飞依然没有任何的察觉——因为,这一丝黑烟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莫小飞,而是放置在一旁,昏迷不醒的紫星。

    这一丝黑烟渐渐地化作了一个影子,一点一点地靠近到了紫星的身边。只是它似乎有所顾忌一样,最终只是绕着紫星的四周打转——它是阴贪狼,或者说是阴贪狼最终分裂出来的意志。

    当封印的枷锁没有办法彻底扯断,再次回收的瞬间,阴贪狼不得不对自己狠下心肠。同时也因为封印崩断了一半的原因,让它这个疯狂的想法得到实现。

    阴贪狼把自己的力量和意志直接割裂,意志得意自由脱离,而阴贪狼的力量却最终还是被收回到了紫星的神魂当中。

    意志自由,等同于自己将不会在受到束缚,可是却失去了阴贪狼的本源力量,这让亿in个自由的它异常的不甘心。

    它想要取回属于自己的本源力量——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当它太过靠近紫星的时候,自己好不容易获得自由的意志,会不会再一次受到束缚?它摸不准这个奴役了自己无数年的束缚吃否能够做到这一点。

    正在犹豫不决之间,阴贪狼忽然感觉到一种危险的感觉——那是一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谁!”

    只见一道紫色的雾气,此时也缓缓地从地上冒出,不多久之后,化作了一条小小的蛇。

    这条小蛇此时吐着舌头,目光不停地在莫小飞,紫星,还有阴贪狼意志之间来回地打量着,不知道正在想些什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