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孤独者的临时联盟

    把这白色的光球再次送回它本应该呆着的地方之后,颜无月世界却忽然只见变得震荡起来!

    源头正式那巨大的樱花树所零落的花瓣。

    无数的花瓣随风飘荡,似是要在整个的颜无月世界都下一场巨大的樱花雨般。

    花瓣落地,化作了种子,一根又一根的巨木此刻在颜无月世界的城邦之中骤然升起,大量活动着的树根自大地之中冒出,吞噬着一个又一个的个体。

    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处于一种恐慌之中,大哲猛然间睁开了眼睛,一把扯下了身上佩带着的钥匙。

    一根巨大的树根此刻骤然出现。

    钥匙化作了金色的剑,将这树根直接斩断。大哲冷哼一声,那断裂的树根最后似顾忌什么般,缓缓地潜入地中,消失不见。

    “老板?”大哲皱了皱眉头,却是朝着洛邱看来。

    洛老板则是摇摇头。女仆小姐便看着大哲道:“不要在意。你忘记了艾瑞克斯当初签订契约时候说过要交付的交易金是什么了吗?”

    大哲心中一怔,回想起来——艾瑞克斯所答应给出的是颜无月世界三分之一的真魂,但因为他并没有获得这个颜无月世界,所以用了手上的一个老皮箱作为抵押。

    这个老旧的皮箱既然只是用来作为抵押,就说明艾瑞克斯需要取回的——取回的方法就只有一个,提交原定的三分之一真魂!

    “这……这家伙在强行掠夺颜无月世界的灵魂?”大哲不禁露出骇然的神情。

    “这才是真正的世界级噩梦。”优夜点了点头,“就看艾瑞克斯在伊邪那美的怒火之下,能否成功了。”

    老板此时却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朝着那巨大的樱花树眺望而去……

    ……

    ……

    脸色显得苍白,艾瑞克斯用手指抹去刚刚从自己嘴角流出的一抹鲜血。他只是看了一眼手指上的这抹殷红,便不在关注自己受到的重创——从伊邪那美暴露了自己的本体开始,他就明白到自己的计划已经失败。

    价值世界三分之一的真魂数,换一次俱乐部的出手。只是在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的二选一之中,他却选错了伊邪那岐,导致了让伊邪那美的绝地反击。

    真的是一子错,满盘皆输。

    但是如果选择的是伊邪那美,那么这三分之一的真魂数量就显得异常的便宜……俱乐部甚至有种在做赔本买卖的嫌疑。可是即便是这样,俱乐部依然还是会出手——这就是契约的精神。

    正因为二选一,一方会很容易,一方会十分困难,综合起来才会给出一个相对便宜的价格——艾瑞克斯不禁苦笑一声,如果自己在调查清楚一些伊邪那美的底细,自己就不会输了的吧……哪怕为此付出的真魂数量要远超颜无月世界三分之一的数量。

    只是艾瑞克斯也不是自怨自艾,受到挫折就消沉的性格。他很快就明白此刻自己需要做的是什么——尽量获得大量的真魂,用来支付俱乐部出手的报酬,换回自己的箱子,然后离开颜无月世界。

    只要回到主现世,伊邪那美也不敢轻易地追来,他也就算是安全了……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美姬了。

    巨大的樱花树某段,看着与樱花树几乎融合,仅仅露出了半边身体的美姬,艾瑞克斯伸手轻柔地抚过了她的脸庞,“美姬……吞噬这个世界吧。”

    这正是樱花花瓣飘向整个大地之初……

    感受着不断地被吞噬进来的生灵,同时不停地提取这噩梦的力量的艾瑞克斯,苍白的脸开始恢复了一丝的血色,他叹了口气,“不愧是完美的容器……可惜了。”

    可艾瑞克斯一瞬间便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明显地感觉到了,美姬这个完美容器的体内,此时出现了一些他所无法掌握的异动!

    噩梦的力量输送开始变弱,似乎有这断裂的趋势!而作为创造者的他和美姬之间的联系,此时竟也是被切断了一般!

    会是谁,在暗自破坏……俱乐部一方吗?

    不!艾瑞克斯几乎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这种想法,他清楚明白这俱乐部的立场是什么,那超然一切之外的……根本不屑做这种小动作。

    艾瑞克斯下意识地把额头贴到了美姬的额头上,随后闭上了双眼,不久之后,艾瑞克斯才神情凝重地睁开眼睛,“八歧……颜无月居然还藏着这种东西?”

    “可耻的入侵者……你居然还敢掠夺我的真魂?”

    一道阴冷和怨恨的声音,此时正出现在艾瑞克斯的身后,来者是……伊邪那美!

    丑陋的身体,憎恨着一切的恐怖目光。

    艾瑞克斯脸色微变,但很快便恢复了镇定……因为他发现了颜无月世界之中还藏着一个比他更早的入侵者:八歧大蛇。

    “伊邪那美女士,我想我们其实可以好好地商谈一下。”艾瑞克斯从容不迫。

    伊邪那美冷笑连连,步步逼近。

    艾瑞克斯淡然道:“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要杀我,至少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要是这样的话,我恐怕你的颜无月世界也会保不住了。”

    “可耻的入侵者,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伊邪那美根本不听,庞大了黄泉之水开始从她的身后涌出。

    艾瑞克斯感受着这些黄泉之水的恐怖,心头猛跳……果然面对的是弱等神力,以自己此时的力量程度还是太过勉强。

    “八歧大蛇,已经重新出现了。”艾瑞克斯此时缓缓地说道:“而且还有一个对你我都比较不好的消息,八歧大蛇,正在收拢他当初被你夺走的世界权能……从三贵子的身上!”

    伊邪那美却没有让那黄泉之水消失,只是目光死死地锁在艾瑞克斯的身上——这个入侵者拥有奇怪的力量,就算作为弱等神力的她,也会因为他的神奇力量而陷入恍然之中。不久之前在八寻殿上,正因为受到了影响,坠入了短暂的幻境之中,才得以让这可恶的入侵者获得逃走的机会。

    艾瑞克斯摇摇头道:“我无意之中发现颜无月的存在,并且很容易就获得了近乎三分之一的世界权能。当初我还以为是因为你和伊邪那岐分管这个世界,让权能不集中,所以才让我能够成功。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根本的原因是,这部分权能已经完全被打上了某个烙印!它的真正主人不过是被封印,我得到的不过是它主之物而已!伊邪那美……我想就算是你,也对这部分的权能无可奈何,最终才会又截取了其中的一小部分,装饰一番,分别赠送给三贵子的吧?”

    “你现在很虚弱。”伊邪那美却冷笑一声,“对付你不会用太多时间!我当初既然能够打败八歧大,现在也一样!不要忘记了,八歧大蛇才刚刚破开封印,不是全盛的状态!”

    “但我可以逃走,虽然会付出一定的代价,可是你根本没有办法阻挡我。”艾瑞克斯眯起眼睛,“你不会轻易回到主现世的……因为一旦你回归,就会暴露颜无月世界的坐标。伊邪那美女士,我想你应该明白,一块世界碎片,对于那些中等神力以上的家伙,具有怎样的吸引力吧?而且,我还可以在离开之前,让八歧大蛇轻松地取回属于它的权能。”

    “你该死!!”伊邪那美愤怒得全身腐烂的肉都猛然蠕动起来。

    艾瑞克斯却道:“记得我问过你的那个问题吗……伊邪那美女士,如果当初在千引石钱,你和伊邪那岐没有做出决绝的宣言,那该多好……”

    “该死!八寻殿上你对我用的幻境,你果然窥视了我的……”伊邪那美猛然尖叫一声,黄泉之水疯狂地朝着艾瑞克斯涌来!

    “我可以帮你洗去这一身的黄泉之气,让你恢复原貌……”艾瑞克斯轻声说了一句。

    汹涌的泉水骤然停歇,伊邪那美死死地盯着艾瑞克斯,一言不发。

    看了一眼停下的伊邪那美,艾瑞克斯再次开口说道:“俱乐部知道吗?我知道我离开之后,那位俱乐部的女仆小姐定然不会放过向你推销的机会。我也知道只要你愿意和俱乐部做交易的话,同样可以洗去黄泉之气,恢复真容……不过你要知道,这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毕竟,这一身的黄泉之气已经彻底和你的神魂融合,想要从你的神魂之中剥离它们到底有多艰难,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可是,只要你放过我,这个代价就会被无限地缩小……”

    “我凭什么相信你?”伊邪那美沉默了许久,最终挤出了声音。

    艾瑞克斯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拥有一个碎片世界再好,也不过是自己一个。哪怕拥有一丝变得不再孤单的可能,我也会飞蛾扑火……即便我知道,它或许还是虚幻。”

    “你也……”伊邪那美忽然安静下来,许久之后却冷冷地道:“八歧,它做到哪一步了?”

    “跟我来吧。”艾瑞克斯点了点头。

    伊邪那美问出这句话,就证明一个并不稳固的临时合作关系就这样开始了……

    ……

    ……

    早稻村依然十分的祥和,至少在明面上看来正是如此。

    隔日,并没有人发现长门三郎的消失不见……或者说,长门三郎哪怕突然消失一两天的时间,众人也不会感觉到奇怪。

    因为长门三郎自从战场回来养伤之上,就隔三差五地会喝醉酒,有一次甚至被下人发下掉在了河水当中,一半的身子浸在水里,好悬没有被河水冲走——不过另外一件事情倒是让长门家的下人谈论起来。

    那就是长门鹤子小姐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一直没有醒来。早稻村没有医师,不过有懂得一些药理的老人。

    但是老人看过之后,却摇摇头,说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鹤子小姐也没有露出痛苦的表现,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呼吸平稳。

    “看来那个临时照顾长门鹤子的婢女什么也没敢说。”

    就在近藤家月姬小姐下榻的院子当中,把四周都叫走了之后,紫星与莫小飞正在商讨着接下来的事情。

    “长门鹤子无辜昏迷,但好歹人还在。”莫小飞搓着下巴道:“所以她就算见过我,知道是被我打昏,甚至长门鹤子的昏迷和我有关,也不敢说出来。她更加害怕长门家的惩罚,所以选择保持沉默。”

    “在理。”紫星点了点头,然后道:“长门宗近今日没有出现。对外说是昨晚晚宴之后感染了风寒,生病了不方便外出。我猜他这时候可能一直都在地牢之中……不要忘记了,他抓走了一个‘神’!”

    莫小飞点点头,“但不管怎样,我们现在都不能轻举妄动。看能不能先撑过第三天而不会时间重置……如果重置的话,那就只能够再让历史重来一次,我们在去打听长门宗近抓走女神之后做的事情了。”

    如果时间再一次重置……也就是让长门三郎再死一次,反正按照步骤来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紫星点点头,忽然问道:“莫大人,你感觉如何?我似乎感觉自己又恢复了一点。”

    一晚上的休息过后,紫星感觉自己那一丝微弱的妖力增加了不少——尽管还是十分的弱。

    “两成左右。”莫小飞感受了一下,“感觉还在不断地恢复着,不过开始变慢了……应该有个极限。”

    “这两天我们就按兵不动,静待第三天的结束吧。”紫星也点点头。

    此时,外边近藤家的武士忽然在门外呼唤了一声。紫星便对着莫小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莫小飞也相当小心地躲藏在了一道屏风之后。

    “有什么事情?”紫星此时淡然地叫了一句。

    “月姬小姐,院子外边有一个叫做良田的家伙,自称是长门家的下人。”那武士此时一字不漏地道:“他声称过来是找一个叫做阿紫的婢女。可是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有阿紫这个人,但我看他又不想是撒谎,唯恐还有什么,就来禀告您!”

    “我知道了,你让这个人到侧室等候吧,我自然会有安排。”紫星淡然吩咐。

    良田……难道是关于那座狐妖石像基座下的模糊刻字,有消息了?

    ……

    “良田,找我有什么事情?”

    “果然是阿紫小姐!我就说嘛,可是外边的武士大人非要说我是骗子!”良田此时撮合手,还是献媚的样子。

    “说回你找我的事情吧。”紫星这次依然还是带着面纱,但目光却隐隐不怒自威。

    良田心中一惊,不敢抬头看去,低着头道:“是这样的,关于阿紫小姐你说的那石像基座刻字,我回去之后四处打听之后,果真在村子某个人家之中找到了一份拓印。阿紫小姐,我知道你对此有兴趣,所以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取来的啊!”

    紫星不动声色,点点头道:“做得不错,我回去之后会告诉我家月姬小姐,让她和长门老爷给你美言几句……东西先给我看看吧。”

    一根几乎要发霉一样的书卷,被良田缓缓地推到了紫星的面前,这家伙甚至十分细心地给紫星打了开来。

    紫星看东西一向很快,一目十行,甚至过目不忘,只是看了一眼,便几乎把内容了然于胸。

    她神色平静,良田习惯察言观色,却也看不出深浅……看来这位近藤家的阿紫小姐好像并没有太过惊喜啊?

    良田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可紫星此刻却远非外边看来的平静。

    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掀起了滔天波浪!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