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名为‘普罗米修斯’

    这是龙夕若和苏子君联手打造的结界,如果没有这两位告之进入方式的话,恐怕只能够走从外部暴力破入的方式。

    比如当初就用这种方式,但是如今被困在这里的……相柳。

    龟千一也是见过灵脉的妖怪——当然,并不仅仅指这个城市地下的这条。所以当这条灵气充沛的灵力之河横现在眼前的时候,他并没有过于的震惊。

    活到了他这种程度,许多事情都看作了黄土般……灵力长河虽好,却打动不了老乌龟什么。

    但他还是被相柳此时的模样狠狠地吓了一跳……正确来说,是相柳那种说不清的目光。

    “相柳,你到底遭受了什么?”龟千一站在相柳的面前,同时也颇为忌惮地仔细观察着缠绕在他身上的那些锁链。

    相柳的眼中有着的,反而是如同实质一样的憎恨……按理说,在这种灵气长河之内,每日受纯净灵气的洗涮,能够让心境平和才对。

    “龟千一吗……”相柳缓缓抬起头来,面容枯槁,“不用管我,我只是想方设法逼自己去恨而已。说起来,还得多得你们的公主,要不是她的话……在这种地方,我或许真的会被洗刷掉一些东西。”

    说着,相柳猛地一下惨叫起来!

    龟千一能够看见,相柳此时身体的皮肉开始裂开,一根根细密的血管同时外露,血管之中的鲜血快速疯狂地流动!

    这种惨况竟是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有多,方才停止……他的皮肉再次恢复,而血管也藏会了身体之中。

    这是苏子君的诅咒……龟千一不由得心中暗惊。他已经明白相柳所谓的‘多得公主’是什么意思。

    好一会儿之后,相柳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中那恨毒的神色用浓郁了几分,“怎么,这次不是苏子君亲自过来,而是差你这老乌龟过来吗?”

    公主,打算从相柳口中知道什么?

    龟千一不由得暗自思索着,但同时他也是带着龙夕若的吩咐而来。

    可面对相柳如此的状况,龟千一并不确定自己能够得到一个比较满意的答案。

    但他很懂得看形势,于是便道:“相柳,我知道你在借这种痛苦来增添自己的仇恨。不过我想你也应该明白的吧?你是绝对没有办法逃过这些锁链的束缚。所以,即使你千百个不愿意,借着仇恨来抵抗灵气长河的洗礼也好,终究也只是杯水车薪。”

    龟千一看着相柳的神色,软绵绵地道:“这灵气之河啊,秉承的是这一方水土的气运而生,千年,万年,谁也说不清它有多少年。它无穷无尽,而人力却有穷时。这憎恨即便能够帮你对抗一阵子的时间,可是你应该清楚的吧,依靠这样积累恨意,恐怕你的精神也坚持不多久。”

    “你太小看我了,龟千一。”相柳冷笑一声。

    龟千一淡然道:“憎恨最终会冲垮你的精神和仅剩下的理智,最终你只会失去所有思考的能力。相柳,你甘心让自己变成那种连自己也不认得的家伙吗?而且还是不管再怎么疯狂失去理智,却依然还是受困在这里,依然还得承受痛苦的情况吗?”

    “你想说什么?”相柳脸色一沉。

    龟千一缓缓道:“我或许能够帮你减轻内外承受的痛苦。”

    相柳一皱眉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龟千一却深呼吸一口气,从口中吐出他那颗珍异的珠子,这里的灵气实在是太多太多,即便身体不好,也能够轻易地施展他想要施展的术了。

    龟千一抛开了那珠子,珠子在相柳的身边绕走了一圈之后才再次回到他的手上。而此时,相柳的身边,自上而下已经多出来了三道光圈。

    龟千一此时淡然道:“看,这三道光环,能够为了隔绝这里的环境,灵气不会洗涤你。同时,他还可以把公主施展在你身上的诅咒压制。当然,这是公主殿下亲手种下的诅咒,我并不会给你拔除,也没有本事完全拔除。而这种压制,大概只能够减去它发作时候的痛苦程度。不过以你的坚韧,减轻了的痛苦应该是能够承受过去的了……你怎么看?”

    相柳目光死死地盯着龟千一,但与此同时,那种隔绝了灵气的感觉确实已经清晰第感觉到……好一会,他才忽然冷笑一声,“龟千一,诅咒是苏子君下的,你却用它来当作是对我的恩惠吗?这算盘打得很响啊?”

    龟千一毫不在意道:“既然你不乐意,那老朽我收回这光环便是。”

    “等一下!”相柳却咬了咬牙,头偏了一边道:“你想要问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不乐意回答的话,我宁愿继续去恨!”

    龟千一道:“那日,龙大人曾被一个古怪的肉球所偷袭。那东西,非人非妖,到底是什么来历?”

    “你说‘普罗米修斯’?”相柳皱了皱眉头。

    “普罗……米修斯?”龟千一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相柳却摇头道:“不是你理解的那位,单纯只是名字相同而已。会所的那群人不知道怎么研发出来的技术,创造出来的这种新的生物,所以自己造了个所谓的学名而已。听说最开始是为了‘人类再生’的目的而研究的这项技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弄出来了‘普罗米修斯’。”

    “人类再生……长生不死吗?”龟千一点点头道:“我要这种‘普罗米修斯’的所有情报。”

    相柳也不问龟千一为什么要知道……关于‘普罗米修斯’的情报并不在他不乐意透露的事情里面,“具体的技术支持到底是怎么样我不清楚。这是会所里面一些科学家研究出来的东西。最初开始,只是一个细胞。我出来的时候带了一个。”

    “再说清楚一些,这细胞是作何用的?”龟千一追问道。

    相柳想着道:“这种细胞听说理论上能够吞食所有的细胞,然后增殖自己。使用的方法也简单,把它首先植入一个个体当中,就能够成为它生长的温箱。等它从个体之中破体而出之后,就是第一形态了。第一形态还需要不断地给它投喂生物,越多越好,个体的种类越丰富越好。因为它能够吞噬各种各样的基因,为己所用,并且吸收进化。”

    龟千一神情不禁凝重道:“你是说,这中普罗米修斯,能够无限进化……那到了最后,岂不是无敌?”

    相柳冷笑道:“哪有这样容易?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缺陷的问题,还是技术不成熟的问题。一般来说,造一千个这样的个体也未必有一个成功的。会所的人为了总结出一条成功的方程式,已经用掉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投入了数之不尽的财富和人力了,目前也只是得到几个勉强算得上成功的个体而已,听说还是进化到头,而且也不完全稳定的作品。”

    “这东西,可有弱点?”龟千一直接问道。

    相柳淡然道:“没有什么直接的弱点,你要是力量足够强大的话,直接把它轰成渣就行。要是实力不够,就只能够找出它最开始的那个细胞出来消灭掉了。”

    “那么,在这个城市的那个普罗米修斯,你到底用了什么来喂食?”

    “龟千一,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妖怪……”龟千一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那些用来投喂之后的妖怪,是否会对这种‘普罗米修斯’有什么影响?比如说,思想方面的事情。”

    相柳耸耸肩道:“这我不知道,我只是使用会所的这产品而已,它有什么副作用,与我何干?”

    龟千一不再多问,想来相柳知道的也仅仅只有这些。他此时开始串联着前后发生的事情。

    那日苏子君来询问舒宥的事情……

    联系到所有发生的事情,龟千一觉得自己对铁哨已经有些猜想,以及它为什么会一直呆在奶酪身边,也有些看得出来了。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的话,就滚吧!我要休息!”相柳冷哼了一声。他确实需要好好休息……难得可以抵抗灵气洗涤的同时还压低了诅咒的痛苦了。

    龟千一点了点头:“嗯……老朽也差不多该是时候离开了。”

    说着,龟千一忽然之间挥手,竟是让相柳身边的那些光环一道道尽数碎裂……光环碎裂的瞬间,相柳便感受到灵气再次侵袭而来,而那诅咒的余痛再次浮现!

    “龟千一!!!你骗我!!!!”

    “有吗?”龟千一缓缓道:“老朽确实帮你抵抗了灵气洗涤了啊,也确实让你减轻了诅咒的痛苦……过。可是老朽并没有说过,要为你抵抗多长的时间吧?”

    “龟千一!!!”

    龟千一双手捂住耳朵,缩了缩脖子道:“别吵啦!不怕吓着老人家吗?年轻人真是的,冷静点。”

    “龟千一!!你别让我离开这个地方!不然我一定让你尝试着生死不能的痛苦!!!”

    在相柳的疯狂嘶叫之中,龟千一拎着拐杖,小龟拳拳轻轻地锤了锤肩膀,缓缓地走出了灵气长河的深处。

    开玩笑,真的给你减轻诅咒的痛苦了,公主回来还不把老夫我炖了……

    于是这位妖族的长者最后颇为惋惜地回望了相柳一眼,啧啧道:“年轻人啊……”

    图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