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它

    八去其一,相柳被斩掉的蛇头却并没有死透,连着部分的脖子部分,在地上挪动挣扎起来但这并没有挣扎多长的时间,这个被砍洛下来的蛇头便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蛇头最后化作了一滩的脓血,散发着极端的恶臭,并且腐蚀着四周的一切。

    这是远远大于断指的痛苦八头的相柳,显然他体内大部分的敏感神经都集中在八只蛇头之上。

    而这种痛苦,显然能够让相柳处于无法克制疯狂和凶性的状态之下。

    相柳的另外七个蛇头,也显然认定了给他带来极大痛苦的目标他不清楚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什么来历不管有什么来历,砍去他一头的仇都必须要报。

    不可以隔一个晚上的仇恨。

    七个巨大的蛇头,极长的,不停地在伸缩摆动之间的脖子,齐齐在优夜的四周乱舞着这些蛇头不停地喷射着墨绿色的液体。

    拥有高强度腐蚀性的液体它们落在地上,就像是岩浆落在了泡沫塑料上,一下子使其沉了下去。

    嘭砰boom

    疯狂的相柳几乎在毁灭着它那巨大蛇头能够撞击到的一切物体。

    只是它不管如何的疯狂,也没能真正地碰到俱乐部的女仆小姐哪怕一片的衣角。

    至于黑色的火焰,此时却在优夜的双手冒出,给自化作了一把黑色的火剑。

    女仆小姐如同奔跑在平地上般的稳健稳健地在相柳那极长的脖子上,来回地奔跑着。

    黑色火剑,轻松地在相柳的身上,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焦黑的伤口一阵阵痛苦的吼叫声从相柳的口中发出。

    那是让人心慌的叫声。

    洛邱忽然感受到,被他所牵着的灵脉意志的手掌微微一紧。

    他知道它在担心什么。

    洛老板打开了另一手掌的掌心,有什么东西,便在这会儿,在他的掌心之中轻柔地转动着是近乎半透明一样的一个圆球。

    像是肥皂水喷出了的气泡般的,小小的转动的圆球。

    灵脉意志有所察觉,便一下子抬起头来。洛邱也低头看它,微微一笑,手上的圆球便已经升起,然后射上了半空之上。

    它便一下子膨胀了起来,数十倍,数百倍,千倍直到,它完全把这眼前的一切全部都覆盖了进去为止。

    “至少在外边看来,这里会很安静的。放心好了,如您所愿,不会让这个城市感觉到一点的恐慌。”

    当圆球覆盖了几乎半个工业园区的瞬间,灵脉意志便听到了洛邱的声音这样的保证。

    如果说女仆小姐更加偏向于巨大破坏的强战力的话,那么对于洛老板来说,他更加偏向于技巧性的东西。

    至于老板本身战力的问题那就等有谁能够越过女仆小姐之后再说吧。

    “没事的,一切都会按您的愿望。”

    洛邱牵着灵脉意志的手,带动着它的脚步,一步步,来到了苏子君和龟千一的面前。

    苏子君是见过这个老板的客人。

    可龟千一没有见过但是人老成精,何况是他这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乌龟。

    洛邱目光在龟千一身上一扫而过,忽然道:“我曾见过,一个比你年长许多的生物。”

    “什么”

    龟千一顿时一愣老乌龟显然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家伙第一句会冲向自己说话他能够感觉到的是,他身边的公主苏子君,显然是认识眼前这个有着年轻外表的人。

    极乐净土酒吧的龟经理可不认为,眼下的这个年轻人,会是真的年轻人。

    “你你来做什么”苏子君神色却阴晴不定,口吻惊疑。

    这样的口吻出自苏子君的口中,又是让龟千一留下了一个心眼,暗自地猜测着眼前之刃的来路但当他有着这种探知的想法的瞬间,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却也同时在他的思想之中诞生龟千一龟壳里面,顿时汗流浃背

    此时,苏子君一边关注着相柳和女仆小姐的战斗,但另一边却更多是在提防着眼前这个神秘的商人。

    无数的可能性都在她的脑中推演。

    她甚至不得不推演出一种最糟糕的可能性:如果相柳也曾经找过他坐了什么交易的话。

    当然,女仆和相柳在战斗,显然这个假设并不成立但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如果相柳此时突然只见提出交易的话

    苏子君并不认为这家店铺拥有什么立场。硬要说近乎立场的原则的话,那就是:有谁愿意买,它就愿意卖。

    “当然是来完成客人的委托。”

    当然是为了来完成客人的委托了。

    俱乐部的老板给出这样的答案他在一个客人的面前以老板的身份现身,自然也只能够给出这个近乎唯一的答案苏子君已经猜出来的答案。

    果然

    “你别乱来”苏子君深呼吸一口气,“你要是敢乱来的话,大不了我”

    洛邱摇了摇头,淡然道:“让我看看龙小姐吧。”

    说着,洛邱牵着灵脉意志的手,越过了苏子君,来到了龙夕若的身边。苏子君此时惊恐,惊恐却又震,“你别乱乱这”

    她为何惊恐惊恐却又混乱

    她现在不能动了啊身体就像是被什么禁锢着了般

    可也就在这瞬间,她却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灵气从她所站着的地方,从她的双腿处不停地涌入她的身体之中,让她几乎枯竭的妖力,开始再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恢复着

    只见洛邱轻轻地挽起了龙夕若的手掌,似乎有什么微亮的东西,在他和她的掌心之中来时流动起来。

    苏子君神色复杂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是我。”洛邱摇摇头,轻声道:“感觉不到吗,这是它给你们的礼物啊。”

    它

    眼前这个光影小人儿,这个仅仅只有一双金色的眼睛,却无时无刻都露出悲伤目光的小人儿。

    一种熟悉的感觉忽然出现在苏子君的感知之中,她失神般地看着它,忽然有了一种复杂难言的情感。

    而龙夕若,此时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的气息好看多了。

    “是你”龙夕若看见了洛邱的脸,略微皱了皱眉头。

    “你是”她接着看到了光影的小人儿,疑惑之色一闪而过,随即露出了极大震撼之色,难以置信:“是你是你吗”

    灵脉意志点了点头。

    它却朝着龙夕若伸出了手来,龙夕若下意识地伸手抓了过去。

    “谢谢你。”灵脉意志忽然朝着龙夕若道谢了一句。

    “我没做什么。”龙夕若摇摇头,偏过了头去,却见自家的手掌还被某老板握着,略微不满地道:“你不怕你那个忠心的仆人吃醋吗”

    “失礼了。”

    洛邱微微一下,也就放开了。

    尽管龙夕若知道如果没有这个老板的举动,她恐怕不会这样迅速地苏醒过来但毕竟是曾经存在过芥蒂:当初那一巴掌的仇,显然妖界的龙大人一直谨记着。

    “龙大人,您没事了”龟千一此时惊喜交加。

    龙夕若点了点头,淡然道:“没什么事了,龟千一,这次辛苦你了。有什么话,稍后再说。”

    说着,龙夕若忽然眯起了眼睛,“这是我当初遗留下来的祸根,当然的因,种下今日的果。这个果,我自己来结了。”

    她站起了身来。

    目光凝视着前方。

    前方,女仆小姐从容地走来,而她的手臂却拖动着一道身影:相柳

    战斗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曾经拥有八头巨大身体,让恐慌一度降落的相柳一族的末裔如今,浑身如同烂泥般,被随意地拖动前行。

    什么时候的事情

    苏子君心中大骇是她被灵气灌注,妖力开始恢复的时候还是她太过关注龙夕若的情况,而疏忽的时候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甚至没有过多动静

    她也不是没有能力了结相柳,但若说做到这种程度的话似乎还有段不小的距离。

    但拥有这种战果的女仆小姐却像是对众妖投来的震惊无所感觉,她只是随手地把烂泥般的相柳抛出,便悄悄地来到了洛老板的身后,站好。

    仅仅只是站着便已经很好。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