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姑姑

    围着在河岸边缘看着汹涌鱼群的人此时开始瞪大了一下眼睛。

    有人扶了扶眼镜,下意识道:“这水底下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不全部都是鱼吗”

    “不好像有什么,你看,起泡”

    一些气泡开始从水底下面冒出,而与此同时,河水之中的鱼儿像是更加疯狂了一样,竟是从水中跳出

    “哦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跑啊”

    猛然一道尖叫声音响起只见那河水平面忽然鼓起来了一些,像是有什么东西冲破而出一般说时迟那时快,那才刚刚鼓起的河水,猛然间就像是火山喷发一般,一道巨大的水柱猛然冲上了天空

    冲天而去的水柱把河水彻底搅动,翻腾的河水一下子冲上了河岸,被这里的人尽数冲开

    空气之中此时到处弥漫着河水的腥味和水雾,就连河中的游鱼也一下子被冲上了河提之内。

    等到那水柱消失,河水才渐渐地平复下来,但依然浑浊无比。

    “这这河堤下面干嘛啦管道煤气爆炸这边有燃气管吗”

    “不知道,不过管不了这么多啦捡鱼啊”

    对于来百姓来说,这是一场天降河鱼遍地都是活蹦乱跳的,肥美新鲜的河鱼

    顿时,有人忙着捡起这些鱼来,也有人不屑这种行为,冒着全身湿透,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一波的危险,举高了手机,拍摄着着浑浊的河面,期待再来一次刚才的奇观,讨论着原因是什么。

    只是河水真的是太浑浊了,谁也看不清楚到底有什么。

    疯狂的河水开始涌入第二封印之中那一道彩色的光辉出现之后,这个洞穴的入口处,就硬生生地扩张了好几倍,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通道

    河水灌入,一下子也掩过了相柳和库克的双脚。

    这两位搭档此时各自脸色奇差,相柳捂着了胸口吐出了一口老血来又是一口,仿佛停不住似的。

    而库克则是神情凝重地看着自己手上的千棘刺之枪枪头的刃口处,此刻明显出现了一道缺口

    一道被砍出来的缺口

    千棘刺之枪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从来没有被破坏过的记录如今在他的手上,竟是被砍破了刃口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库克微微抬头起来。

    此时,苏子君一头长发在半空之中乱开不停摆动,她的双手张开,浑身四周暗红的妖力像是大海之中的波澜般疯狂的鼓动着但她的神色却极为的难受。

    而就在苏子君的面前,有着一柄沐浴在彩色华光的剑

    库克见过不少的古剑唯有这一把古剑,让他硬生生地生出了一股臣服的感觉

    一种面见君王,必须跪拜的感觉

    他唯有手持着千棘刺之枪,一次着地,才能面前抵抗着这股仿佛身体本能般的冲动

    “神州不,古老九州的最强神兵九州轩辕剑”相柳终于停止了吐血,满脸震骇之色,“没想到她还能呼唤它”

    “九州轩辕剑”库克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相柳眯着眼睛,却颇为虚弱道:“感受到那股跪拜之心没有这就是九州轩辕的力量因为它是人伦之剑,帝皇之剑人皇之剑库克,我不知道你的魔枪到底有什么来历,但我可以断言一句,你的魔枪在九州轩辕之前,也只是荧光”

    库克冷哼了一声。

    相柳咬咬牙道:“你难道听不到你的魔枪,现在的悲鸣声吗”

    何止悲鸣

    千棘刺之枪,分明还在凭着本身的意志,一直都在颤动着

    库克却猛吸了一口气,紧握着千棘刺之枪把自己扶着起来。他甚至把自己的手掌放在枪刃上,划出了一道鲜血

    “你想做什么”

    “射杀她。”库克冷静地道。

    相柳却奋力站起身来,“千万不要苏子君早就不是轩辕皇族之身九州轩辕是一切妖物的克星,她现在不过是勉强呼唤出来你没看到她现在的情况吗”

    “所以我才要趁着这个机会”库克当机立断道道。

    相柳怒道:“除了轩辕皇族,没有谁能够压制九州轩辕它的力量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在我相柳一族古老的传说之中,九州轩辕的威力足够毁天灭地你现在射杀了她,一旦让九州轩辕失控,到时候别说灵脉了,我们都没有命离开这个地方”

    “那你说怎么办”库克停下了手来。

    相柳皱了皱眉头道:“刚刚九州轩辕出来的时候力量爆发,她是不顾一切地扭转了它泄漏的威力,才勉强保存了这个洞穴封印,让力量外泄到外边的河床之中但看情况,苏子君恐怕是熬不了多久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如果苏子君控制不住,九州轩辕爆发,这里的封印一样会受到破坏我们现在去第三个封印点最后能能不够拿走灵脉,就看运气吧”

    库克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颇为不甘道:“好吧。”

    他确实是感觉到了那把彩光之下的九州轩辕是何等的恐怖。

    也许是错觉,自从他放弃继续进攻的念头之后,千棘刺之枪仿佛传来了一股一下子轻松下来的念头。

    趁着河水彻底涌入之前,相柳便拉着了库克,两个飞快地从河床底下离开。

    苏子君能够看到这一切可此刻的她却完全没有办法动弹一下。

    面前的九州轩辕,仿佛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山,而她便是包裹着这个巨大火山的一层薄膜,仿佛随时都会破裂一样。

    鲜血从苏子君的五孔之中慢慢流出,让她很是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做自作自受或许就像是相柳所说的一样,不用顾忌世俗发现妖族的存在,随便什么地方开战,也不会弄到如今的田地。

    “轩辕你知不知道,你驱除我身上的妖血,我就会马上死掉难道你还能到阴曹地府去找你的主人去不行”苏子君又吐出了一口鲜血,苦笑着看着这把九州轩轩辕。

    可膨胀的力量却越发的强盛起来。

    苏子君苦笑一声没想到还真是应验了相柳的说话,作茧自缚

    “但至少别在这里”

    苏子君目光盯着下方,九州轩辕的力量如果在这里爆发的话,那么藏在地底深处正在进化的洛翩跹也恐怕会

    唯独是这个小家伙,苏子君不愿看她不明不白地没有再次看到新的一天就消亡。

    苏子君猛然咬了咬牙,一抬头,盯着这洞穴的上方如果把九州轩辕爆发的威力带上地表的话。

    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个天枰此刻苏子君的天枰显然倾向了对她来说更重的一方。

    “老太婆你想找我算账,就等你死了之后吧。”

    苏子君留着血泪,忽然沉声一喝,硬生生地拖着九州轩辕朝着上方飞去

    “我现在就找你算账”

    河水卷入的声响之中,一道暴怒的声音猛然之间响起,那洞穴的一角,空气像是扭曲般一道身影极快地从这扭曲之中射出。

    来到了苏子君的面前。

    “老太婆你”

    “别废话我来给你压制住九州轩辕你把它踹回去”龙夕若劈头就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同时抓在了九州轩辕的剑刃之上

    “好”

    龙夕若双眼瞳孔顿时化作了碎金色,双手之上,金色的鳞片一片片开始浮现,额头上更是长出两道巨大的龙角。

    “九州轩辕我守护神州大地,你守护神州子民别反抗我给我安静点”

    覆盖了龙鳞的双手此刻被锋利的剑刃割裂除了大量的金色鲜血,开始覆盖在九州轩辕的剑刃之上。

    就像是封印般,渐渐地覆盖着那强盛的彩色华光

    龙夕若脸色顿时也变得煞白起来

    苏子君此时双手朝着剑柄握去,却尽数地收敛自己的妖力

    两人开始缓缓地降落下来,下方涌入的河水开始盘旋,最终化作旋窝,露出了一块干净之地苏子君手握着剑柄,把剑刃缓缓地插入了大地之中。

    这两位全神贯注,生怕有着一丝一毫的偏差,不过短短的几秒时间,都已经是汗流浃背

    终于,古老九州最强神兵九州轩辕的剑刃完全插入了大地之中它便在这瞬间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子君和龙夕若一瞬间同时瘫倒了在地上。龙夕若擦了一把汗,心有余悸道:“好险,我要是再迟半步,这锅谁也背不了”

    说着,龙夕若狠狠地盯了苏子君一眼,大怒道:“丫头你脑袋被门板夹了你还敢把九州轩辕叫出来”

    “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苏子君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句,但眼里面倒是一股子的感激的神色。

    龙夕若听着来气:“我还顾得上穿衣服啊鬼知道我当时在什么地方啊感应到九州轩辕被你弄出来了,我这一口老血吐了出来连忙就赶来好吗”

    “咫尺天涯真龙秘术。”苏子君苦笑一声,却轻声道:“算上为我压制九州轩辕,你元气大伤。对不住了姑姑。”

    “你原来还知道”

    龙夕若深呼吸了一口气,心头怒气像是去了一半似的,摇摇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在这个封印之地”

    “相柳回来了。”苏子君正色道。

    “什么”龙夕若眉头一皱,可是就在这瞬间,龙夕若却也同时吐出了一口鲜血出来,直接喷射在了苏子君的脸上。

    她的胸膛处,却被什么东西给刺穿了那是赤褐色的,如同树枝般的东西

    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倒灌进来的河水之中浮现出来的,一个巨大的肉球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