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轩辕之名

    库克手上的红色长枪才展露出它的姿态,一种尖刺般的感觉就隐约地出现在她全身的肌肤上。即便隔开了二人之间的这段距离,她一样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这把红色长枪的锋芒。

    普通人类难以对付妖怪,但现代不同古代,手上拿着热武器的人类一样能够对妖怪造成伤害……而手上拿着这种诡异武器的人类,对妖怪来说,未必不是一个威胁。

    “你不是我神州大地上的人。”苏子君眯起了眼睛,忽然道:“但我知道你是来自一个叫做会所的地方。”

    库克皱了皱眉头,却淡然道:“没想到东方的妖怪公主,也知道我所在的地方。”

    苏子君淡然道:“我自然有我的情报来源……你当只有你们这什么破会所,才是最神秘的吗?”

    当然……这些情报不是白白得来的便是。

    这可是以二千妖魔邪魂买来的情报。

    “你们东方有句话,多说无益。”库克挥动着手上的千棘刺之枪,身体微微前倾,“我的伙伴从来没有饮过东方大妖的鲜血!”

    千棘刺之枪在地上一划,一道金光便直接沿着地面朝着苏子君奔腾而来。苏子君不慌不忙地以妖力凝聚成墙挡住。

    她能轻视库克却不能轻视库克手上的这把奇特的武器……这把长枪上无时无刻都传来的萧杀之气。

    这是饱饮了无数强大的个体鲜血的一柄真正的魔枪,甚至还有着生命存在般的痕迹……仿佛它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意志。

    这让苏子君想起了古老的神州修道士的手段——在古代妖怪和修道士处于敌对的状态之下,神州大地上的修道士就曾经打造过一把又一把的强大的武器,用来对付妖族。

    他们把这些武器称为:神兵。

    库克深懂速度是制胜克敌的真理,此时找准了时机,双手便把手上的千棘刺之枪一横,微微前倾的身体瞬间发力,整个人如同豹子般朝着苏子君冲来。

    他手上的千棘刺之枪也同时刺出,就像是一人面对千军万马般,那是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苏子君从库克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叫作武者的气质。她不知道这把千棘刺之枪的底蕴,此时也不敢太过轻视。赤红色的妖力从两则飞快流入她的双手之中,各自化作了一柄鲜红如血的剑型。

    赤足在地上滑行几尺,苏子君身形在千棘刺之枪到来之前却骤然一停,那鲜红色的剑的光影猛然间一闪,横于面门之前,精准地挡住了库克的这一击的刺杀。

    与此同时,挡住千棘刺之枪的鲜血红剑也彻碎裂。

    但苏子君却不点不慌,她前膝半蹲,另一手上的鲜血红剑疯狂刺出,做了一次绝佳的格挡与扑杀的即时反攻!

    可库克执掌千棘刺之枪多年,一身的本事都来自一处神秘之地,见此情况猛然扭转身体,让鲜血红剑贴着他的腰侧掠过。

    他脚一踢千棘刺之枪的枪柄末端,以枪柄末端朝着苏子君的胸口撞去。

    噹——!

    妖气化作的剑和千棘刺之枪一旦碰上,便瞬间粉碎,苏子君双腿轻轻一点,便后退了将近三米的距离。

    这次交手,不过在眨眼之间,却同样也还在双方试探对方虚实之间。

    苏子君忽然开颜一笑,笑眯眯地道:“不错的枪,当得上真正的神兵利器。”

    库克目无表情,只是手掌一紧,用力地握紧了千棘刺之枪……他的手掌虎口其实已经略微发麻,“再来!”

    嘭,嘭,嘭。

    一股股无形的气流开始充斥着整个洞穴……这里没有任何的植物,因此唯一能够形容这些气流强大的,便唯有那此刻同时充斥在洞穴之中的呼啸风声音!

    相柳趁着库克拖住苏子君的时候,已经悄悄地离开了二人打斗之地——即使远离,相柳依然能够感受到这两个打斗时候的动静。

    “会所号称有十二神将,库克只是其中一个,可凭借一把来历不明的古怪魔枪却能和苏子君对抗到这种地步……”

    相柳有着自己的打算……他和库克背后的会所仅仅只是暂时性的合作关系,他的最终目的只是让自己突破极限,成为真正的大妖!

    以相柳一族的特殊,一旦成就大妖之身,便能够获得举世无双的力量,在如今神州大地灵气日益稀薄的情况之下,对神州大地的、灵气依赖不重的相柳血脉,未必没有能力对付神州大地这最后一条真龙的龙夕若。

    至于会所?

    对于相柳来说,不过只是一个成功的踏脚板。

    相柳冷笑一声,忽然背过了身去,他的脑袋猛然只见膨胀起来……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蛇头。

    然后,他的脖子开始鼓胀,有着什么东西正从他的喉咙之中开始吐出!

    只见一个巨大的肉球从相柳的口中吐出,落在了地上,便开始缓缓地蠕动起来——这才是解开封印的关键!

    此时,只见这丑陋的肉球开始延伸出来一些触须般的东西,然后刺入泥土当中!

    相柳此时冷冷一笑,头部恢复原状,抹去了嘴角上的液体,方才再次靠近到苏子君与库克二人战斗的地方。

    远远便大声地喊道:“库克!我来帮你!等收拾了苏子君之后,我们才慢慢侵蚀这里的封印!”

    库克心中疑惑一闪而过,但并没有多说什么……没有反对也没有答应,只是挥舞着手上的千棘刺之枪,身上金光大作!

    苏子君目光余光瞄了相柳一眼,冷哼了一声,却骤然只见舍弃了攻击库克,而转向了相柳,“你想死,我就首先杀你!”

    相柳却哈哈大笑道:“公主殿下,你一边要护着这个封印之地不被破坏,一边还要同时对付我俩……你忙得过来吗?”

    这洞穴打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还没穿没烂?自然是因为苏子君一直都在战斗之中分出心思来护持着了!

    “我们肆无忌惮!而你,处处受制!即便是妖力再强大又如何?”相柳冷笑一声,却是拳头狠狠地朝着这洞穴地地板疯狂地砸下,“你以为伤好了,自恃实力强大无所畏惧,却没想到作茧自缚吧?”

    苏子君沉默不语,只是以妖力抵挡着相柳对洞内的破坏,什么也没有说。

    相柳却眯着眼道:“莫不是公主所打算的是,这地方隐秘,适合战斗,不用暴露在人类面前?哈哈哈!!所以我才说,现在的妖族都堕落到了何种的地步!区区人类的关注却让曾经身为公主之尊的顾忌至此……简直无聊之极!我等妖族,当属这世界的主人才对!”

    苏子君冷哼一声,“所以说,我才这么讨厌你们这些激进分子。天天只是想着搞事情,真的不想想,为何人类能够繁衍至今,而妖族却日渐衰弱的真正原因吗?”

    便在苏子君和相柳针锋相对的瞬间,一道突如其来的锋芒赫然已经激射到了苏子君的身后——赤红色的本体,包裹着如同金色火焰般的气流!

    这是库克趁此机会,全力尽出,所掷出的一击……穿刺!穿刺任何敌人心脏,无比强强烈的千棘刺之枪的特殊能力!

    千棘刺之枪轻松地就刺穿了苏子君身边护体的妖力!

    眼看它即将刺入自己心脏的瞬间,苏子君的眼瞳红到了极致,只听她咬牙沉声一喝!

    “九州……轩辕!”

    洞内,一瞬间彩色的华光大作,掩盖了一切的视线!

    只有一道巨响!

    轰隆隆——!!!!!

    ……

    赤红色流动的熔岩之中,一道曼妙游动的身影此刻骤然停止……那是一路追寻着地脉变动的龙夕若。

    此刻,龙夕若忽然放弃了异变的追踪,一下子冲破了熔岩。

    “你这白痴,以旱魃之身呼唤它……想死吗!!”

    龙夕若猛然伸出手指放入自己的嘴唇之中,用力咬破,赤金般的鲜血从她的指尖流出,开始在她的身体四周凝聚成一个个奇异的图案……像是文字一般。

    真龙秘术……咫尺天涯!

    ……

    ……

    第三封印点。

    洛邱听到了它悲鸣的声音……他所处的这条地下灵脉,里头的灵气开始疯狂地流动起来。

    感受着它不停地发出来的意识。

    洛邱就像是亲耳听见它在问:为什么,要破坏这片土地?

    为什么?

    巨大地下灵脉的最末端……洛邱所处的这一段,一团微光开始在他的面前聚合起来。

    光影不大,最后化作了人型,仅仅只是来到了洛邱身高的一般,看着就是一个孩子。它没有面孔,仅仅只有一双金色的双眼。

    它开口了,那是语言。

    “难道,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留下自己的印记还不足够吗?为什么,还要对它破坏?”

    “人的一生,妖的一生,花草,树木,鱼儿……为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受。”

    金色的眼眸滴着金色的泪,它靠近着洛邱,悲伤道:“你能停止这一切吗?我不想看见,这些我一直看着的生灵,就这样在我的面前消失……如果是因为我,才给它带来破坏的话,我宁愿我不曾存在。”

    灵脉的悲哀。

    人们所生活着却无法倾听到的大地的悲鸣。

    它们,如风般在洛邱的耳边响起。

    那是纯粹之极的,没有任何的争斗心,没有任何的憎恨,厌恶的情感。

    有的仅仅只是一个白雪清水般透彻的想法……它仅仅只是希望能够守护这块让它诞生的大地。

    它给予生灵休养生息的地方,给予生灵薪火相传的空间,却还要承受着生灵对它的破坏……而如今,也依然想着停止这些。

    洛邱微微一笑,忽然伸手拉起了它的手掌,“不怕我吗?”

    它摇摇头,目光坚定,它知道坚定为何物。

    洛邱便道:“这是我见过的最纯粹的无私……客人,您的愿望,我已经确切地收到了。”(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