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时时彩计划群 寻仇和寻仇

    看着郑强在这里吐,

    安律师一阵不屑,

    以前没彼岸花口服液吃饭时你应该没少吐啊,

    怎么好日子才过上去没多久,抵抗力就下降得这么厉害了?

    “人头要带下来么?”

    亭子顶上的刘楚宇问道。

    安律师摇摇头,“算了,下来吧,咱收队。”

    三个鬼差有些不理解,虽说都跟着安律师一起重新回到了车上,却都不清楚现在为什么走。

    既然尸体找到了,不应该是继续追查凶手么?

    安律师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伸手敲了一下旁边的方向盘,对郑强道:

    “开车啊。”

    “啊,去哪儿?”

    “回书店。”

    “哦,好。”

    车子发动了,离开了如皋乡下的这座精致的小四合院。

    安律师点了根烟,眉头一会儿紧缩一会儿又舒张。

    月牙忍不住了,把头向前探了一点,问道:

    “安哥,我们就这样走了?”

    “对啊,不然干嘛,要主持公道么?”

    安律师反问道。

    “不是…………”

    月牙真的有点懵了,“那我们来干嘛?”

    “来看看,到底是人杀的,还是下面的人杀的。”

    “如果是人杀的呢?”

    “那就打110啊。”

    “额…………”月牙、郑强、刘楚宇。

    “如果是鬼杀的呢?”

    “那就不能打110了,不可能跟警察说报告,我这里发现有个鬼杀了人。”

    “这…………”

    “呵呵,现在是多事之秋,等局面平稳下来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只要杀这个家伙的凶手对我们书屋没敌对情绪,我们又何必去撩拨他。

    不管对方强弱与否,以咱们老板的脾气,是最不喜欢麻烦的,整个书店,除了老张,

    谁要一直不停地给他带麻烦回来,看他个收拾你。“

    安律师揉了揉眉心,

    其实,

    他心底可没表面上看得这么平静。

    他是曾在阴司供职过的,而且当年至少也是风光无限的金牌巡检,所以对阴司的一些秘辛知道得比这仨鬼差多多了。

    但有时候知道得多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车开回书店时,已经快深夜了,下了车,安律师见老板没在一楼,就直接去了隔壁菜园子。

    许清朗还在这里,在许清朗面前,还有五个纸人,它们似乎是在画符。

    庚辰被霸王花包裹着,目光却一直盯着许清朗的手指。

    开门的刹那间,安律师分明从庚辰的眼睛里捕捉到了那一抹欣赏的色彩。

    呵呵,

    动心了是吧?

    只是,等安律师进来后,庚辰马上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情绪。

    安律师走到庚辰面前,没说话。

    “想问什么就问吧。”庚辰开口道。

    “你会回答?”安律师回应道。

    “不会回答,但我还是希望你问出来,因为一个大男人站在我面前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很不舒服。”

    安律师点点头,道:

    “阴司的执法队,上来了。”

    庚辰的眼眸瞬间一亮。

    “看来,你不知道这件事。”

    庚辰摇摇头,“我只负责给阴司传递消息,至于阴司的后续动作是什么,我不清楚,不过,我想知道,执法队,到通城了么?”

    “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我一个客户的死法,和那帮人喜欢玩儿的手段很相似。”

    “执法队,可都是一群疯子。”

    “是啊,当初他们这帮人被圈足在了某个小地狱里,已经过去好几十年了。”

    庚辰微微一笑,“除非有某个阎罗的手谕,否则他们不可能被放出来的,这样来看,是某个阎罗已经动怒了,就是不晓得是第几殿。”

    安律师笑了笑,“管他呢,反正我们是守法好公民。”

    庚辰也笑了,笑容里,带着意味深长。

    “别给我玩儿深沉,我们最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执法队不可能全部出来,阴司也不可能把他们都放出来,否则出了大事儿谁头大谁顶锅。

    他们既然来了,我们不去主动招惹就没事了。”

    “你猜他们会不会找到这里来?”庚辰问道,“你现在,可是把我给抓了,而且,应该是你们的人,把阴司派来的一个跟踪小队给团灭了。”

    “他们找啊,可以,找,使劲地找。话说,你还记得,是我找到你的,还是你找到我的么?”

    庚辰愣了一下,

    是的,

    如果不是老张头告诉他通城这个地方,他根本就不晓得安不起居然在通城,但哪怕他已经知道书店了,却找寻了许久一直没找到这家书店到底在哪里!

    明明不是什么难事儿,但是在找寻过程中,却像是一直被一团黑雾笼罩着一样,如果不是安不起从线人哪里得到了情报找到了自己,可能自己现在仍然还在通城里转圈圈呢。

    “执法队的狗鼻子,没那么灵的,我们这里,有神灵护佑。”

    安律师说着说着,

    双手交叉抱住自己的胸口,

    很虔诚地道:

    “赞美泰山。”

    庚辰目光平静,平静得宛若在看一个表演欲很强的傻子。

    安律师不以为意,傻子中总是以为别人是傻子。

    放下手,安律师舔了舔嘴唇,道:“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这里还有一节南孚电池,一节更比六节强。”

    “…………”庚辰。

    “所以呢,你就安心地在这里待着吧。”

    说完,

    安律师对身边还在练习的许清朗道:

    “老许啊,你别光顾着练习啊,没事儿做时给你这便宜师傅放放血,被让他恢复得太快了。

    放心,这家伙人好,他知道你的为难能理解你的。”

    庚辰呼吸一粗,当即开口道:

    “安不起,他们出来了!”

    这几乎是在吼了!

    许清朗惊讶了一下,这是,有故事?

    安律师身形顿了一下。

    “你还真是缩头缩得够彻底啊,我还以为你会第一个迫不及待地冲出去主动找他们报仇呢。”

    “老庚啊,你这撩拨得,可有点对不起你的人设了,呵呵。”

    庚辰沉默了,

    少顷,

    叹了口气,道:

    “对不起。”

    “嗯。”

    拍了拍许清朗的肩膀,安律师走出了菜园子。

    伸了个懒腰,安律师在吧台后面坐了下来。

    旁边有一盘水煮花生,估计是老道准备的,安律师也不客气,抓到手里开始剥了起来。

    一边吃他也在一边思考着现在的局面,

    当然了,

    大方针不能变,

    那就是咸鱼压倒一切!

    所以,下面要做的事,就是如何进行妥善地安排让书屋在这阵子的风波之中隔岸观火,没必要牵扯进去。

    想来想去,

    半盘花生都下肚了,

    安律师还是觉得,

    似乎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这阵子大家都不要出门了,

    吃饭全部点外卖,

    这个最安全…………

    但这就是让安律师很头疼的地方了,

    关上门就能保证屁事儿没有的话,

    那还要自己这个军师干嘛?

    负责锁门么?

    这时,老张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神色恢复了不少,不像是白天发羊癫疯的那种感觉了。

    “怎么样?”安律师关切地问道。

    “头还有点痛。”老张走到吧台后面的饮水机旁,倒了一杯热水,一边捂手一边坐了下来。

    “下次多做点锻炼吧,这样兴许能让你持久一点。”

    老张“额”了一下。

    “你看看咱老板,以前和你一样,每次被进入身体之后都得瘫痪好久。

    现在呢,随着他身体素质上去之后,事儿结束了还能神清气爽地自己走回来,这就是差距。”

    老张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理性还是告诉他,安律师说的都是屁话。

    这身体素质,靠锻炼能有用?

    这早就脱离了普通人身体素质范围了。

    “你工作那边都交接了么?”

    “嗯,请了个长病假,等什么时候风波平静了再回去上班吧。”

    老张倒是不纠结。

    安律师往嘴里又丢了一粒花生,或许,这就是老张比那个庚辰让人舒服的地方了。

    人啊,还是得懂得变通一些。

    老张拿出了手机,似乎是没电了,开不了机,在吧台下面找了个充电器充上电才重新开机。

    安律师则是拿着遥控器调着台,放到了体育频道。

    “你不睡?”老张问道,“我刚看林可一个人回房间了。”

    安律师摇摇头,“睡不着,今晚有国家德比,看看吧。”

    “你很喜欢足球?”

    “不算喜欢。”

    “因为心烦?”

    “是。”

    “事情不好处理?”

    “不是,心烦的原因在于事情太好处理。”

    安律师有些无奈地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咱这龟壳,太厚了。”

    这么厚的龟壳保护下,

    不咸鱼,

    似乎真的对不起自己。

    一个鬼差证,加一个蓄电池好运buff加持着。

    别说什么仇家上门寻仇了,

    人仇家都找不到你家在哪里,

    还寻个屁的仇?

    老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机。

    “唰!”

    老张忽然站了起来,吓了安律师一跳。

    “怎么了?”

    老张面色凝重地把手机递给了安律师,“这不是人做的吧?”

    “这是什么微信群?你们警队内部的?”

    “嗯,这个消息被封锁了,怕引起恐慌,没敢让媒体知道。”

    安律师把手机转过来,指尖触屏向上滑动,

    出现了三张照片,

    肯定不是新闻媒体上打了马赛克的,这是最原汁原味的。

    狼山脚下阴沟里发现了三具融化了大半的尸体。

    安律师眼睛当即瞪得大大的,

    拳头一下子攥紧,

    狠狠地砸在了吧台上,

    “太好了!”

    “嗯?”老张狐疑地看着安律师。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面露怆然之色,悲愤着重新道:

    “这帮天杀的畜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