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封印!

    周老板手持着煞笔,

    眼睛看着手上的煞笔,

    仔细端详着这个煞笔,

    手指轻轻抚摸着这个煞笔,

    一种诡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是因为自己叫对了它的名字,

    所以它才舍弃体内那位意识,

    特意找自己认主的?

    现在想想,一开始这支笔是带着一种强烈地想要奴役自己的状态,想把自己变成那个奈何桥女人以及那个囚犯一样的傀儡,供它吸食和掌控。

    但之后的几个场景,

    明明是这支笔在故意讨好自己,不停地摸索着自己的喜好讨自己欢心,而且它最后还真的找到了让自己开心做梦都笑醒的场景。

    一时间,

    周泽终于体会到了这支煞笔的良苦用心。

    同时,

    还有满满的感动。

    在贫富悬殊如此巨大的今天,

    自己只有一叶扁舟,

    下面那位却有着整个幽冥之海,

    虽然这只是幻象,下面那位早就不是幽冥之海的主人了,就和泰山府君也早就失踪陨落了一样。

    但生命层次,

    强弱境界,

    等等等方面,

    自己都被爆成了渣。

    此情此景,

    更像是一种对比,

    自己犹如随时会倾覆的小舟,

    而那位则是磅礴的大海,

    但这支笔还是选择了自己。

    感动,

    当然感动,

    感动得周泽都想挤出点眼泪出来。

    同时,

    心里还有着无比的庆幸,

    在之前被压制的时候,

    周老板脑子里纯粹是想着输人不输阵,

    骂你爽一把!

    还好自己骂的是煞笔,

    没有骂:

    尼玛笔,

    逗笔,

    马拉个笔,

    否则,

    一切就gg了。

    “轰!轰!轰!!!!!!”

    冥海开始翻腾,

    这意味着那位现在已经怒不可遏!

    在他眼里,周泽只是他的看门狗,是他隐藏自己自我修复时的仆人。

    有时候打狗得看主人,所以周泽被“欺负”时,他会出来帮忙解决问题。

    而且,

    周泽和他一损俱损,

    他不愿意也得愿意,

    好几次是被逼着跑出来帮周泽擦屁股。

    但眼下,

    看门狗却拿走了自己现在最想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对此时的他来说,很重要,有了它,自己就能更快地恢复,乃至于日后自己真正苏醒后暂时藏身的地方都可以有着落了。

    那就是,

    藏身在笔锋之下的故事里!

    原本,他以为这是属于自己的机缘,是天道在目睹自己被黄帝放逐镇守冥海,最后因为那件事陨落之后对自己的馈赠。

    但现在,

    那支笔,

    为什么出现在看门狗的手中!

    他当然愤怒,

    而且是无比的愤怒!

    就像是皇子和一个平民一起追求一个女子,结果女子跟着平民双宿双飞去了,

    这,

    怎么可以!

    “你驾驭得了它么?你控制得了它么?”

    海水深处出现了一个巨大漩涡,

    那声音,

    就从那个漩涡里发出来,带着一种毁天灭地的威能,至少从气势上来讲,确实如此。

    “你拿了它,最后还是我的,一个残破阴阳冊你都掌握不了,何况这支笔!”

    酸,

    真酸,

    周泽笑了,

    看着这位生气,真的让自己挺开心的。

    “你抵挡不住它的,它会让你沉沦进去,给我吧,还是给我吧!”

    “休想。”

    周老板慢慢地从小舟上站起来。

    老子现在都这么穷了,

    除了脚下这条小舟,

    就剩下一个煞笔了,

    你居然还想拿走?

    周老板性格懒散,尤其这辈子迷恋上了当咸鱼的感觉,但这并不意味着周老板已经懒散到连活下去的动力和渴求都没有了。

    因为喜欢当咸鱼,

    所以更珍惜这种生活,

    也因此,

    更,

    惜命!

    如果是烂命一条,

    舍弃了也就舍弃了,

    被取代了也就被取代了,

    哪怕被抹除,

    也无所谓。

    但现在自己有书屋,有一帮每天可以陪着自己的员工,还有无微不至的莺莺。

    脑子进水了的人才会想要放弃这种生活吧!

    “呵呵,你以为你还能享受几天?

    你以为你还能存在多久?”

    大海深处传来了一阵冷笑,

    “原本,我还想着等我准备好了后再苏醒,兴许你还能活过这一世,但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

    你的时间,

    不多了!

    不需要一甲子,

    也不用十年,

    甚至不用一年,

    半年之内,

    我就将彻底掌控这具身体,

    而你,

    将会被彻底抹除,

    我连你的思想和存在都不想融入!”

    冥海在咆哮,在怒吼。

    半年,

    只剩下半年了么?

    周泽微微蹙眉,

    看来,

    还是这阵子无双开多了,给这货太多的机会,才导致这货恢复得这么快么。

    似乎是感应到了周泽内心的想法,

    原本躺在周泽掌心的毛笔忽然倒飞出去,悬浮在了冥海的上方。

    周泽眼睛微微眯了眯,

    这煞笔要做什么?

    下一刻,

    毛笔开始挥毫,

    那浓重的血色墨汁像是凭空出现一样。

    “嘶…………”

    周老板当即疼得跪伏在了小舟上。

    而在现实里的监狱图书馆地板上,

    周泽身上的鲜血正在被快速地抽取出去,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下子瘦了许多。

    胸闷,

    头晕,

    气喘,

    身为外科医生的周泽明白,

    这是典型的失血过多的症状。

    再抬头看一眼上方的毛笔,

    再想一想被它所操控吸食成傀儡的那两个人,

    哪怕是当它的主人,

    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再继续这样抽下去,

    自己都快变成人干了吧。

    “砰!”

    毛笔挥毫,

    开始在空中写字。

    冥海开始翻滚,

    因为周泽和那位是一损俱损的关系,

    所以当周泽感知到虚弱时,

    那位也是一样。

    冥海开始快速收缩,

    不,

    确切地说,

    是在蒸发。

    “你要…………做什么!”

    海面下的那位在问,

    但没有人回答。

    因为毛笔不会说话,

    周泽身为它的新主人,

    抱歉,

    我这个主人都不知道它要做什么!

    毕竟,

    你真的很难理解一个煞笔的思维。

    一个字,

    在空中被慢慢地写了出来,

    是“封”!

    这个篆字还是很好辨认的,因为它和简体字封很相似。

    苍劲有力的“封”字悬浮在空中,

    而后猛地向下一压!

    “轰!”

    冥海深处像是被炸开了一样,

    下方的那位发出了一阵怒吼,

    但怒吼的声音却开始越来越弱,

    到最后,

    整个冥海都被冰冻住了。

    一个巨大的“封”字仍然悬浮在上空,却在不停地损耗着,因为下面那个在不停地反抗和腐蚀对自己的封印。

    毛笔则是悬浮在字体上面,

    不时地添一笔,

    抹一下,

    如同最坚定的守卫者,

    在坚守着这道封印。

    “封印住了?”

    周泽有些惊疑。

    但毛笔没有回应他。

    周泽只能对着冰层下面喊道:

    “喂,有没有封印成功啊,

    你特么倒是回句话啊!”

    下方,

    死寂无声。

    刚刚还一副老子天生贵族出神高贵的装逼货,

    现在完全不说话了。

    看来是封印成功了。

    周泽看了看自己脚下,

    自己的小扁舟也被冰冻住了,

    不过自己现在倒是可以下船,在冰面上行走了。

    “你会后悔的…………”

    忽然间,

    那个声音再度从下面传来。

    这直接吓了周泽一跳。

    妈的,

    刚问你时你装死,

    冷不定地忽然回个话来吓人?

    “没有我…………你早就死了。”

    下方的声音变得很虚弱了。

    这是事实,之前好多次如果没有自己体内的这位出手,周老板现在早就去地下重新报道了,当然,也可能魂飞魄散,连报道的机会都没有。

    但正如那位之前装逼时所说的威胁一样,

    他说了,

    只剩下半年时间他就能取而代之。

    也因此,

    这次如果真的能封印住他,周泽还是觉得很划算的。

    “我会等着的…………”

    “等什么?”

    “等你需要我的力量…………”

    周泽目光一凝。

    “等你需要我的力量,

    等你亲自给我解封的那一天!

    相信我,

    这一天,

    不会太远。”

    “咔嚓…………”

    像是舞台剧忽然关了灯,

    四周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周泽缓缓地睁开眼,

    发现外面已经天亮了。

    他蜷曲着身子想要爬起来,

    但这身子则是在不停地颤抖着,

    明明没有伤口,

    却失血过多。

    再加上之前已经和自己体内的那个意识进行过一次内耗了,

    导致身体状况真的不比以前开无双后瘫痪时好多少。

    然而,

    外面已经传来了一些声响,

    天已经亮了,

    很快就会有人进来这里。

    到时候他们会发现图书馆里居然有一个外人。

    接下来的事情,

    会变得很是麻烦。

    周泽强撑着想要站起来,

    最终,

    他成功了,他站了起来,

    扶着桌子,

    身形还在不停地摇晃着。

    但如果想要和进来时一样爬墙出去,

    这估计是妄想了。

    “所以,你大晚上地跑来监狱图书馆看黄书来着?”

    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书架位置传来。

    是安律师。

    “你现在身子,可真是虚。”

    安律师弯下腰,把周泽搀扶住。

    “还好我晚上睡不着,所以过来找你看看情况,否则,你就麻烦了。”

    安律师准备搀扶周泽走,

    但周泽却目光盯着地上的那支钢笔。

    真正的笔在自己体内封印着那位,

    而这支钢笔,

    已经变得极为普通了。

    安律师扫了一眼,伸手把钢笔捡起来,送入了周泽口袋里,同时拍了拍。

    “现在可以走了么?”

    周泽虚弱地点点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