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周老板的动物世界

    外卖到了,

    先喝下两口彼岸花口服液,

    周泽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周老板上辈子工作忙,吃饭也不讲究,这辈子一开始吃饭是一件苦差事,现在能享受进食的乐趣了,自然也不太讲究吃的到底是啥。

    当然了,

    谁叫家里的厨娘病了呢。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未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书店门口传来了歌声,

    桑心带着些许的沙哑,感情里弥漫着沧桑,

    别说,

    唱得还挺好听的。

    周老板端着饭盒走到了书店门口,看见一个卖唱的小哥拿着吉他站在马路边弹唱着,小伙子穿着T恤,又黑又脏的帆布鞋,破洞牛仔裤,唱得很是投入。

    附近很快就聚拢来不少人,

    在他唱歌的时候也有人往前面吉他袋子里放一些钱。

    周老板就像是一个农民工一样,

    坐在马路牙子上,

    吃两口盒饭,

    再抬起头看看唱歌的人,

    随后再低下头,继续扒饭。

    或许,这就是生活,有吃有喝也有闲情逸致听听歌。

    莺莺在对面网咖玩游戏,

    中毒的老许也有了解毒的办法,

    老道愉快地拿着快递,

    自己有胃口吃着饭,

    很美好。

    换做是以前的周泽,如果看见此时的自己,估计会很不屑地用鼻音“哼”一声,表示出对这种咸鱼生活的不屑。

    但此时的自己,

    却甘之如饴。

    渠明明从书店门口出来,看见了蹲坐在那里的周泽,也跟着一起蹲坐下来,抽出一根烟,递给了周泽。

    周泽点燃,吸了一口,微微皱眉,这味道好重,但抽起来却很得劲。

    “烟草是我自己种的,经过特殊培育出来的,甚至连烟嘴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抽这个,有清开灵或者板蓝根的效果。”

    “抽烟还能强身健体?”周泽拿起点燃的烟放在面前看了一下,又抽了一口,“还有么,给我来几箱。”

    “呵呵,没这么多,现在药材贵了,而且这个成本本就很高,著一根烟差不多两三百吧。”

    “也不贵……”

    “英镑。”

    “嘶…………”

    周泽有些好奇道:“你家是不是特别有钱的那种?”

    “其实我家不算有钱,虽然在唐代就有了门楣慢慢传承下来了,但当医生嘛,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职业,也就这些年钱容易赚了。

    我那些叔叔和其他长辈们做的,包治百病的鞋垫,

    能治疗癌症的火疗,

    这些玩意儿,你听起来可能觉得很无稽,但市场真的很好,不过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当初去我一个叔叔公司看看,他的公司正在开会,一群爷爷奶奶年纪的老年人聚集在一起挥舞着旗帜,像是那种传销组织一样。”

    周泽点点头。

    “所以,我觉得现在挺好,喜欢玩蛊虫,就自己尽情地玩,喜欢玩游戏,就开一家网咖,偶尔负责给几个达官显贵出个诊,帮他们调理调理身体,钱也不缺,日子过得其实挺舒坦的。”

    两条咸鱼,

    在不经意间,

    找到了知己!

    “对了,蛊虫我已经在培育了,再过十八个小时就能完成了,到深夜时差不多就可以开始拔毒了,你那个女员工是僵尸,您也是么?”

    周泽点点头。

    “今天真的是开眼了。”渠明明想开了,伸手居然主动勾住了周泽的肩膀。

    周泽一向是很讨厌有陌生人对自己进行身体接触的,

    有洁癖的人,

    最受不了这个。

    但他在渠明明手臂上闻到了一股清香,而且他的手很白,指甲修理得很是干净,这是一个懂得干净的人,真的像是插画中的古代大夫名医一样,自身就带着出尘BUFF。

    哪怕你有洁癖,

    但你还真的很难反感起来。

    “我感觉我的生活又变得很有意思了,蛊虫这方面,我已经研究得很深入了,你给我开了一个新的课题。”

    “其实,我挺愧疚的,这个世界,可能你以前只能看见白的一面,它还有黑的一面,看多了,也并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的。”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

    一曲结束,卖唱小哥又换了一首歌开始唱。

    “唱得还可以。”渠明明说道。

    “挺有沧桑感的,至少听起来是这样。”周泽说道。

    “沧桑?”渠明明笑了笑,“他的鞋,他的那条牛仔裤,他手里的吉他,加起来都超过十万了吧。”

    周泽愣了一下,

    之前他还觉得卖唱小哥是出来赚钱的呢,原来是来体验生活的。

    同时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啊,在真正的富二代身边,总感觉自己的眼光被鄙视了一样。

    “我也去唱一首。”

    渠明明站起身,拍拍手,走到了卖唱小哥身边,旁边还挂着一个麦克风,欢迎路人合唱,他会给你伴奏,但事后给一笔小费是必不可免的。

    周泽在旁边看着。

    只是,当渠明明拿起麦克风的那一刹那,

    周泽忽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这味道很淡,但却真实存在。

    周泽目光一凝,丢下了周中的盒饭,马上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冲回了书店。

    刚准备唱歌的渠明明见周泽竟然不听歌直接走了,

    显得有些意兴阑珊,把麦克风又放了回去,从口袋里抽出了几百元,放到了卖唱小哥的吉他背包里,走向了自己的网咖。

    而冲入书店的周泽推开门后就开始目光四处逡巡,

    味道,

    那股味道!

    是的,

    就在书店里,

    越来越浓郁了!

    有东西进来,

    真的来了!

    “吱吱吱!!!!!!”

    猴砸的叫声自屋檐上传来,周泽抬起头,看见站在房梁上的猴子,它一只手捏着泥巴捂住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举着阴阳冊,显得很是焦急。

    猴砸见周泽进来了,当即从上面跳了下来,直接扑向了周泽,并且破天荒地做出了“求抱抱”的姿势。

    而猴子在半空中时,一道黄色的烟雾忽然升腾而起,直接席卷向了猴子。

    猴砸尖叫着在空中居然来了一个后空翻,

    只能说这是猴子的天赋,羡慕不来的。

    躲过了黄烟的猴子落在了吧台上面,指着一侧方向不停地对周泽“吱吱吱”叫着。

    “呼呼…………呼呼…………”

    在那里,

    居然趴着一只黄鼠狼,

    而且还在睡觉。

    如果是一个人,想要偷偷摸摸地潜入书店,很难,但如果是一个体形很小的小动物,真的很难防范。

    而且,对方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动物。

    “呼呼…………呼呼…………”

    黄鼠狼还在继续打呼噜呢,但那一团黄烟却一直笼罩在它的身边,凝而不散。

    黄鼠狼在东北很多地方又被称为黄大仙,眼前的这一只,应该是成了精的,其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也是不言而喻。

    只是周泽没料到的是,对方会来得这么快。

    同时又觉得那位八姑奶好愚蠢,如果她再忍受一会儿,而不是提前出来装个逼得瑟一下,黑猫也不会叫,自己也不会让莺莺把阴阳冊拿出来,猴砸也不会有兴趣地拿过去当插画看。

    就刚才那会儿,

    老道不在家,当然,老道在家不在家也没啥区别;

    莺莺在对面网咖玩游戏,老许在楼上浴桶里泡着估计汗蒸做多了也有点迷迷糊糊的了,

    自己则是坐在门口听歌吃盒饭,

    这只黄鼠狼偷偷进来是最容易下手的时候,如果不是阴阳冊正好在猴砸手上,可能真被它给偷走了。

    “吱呀…………”

    书屋的门被推开了,

    卖唱小哥推开门走了进来,他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很阳光的一个年轻人。

    “噗通……”

    吉他包被他丢在了地上,

    里面有一些刚刚卖唱所得的钱,

    细看的话,

    还能在里头发现一些野山参和珍贵的野味,甚至还有一张皮革,也不知道是拿什么动物扒皮制成的。

    卖唱小哥对周泽微微弯腰,

    行礼,

    “上差好,我们是来接八姑奶回家的,这是这阵子八姑奶在您这里叨扰的费用,请您笑纳。”

    老实说,

    这帮大仙儿,一个赛一个懂礼数,

    之前的八姑奶主动不和刘楚宇起冲突,

    这次的这位更是带上了上门礼。

    这弄得周泽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人家都这么知趣儿了,

    她也没跟自己有啥仇恨,

    自己是不是应该把人放了?

    周泽发现年轻人眼睛里不时的有黄色的光泽流转,再看看那只睡在角落里的黄大仙,也就明白了。

    这位也是被上身了。

    他们原本是想来直接偷东西,但没偷成后,只能走礼数,换一种思路了。

    “言重了。”周泽说道。

    “应该的。”对方再对周泽鞠躬。

    周泽笑笑,对那边的猴子招招手,“来,把东西给我,放人家回家。”

    猴子拼命摇头,

    凭啥!

    周泽发现这猴子自从跟了老道之后真的学坏了啊,

    以前的它和上辈子的它是多么的纯良,

    现在也是一个不愿意吃亏只想着占便宜的主儿。

    “人家都找上门了,还送了礼物。”

    说着,周泽从吉他背包里取出了一根老山参。

    “三百年的野山参,现在不常见了。”年轻人介绍道。

    “来,这个拿去吃。”

    周泽把老山参直接丢给了猴子,猴子接了山参,这才闷闷不乐的跑过来,把阴阳冊交到了周泽手上。

    “她就在里面了。”

    说着,

    周泽把阴阳冊递给了年轻人。

    “上差大人有大量,我代表老山林的诸位仙家谢过了,日后上差若是有事儿到老山林里去,提前知会一声,我们自会好好接待。”

    “客气客气。”

    周泽弯下腰,继续检查吉他背包里的其他礼品。

    年轻人眼中黄光一闪,他不在乎那些礼品,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稀奇货,但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身边的常物。

    下一刻,

    他喜不自禁地打开了阴阳冊,

    “八姑奶,出来吧……”

    而后,

    他不动了。

    周泽站起身,背对着年轻人,开始倒退,

    倒退到年轻身边后,

    他把手往后伸,不去看那个阴阳冊,摸索了好久,终于把阴阳冊给闭上合好了。

    阴阳冊在手,

    封面上除了黑猫和一条小蛇以外,还多出了一只很是愤怒的黄鼠狼,显然,它知道自己被坑了。

    “别怪我,是你们自己太傻,对不对?”

    猴砸在旁边一边啃着珍贵的野山参一边止不住地点头。

    周泽拍了拍手中的阴阳冊,想笑却憋着,

    因为他觉得自己这样像是一个电影里的大反派角色,

    但还是抑制不住地道:

    “还有大仙儿来么,我想凑一个动物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shenyeshuwu/18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