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1章 他就是那个段凌天?!

    “我,纪梵,在此宣布……从今日起,我,纪梵,脱离欢喜禅宗,不再是欢喜禅宗佛子,也不再是欢喜禅宗弟子!”

    纪梵的声音,一经响起,便又是惊动了欢喜禅宗驻地内的所有人。

    特别是那些亲眼看着纪梵踏空而出,公然开口宣布脱离欢喜禅宗的巡逻弟子,更是一个个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看到他们欢喜禅宗的佛子杀死同门,他们便觉得对方有些不对劲……

    现在,听到对方公然宣布脱离欢喜禅宗,他们一时又是懵了,彻底懵了!

    谁能告诉他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欢喜禅宗的这个佛子,到底在干什么?!

    “那个人……是谁?”

    “好像是和佛子一起来的……以前从没见过这人,应该不是我们欢喜禅宗的人。”

    “难不成,佛子宣布脱离我们欢喜禅宗……便是因为他?”

    ……

    很快,远处的一些欢喜禅宗的巡逻弟子,又是发现了段凌天的存在。

    段凌天立在那里,一脸平静,无喜无悲。

    落入欢喜禅宗的巡逻弟子的眼前,却又是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了起来。

    “纪梵回来了?”

    “他……疯了不成?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竟然说要脱离我们欢喜禅宗?”

    “他到底在干什么?”

    “宗主要是听到他这话,恐怕会被气得直接吐血吧?”

    “感觉纪梵有些反常……正常情况下,他肯定不可能做这种事。难不成,他被人胁迫了?”

    ……

    欢喜禅宗驻地各处,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因为纪梵的那一番话,又是纷纷从修炼之地出来了。

    他们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之间,面面相觑,又是都从彼此的眼中、脸上看到了茫然之色。

    “这真是佛子的声音?”

    “好像是……他竟然回来了?”

    “宗主他们早就在等他回来了……只是,宗主他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这佛子刚回来,便直接宣布要脱离我们欢喜禅宗吧?”

    “听说佛子这一次是和李安老祖出去的……而李安老祖身殒在外面,但佛子活了下来,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感觉佛子有些反常……难不成,他现在的反常,也跟李安老祖之死有关?”

    ……

    不少知道前段时间发生的那件事情的欢喜禅宗弟子,也是忍不住一阵窃窃私语,且都一致觉得他们欢喜禅宗的那个佛子纪梵有些反常。

    正当欢喜禅宗上下,因为纪梵那一句话,而轰动一时的时候。

    “纪梵!!”

    一道如同炸雷般的声音,又是突兀响起,响彻整个欢喜禅宗驻地,令得欢喜禅宗之人耳膜一阵震颤。

    这声音,不只如同炸雷声一般震耳欲聋,现在,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听出其中蕴含的勃然怒意。

    “是宗主的声音!”

    声音一经响起,欢喜禅宗中的大多数人,又是第一时间辨认出这是属于他们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的声音。

    “听这声音……宗主好像很生气!”

    “能不生气吗?佛子,是他的亲传弟子,现在竟然公开宣布要脱离欢喜禅宗……如果我是他,不管佛子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说那话,我恐怕都得被气个半死!”

    “宗主这么生气,情有可原。”

    ……

    对于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的愤怒,欢喜禅宗之中的大多数人,显然又是都可以理解。

    轰!!

    轰隆隆!!

    ……

    而随着欢喜禅宗刘玄空那炸雷般的声音响彻欢喜禅宗上下,一道高大的身影,又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从欢喜禅宗驻地某处掠出。

    而且,这身影所过之处,因为速度之快,虚空都为之震颤,掀起阵阵如同山崩地裂一般的轰鸣声。

    “他就是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

    如果是以前,哪怕段凌天再如何聚精会神,也不可能看透欢喜禅宗宗主以这等速度掠行的身影。

    毕竟,这欢喜禅宗宗主,和他的师尊李安一般,都是一位‘九宫仙君’!

    虽然,这欢喜禅宗宗主的实力比之李安还要差上不少,但再不济也是一个九宫仙君,非寻常仙君所能比。

    随着段凌天双眸一凝,那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急速掠动的身影,却又是急速变慢,最后更像是蜗牛在爬行。

    当然,不是刘玄空的速度变慢了,而是段凌天认真了。

    现在的段凌天,一身实力之强,堪比‘十方仙王’。

    区区九宫仙君,哪怕全速而行,在他眼里,速度也是如同蜗牛的速度一般。

    “还来了不少人……”

    在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来的时候,段凌天又发现:

    在欢喜禅宗驻地各处,又有不少人汇聚在一起,最后跟在那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的身后,向着他这边破空而来。

    片刻之后,那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又是第一个抵达段凌天所在的这一片虚空。

    “纪梵,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

    刘玄空现身以后,遥遥的看着纪梵,面色阴沉的冷喝问道。

    “师……”

    看到刘玄空,纪梵下意识的就想像过去一样,尊呼刘玄空一声‘师尊’。

    不过,刚张嘴,他又想到自己刚宣布脱离欢喜禅宗。

    想到欢喜禅宗接下来将面临的下场,他的心里顿时又是不由得一阵苦涩,同时紧紧的闭上了嘴。

    面对刘玄空的质问,纪梵不发一言,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刘玄空的话一般。

    呼!呼!呼!呼!呼!

    ……

    仿佛一阵阵威风吹过,片刻之后,在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的身后,又是多出了不少人。

    而这些人,正是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

    “纪梵,没听到宗主在问你话吗?”

    “纪梵,你出去一趟,翅膀长硬了是吗?见了宗主,不只不行礼,竟然还敢无视宗主的话!”

    “纪梵,你疯了吗?你刚才说你要脱离欢喜禅宗?”

    “纪梵,今日之后,不管你如何忏悔……我,绝对不允许你继续当我们欢喜禅宗的佛子!”

    “对!我们欢喜禅宗的下一任宗主,绝不能有你这般的污点!”

    ……

    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在现身之后,又是齐齐向纪梵发难,一个个面露怒意。

    更有甚者,看向纪梵的时候,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恨不得将纪梵活剐生吞!

    不得不说,在欢喜禅宗一众高层现身,齐齐发难之时,纪梵确实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不过,想到身后的那个紫衣青年的实力,纪梵心中又是一定。

    在那个紫衣青年给他带来的压力面前,欢喜禅宗一众高层赋予他的压力,却又是根本不值一提!

    “段丹师,他就是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

    在欢喜禅宗一众高层怒视之下,纪梵不只没有低头,反而转过身去,看向不远处的段凌天,指着刘玄空说道。

    “至于我们欢喜禅宗的另外一个老祖,那十方仙君‘李平’,却又是还没出来。”

    话音落下,不等欢喜禅宗一众高层发飙,纪梵又补充了一句。

    “纪梵!你好大的胆子!”

    而几乎在纪梵话音落下的瞬间,刘玄空暴跳如雷,看向纪梵的目光之中,怒意无以复加。

    “纪梵,你不只直呼你的师尊的名字,还直呼老祖的名字……你这是大不敬!”

    “纪梵,你找死吗?”

    “纪梵,按照宗门规矩,你不尊长辈,理应重罚!”

    “对!必须重罚!别以为你自己说脱离宗门,便能脱离宗门……你是宗门栽培出来的,想要脱离宗门,还得宗门同意!”

    ……

    在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之后,欢喜禅宗一众高层,纷纷回过神来以后,也是都被纪梵气得面色涨红,一个个都好像抵达了发飙的临界点,随时可能发飙。

    然而,面对刘玄空等人的斥责,纪梵充耳不闻,恭恭敬敬的转身看着段凌天,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顿时,段凌天踏步而出,不紧不慢,缓缓越过纪梵,站在了纪梵的身前。

    这时,自欢喜禅宗宗主刘玄空之下,欢喜禅宗一众高层的目光,方才从纪梵身上移开,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一道道神识,也随之延伸而出,笼罩向段凌天,明显是想要窥探段凌天的深浅。

    对此,段凌天也不在意。

    虽然,他能以更加强大的神识,逼退欢喜禅宗一众高层的神识,但他却没有那样做。

    他,懒得做这些无用功。

    所以,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虽然都没能探查到段凌天一身修为的深浅,但却还是一一察觉到了段凌天身上若隐若现的血肉气息。

    “这个紫衣青年……不足百岁!”

    “不足百岁,紫衣青年,而且纪梵好像称呼他为‘段丹师’……难不成,他就是……”

    “莫非他就是太一仙宗的那个首席炼丹仙师‘段凌天’?!”

    “他就是那个段凌天?!”

    ……

    在确认眼前的紫衣青年不足百岁之时,欢喜禅宗的一众高层,纷纷哗然,同时也隐隐猜到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欢喜禅宗首席炼丹仙师,段凌天!

    (本章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lingtianzhanzun/15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