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5章 疯子中的疯子!

    “不错!”

    杨武傲然点头,看向段凌天的目光,还是那般居高临下,就好像上位者在俯视下位者。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毕竟,你,还有你的两个同伴,都是废物!”

    杨武的目光随之落在古力和朱律奇的身上,轻蔑一笑。

    顿时,古力和朱律奇齐齐色变。

    但他们也知道杨武有意激怒段凌天,所以他们并没有发作,他们也怕如果他们发作,会进一步放大段凌天愤怒的情绪。

    如果段凌天伤得没那么重,他们自然不会怀疑段凌天能杀死杨武。

    然而,现在的段凌天,虽不复之前的奄奄一息,但看他的状态,却显然还是不行……哪怕是古力,都觉得自己能击败现在的段凌天!

    更何况段凌天面对的是比古力还要强上几分的杨武。

    “生死战……”

    生死战,对段凌天而言,并不陌生。

    甚至于,他这一路走来所经历过的生死战,如果不仔细回忆,他都有些数不清了。

    不过,从段凌天至今还站在这里,便能看出:

    那一场场生死战,无一例外,全是他的对手死!

    而今日,道武圣地上域一流宗门北祁宗五长老之子‘杨武’,在这玄武坛,向他发起了生死战,甚至于让玄武坛的第一银焰长老李安作为见证!

    “果然是废物!不敢应战就直说,迟疑什么?”

    杨武继续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段凌天,趾高气昂的蔑视道:“迟疑难道就能改变你的懦弱?懦夫!废物!”

    “面对连一个废物都不如的东西……你觉得,我会拒战?”

    终于,段凌天开口了。

    连废物都不如的东西?

    听到段凌天的话,在场之人心里都是齐齐一颤。

    听段凌天这话的意思,是打算应下杨武发起的‘生死战’?

    “疯了!”

    顿时,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段凌天疯了。

    “莫非他的实力已经强到受了如此重伤还能击败杨武的地步?”

    也有一部分实力不俗之人,好奇之下,神识延伸而出,探查段凌天的修为。

    只是,下一刻,他们的脸色却又是无比的精彩,“大……大圣境巅峰?这……这怎么可能?!”

    “我也探查到他的修为是大圣境巅峰!天呐!他找死吗?!”

    “一个受了重伤的大圣境巅峰的存在,应下一个近乎全盛时期的人圣境后期武修发起的生死战……他怎么想的?脑子被驴踢了?“

    “自寻死路!”

    ……

    当段凌天的修为暴露出来,全场又是一阵哗然。

    当然,也有好几人面色平静,就好像早就知道段凌天的一身修为是‘大圣境巅峰’。

    这几人,除了古力、朱律奇以外,还有杨武、李安和滕山三人!

    古力和朱律奇就不用说了,作为段凌天的同伴,他们早就知道这一点。

    至于杨武,却是听李安说的。

    李安和滕山,在先前用神识探查段凌天是否人类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段凌天的一身修为。

    也正因如此,李安才会传音让杨武羞辱段凌天,只要后者应下杨武发起的生死战,今日之事便算是圆满了……至少,对他李安而言算是圆满。

    如此,日后便是见到他的那位至交好友,也能有个交代。

    正因为李安在操控这一切,所以才会出现眼前的一幕。

    “凌天师弟!”

    “段凌天!”

    古力和朱律奇的脸色都变了,他们慌张的看向段凌天,刚想开口劝阻,却被段凌天挡回来了,“放心吧,我有把握!古力师兄,你又不是没见我与人进行过生死战……”

    “当初,还在玄空府的时候,那赵家一脉弟子‘赵昆’,还不是死在我的手里?当时,又有几个人看好我?”

    段凌天言语之间,透露出强大的自信。

    “可你现在……“

    古力刚想说段凌天现在受了伤,非全盛时期所能比,却又被段凌天打断了,“杀杨武,足够了!”

    最后,古力和朱律奇终究是选择相信段凌天。

    当然,他们也只有这一个选择。

    他们都看得出来,段凌天已经下了决定,不容更改的决定!

    “滕山长老,我希望你也能作为我和杨武生死一战的见证人……要不然,我怕某条老狗见某个连废物都不如的东西快要被我杀死的时候,会忍不住插手!”

    就在大多数人都以为段凌天疯了的时候,段凌天看向滕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顿时,全场一片死寂。

    某条老狗?

    某个连废物都不如的东西?

    顿时,一道道古怪的目光,先后落在李安和杨武的身上。

    更有不少人暗中对段凌天竖起大拇指。

    骂杨武也就算了,可段凌天,竟然连李安这个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也骂上了,让人震惊之余,也看出了段凌天这是在破罐子破摔,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李安目光阴冷,虽然知道段凌天骂的是他,可毕竟没有点名指姓,他也不好发作。

    否则,岂非他自己承认自己是老狗?

    “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杨武看向段凌天,眼中充斥着森冷寒光,寒光如刀,意欲将段凌天碎尸万段!

    “你决定了?”

    滕山沉声问道。

    他并不认为眼前的紫衣青年能是杨武的对手,哪怕紫衣青年没有受伤,也不过是大圣境巅峰的存在。

    而杨武,却是实实在在的人圣境后期武修!

    “是。”

    段凌天点头,“希望滕山长老能做个见证,赋予这一场生死战绝对的公平!”

    “这个你大可放心,在玄武坛内进行一对一生死战,没有第三人能够插手……除非他想要和整个玄武坛作对,和整个四象坛,乃至整个拜火教作对!”

    滕山言语之间,看了李安一眼。

    对于先前李安质疑他的判断,对段凌天出手一事,他至今耿耿于怀。

    在玄武坛内,任何人不得无事生非,否则将受到惩戒。

    就如先前的杨武。

    然而,若是公然的一对一生死战,却又是受玄武坛的保护。

    也正因如此,滕山才会这样说。

    “你叫什么名字?”

    在生死战开始之前,滕山看向段凌天,问道。

    虽然,他不看好这个年轻人,但这个年轻人的胆量,以及拐着弯子骂李安是‘老狗’的作为,却又是让他对这个年轻人颇有好感。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希望这个年轻人去送死。

    但事已至此,却也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段凌天!”

    段凌天微笑回应。

    “好名字!”

    滕山目光一亮,赞了一句。

    虽然,当年有关封魔碑现世的消息从下域传到上域,也让不少人知道封魔碑在一个名为‘段凌天’的下域武修手里,段凌天这个名字,对他们而言并不陌生。

    但,道武圣地何其之大,出现重名之人,再正常不过。

    所以,段凌天报出真实姓名,也没造成什么轰动。

    另外,就算知道段凌天是曾经得到封魔碑的那人,别人也不会再对他怎么样,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封魔碑现在已经到了玄刹教长老‘谢宗’的手里。

    早在来拜火教之前,段凌天便用易容秘术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容貌,虽然没有大改,却也像是换了一个人,至少就算是至亲之人,也难以一眼认出他就是段凌天。

    当然,也只是容貌小改了一下,他并没有改名换姓。

    所以在滕山问他名字的时候,他直接报出了本名、真名!

    “我自问这一生见过不少疯子,可这么疯的疯子,却还是第一次见!”

    “是啊。这个段凌天,简直就是疯子中的疯子!他和杨武进行生死一战,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必死无疑!可即便如此,他竟然还多余的请滕山长老作为见证。”

    “也许他觉得这样做,可以在气势上不输于杨武吧。”

    ……

    在场之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哪怕是段凌天请滕山作为见证人,无形间透露出自信,也没人觉得他能杀死杨武。

    李安和杨武也这样觉得。

    一个大圣境巅峰的存在,别说受了重伤,哪怕是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是一个人圣境后期武修的对手!

    “废物就是废物……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故弄玄虚!”

    赵武蔑视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冷冷一笑。

    “出手吧。”

    然而,面对赵武的蔑视和不屑,段凌天却是没再和他废话,而是目光平静的盯着他,淡淡说道。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眼见段凌天到了现在还能这般镇定,没有流露出他想象中的恐惧,赵武顿时也是恼怒不已,厉喝一声以后,身形动荡而出,宛如化作离弦之箭射向段凌天。

    “区区大圣境巅峰,也敢应下我家二少爷发起的生死战……自寻死路!”

    从一开始就跟在赵武身后的老人,如今立在一旁观战,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就好像在看着一个死人。

    “凌天师弟!”

    “段凌天!”

    虽然能感受到段凌天的自信,但看到段凌天苍白如纸的脸色,以及摇摇欲坠的身体,古力和朱律奇的心还是忍不住悬了起来,忐忑不安。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