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 是他!

    “叶峰宗主,你突然提起‘封魔碑’,应该也是有原因的吧?”

    乾王看向叶峰,目光灼灼的问道。??一看书1?ka?n?shu

    封魔碑,《十大圣器榜》上的十件级圣器之一,谁不想得到?

    现在,听叶峰提起封魔碑,他脑海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叶峰知道封魔碑的下落。

    其实,又何止是乾王。

    便是乾王身后的两个老人,也是这么想的。

    “我提起封魔碑,确实是有原因的。”

    叶峰点头,不只没有否认,更是直言道:“因为我知道封魔碑目前的下落!”

    轰!!

    叶峰此话一出,犹如晴天霹雳落下,又犹如一颗巨石落在平静的湖面上,使得乾王三人瞳孔陡然一缩,继而齐刷刷看向叶峰。

    三人的目光如刀,仿佛能将叶峰削成无数块。

    “封魔碑在什么地方?”

    乾王问道。

    而乾王身后的两个老人,神识延伸而出,气机第一时间锁定了叶峰。

    “这也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叶峰并没有因为两个老人的气机锁定而生气,脸上依然平静,不紧不慢的说道。

    “先前,四王子殿下你不是说我为什么这么狼狈吗?其实,我之所以这么狼狈,都是因为那个拥有‘封魔碑’的人……想必四王子殿下也知道,我叶峰是阴冥宗宗主,同时也是一个圣境魔修。”

    叶峰说道。

    乾王点了点头,叶峰是魔修的这件事,他早就知情。

    不过,他最好奇的是,封魔碑到底在谁的手里。

    “那个拥有‘封魔碑’的人,只是一个半步圣境武修……但就因为他有封魔碑,我们阴冥宗的太上长老都死在了他的手里,要不是我逃得快,或许也已经成为他手中封魔碑下的亡魂。”

    说到后来,叶峰一脸心有余悸。壹看书??·1?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阴冥宗的太上长老,应该也是圣境强者吧?”

    乾王问道。

    “是。”

    叶峰点头,“太上长老和我一样,都是圣境魔修……也正因为我们都是圣境魔修,所以才会着了封魔碑的道!如果我们任何一人不是魔修,就那个半步圣境武修,我们轻而易举就能碾压。”

    “他是什么人?”

    乾王目光炙热的问道。

    对他而言,区区一个半步圣境武修,根本不足为虑。

    只要他知道封魔碑在哪个半步圣境武修的手里,他完全可以第一时间将其抢来。

    “四王子殿下,在我说出那人是谁之前,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并且给我一个承诺。”

    叶峰目光一闪,直言对乾王说道。

    “放肆!!”

    听到叶峰的话,乾王眉头皱起,而他身后的两个老人,却是已经忍不住厉喝出声,“叶峰!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四王子殿下谈条件?”

    “你一个丧家之犬,信不信我们今日就将你永远的留在乾王府!”

    乾王身后的两个圣境强者,身上散的气息愈的强盛,到得最后,宛如黑云压城一般席卷向叶峰,给叶峰带来莫大压力。

    不过,叶峰却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直的盯着乾王,“四王子殿下,我知道你身边的这两位前辈的实力,他们要杀我易如反掌……不过,你当真是不想知道‘封魔碑’的下落了吗?”

    就在两个老人脸色大变,打算出手教训叶峰的时候,乾王却是抬手制止了他们。

    “叶峰宗主,说出你的要求,说出你要的承诺。”

    乾王看向叶峰,淡淡说道,语气间不蕴含任何情绪,听不出喜怒。

    “四王子殿下,如今我阴冥宗太上长老被杀,我也逃离了阴冥宗,现在的阴冥宗,已是名存实亡……我想请四王子殿下你答应,让我归入你的麾下,为你效力。一?看书??·1?”

    叶峰对着乾王欠身说道,语气间充满了谦卑。

    “哦?你要投靠我?”

    乾王笑了,“据我所知,你和你的阴冥宗,和那司徒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你这样做,岂非等同于背叛了司徒家,又或者说,背叛了司徒家司徒明一脉。”

    作为扶风国皇室的四殿下,乾王对于司徒家的那点事,自然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四王子殿下,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心里很清楚,就算我将封魔碑的消息告知司徒明,他也未必能夺取到封魔碑,甚至于很可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另外,跟你比起来,司徒明什么都算不上。”

    堂堂的圣境强者,叶峰,在乾王的面前拍起了马屁。

    “好一个‘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好,很好,很好。”

    听到叶峰的话,乾王却是笑了,“你的这个要求,我答应了。”

    “不过,你在来找我之前,应该就知道……在我们扶风国皇室的夺嫡中,司徒家支持的并不是我。你入我麾下,也意味着和司徒家为敌,即便司徒明一脉和司徒昊一脉不和,但他们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本体,很难改变立场。”

    乾王适时的提醒道。

    “四王子殿下放心,我有办法让司徒家分裂,让司徒明一脉转而支持你。”

    叶峰信誓旦旦的说道。

    “哦?”

    乾王目光一亮,“此话当真?”

    如果真的能得到司徒家司徒明一脉的支持,不只他这边实力大增,就算是他的对手那边的实力,也会得到相应的削减。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

    “叶峰不敢欺骗四王子殿下。”

    叶峰又道。

    “好,好……叶峰,你很好。从今往后,只要你在我麾下好好效力,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乾王笑道:“现在,继续说出你要的承诺吧。”

    “我想要的承诺,对四王子殿下不难,甚至于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叶峰深吸一口气,眼中寒光闪烁,“我希望四王子殿下在夺取到封魔碑以后,将那封魔碑的主人交给我,让我亲自取他的性命!”

    “你要的承诺,就这个?”

    这一次,反倒是乾王有些惊讶了,因为他没想到叶峰要的承诺仅限于此。

    “是。”

    叶峰点头,同时恨恨的说道:“那人不只杀死了我阴冥宗的太上长老,更是让我狼狈逃离阴冥宗……现如今的阴冥宗,怕是已经名存实亡了。他毁我宗门,我要他的命!”

    “这只是小事而已,本殿下可以答应你。”

    乾王爽快的应道。

    “多谢四王子殿下。”

    叶峰连忙道谢。

    “现在,你应该可以说出那封魔碑在谁的手里了吧?”

    乾王问道。

    一时间,乾王身后的两个老人,也是紧紧的盯着叶峰的面庞,似乎想要从叶峰的表情变化,看出叶峰说的是不是真话。

    “四王子殿下,那封魔碑的主人,你应该也听说过。”

    叶峰说道。

    “哦?我听说过?”

    听叶峰这么说,乾王更加好奇了,“他是谁?”

    “段!凌!天!”

    叶峰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沉声说道。

    “段凌天?”

    乾王眉头一挑,“这个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四王子殿下,司徒家新近崛起,且名声大噪的那个客卿‘段先生’,本名便是叫‘段凌天’。”

    这时,乾王身后的其中一个老人对他说道。

    “是他吗?”

    乾王闻言,一时也是恍然,继而看向叶峰,仿佛想要从叶峰口中确认。

    “没错!就是他。”

    叶峰狠狠点头说道:“当日,就是他闯入我阴冥宗,并且动用封魔碑杀死了我阴冥宗的太上长老,而我也是在九死一生的情况下,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想起当日的一幕,叶峰至今还有些不寒而栗。

    被封魔碑的气机锁定的那一刻,他本以为自己难逃一死,却没想到,封魔碑率先去追击他阴冥宗的太上长老。

    而趁着那个千钧一的机会,他强行催动体内真元,脱离了封魔碑气机的锁定,这才得以生还。

    “司徒家,段凌天,封魔碑的主人……难怪你会来投靠我,原来是因为封魔碑的主人是司徒家的人!”

    乾王眼中闪过睿智的光泽,淡淡说道。

    扶风国皇室,有能力夺嫡的虽然不多,却也有不少,他虽然是其中之一,但却算不上最强势的。

    最强势的,还是司徒家支持的那位二王子殿下。

    而叶峰不去找他的那位‘二哥’,而来找他,他也是能猜到这肯定和司徒家有关系。

    如果叶峰去找他的二哥,他的二哥就算能将封魔碑拿到手,也未必会将司徒家的那个客卿交给叶峰处置……对叶峰而言,封魔碑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复仇。

    而他,可以给叶峰复仇的机会。

    “司徒家客卿‘段凌天’是吗?你手里的封魔碑,我要了。”

    不知何时,乾王的嘴角噙起了一抹冷意,心里却是莫名的一阵激动,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得到封魔碑的一幕。

    “如果我能得到封魔碑,老二麾下的那几个圣境魔修,便不足为虑!我亲自动用封魔碑,都能镇压他们。”

    一念至此,乾王更加激动。

    激动的手一个不稳,将夜慕白留下的画像丢到了地上,展了开来。

    “是他!”

    而看到画像中的英俊青年,叶峰瞳孔陡然缩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