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大师

    段凌天的话说得很明白。

    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铭纹一道’上的问题,但却不可能再多指点你。

    我不做亏本买卖!

    这时,曾煜才意识到段凌天刚才摇头所要表达的意思,原来对方不是不敢,而是觉得指点他一番会吃亏。

    “大话谁都会说!”

    邋遢老人冷笑,只以为段凌天是在吹牛。

    然而,段凌天却没有理会他,径自看向曾煜,淡淡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问我一个你在‘铭纹一道’上遇到的难题,我会为你解答。”

    曾煜看到段凌天脸上浮现的自信,心里一时忍不住有些动摇。

    这个年轻人,难不成真是一位高深莫测的‘铭纹大师’?

    他看走眼了?

    想到自己刚好遇到一个‘铭纹一道’上的难题,困扰了他多年的难题,他目光一亮,直言问道:“不知道阁下是否了解‘圆盾之阵’?”

    圆盾之阵!

    段凌天眉头一挑,缓缓开口,“圆盾之阵,属于防御类铭纹之阵,精神力在‘化虚境’以上可以铭刻、布置……这座铭纹之阵,没什么难度。”

    圆盾之阵,对融合了轮回武帝两世记忆的段凌天而言,确实没什么难度。

    甚至于,他当初为凤天舞沉睡的冰棺布置防御铭纹之阵的时候,不屑于用这‘圆盾之阵’,他用的是另外一种更好的防御类铭纹之阵。

    “没什么难度?”

    在段凌天有板有眼的叙说着‘圆盾之阵’的时候,曾煜就知道段凌天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不浅。

    当他听到段凌天后面的那句话,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要知道,现在的他,便是被‘圆盾之阵’难住了。

    准确的说,是被构成圆盾之阵的诸多‘铭纹之阵’的其中一道难住了。

    “怎么?你这个北漠之地首屈一指的‘铭纹大师’,不会连‘圆盾之阵’都布置不出来吧?”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曾煜一眼,揶揄问道。

    “我……我对其中一道‘铭纹之阵’有些掌握不好。”

    曾煜尴尬一笑。

    “可是‘大地之阵’?”

    段凌天又问。

    听到段凌天的话,邋遢老人还好,脸色没什么变化,可曾煜却是脸色一变,有些惊骇的问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这一刻,他隐隐意识到,眼前的紫衣青年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很可能真的不一般。

    “哼!”

    段凌天冷哼一声,“大地之阵,想来你铭刻起来也是没有什么难度……不过,想要将它完美的融入‘圆盾之阵’中,却是要讲究技巧。”

    “如果你不能控制好……几乎不可能让大地之阵完美的融入‘圆盾之阵’!大地之阵,是‘圆盾之阵’的核心,如果这个问题你都不能解决,你根本不可能布置出‘圆盾之阵’。”

    段凌天一口气说完。

    “请大师指点!”

    早在段凌天说到一半的时候,曾煜脸色就变了,变得充满了敬畏,目光灼灼的盯着段凌天,等待着段凌天的指点。

    这一刻,他彻底服了。

    他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年轻得吓人的年轻人,是真有本事,而非故弄玄虚。

    “怎么可能?!”

    站在一旁的邋遢老人瞳孔一缩,一脸骇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紫衣青年。

    他万万没想到。

    这个实力远胜他的年轻人,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竟也这么深,已经可以折服他的主人。

    “我只说一次,你自己好好记住!想要让‘大地之阵’完美的融入‘圆盾之阵’,其实并不难。只要你以精神力……”

    段凌天将解决方法一一说出,告诉了曾煜。

    至于曾煜是否能理解,就不是他能管的了。

    一番话下来,曾煜陷入了沉思。

    “地图!”

    而段凌天却没打算等他,直接开口惊醒他。

    曾煜被惊醒,脸色一沉,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最烦有人惊扰他。

    不过,当他回过神来,看到惊醒他之人后,脸上的阴郁却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敬畏。

    “大师,这是地图。”

    紧接着,他慌忙取出自己前段时间得到的那幅地图,交到了段凌天的手里。

    将地图交给段凌天后,他再次紧锁眉头,沉思起来。

    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段凌天刚才对他说的话。

    哗啦!

    这时,段凌天打开了地图,原本一脸喜色的他,在仔细看清楚地图后,脸色微沉,眉头皱了起来。

    “弱水河,竟然只有一角?这怎么看?”

    段凌天无奈的发现,这幅地图,虽然能确认他所在的位置,以及‘弱水河’所在的位置。

    但弱水河却只有一角,难窥全貌。

    正因如此,他还是没办法确认轮回武帝第二世时藏匿‘大宝藏’的所在。

    片刻,十来个呼吸的时间过去。

    “帮我还给他。”

    段凌天随手将地图丢给一旁的邋遢老人,就好像丢垃圾一般。

    不得不说,他很失望。

    跟段凌天丢垃圾一般丢出地图不同,邋遢老人接过地图的时候,却是如获珍宝,小心翼翼。

    当他将地图拿稳,只听得耳边传来昙花一现的风啸声,紧接着,他发现刚才的那个紫衣青年已经彻底没了影。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他应该是‘妖’吧?”

    邋遢老人暗道。

    在他看来,那个紫衣青年,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岁左右,但一身实力却已经胜过他。

    这也就算了。

    对方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竟俨然胜过了他家主人,让他源自心底感到震撼。

    俗话说得好,术业有专攻。

    在云霄大陆上,因为专注的方面不同,又分为四种人。

    第一种人,便是专注于‘武道’之人,一生专注于提升修为,领悟‘意境’、‘奥义’,尽量在寿终就寝之前,尽可能拥有一身强大的力量。

    这种人,也是最多的。

    第二种人,是专注于‘炼器一道’之人,他们被称之为‘炼器师’,一生专注炼器,为炼制更高品级的灵器而努力。

    第三种人,专注于‘炼药一道’,他们被称之为‘炼药师’,和炼器师差不多。

    第四种人,便是‘铭纹师’,专注于‘铭纹一道’。

    刚才那个紫衣青年,如果是人类的话,能有那一身可怕的实力已经堪称‘逆天’。

    而他另外在‘铭纹一道’上竟然还有那么高深的造诣。

    在他看来。

    人类武者,根本不可能在如此年纪,就在两个方面取得这么大的成就。

    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

    那个紫衣青年,是‘妖’,非‘人’。

    毕竟。

    妖,在刚突破到‘化虚境’,化身成‘妖’的时候,可以选择化形成任何模样、

    就算是一只百岁高寿的‘妖’,只要它愿意,都可以化身成看似天真无邪的孩童模样。

    时间悄然流逝。

    两个小时以后,曾煜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喃喃低语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多谢大……”

    就在曾煜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准备向那个帮他解决了难题的紫衣青年道谢的时候,他却是发现,对方早已没了影。

    “那位大师呢?”

    顿时,曾煜看向邋遢老人,急切问道。

    “主人,那位大……大师,在两个小时前就离开了。”

    邋遢老人如实说道。

    “你怎么不留住他?”

    曾煜急道:“那位大师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实乃我毕生罕见……若能留他在曾家住上一段时间,我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必然能更进一步。”

    “大师是往哪个方向去的?”

    紧接着,曾煜看向邋遢老人,一脸焦急的问道。

    “不……不知道。”

    邋遢老人没想到自家主人这么激动,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苦笑着说道。

    “唉。”

    曾煜立在原地,脸色忽青忽白,最后,方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是我一手断送了自己的一场‘机缘’!要不是我一开始跟大师提什么‘人情’,他肯定不会跟我斤斤计较。”

    “我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说到后来,曾煜一脸无奈。

    “主人,那个……那个大师,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真的那么强?”

    邋遢老人忍不住问道。

    他不是‘铭纹师’,对于‘铭纹一道’不怎么熟悉,所以他无法判断刚才那个紫衣青年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有多强。

    “我自问不及他万一,你觉得呢?”

    曾煜看向邋遢老人,说道。

    “什么?!”

    听到曾煜的话,邋遢老人瞳孔一缩。

    他虽然知道自家主人对那个紫衣青年的评价很高,却也没想到会这么高。

    他家主人,自问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不如那个紫衣青年的万分之一?

    “你去找找,看是否能找到那位大师的踪迹……如果能找到,一定要恭敬将他请回来!如果不能找到,也是我和大师无缘。”

    曾煜吩咐邋遢老人一声,说到后来,长叹一声。

    “是。”

    邋遢老人不敢怠慢,慌忙离开。

    “有了那位大师的指点……这一次,我有十足把握铭刻、布置出‘圆盾之阵’!”

    邋遢老人离开后,曾煜目光一亮,一脸自信。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