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 不做亏本买卖

    “不欢迎我?”

    段凌天咧嘴一笑,不以为然的继续走向站在那座府中府大门口的邋遢老人。

    他每一步跨出,身上的紫袍都随之动荡而起,宛如一团团紫焰在不断的暴涨,散发出一阵阵慑人的气息。

    眼见段凌天无视他的话,邋遢老人脸色一沉,拿起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并没有吞下,只是含在口中。

    骤然。

    “回去!”

    一道元力凝音,顷刻间刺入段凌天的耳膜,令得段凌天心神一震。

    段凌天心神一震的同时,邋遢老人有了动作。

    嗖!

    只见他张嘴吐出刚才吞进口中的酒水,酒水自他口中射出,宛如化作了一支利箭,疾行如风。

    宛如化作利箭的酒水,在半路上升腾起肆虐、暴涨的火焰,对着段凌天直掠而去,变成了一支火箭,去势汹汹。

    好像不将段凌天杀死,就不会罢休一般。

    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天地异象凝形,一千八百头远古角龙虚影凭空出现,随之张牙舞爪扑向段凌天。

    化虚境七重。

    七重高阶火之意境。

    前者,堪比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后者,堪比八百头远古角龙之力!

    当然,就算施展出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邋遢老人还是有所保留。

    毕竟,像他这样的化虚境七重武者,按理说不可能只领悟了一种‘意境’。

    不过,在他看来,他现在施展出来的力量,已经足以轻而易举的对付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然而,很快,邋遢老人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错得离谱。

    “怎么可能?!”

    原以为可以看到段凌天被那一支缠绕着火焰的利箭穿透的邋遢老人,失魂落魄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

    喃喃自语之时,他的语气间充满了不可思议。

    远处,他施展出来的攻击,顷刻间被击溃。

    一千八百头远古角龙虚影,随之消散。

    前一刻。

    面对邋遢老人口中射出的酒水化作的利箭,段凌天就好像没有看到一般,自顾自继续走向邋遢老人的所在。

    就在缠绕着火焰的利箭近在咫尺,马上就要穿透他胸膛的时候,他终于有了动作。

    呼!

    只见他闪电般抬手,随即一指点出,迎上那一支蕴含着一千八百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利箭,凝聚的力量自他指尖射出,摧枯拉朽般击溃酒水凝成的利箭。

    轰!

    一声巨响,段凌天一指化解邋遢老人的攻击。

    自始至终,段凌天闪电般出手,就连天地之力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更别说是凝聚出天地异象。

    段凌天出手之快,便是邋遢老人,也没能看清楚。

    正因如此,邋遢老人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你到底是什么人?!”

    邋遢老人腰板猛然挺直,跨步而出,一脸凝重的看着段凌天,“你找我家主人做什么?”

    “无名之人,想借他一物翻阅。”

    段凌天淡淡说道。

    话音刚落,段凌天脚下一抖,顷刻间化作一阵飓风,闪电般消失在邋遢老人的眼前,令得邋遢老人脸色大变。

    色变的同时,他慌忙追进了身后的府邸之中。

    宽敞的府中府,前院花草葱茂,正中有一座凉亭,一个灰衣老人立在那里,眉头紧锁,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嗯?”

    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灰衣老人眉头一皱,望向凉亭之外。

    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身影,一道紫色身影。

    望着眼前的紫衣青年,灰衣老人有些惊讶。

    对方速度之快,让他直到对方到了近前才有所反应,这,无疑说明了对方实力之高深莫测。

    另外,能闯进他的府邸,对方无疑过了追随他多年的老兄弟那一关。

    他的那位老兄弟,实力可不差他多少。

    “阁下是‘妖’?”

    灰衣老人问道。

    “你觉得我像‘妖’?”

    紫衣青年,正是闯进来的段凌天,听到灰衣老人的话后,目光古怪,反问道。

    灰衣老人闻言,忍不住一窒,随即双眸凝起,有些惊讶的问道:“莫非阁下不是‘妖’?”

    眼前紫衣青年的年纪,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如果他不是‘妖’,而是人类武者的话,那他的真实年纪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活了大半辈子,他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只是,不超过三十岁,能有如此实力,又让他忍不住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要知道,就算是他们北漠之地以北区域二流势力‘北冥宗’当代青年一辈第一人‘徐青’,三十七岁,也没有如此实力。

    这也是他会以为对方是‘妖’的原因。

    以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对方年轻的外表匹配在一起,让人不得不猜疑他并非人类,而是‘妖’。

    “我是不是‘妖’,并不重要……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想要借你手中一物翻阅。”

    段凌天没有正面回答灰衣老人,也就是曾家二长老‘曾煜’的问题,而是直接开门见山,说明自己的来意。

    “主人!”

    这时,邋遢老人也到了,拦在了曾煜的身前,仿佛甘愿为他作‘挡箭牌’。

    “却不知你想借我手中何物?”

    曾煜眯着眼问道,脸色平静,一点都没有感到惊慌。

    “听说你前不久得到了一幅笼括了‘弱水河’的地图……我此来,正是为了向你借那幅地图翻阅一番,最多翻阅二十个呼吸时间,我便会将其归还于你。”

    段凌天没有拐弯抹角,直言道。

    听到段凌天的话,不管是邋遢老人,还是曾煜,都忍不住一怔。

    他们没想到,段凌天只是为了借阅一幅‘地图’而来。

    “原来你是为那幅‘地图’而来。”

    半响,曾煜率先回过神来,摇头一笑,“这件事,对我而言只是小事,不值一提……不过,阁下既是想要借我手中的地图一阅,无论事大事小,应该都算是欠我一个人情。”

    “却不知……如果我将地图借给阁下翻阅,阁下要如何还我这个人情?”

    曾煜饶有兴致的看着段凌天,揶揄问道。

    当然,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不这样想,他只是想看看,眼前这个看起来年轻得不像话的强者会如何回应他。

    对他而言,将手中一幅地图借给对方翻阅二十个呼吸时间,只是举手之劳,算不了什么。

    但对方直闯他的府邸,他却少不了要稍加为难为难对方。

    “人情?”

    听到曾煜的话,段凌天并不如何惊讶,似是早有准备的他,淡淡说道:“听闻你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颇深……这样,你将‘地图’借给我翻阅二十个呼吸时间,我为你解答一个‘铭纹之术’上的难题。”

    段凌天一番话,说得极其随意,云淡风轻。

    然而,听在曾煜耳中,却让曾煜忍不住一怔。

    “哼!就你,也配在我主人面前谈论‘铭纹之术’?我主人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纵观北漠之地,只有北冥宗、无常宗中的两位‘铭纹大师’有资格和他相提并论。”

    “你在我主人面前提‘铭纹之术’,简直就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曾煜还没开口,邋遢老人已经讽笑道。

    “纵观北漠之地,只有两个‘铭纹师’能和他相提并论?”

    听到邋遢老人的话,段凌天不屑一笑,“坐井观天!”

    坐井观天!

    段凌天的话,气得邋遢老人脸色涨红,身上融合了‘火之意境’的元力动荡,却又迟迟没有出手。

    他不敢出手。

    段凌天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可以轻而易举的击败他。

    以他估计,他们曾家之中,恐怕也只有那位步入了‘化虚境九重’,且领悟了‘九重化虚意境’的大长老能对付他。

    “阁下似乎对自己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很是自信……既是如此,那我倒是要向阁下好好请教一番。”

    眼前紫衣青年的实力,曾煜心服口服。

    可紫衣青年如今放出话来,质疑他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却让他有些羞恼。

    他这一生,专注于钻研‘铭纹一道’,自问成就匪浅。

    最少,能在‘铭纹一道’上能折服他的人,他至今未曾见过。

    正因如此,他对于自己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很是自信。

    而今日,却有人质疑他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让他再也坐不住了。

    “请教一番?”

    听到曾煜的话,段凌天却是摇了摇头。

    “怎么?你刚才把话说得那么满,现在我家主人让你指点他一番,你又不敢了?”

    邋遢老人抓住机会讽刺段凌天。

    现在,就算是曾煜,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眉宇间也多出了几分不屑,明显和邋遢老人想到一块去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敢?”

    段凌天面无表情的看了邋遢老人一眼,随即看向曾煜,语气平静的说道:“我借你手中地图翻阅二十个呼吸时间,作为回礼,我可以回答你在‘铭纹一道’上遇到的一个难题。”

    “至于指点你一番……却是不可能!我这个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段凌天一口气说完。

    ‘买卖’二字,他咬得特别重。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