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飞虹山

    “怎么可能?!”

    段凌天惊得瞪大双眸,同时手中元力迅速提升,转眼间提升到极致。

    可即便如此,那‘玲珑玉盒’还是一动不动,根本打不开。

    随着段凌天手中的元力翻滚着一缕缕青色罡气、紫色罡气,以及土黄色罡气……试着去开启玉盒,玉盒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这……”

    段凌天心里一颤,手中元力溃散,青色罡气、紫色罡气和土黄色罡气也随之消散,在他的脸上,充满惊容。

    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古怪的玉盒?

    “难怪爹在凝音玉片中那般留言……原来他是吃定了现在的我没办法打开这‘玲珑玉盒’!”

    此时此刻,段凌天彻底醒悟过来。

    刚才,听到他爹那样说,他还不服气,觉得打开一个小小的玉盒对他而言易如反掌。

    可现在看来,就算他全力施为,乃至动用准皇品灵剑,都未必能将这个玉盒打开,“找个时间,以准皇品灵剑出手试试!”

    缓过气来的段凌天,抬手之间将玲珑玉盒收回了纳戒。

    “小天,怎么了?”

    而就在这时,聂荣、聂远父子二人同时看向段凌天,他们看到了段凌天头顶之上刚积蓄起来、还没来得及凝形的天地之力,意识到段凌天刚才蓄力了。

    “没什么。”

    段凌天轻轻摇头,随便找了个借口,“只是在修炼上有所明悟。”

    对于段凌天的话,聂荣、聂远父子二人并没有怀疑,聂远更是忍不住叹道:“难怪小天你能在如此年纪就有这一身修为……在武道一路的修炼上,你确实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得天独厚的天赋。”

    聂荣点头,表示赞同。

    “聂伯伯过奖了。”

    段凌天谦虚一笑。

    十来天以后,段凌天和聂远在空中顿住了身形,只因为聂荣率先顿住了身形,而他们是跟着聂荣停下来的。

    此刻,聂荣的目光,落在远方一座巨山之上,“那里,便是‘飞虹山’,正是‘飞虹宗’驻地所在!”

    段凌天闻言,眉头一掀,忍不住抬头凝目望去。

    远处的巨山,宛如一尊巨兽匍匐在那里,山顶云雾缠绕,透过那强烈的日光,映衬出了一道道清晰无比的彩霞。

    彩霞五颜六色,在云雾中蜿蜒、扭转,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条条扭曲的彩虹汇聚在一起,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所谓的‘视觉盛宴’,莫过于此。”

    段凌天心中暗叹。

    虽然,比起七星剑宗的驻地‘七大剑峰’,乃至昔日妖莲刀宗的驻地‘妖莲谷’,这飞虹宗的驻地‘飞虹山’要逊色一筹。

    但飞虹宗毕竟只是青林皇国中的二流宗门,有这样的驻地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这里就是‘飞虹山’?小时候就听母亲说过,飞鸿山的山顶宛如那传说中的‘仙境’,懂事后我还一度以为母亲是随意说的……没想到真是如此。”

    聂远惊叹道。

    “聂伯伯,你没来过这飞虹宗?”

    段凌天一怔。

    在他看来,聂远再怎么说也是飞虹宗宗主之子,就算那飞虹宗的一些老家伙针对聂远的母亲,也不至于能禁止聂远到飞虹宗来吧?

    “一直以来,母亲为了让我不受飞虹宗的人打扰,所以从没有带我去过飞虹宗,飞虹宗的人也不知道我的所在。”

    聂远说道。

    段凌天恍然大悟。

    “飞虹山的北边不远处,便是那青林三宗的驻地之一,妖莲谷。”

    聂荣对段凌天说道:“据说,飞虹宗和昔日的妖莲刀宗,有着不浅的关系……甚至于,飞虹宗能占得‘飞虹山’这般绝佳的驻地,也是因为妖莲刀宗的庇护。”

    妖莲刀宗?

    段凌天双眸一闪。

    其实,当聂荣指着远处的那座巨山,说那是飞虹宗驻地‘飞虹山’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惊讶。

    惊讶这飞虹宗的驻地和那昔日妖莲刀宗的驻地‘妖莲谷’是那么的相近!

    惊讶飞虹宗区区一个二流宗门,竟有‘飞虹山’这般的驻地!

    现在,听到聂荣的解释,段凌天恍然大悟。

    “妖莲刀宗……”

    段凌天的嘴角上,不知何时,已经噙起一抹不屑。

    当然,聂荣、聂远父子二人并没有看到。

    “我们过去吧。”

    段凌天招呼聂荣、聂远父子一声,率先踏空而出,往那飞虹山方向飞掠而去。

    他没有刻意加速,让聂荣、聂远父子二人可以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片刻,三人就到了飞虹山外。

    靠近以后,段凌天可以看到‘飞虹山’中有好几条盘旋而上的山路,而在每一段山路之间,都有一座位于半山腰的广阔平台。

    这些平台,大多建立着一些建筑,少数则是种满了花花草草,还有一座更是空旷无比,但上面却也是最热闹的。

    后者,明显是飞虹宗的‘演武场’。

    “小天!”

    眼看段凌天身形一动,准备飞身而出,硬闯眼前的飞虹宗,聂荣急了。

    “聂爷爷?”

    段凌天被聂荣叫住以后,顿住身形,看向聂荣,一脸疑惑。

    “你还没通知你宗门中的帮手呢。等你将你宗门中的帮手喊来了,我们再进飞虹宗抢人也不急。”

    聂荣说道:“还有,记住让你请来的帮手不要暴露身份……否则,飞虹宗的那几个老家伙肯定会将这件事捅到青林三宗那里去!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而如果你和你的帮手没有暴露身份,那这件事就只是飞虹宗的‘内务’,飞虹宗那几个老家伙不可能去找青林三宗帮忙。”

    聂荣一口气说完,说出了他的顾虑。

    “帮手?”

    聂荣的话,让段凌天忍不住一愣,旋即摇了摇头,“聂爷爷,我没打算去找帮手。”

    开什么玩笑!

    如果在区区一个青林皇国二流宗门抢人,他还要去找帮手的话,那他干脆一头撞墙撞死得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是青林皇国的一个二流宗门,就算是青林皇国皇室,他也丝毫不惧。

    没打算找帮手?

    听到段凌天的话,聂荣、聂远父子二人呆若木鸡。

    片刻,聂荣最先反应过来,慌忙说道:“小天,这个时候你就别跟聂爷爷开玩笑了……我们这样硬闯这飞虹宗,本就是触犯了飞虹宗的大忌。就我们三人,怕是不只救不出我的妻子,我们也会因此深陷其中。”

    他可以去冒险,但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和本来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的段凌天冒险。

    开玩笑?

    段凌天有些哭笑不得,最后特懒得继续解释,飞身而出,直接降落在飞虹宗驻地半山腰宽敞无比的‘演武场’上空。

    呼!

    段凌天御空出现,一时间吸引了演武场中所有飞虹宗弟子的注意。

    这些飞虹宗弟子,全是女弟子,其中有美有丑,容貌参差不齐,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她们的武道天赋都不错。

    否则,也不可能被飞虹宗收归门下。

    “那是什么人?”

    “好像是一个男人……越来越近了!哇,好英俊!”

    “剑眉星目,英伟不凡,风度翩翩……天呐!这简直就是我梦中的完美情人。”

    “你这个小浪蹄子,少发骚!这样出色的人物,又岂会看得上你?”

    “他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岁左右,竟就能御空而行,说明他是一位‘窥虚境’以上的强者……我们青林皇国,有这么出色的青年才俊?”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他是御空而来的了……他的天赋,简直比我们青林皇国当代青年一辈最出色的‘五大公子’还强!”

    “五大公子?青林皇国当代青年一辈最出色?你们不会忘了吧……当年,在我们青林皇国,可是出现了一位比五大公子还要出色的人物!不只如此,两年多以前的‘天才之争’,据说另外还出现了一位出色的青年才俊,不下于五大公子。”

    “对!我怎么把段凌天给忘了……还有两年多以前在我们青林皇国‘天才之争’中晋级的神秘青年‘苏立’。”

    “就算是段凌天也苏立,怕也是远不如他吧?”

    ……

    段凌天刚到飞虹宗的演武场,就听到了一阵阵沸沸腾腾的议论声。

    看着演武场中一群飞虹宗女弟子交头接耳,有些更是对着他暗送秋波,让得他一时忍不住有些尴尬。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凑在一起,他只觉得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破了。

    嗖!嗖!

    这时,聂荣和聂远跟着而来,站在了段凌天的两边。

    “咦?他不是宗主的丈夫吗?”

    突然,演武场上有人盯着聂荣惊呼出声。

    “宗主的丈夫?就是之前住在‘飞云阁’的那位客人?”

    “他不是因为几位太上长老对宗主施压,而离开我们飞虹宗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他身边的两人,不会是他请来的帮手吧?”

    ……

    不少飞虹宗女弟子窃窃私语,“听说几位太上长老除了要让宗主退位,还让宗主进禁地静修,彻底与世隔绝呢……”

    “看来,宗主的丈夫这是带着帮手抢人来了。”

    几个年长的飞虹宗弟子,慌忙转身离开,明显通风报信去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