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倒霉的夜湘

    “其一:凤叔叔的一身修为,已经不是‘洞虚境’,极可能突破到了‘化虚境’。其二:凤叔叔还是洞虚境武者,但他却领悟了‘高阶意境’。”

    不管是哪一点,凤无道的实力都足以让段凌天震惊。

    不愧是凤氏家族中地位超然的存在。

    “三长老?”

    凤天舞脸色微变,慌忙跟了上去。

    而段凌天自然也尾随而去。

    片刻,段凌天和凤天舞跟在凤无道的身后,缓步走出大殿。

    大殿之外,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站在那里。

    此时此刻,老人的死死的盯住凤天舞,双眼冒火,仿佛恨不得立马出手辣手摧花,将凤天舞杀死。

    “三长老,你找我有事?”

    凤无道自然察觉到了老人的目光,脸色微沉,问道。

    “大爷!”

    老人深吸一口气,目光转移到凤无道的身上,眼中的仇恨化作悲愤,“我唯一的孙子,今日被人杀了……还请大爷为我主持公道!”

    “什么?!”

    凤无道眉头皱起,“怎么回事?”

    他自然知道眼前的老人那一脉的情况。

    儿子早逝,只剩下一个孙子。

    孙子死了,也就意味着最后的独苗没了,将就此断子绝孙。

    “大爷,求你为我主持公道!”

    老人顺势跪倒在地,恳求道。

    一时间,凤无道皱着的眉头更深了。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不敢迟疑,慌忙元力凝音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凤无道。

    他还真担心凤无道答应老人为其主持公道。

    那样一来,就算天舞是凤无道自己的女儿,凤无道也少不了要做出一些事来安抚老人。

    那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凤无道听到段凌天的元力凝音后,眉头紧锁,转头看向身边的凤天舞,沉声问:“天舞,三长老的孙子是你杀的?”

    “是。”

    凤天舞点头承认,一脸平静。

    “你可知道,那是三长老的独孙?”

    凤无道又问。

    “听说过。”

    凤天舞点头。

    “那你为何要下如此狠手?”

    凤无道再次问道。

    这时,就连跪在地上的老人,也忍不住抬头看向凤天舞。

    “他……”

    凤天舞心里清楚,此时此刻,自己要是不说,肯定会让自己的父亲为难。

    所以,她深吸一口气后,直言道:“那个凤浩,先后两次对我出言不逊,羞辱我,段大哥为我出了头……后来,他自己怕了段大哥,就元力凝音威胁我。”

    “他说……要是我今晚不去陪他过夜,不只段大哥会死,我也会死。”

    说到后来,凤天舞的声音冷了几分。

    “所以,他该死!”

    凤天舞看向跪在地上的老人,无所顾忌。

    而老人的脸色,在凤天舞说出最后一句话后,也彻底变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其中还有如此缘由。

    “三长老,你可听清楚了?”

    几乎在凤天舞话音刚落的瞬间,凤无道的脸上也铺上了一层冰霜,声音低沉,“当时若我在场,怕也是不会留手……我这女儿,一生坎坷,到头来,竟被你那孙子这般羞辱。你觉得,你那孙子是否该死?”

    老人闻言,脸色惨白至极,“大爷,这件事,是我鲁莽了……确实,他该死。”

    说完,老人站起身来。

    又跟凤无道告辞一声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凌天小子,你陪舞儿到后院去坐坐。”

    突然,段凌天发现凤无道看了过来。

    “嗯。”

    段凌天点头,招呼风天舞一声。

    离去之前,段凌天不忘元力凝音跟凤无道交流,“凤叔叔,你们凤氏家族的这个三长老,似乎也不是易与之辈……我总觉得,他不会善罢甘休。”

    “凌天小子,你觉得我为何要让你和舞儿去后院?”

    听到段凌天的话,凤无道反问。

    这倒是让段凌天忍不住愣住了,当他回过神来时,也明白了凤无道的意思。

    原来,凤无道早就看出来了。

    “倒是我多嘴了。”

    段凌天尴尬一笑,旋即便和凤天舞一起往后院而去,同时不忘安慰凤天舞,“天舞,有些连畜生不如的家伙说的话,你无需放在心上。”

    “段大哥,我没事。”

    听到段凌天的安慰,凤天舞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府中府外。

    凤氏家族三长老‘凤擎’离开后,眼中泛起森冷的光泽,“凤无道,你的女儿,应该还不知道她的身世吧……”

    “等我将我们凤氏家族当年灭掉龙氏家族的一些证据找出来,我便替你告诉她当年的真相……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凤擎的脸色狰狞了起来,就好像入了魔一般。

    他心里清楚。

    想要杀死凤天舞,为他孙子报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凤天舞身边有凤无道在,他一辈子不可能得手。

    所以,他选择另一种方式报复凤天舞。

    “我想,当她知道当年的真相后,会比死还要痛苦……自己的爷爷,被自己的母亲气死。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的家族而自杀。”

    “自己的外公、外婆,还有很多亲人……都是死在自己所在的家族中的人手中。”

    “我倒是好奇,当她知道这一切事情后,会是什么表情?”

    凤擎喃喃自语。

    “只可惜,你注定是看不到了。”

    而就在这时,凤擎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

    声音好像就在耳边,又好像来自于千里之外,让人难以捉摸。

    只是,这声音他却极为熟悉。

    就在刚才,他还听过这声音。

    下一刻,凤擎只感觉一股危机感笼罩在他的心头,让他几近窒息,“凤……凤无……”

    只可惜,凤擎的话注定说不完了。

    咻!

    一道迅疾的无比的火红色流光,划过天际,宛如化作一颗很小很小的流星,直接刺入了凤擎的眉心。

    刹那间,凤擎眉心上的血止不住流。

    轰!

    而他很快就倒在了血泊之中,瞪着一双眸子,怔怔的仰望苍穹,逐渐的没有了生息。

    很快,在凤擎的眉心之处,突然跳动起一缕火焰。

    火焰转眼覆盖凤擎的全身,将凤擎烧成了灰烬。

    因为这里比较偏,所以短时间内并没有人发现这边的动静,更没有人知道凤擎已经死了。

    呼!

    仿佛一阵风吹过,化成灰烬的凤擎,迎风而散,瞬间就消失在空气之间。

    而一道火红色的身影,突然现身在凤擎刚才所站的位置。

    “我这一生,亏待我女儿的已经够多了……不管是谁,敢让我女儿不开心,我定不饶他。”

    火红色身影的主人,是一个身穿火红色长跑的威严中年男子,如今正喃喃自语。

    段凌天和凤天舞在府中府的后院待了一阵,就又回到了前院。

    只因为,前院又来了不速之客。

    这一次的不速之客,是两人。

    其中一人,不管是段凌天,还是凤天舞,都不觉得陌生。

    夜湘!

    夜氏家族二少爷。

    “爹,就是他……他扇了我两个耳光,亵渎我们夜氏家族。”

    夜湘指着段凌天,对身边的青袍中年男子说道。

    青袍中年男子,长相和夜湘有着几分相似,明显就是夜氏家族的族长。

    如今,这夜氏家族的族长听到夜湘的话,却是没有针对段凌天,而是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凤无道:“无道大人,这位是……”

    作为夜氏家族的族长,有着独到的眼光。

    他看得出来。

    凤氏家族的大爷‘凤无道’,对这个紫衣青年好像很是看重。

    “他?他是我的女婿。”

    凤无道淡淡的扫了夜家族长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夜族长不管想要做什么,都请自便。”

    “女婿?”

    夜家族长傻了,夜湘也傻了。

    女婿?

    凤氏家族的这位,怎么会有女婿?

    他不是无儿无女的吗?

    “无道大人,敢问令千金现在何处?”

    夜家族长深吸一口气,忍不住问。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站在一旁的红衣女子身上,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他儿子和这一双青年男女的冲突,之前他就从他儿子口中知道得一清二楚。

    当然,他从他儿子口中知道的东西有限。

    据他儿子所言。

    那个被其骂‘贱婢’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婢女。

    只是,现在,他的心里却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无论怎么看,他也不觉得像婢女,更像是一位‘大小姐’。

    “夜族长眼花了么?我的女儿,不就站在我女婿的身边吗?”

    凤无道淡淡说道。

    而几乎在配合凤无道的话,段凌天伸出手去,挽住了凤天舞的手,眯着眼看向了夜家族张父子二人。

    特别是那个‘夜湘’。

    段凌天特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段凌天知道,夜湘要倒霉了。

    而夜湘现在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身体更是被吓得瑟瑟发抖,“她……她是无道大人的女儿?”

    “该死的凤浩!他不是说她只是一个婢女吗?”

    现在,夜湘想对凤浩鞭尸的心都有了。

    坑人也不带这么坑的!

    “畜生!”

    而就在这时,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的夜家族长,抬手‘啪’一声就给了夜湘一巴掌,打得夜湘昏头转向。

    让夜湘那本来因为服用了疗伤丹药,恢复了一些的半边脸,再次肿胀了起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