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莫图

    “佟丽!”

    只一眼,段凌天就认出了这个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女子……

    佟丽,昔年他刚到皇城的时候,被他在酒楼教训的女子。

    后来,他才知道。

    这个佟丽,竟然是那皇室‘五皇子’的表妹。

    那个时候,佟丽没少为难他,就算是那个五皇子,也多番想要取他性命……

    只可惜,两人一直没有得逞。

    最后,不管是佟丽,还是五皇子,都没有好下场。

    佟丽被他废掉一身修为。

    至于那五皇子,则死在了皇宫的金銮殿上。

    “难怪一开始,我就觉得‘平阳郡’有些熟悉……这个佟丽,可不就是那平阳郡郡守之女?”

    段凌天恍然大悟,忍不住想起当年在皇城外城酒楼发生的一幕。

    那时,他教训了佟丽以后,就听人说了佟丽的身份。

    “我和她还真是挺有缘的。”

    不知不觉间,段凌天的嘴角上噙起了一抹古怪的笑意。

    而就在这时,刚刚走进酒楼的佟丽,就察觉到有一道灼灼的目光凝视着她,让她眉头皱起,脸色一沉。

    她乃是平阳郡郡守之女,谁敢这么大胆?

    佟丽那凌厉的目光如剑,狠狠的刺向了那一道灼灼目光的主人。

    只是,当佟丽的目光触及对方时,却是好像见了鬼一般,脸色大变,身体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是他,是他……”

    昔日的一幕,犹在眼前,但佟丽心里却升不起任何的仇恨,有的只是惊恐。

    以眼前之人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不是她能撼动的。

    就算是她最大的靠山,她的表哥,那皇室五皇子,据说几年前也被眼前之人扳倒了……

    “佟丽,好久不见。”

    见到‘熟人’,段凌天自然不会不打招呼,直接元力凝音传入佟丽的耳中。

    听到段凌天的传音,佟丽如遭雷击,脸色惨白至极。

    “丽妹,怎么了?”

    就在这时,和佟丽并肩而行的青年男子发现了佟丽的不妥。

    他顺着佟丽的目光看去,目光也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他的脸色不由一沉,“丽妹,你认识他?可要我帮你教训教训他?”

    佟丽面对远处那个年轻人时露出的‘惊恐’,他看出来了,有心在佟丽的面前出风头。

    “我不舒服,我想回郡守府。”

    佟丽听到青年男子的话,回过神来,脸色忽青忽白。

    教训他?

    在这赤霄王国之中,怕是还没人敢扬言教训这个人吧……

    佟丽话音刚落,转身就走。

    “丽妹,等等我!”

    青年男子泛着冷光的眸子,扫了段凌天一眼,旋即转身向着佟丽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佟丽的离开,出乎段凌天的意料。

    “我有那么吓人吗?”

    段凌天摇头一笑,将目光收了回来。

    这是,他点的酒菜一一上齐,开始吃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段凌天和小金鼠酒足饭饱。

    值得一提的是,小金鼠竟然偷喝酒,而且还将一壶酒完全喝完,摇摇晃晃的站在桌子上,好像在打‘醉拳’。

    终于,小金鼠酒劲上来,一头栽下,醉死了过去。

    “这小家伙,竟然不用元力逼酒?”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一脸古怪。

    段凌天又怎么会知道。

    小金鼠这是第一次喝酒,酒劲上来,什么都忘了,又怎么会想到用元力去逼酒。

    “看来今晚要在这平阳郡郡城住上一晚了……这小家伙,一时半会儿是醒不来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段凌天取出了几锭银子结账。

    结完账,段凌天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

    一阵噪杂声自酒楼外传来。

    紧接着,在一个青年男子的带领下,五个壮硕的中年男子气冲冲的走进了酒楼……

    六人的动静很大,一时间吸引了酒楼中大多数客人的目光。

    “是莫家的大少爷!”

    “莫家大少爷即将和郡守大人的千金‘佟丽小姐’成亲……如今,在这平阳郡郡城的一亩三分地,还有人敢招惹莫家大少爷?”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

    整个酒楼热闹了起来。

    “莫图少爷,你这是……”

    酒楼掌柜迎上前去,看向青年男子,一脸忐忑。

    “哼!”

    只是,青年男子却没有理会酒楼掌柜,而是看向了远处站起准备离开的一个年轻人,暴喝道:“就是他!”

    顿时,他身后的五个壮硕中年,宛如化作了五只猛虎,冲上前去,将年轻人团团围住。

    早在青年男子带人出现的时候,段凌天就认出了他。

    这个青年男子,可不就是刚才和佟丽在一起的那个人?

    “莫图?莫家大少爷?”

    段凌天眉头一掀,刚才酒楼中一群客人的议论,他都听在耳中。

    一时间,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心里微动,“真没想到,还有人敢娶佟丽……想来这个什么莫家,应该就是平阳郡郡城的家族势力。”

    这一瞬间,段凌天猜到了许多东西。

    被五个壮硕中年围住,段凌天一脸平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莫家大少爷是吗?”

    段凌天淡淡的说道:“怎么?佟丽没跟你介绍我?”

    段凌天又怎么会知道,佟丽刚才见到他以后,就已经心惊胆战,哪里会有心情去跟她的未婚夫解释那么多。

    或许,现在已经回到郡守府的佟丽,根本就没有想到她的未婚夫会带人来找段凌天的麻烦。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跟丽儿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既然你让她不高兴了,我就要教训你!”

    莫图的脸上,露出了冷漠的笑容,仿佛将眼前的一切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教训我?”

    段凌天先是一怔,旋即笑了,“你确定你要教训我?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有些事,做了,就要为之付出代价!今日,你的人若敢出手,那我少不了要去你们那什么莫家住上几日。”

    段凌天的话,落在酒楼一群客人的耳中,仿佛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这个年轻人好狂!”

    “面对莫家大少爷和莫家的五个家将,竟然还敢威胁莫家大少爷……这个年轻人,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背景不俗。”

    “这个年轻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傻子。”

    ……

    酒楼内的众人,议论纷纷。

    莫图脸色一沉,段凌天的一番话,同样出乎他的意料。

    那莫家的五个家将,如今虽然围住段凌天,却也不敢妄动,明显在等待着莫图的指示。

    “你是什么人?”

    终于,莫图开口了,凝视着段凌天,缓缓的说道。

    在他看来。

    这个年轻人,要么就是在故弄玄虚,要么就是身份不俗……

    如果是后者,他还真要顾忌几分。

    听到莫图的话,段凌天忍不住笑了,他知道,莫图对他心生忌惮了。

    段凌天没有回答莫图,也懒得回答,一把揪起小金鼠,迈步而出,往酒楼外行去。

    那五个莫家的家将,眼睁睁看着段凌天离去,不敢阻拦。

    毕竟,他们少爷没发话。

    “该死!”

    莫图的脸色难看至极,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无视过?

    眼看段凌天就要走出酒楼,他咬咬牙,怒喝道:“抓住他,往死里打!”

    他这一声怒喝,明显是对他带来的五个莫家家将说的。

    段凌天无视他的作为,让他心中积蓄的怒火彻底爆发……

    此刻的他,完全丧失了理智!

    说简单点,就是脑门发热。

    莫图一下令,莫家的五个壮硕家将,目光一冷,同时掠向了段凌天。

    虚空之上,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奔行而出。

    这五个莫家家将的修为,彻底展现了出来。

    最弱的‘元丹境五重’,最强的‘元丹境七重’……

    “嗯?”

    段凌天刚迈过门槛,离开酒楼,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五阵噪杂错乱的风啸声。

    段凌天不紧不慢的转过身。

    面对向他掠来,对他出手的五个莫家家将,段凌天嘴角泛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终于,段凌天动了。

    在五个莫家家将还没冲出酒楼之前,他先一步进了酒楼。

    风卷残云!

    顷刻间,段凌天仿佛化作了一阵飓风,飓风所过之处,掀起了一阵狂风,横扫整个酒楼。

    一时间,酒楼之内,段凌天所过之处的桌椅纷飞,向着四处砸出。

    包括酒楼掌柜,莫家大少爷‘莫图’在内,还有那一群正在酒楼内用餐的客人,被这一阵狂风扫来,眼睛一阵刺痛,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眸。

    而就在他们闭上双眸的瞬间。

    轰!轰!轰!轰!轰!

    五声巨响,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若不仔细听,还听不出来。

    当一群人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彻底傻眼了。

    五个莫家家倒在地上,冷汗直流,哇哇大叫,满地打滚……

    痛苦的表情,让在场之人只感觉不寒而栗。

    “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

    “五个元丹境武者……只是这一瞬间,就全都被他重伤了?”

    “不可思议!这个年轻人的年纪,看起来最多二十二、三岁。难以想象,他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他的一身修为,极可能已经步入了‘元婴境’!”

    ……

    酒楼之内,一阵喧哗。

    段凌天站在那里,可以察觉到周围扫来,汇聚在他身上的一道道敬畏目光。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